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交所副总经理刘绍统:持续深化科创板注册制改革

上交所副总经理刘绍统:持续深化科创板注册制改革

2021年06月11日 20:45:54
来源:中国证券报

科创板即将开板两周年。“两年来,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改革符合预期,市场运行平稳,改革取得较好效果。在支持硬科技企业上市,完善市场基础制度,审核注册机制、市场功能、结构、生态等方面,促进资本市场生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上交所副总经理刘绍统6月10日晚在第十三届陆家嘴论坛(2021)·浦江夜话上表示。

数据显示,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三大行业领域科创上市公司的数量占比约70%,初步形成了产业集聚,科创板已成为硬科技企业上市的集聚地。

展望未来,刘绍统直言:“注册制改革需要持续的完善和深化,应该说只有进行时,没有终结时。上交所将持续深化科创板的注册制改革,坚守硬科技的定位,健全审核机制,压实发行人和中介机构的责任。”

给资本市场带来四大变化

2019年6月,科创板正式开板。2020年3月1日,新证券法正式施行,明确全面推行证券发行注册制度;随后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全力推进。如今中国资本市场已经走到了注册制改革的关键阶段。

刘绍统认为,在科创板开板两周年之际,讨论 “注册制改革下的中国资本市场新生态”恰逢其时。在他看来,注册制改革主要给中国资本市场带来四大深刻变化。

一是大幅提升资本市场服务科技创新的效能。以科创板为例,科创板多样化和包容性的上市条件,适应不同类型、不同发展阶段科创企业的差异化融资需求。截至目前,已有21家特殊类型的企业成功上市,包括19家未盈利企业、2家特殊股权结构企业、3家红筹企业(后边3个数字加起来不等于前一个数字,因为有些是交叉的)。

二是全流程全链条优化资本市场运行机制。具体来看,在上市环节,发行上市更加可预期,审核标准、审核内容、审核过程,全部公开透明。在发行环节,发行定价更加市场化。对新股发行价格、规模等不设限制,由市场供求决定价格。在上市公司持续监管环节,再融资、并购重组、股权激励、股份减持、信息披露等方面,均以信息披露为核心,进行有针对性的创新探索。

三是有力推动金融资本转为科创投入。刘绍统称,科创板激发了社会资本活力,吸引人才回流,引导市场资源向科创产业集聚,助推科技、产业与资本的良性循环。

四是加大违法违规行为处罚力度。“提高违法违规成本,让注册制有了更健全的法治基础,进一步净化了市场生态。”刘绍统表示。

“硬科技”企业的上市集聚地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底,科创板已累计上市企业282家,IPO融资金额超3600亿元,总市值近4.1万亿元,占同期上海市场IPO公司数量的64%、融资额的61%、总市值的8%。

在支持“硬科技”企业上市,完善市场基础制度、审核注册机制、市场功能、结构、生态等方面,科创板硕果累累。

据刘绍统介绍,目前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三大行业领域科创上市公司的数量占比约70%,初步形成产业集聚。其他领域优质标杆科创企业也陆续到科创板上市,科创板已成为“硬科技”企业的上市集聚地。

在构建审核注册机制方面,科创板实现审核公开化、电子化、规范化,增强公开透明度,增强发行上市的可预期性。平均来看,科创板从受理到上市委审议总体用时156天,接近于境外成熟市场。

在完善市场结构方面,刘绍统表示,随着改革深入推进,科创板的投资者构成、市场化定价等方面都出现积极的变化趋势。从投资者构成来看,机构投资者的交易占比正在逐步提高。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占科创板市场交易总额的比重达25%。公募基金等专业机构投资者持有科创板公司流通市值占比近40%,境外机构投资者通过沪港通等也广泛参与科创板市场的投资。

此外,在形成科创投融资生态方面,刘绍统表示,注册制改革助力科技与资本的良性互动,创投机构进一步发挥科创投资的引擎作用。目前90%以上的科创板公司在上市前获得创投资本支持,投资规模近1800亿元。

“科创板上市公司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加快推进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和科研成果的转化,创新成果竞相涌现。我们的创新成果不因上市而结束,应该说上市才是开端,才是起步。”刘绍统强调。据悉,2020年科创板公司研发投入合计384亿元,同步增长22.6%,平均研发投入占比12%,新增发明专利4500余项。

“只有进行时,没有终结时”

注册制改革是资本市场“牛鼻子”工程,行稳方能致远,刘绍统强调,“注册制的改革需要持续的完善和深化,应该说只有进行时,没有终结时。”

刘绍统表示,上交所接下来将按照证监会统一部署,持续深化科创板注册制改革。

首先是坚守“硬科技”定位。刘绍统称,服务科技创新,是党中央、国务院赋予科创板的重要责任和使命,聚焦支持“硬科技”企业上市,始终是科创板建设的重中之重。

其次是健全审核机制。“把好入口关,是注册制改革稳步推进的客观要求。我们将围绕重大性、针对性问题,提升审核问询质量,促进发行人提高信息披露质量、中介机构提高把关质量。同时加大与发行人、中介机构等市场主体的沟通,通过申报前沟通、审核中沟通、上市委会后沟通、座谈培训、发布审核动态等方式,积极引导市场。”刘绍统表示。

最后是压实发行人和中介机构责任。一方面,强化监管威慑,督促进发行人、中介机构履职尽责。对于发现的信息披露不合规、中介机构履职不到位等问题,加大监管力度,督促市场各方归位尽责。另一方面,加强基础制度建设,配合监管部门完善信息披露规则、保荐机构尽职调查工作准则,明晰各方责任边界,完善现场督导制度,建立中介机构执业质量评价体系,保障相关制度落实到位。

“当前,除科创板和创业板推行注册制试点外,中国的债券市场也实行了注册制。今年年初通过的‘十四五’规划已经明确,全面实行股票发行的注册制,我们也在做相关的评估和研究工作,希望通过全面、持续完善和深化注册制改革,建设更加高质量、健康的资本市场,更好地服务国家的科技创新,服务实体经济的发展,实现资本市场的根本目标。”刘绍统进一步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