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洋:“生一个孩子奖励一百万”是个好办法 但也会产生新问题
财经

姚洋:“生一个孩子奖励一百万”是个好办法 但也会产生新问题

2021年06月23日 16:18:03
来源:凤凰网财经

姚洋:“生一个孩子奖励一百万”是个好办法 但也会产生新问题

(记者武辰)开新局,敢为先。6月20日,由凤凰网、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办,凤凰网财经承办的“2021凤凰网(夏季)财经峰会暨天籁思享荟”在北京举办,本届峰会以“新局与敢为”为主题,东风日产天籁为战略合作伙伴。盛邀三十多位顶级财经智囊共聚一堂,论道改革,破解迷局。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谈及放开三孩生育的问题指出,生育率低的一大原因是家长们对于社会压力的焦虑,这一点需要及时转变,而究其背后原因,姚洋认为,整个东亚都是考试型社会,竞争的压力无处不在,“我觉得这就是东亚的宿命,周边地区没有搞计划生育不也是不生吗?”。

对于梁建章此前提出的“生一个孩子奖励一百万”,姚洋认为,中国目前没有这个财力去承担,但假设能够负担,这确实是一个好的办法,但是也会产生新的问题,“比如说城市的中产阶级,可能你给他一百万他也不生,因为他算算账还是划不来。但是农村人他可能大部分会生,但是这里有一个不平衡的问题,本来我们农村的教育资源就不足,这会产生新的不平衡”。

自动播放

以下为部分采访实录:

凤凰网财经:关于最近放开三孩的问题,前一阵梁建章董事长提出了生一个孩子给一百万,是不是鼓励生育只能靠这种现金奖励才是更有效的,其他的方式作用不大?

姚洋:我们把注意力放在现金奖励上,恐怕太早了,中国没有这个财力去承担,给多少钱大家愿意去生育我们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给一百万实在是太多了,我们也无法承担。

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做一些改善工作,比如说幼儿园,因为幼儿园很贵,现在各地政府都在大力推公立幼儿园,我觉得是对的,幼儿园遍地开花了,那么生孩子的后顾之忧就会减少了。

但是即使政府采取了一些措施,我总感觉想让大家去生三个,难度非常非常大,比如说我们现在还在抓补习问题,可是家长请个私教行不行,那几个妈妈联合起来请一个行不行,补习班问题就会转入地下,所以我觉得一个很好的创业机会是什么,给年轻的妈妈们开一些课程,教育她们应该怎么去培养一个孩子,全社会要把这个风气扭转过来。

凤凰网财经:您觉得现在大家不愿意生孩子的主要问题是,可能家长们自己对于社会压力的焦虑?

姚洋:对,我觉得这是最大的问题,孩子在其次。父母,特别是母亲,焦虑得不得了,上国外的网站找外教啊等等,其实绝大多数都是浪费性的,如果所有的年轻的妈妈都不做了,那也没事儿啊,对不对。

凤凰网财经:但是这种意识的转变,可能比您说的多开幼儿园还更难。

姚洋:难,这个难度太大了,因为你让其他妈妈不报补习班,然后自己去给孩子报补习班,那自己孩子的成绩马上就上来了,这就是纳什均衡最坏的一个案例,就是给定你做的,我做的肯定是对的,那最后大家肯定就是竞争呗,恶性竞争。

凤凰网财经:那怎么办?到底什么政策是最有效的,能把生育率提高?

姚洋:我觉得在东亚,就是难度很大,东亚是个考试社会,从古代开始我们就竞争。我最近读了一下严复,严复留学回来,他还要去考科举,回到他福建老家去考举人,结果他考不上啊,他是西方留学回来根本考不上,结果他这一辈子难受。

考试社会在我们的血液里头,就是得竞争,那到什么时候大家不竞争呢?你看一看,大家都说日本不竞争,日本怎么不竞争呢?那考东京大学也是打破头啊;你再看台湾,台湾你随便想上什么大学都给上,但对不起,台北大学那要进去可不容易;还有韩国那几所好大学都是不容易的,都是补习班,一大堆补习班补习的就是为了考一个好的大学。我觉得这就是东亚的宿命,周边地区没有搞计划生育不也是不生吗?香港生育率都是1以下了,根本就不生。

凤凰网财经:如果真的像梁建章董事长提出的生一个孩子给一百万,假设我们有这个财力,会是一个有效的方法吗?

姚洋:如果你能够负担,那当然是最好的办法。但这你也得小心,比如说城市的中产阶级,可能你给他一百万他也不生,因为他算算账还是划不来。但是农村人他可能大部分会生,但是这里有一个不平衡的问题,本来我们农村的教育资源就不足,这会产生新的不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