特大医疗腐败窝案曝光!“老少边穷”地区院长受贿2600万
财经

特大医疗腐败窝案曝光!“老少边穷”地区院长受贿2600万

2021年06月10日 15:07:25
来源:健识局

涉案总务科科长供述,行贿的是“四川省科伦公司的销售员”

文丨大卫

6月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上发布了一则文章,揭示了四川省医疗领域反腐的内情。

文章称,在反腐风暴的持续作用下,2020年5月至今,四川医药卫生领域共摸排相关线索5万余条,主动上缴违规违纪资金的人数就多达12420人,上缴资金总额达4858.2万元

这其中,一个名叫谷运麒的院长被中纪委点名。他被查出的个人回扣款就高达1370万元。

谷运麒是阿坝州人民医院的院长。2008年汶川地震中的汶川、理县、马尔康等地,都是阿坝州范围之内,因此,阿坝州人民医院多年来一直是四川省重点帮扶的地区医院。

阿坝州是集“老少边穷”于一体的特困地区。作为脱贫攻坚的重点区域,2020年全州13个县最终实现脱贫。

就在这样一个曾经的特别贫困地区,却滋生了令中纪委发文的特大医疗腐败窝案。在中纪委的通报中,阿坝州人民医院有173人主动上交违纪违规所得336.7万元。医院设备科、药剂科、检验科、总务科主要负责人全部因涉腐被调查。

谷运麒是他们的“头”,也是问题最多的一个。健识局根据各处资料汇总,摸索出信息显示:行贿谷运麒最多的一家企业,疑似指向四川一家的医药上市公司。

01院长从一家企业就受贿1300万,“科伦销售员”浮现背后

中纪委文章显示,2020年8月26日,阿坝州纪委监委同日留置了包括谷运麒在内的4名医院领导和科室负责人。目前,谷运麒已经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健识局根据阿坝州纪委的通报了解到,被调查的阿坝州人民医院科室负责人包括检验科主任罗玉雷、设备兼总务科科长谢建华、药剂科主任李永富

裁判文书网上一份判决材料显示,谢建华因受贿142.6万元,已经在2020年12月18日由四川省壤塘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

从谢建华的判决材料中,能找到阿坝州人民医院其他涉案人员的蛛丝马迹,其中大量信息指向谷运麒。

判决材料显示:谢建华在2015年初跟随院长“谷某某”一起到成都出差,在一家名叫“一品天下”的酒楼见到了刘某。刘某给了谢建华一个塑料袋,感谢生意上的关照,塑料袋里是8万元现金。

在谢建华的供述中明确提到:“我晓得她是我们医院最大的供应商。”

巧合的是,中纪委通报中,在2011年底也有一个“医药供应商刘某”找到谷运麒,私下约定:自2012年起,刘某公司在阿坝州人民医院药品销售额拿出10%作为回扣,送给谷运麒,由刘某代为保管

中纪委文章显示:在谷运麒的运作下,刘某的药品被优先采买,并且以严重虚高的价格入驻阿坝州人民医院销售。

2012年到2018年底,仅刘某一家公司销售的药品种类占到阿坝州人民医院药品种类的三分之一,销售额高达1.37亿元

供货品种占三分之一,是不是“最大供应商”?这点不得而知。

向谢建华行贿的“刘某”,谢建华在的供述中是有明确的描述:“刘某是四川省科伦公司的销售员,后来她还自己成立了四川倍聚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

中纪委的文章称:刘某还贿赂药剂科等重点科室负责人和医生,让医生多使用其代理的药品和耗材,甚至大量原本不需要支出。短短6年间,谷运麒的回扣款就增长到1370多万元。而谷运麒最终被查实的违纪违法金额为2600余万元,刘某给的占了一半。

两个“刘某”,占比三分之一,最大供应商,和谷运麒、谢建华都有交集,这些信息集中到一起,让人浮想联翩。

02反腐效果初现,医院领导受贿情况普遍

以阿坝州人民医院为起点,四川全省的医疗卫生问题有了初步改善。

阿坝州人民医院的硫酸氢氯吡格雷片,之前是108元一盒,现在是34元一盒,降幅达70%。阿坝州也开始对全州的医疗设备进行集中采购,原来5000万元的设备,现在降到了3500万元。

四川全省同时开始查处医保违规行为,一年多来,共暂停或解除954家医疗机构的医保协议,追回医保资金12.09亿元。

对供应商存在的违规行为打击力度也加大了。以四川省人民医院为例,截至2021年6月,共取消违规供应商资格64家,甚至有9家违规供应商被列入“黑名单”,永久停止合作并抄送市场监督管理部门。

然而,让人无法忽视的情况是,阿坝州人民医院院长谷运鳞案件只是一个缩影。不仅是四川,近年来,全国多地的医院大领导被抓的情况十分普遍。

5月17日,原广西河池市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谭仁林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80万元。公开信息显示,谭仁林先后15次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847.7万元。

谭仁林的落马,只是广西医院领导带头腐败的冰山一角。据不完全统计,自2012年开始,广西有已有近30名医院领导相继落马。

5月25日,江苏省人民医院原副院长杨志健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 2007-2019年,其先后多次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1064万余元。

5月24日,安徽省中科大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董辉军、安徽省儿童医院副院长倪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调查。

院长受贿,背后大多有“刘某”这样的能人。云南省阜外心血管病医院原副院长马林昆则更加典型,已经牵扯出8名医药企业高管,涉及药品采购、医疗器械、耗材供应商数十人。

同时通报行贿者,这在各地的医疗反腐案中并不多见。根据报道,这些人行贿数额大、屡教屡犯并拒不配合。

医疗反腐的声浪已经越来越大,还在靠商业贿赂争夺市场的药企,真的要当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