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学家原新:老人没有义务帮年轻人带孩子 国家应该给他们奖励
财经

人口学家原新:老人没有义务帮年轻人带孩子 国家应该给他们奖励

2021年06月24日 11:20:59
来源:凤凰网财经

(记者 连卫民)开新局,敢为先。6月20日,由凤凰网、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办,凤凰网财经承办的“2021凤凰网(夏季)财经峰会暨天籁思享荟”在北京举办,本届峰会以“新局与敢为”为主题,东风日产天籁为战略合作伙伴。盛邀三十多位顶级财经智囊共聚一堂,论道改革,破解迷局。

自动播放

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在峰会期间接受了凤凰网财经的独家专访,就人口老龄化、三孩政策、低生育率等人口方面的话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针对年轻人面临的“一老一少”的问题,原新表示,中国家庭的小孩大概有50%到70%都是隔代照料的,但这是血缘关系来维持的照顾,是私领域的事,从法律和政策上来说,老人并没有义务帮年轻人带孩子。

原新认为,应该在公领域也建立起保障措施,减轻年轻人带孩子的负担。例如建立健全托儿所、幼儿园、家政服务等,另外对于帮助年轻人带孩子的老人,也应该在精神上给予他们肯定,在物质上给予他们奖励和津贴,这也有利于减轻整个社会的托儿育儿压力。

对于人口老龄化以及其可能带来的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原新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他认为老年人不是社会的负担,而是社会的财富,老龄化带来的并不全是挑战,也有机遇,要在人口年龄结构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矛盾中寻找新的机遇。

另外,原新还指出,现在有些年轻人只会在网络上聊天,到真正的面对面交流时,反而“呆滞”了,这是不行的。年轻人要多参加线下活动,多面对面交流才能更好的去谈恋爱、结婚。

以下为专访内容:(有删减)

老人没有义务帮年轻人带孩子,国家应该给他们激励和津贴

凤凰网财经: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可能也和没时间带孩子,养育成本太高有关?

原新:这就说到了关于“一少一老”的问题。那么“一少”的问题,你要去调查我们的年轻人,可能反映的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孩子生了没人管,但事实上学者们的调查也发现,中国的孩子基本上有50%到70%都是隔代照料的,也就是都是他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在给照顾。

这个你说他算不算有人照顾,当然算有人照顾,似乎和年轻人反映的没人照顾是个悖论。但是问题在哪?我觉得年轻人的企盼,他并不是说我家庭内部通过亲缘血缘关系来实现的一种代际照护,因为法律也罢,政策也罢,没有规定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有法定的或者其他的一些义务来帮助你照顾这个孩子,没有这方面的规定。

所以我想就说是,这是亲缘和血缘关系为纽带形成的一种代际照护,是私领域的事,那么这个事应该在公领域里面也要有所体现。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说,公立的托儿所和公立的幼儿园,我们应该尽快地办理,办起来这种公立的托儿所和幼儿园。

实际上在“十三五”期间,我们出台了一系列的托幼的标准、设备,就是说基础设施的要求、管理的这种规范等等已经出台了,所以我们希望“十四五”期间能够尽快的落地。同时我们也不应该排斥其他社会力量介入到这个领域来,如果它能够满足我们对设备、对管理、对服务的这种基本的标准化的要求,任何力量我觉得都可以进来。

那么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觉得我们是不是还可以考虑,既然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能把一半以上的孩子都给你带了,这不是一件好事吗?那么我们能不能在私领域解决的这个问题的基础之上,给这些老人们在精神上面、在物质上面给予他一定的肯定和激励,让他愿意去带,这不是就减轻了整个社会的托儿和幼儿的压力吗?

比方说我家里面有三岁以下的孩子,那么托儿这个阶段,你没有送托儿所,你有老人帮助照顾,国家是不是应该给予这样的老人,给他一定的津贴,让他能够得到也是在给社会做贡献这样一种肯定,我觉得这其实是可以考虑的一件事情。

老年人不是社会的包袱,他们是社会的财富

凤凰网财经:我们都说人口老龄化会带来很大的问题,很多的挑战,那么老龄化社会会不会带来一些新的发展机遇呢?

