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观察哨 | “情趣第一股”IPO折戟 醉清风首发被终止审核
财经

IPO观察哨 | “情趣第一股”IPO折戟 醉清风首发被终止审核

2021年07月22日 17:05:44
来源:凤凰网财经

2021年7月22日深交所披露,《关于终止对醉清风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审核的决定》。

据公告显示,2021年7月19日,醉清风向深交所提交了《上海醉清风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撤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保荐人向深交所提交了《信达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撤销保荐上海醉清风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六十七条的有关规定,深交所决定终止对醉清风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审核。

自主品牌薄弱 营收最大“功臣”是杜蕾斯

此前,IPO观察哨文章《IPO观察哨 | “吴亦凡们”能否撑起醉清风上市》曾对这家公司有做深度解读。

醉清风由杨昌亮在2012年6月出资设立,目前是一家专注于两性健康用品的电子商务公司,主营业务为两性健康用品的互联网零售和分销。

醉清风的情趣产品分为自有品牌+总代品牌,在自有品牌方面,有谜姬、霏慕;而代理的品牌多达100余个,包括杜蕾斯、冈本、杰士邦、对子哈特等知名品牌。

从醉清风的收入情况来看一半以上的收入来源于代理品牌,招股书上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醉清风代理品牌产品销售收入分别为4.7亿元、5.5亿元和6.9亿元,占公司销售收入的比例为61.95%、57.19%和64.77%。

来源:招股书截图

来源:招股书截图

代理品牌中杜蕾斯、对子哈特、名流、冈本四个品牌对营收贡献度最高,尤其是杜蕾斯,仅2020年杜蕾斯就贡献了2.5亿元营收,占比达到23.7%。自有品牌中,最高的是谜姬,占营收的20.23%。

情趣用品市场有多大?

据艾媒咨询的调研数据显示,34.82%的受访者想要尝试情趣用品,28.13%认为情趣用品令人愉悦,27.23%的受访者对情趣用品保持中立态度,只有不到一成的用户持排斥态度。

IPO观察哨 | “情趣第一股”IPO折戟 醉清风首发被终止审核

大众对情趣用品的看法相对客观和积极,这对情趣产业发展是一个利好信号。报告指出,2020 年中国情趣用品市场规模近1000亿元。其中,在电商领域,2016年以来,中国情趣电商市场交易规模保持增长态势,2019 年市场规模达到461.0亿元,同比大增50.4%,2020年市场规模达625亿元。据天眼查,目前我国现存情趣用品相关企业约9万家。

《2020 线上情趣用品消费报告》显示,85后及90后是线上情趣消费的主要人群,工作压力已成为“性趣”杀手,为此,更多青年希望通过情趣用品来提升性生活质量。

中国不同年龄段群体都对情趣用品有需求,但该消费以男性为主导,高达68.3%的消费者为男性。此外,45以及以上的男性群体消费需求十分值得关注,这一年龄段人士占据近10% 的比例。

IPO观察哨 | “情趣第一股”IPO折戟 醉清风首发被终止审核

随着中国成人用品的品类不断丰富,从最初以计生用品为主,逐渐发展到各类情趣用品,中国情趣用品电商市场的消费人群年龄段会有所扩大。

醉清风招股书上显示其情趣产品涵盖器具类、计生类、服饰类、护理类等全品类两性健康用品,产品又分为自有品牌+总代品牌,在自有品牌方面,有谜姬、霏慕;而代理的品牌多达100余个,包括杜蕾斯、冈本、杰士邦、对子哈特等知名品牌。

业绩上面,2018年、2019年和2020年,醉清风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61亿、9.65亿和10.67亿,收入逐年增长,确实很赚钱。然而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深入了解发现醉清风存在的问题也很多,如自主品牌薄弱、刷单、净利下滑等问题严重,三年研发费用仅有508.84万元,却要募集5265万元去搞研发也引发了投资者的质疑。

另外醉清风递交招股书后被抽中现场检查也为醉清风的上市增加了不确定性。

“刷单”4650.73万

电商行业一直存在一个潜规则——“刷单”,“刷单”也一直是电商界不明说的事实。一些商家为提高排名“刷单”形式提高销量,平台为了提高流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近几年随着各大电商平台陆续出台了相关的惩罚措施,刷单的行为逐渐减少。

