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老百姓的后顾之忧减少了 消费潜力才能释放出来
财经

贾康:老百姓的后顾之忧减少了 消费潜力才能释放出来

2021年06月22日 20:42:55
来源:凤凰网财经

开新局,敢为先。6月20日,由凤凰网、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办,凤凰网财经承办的“2021凤凰网(夏季)财经峰会暨天籁思享荟”在北京举办,本届峰会以“新局与敢为”为主题,东风日产天籁为战略合作伙伴。盛邀三十多位顶级财经智囊共聚一堂,论道改革,破解迷局。

自动播放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在峰会期间接受了凤凰网财经的独家专访,就新形势下如何刺激消费需求、如何缩小贫富差距、中产阶级等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

贾康认为,三架马车的概念必须从需求侧延伸到供给侧,而正确的处理复杂了结构性问题,才能找到新旧动能转换这方面的一些关键和要领。

贾康表示,边际消费倾向在中国比较低,还是因为很多人把当期收入里比较大部分的用于储蓄,而这个储蓄带有所谓预防性储蓄的这个色彩了。只有通过配套改革的进步使老百姓后顾之忧得到减少,预防性储蓄的动机弱化,边际消费倾向可以提高,这样消费的潜力才能够进一步发掘和释放出来。

在谈到中国的中产阶级的问题时,贾康认为,中国的中产阶级可能有4亿或者更多一些。但现的问题是,这些中产阶层里面有很多人还是活在焦虑之中,因为他可能还要考虑还房贷、学区房、孩子教育等问题。

如何化解中产阶层的这种焦虑?贾康表示,一个是我们需要有社会保障体系,能让他们更多减少顾虑。另外一个,让他们收入多样化,多样化除了自己劳动收入,还要有财产性收入,

以下为专访内容:

“三架马车”的概念必须从需求侧延伸到供给侧

凤凰网财经:我们之前说投资、消费、出口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那么在疫情的冲击和影响下,“三驾马车”是否有新的变化?

贾康:三架马车的概念我们强调它的认识还应该延伸。三架马车首先从需求角度讲三个方面合成总需求,实际上这已经把一个总需求调控的总量概念做了结构性的处理,分成三块,这三块一定要延伸到供需互动过程中间的。

到供给方它要处理复杂的结构性问题,那这个结构怎么样优化,对于中国来说是更实质性的问题。按中国所表述的矛盾主要方面,把这个事情处理好,用咱们现在所称的现代化经济体系主线,这个战略方面的表述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总体的国民经济发展中间,我们的认识是说三架马车的概念必须从需求侧延伸到供给侧,而正确的处理复杂了结构性问题,才能找到新旧动能转换这方面的一些关键和要领。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使我们的经济能够在完成从高速向中高速调整之后,仍然能够在中高速阶段运行尽可能长的时间,而且要以结构优化为支撑,使发展的质量真正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

老百姓的后顾之忧减少了,消费潜力才能释放出来

凤凰网财经:刚才您说释放消费力,也提到了包括房子、教育这方面改革的措施,但现在在疫情之下其实很多人储蓄的概念是增强的,他感觉有风险,他可能不太愿意去消费,这个我们可以从哪些方面来提升消费需求?

贾康:边际消费倾向在中国比较低,还是因为很多人把当期收入里比较大部分的用于储蓄,而这个储蓄带有所谓预防性储蓄的这个色彩了。他是想自己未来买房子可是一笔大钱,孩子买房子父母还得操心,所以孩子也好父母也好都得注意都攒点钱以后,共同努力把房子买了。

还有当家长的说孩子教育以后支出可能相当可观,谁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孩子输在起跑线上。除了在学校里边可能发生费用之外,校外的补习班,孩子参加的各种各样的项目都是要花钱的。另外说到医疗,大病统筹虽然在推进,但是如果真的碰到什么大病,自己负担部分也是很大一笔钱,也得攒点钱,都是这种情况。

这就是在相关社会保障体系制度安排优化这方面,通过配套改革的进步使老百姓后顾之忧得到减少,预防性储蓄的动机弱化,边际消费倾向可以提高,这样消费的潜力才能够进一步发掘和释放出来。

中国至少有4亿中产阶级,如何化解他们的焦虑?

凤凰网财经:有一个说法是提高中等收入群体数量,这个群体扩大以后其实对社会稳定包括促进消费是特别有利的,您觉得通过哪些措施来缩小贫富差距,来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

贾康:现在一般认识是,总体来说从改革开放初期大量的贫困人口脱贫以后走到现在,又有了这几年努力的精准扶贫实现全面小康,那么14亿人里边至少4亿人已经到中产阶层的状态,这个中产阶层非常严格的数量界限现在并没有给出。

一般人理解的中产阶级是什么呢,就是他的收入足以支持比较体面的生活,有自己家庭的资产,特别表现为有自己的产权房,有机动车,这都是体现生活质量的一些匹配条件。稳定的收入,体面的生活,有家庭不动产,大概这几条是中产阶层的必备。

中国符合这些条件如果说有4亿,或者再多一些,我觉得可能差不多,八九不离十,但现在中国的问题是什么,这些中产阶层里面有很多人是,你把我看做中产,但我自己的感受却不好。

中产阶层应该是心境已经非常稳定,衣食无忧,可以自己沉着从容享受生活了,但是我们中国的很多中产阶层是说我生活在焦虑里面,我的房子可能按揭还没交完呢,孩子的一些上学要比拼,我还千方百计去找关系,我还千方百计考虑怎么样让他入好的学校,现在这房子不是学区房,那我还得想方设法把这个房子置换成学区房,让孩子如愿的进好学校,争个好前程等等这些事情。说明我们整个社会发展一方面有进步,一方面还有特殊的一些问题,显然我们总体的发展质量还要进一步提高。

那么中产阶层这种焦虑如何消解?一个是我们需要有社会保障体系,能让他们更多减少顾虑。另外一个,让他们收入多样化,多样化除了自己劳动收入,还要有财产性收入,财产性收入在发展经济体里面也是很正常的。

但实际上这又涉及到一个问题,财产性收入可能在一段时间里面是加分因素,但也可能让收入差距可能越拉大。所以你还要注意抑制收入悬殊,那么你就得通盘考虑我们再分配领域里边是不是还得有财产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