原新:我始终说老年人不是社会的包袱,他们是社会的财富。我们现在的退休年龄是上个世纪50年代制定的,“十四五”规划里面已经说了,我们现在要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如果我们不断地延迟退休,在未来的30年之内,如果我们能够把女性的退休年龄和男性的退休年龄同时延迟到65岁退休的话,我们大概就能释放出来1.5个亿的55岁到64岁的女性,和60岁到64岁的男性,加起来1.5个亿。

这1.5个亿基本上就把我刚才说的,减少两个亿的劳动力的数量又弥补了很多。所以开发老年人力资源,同时老年人他到了退休的时候,他应该是人生当中财富、知识、技术甚至社会资本积累最丰富的时候,不仅仅是开发老年的人力资源,还有老年的人力资本。

这样的一个情形之下,就是说老年人的延迟退休,大概能够释放出来的劳动力的数量和我们未来30年要减少的劳动力的数量,基本上大部分又给替代掉了。

总结下来的话,我觉得第一个,少年儿童人口的持续减少,它可能意味着投向少年儿童的这种投资就会减少,它实际上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它是机会;第二个就是说,我们的劳动力人口虽然在减少,但是规模依然是庞大的;第三个就是说,我们的劳动力的受教育年限和他的健康状况发生了一个质的飞跃,人力资本的积累越来越雄厚;第四块就是老年人推迟退休,他能释放出来老年人特有的人力资源和人力资本,同时老年人如果说他实现了男女同龄退休,他还能够释放出来女性的劳动力资源,所以这就是又收获了性别红利。

那么总结起来就是什么?我们的劳动力资源的红利、人力资本的红利、老年人的长寿红利、性别红利,这就会构成我们未来的一个人口发展的一个机会,也就是有利于经济社会发展的机会。也就是说,我们要在未来的人口年龄结构和经济社会发展产生矛盾的时候,来寻找新的机遇,这就是新的机遇所在。

年轻人不能只会在网上聊天,谈恋爱要多面对面交流

凤凰网财经:低生育率可能也和现在的年轻人都晚婚晚育有关,很多年轻人抱怨工作996,根本没时间谈恋爱,更别说结婚了,您觉得该如何解决?

原新:我觉得996也罢,还是其他一些方式也罢,肯定这个工作时间会占用了我们大量的年轻人的空余时间。

凤凰网财经:对,很多人都说太忙,没时间谈恋爱。

原新:没时间谈恋爱,我觉得就是能不能再设置比较规范的休假制度。我觉得这个不仅仅只是在我们人口计生法、人口计划生育的条例当中得到体现,我觉得劳动法也应该随之做一些调整。另外一个方面就是,从生了孩子以后的照护来说,的的确确需要社会加强力量,需要政府加强力量,能够解决我生了以后的后顾之忧。

同时我也在考虑一个问题,就是在现在这个网络世界当中,能不能加强一下线下一些聚会、交流的这些场合。我记得很清楚,原来我们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线下看电影、文艺节目的表演、节假日的一些游园活动,这都是人们正常的交往,还有公园里的一些活动。

但现在因为Wifi、这一条网线就把全世界的人给连到一块了,它有它的好处,但也有它的不好的地方。在我自己的学生身上,我就发现一些问题,比如通过网络、通过微信跟你交流,他的语言很好、很美,但是一到跟你面对面交流的时候,他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学生跟我只是一种学术的交流,假如你谈朋友呢?两个人见面了也不知道说什么,怎么谈呢?所以就是线上很活跃,线下就一下子呆滞了那样的一种感觉。所以我觉得还是应该有一些线下的活动,这其实真的是两个语境,两个环境。我觉得人的面对面的交流这一块一定要加强,你从婚姻前的谈恋爱到婚姻的交流,这都是面对面的,你不可能通过网上谈了以后就去结婚去了,所以我觉得这些方面真的应该再加强。

经济发展的“新局”在哪里?林郑月娥携多位重磅嘉宾建言献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