作为一家电商公司,醉清风同样存在着“刷单”行为,而且金额还不小,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三年合计刷单4650.73万。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醉清风刷单订单金额占各期销售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3.17%、0.77%和 1.40%。以此比例计算,这三年每年刷单金额(不含税)分别为2413.73万、742.66万、1494.34万。

为何刷单?醉清风给出的理由是,公司为提高店铺排名及好评率,达到推广引流目的进行了刷单。不过对于刷单订单,醉清风表示并未确认销售收入,所以不存在虚增业绩的情况,刷单行为不构成重大违法违规行为,对本次发行上市不构成实质性障碍。

来源:招股书截图

来源:招股书截图

对于该刷单行为,醉清风表示已于2020年10月停止刷单行为,积极整改,并制定了《禁止刷单制度》,杜绝刷单行为。同时招股书中醉清风还表示2020年10月之后,已不存在刷单行为。

另外,虽然醉清风2020年前10月之前的刷单金额是2019年刷单金额的两倍,但也难掩其营收、净利下滑的局面。

招股书上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醉清风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61亿、9.65亿和10.67亿。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330.28万、1.1亿和9746.55万。2020年醉清风营业收入增长率由26.67%下滑至10.67%,同时归母净利润与扣非净利润均出现负增长。

三年“分”掉一个公司 募资有上市“圈钱”之嫌

除营收、净利增速下滑以外,最近三年醉清风还进行了大量的分红。

据招股书显示,2020年度醉清风净利润为9746.55万,但是现金分红却分了1.04亿,如果再加上前2019年和2018年的分红金额,三年间醉清风已经分了2.39亿元,占三年净利总额的88%。

来源:招股书截图

来源:招股书截图

而据招股书上显示,醉清风实际控制人杨昌亮、叶君丽夫妇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 83.43%的股份,这意味着醉清风每年巨额的分红都进入了二人口袋,三年两人合计分到了近2亿现金。

2亿现金是个什么概念?醉清风截止2020年12月31日,总资产也就2.60亿元。

3年分了2个多亿的醉清风此次IPO募集资金5.66亿元,主要目的是建立综合运营协同管理中心,占总募集资金的57.44%,简而言之就是要买场地,然后装修买设备等等。

来源:招股书截图

来源:招股书截图

除筹钱买房以外,这笔募集资金中的研发费用也引起投资者质疑,据招股书内容,2018年至2020年三年,醉清风的研发费用分别为84.41万元、184.21万元和250.22万元,合计也就508.84万元,而这次却想募集5265万元去搞研发。

而且自己挣得钱都在上市前分红分的差不多了,然后再来募集资金,因此也被投资者质疑其上市目的“不纯”。

广告违规被罚 产品不达宣传效果被起诉

据天眼查显示,2016年以来醉清风共收到8次行政处罚,其中6条均与广告违法行为相关,包括发布虚假广告,违规使用“国家级”、“最高级”等词语,广告妨碍社会公共秩序或违背社会良好风尚,广告中谎称取得专利权等。

IPO观察哨 | “情趣第一股”IPO折戟 醉清风首发被终止审核

另外,据裁判文书网显示,2017年黄某某在天猫店铺“醉清风旗舰”购买一批“微爱女性外用凝露”产品,总购物款1560元。收到产品后,黄某某认为该产品不具有宣传的疗效,因此将醉清风经营者上海享趣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

原告黄某某表示,在天猫销售描述详情页面中标示了治疗功效和适应症,产品外包装也标明用法用量,根据《药品管理法释义》有治疗功效或适应症、用法用量的物质为药品,但是产品没有药品批准文号或进口药品注册证号,在国家食药监官网没有备案信息,依据《药品管理法》属于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的假药,涉案产品应认定为假药。

另外,黄某某认为该产品生产许可证陕卫消证字(2010)第0077号,属于消毒产品,并不具有被告所宣传的疗效。而被告在天猫销售产品的详情页中虚假宣传涉案产品不具有的功效,实属夸大宣传,构成欺诈。所以黄某某要求被告上海享趣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赔偿三倍购物款。

法院认为上海享趣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于淘宝店铺对涉案商品的宣传用语,与涉案商品的真实属性相去甚远,对涉案商品功能进行了错误陈述,该商品宣传内容足以误导消费者作出消费行为,因此法院认定上海享趣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提供商品有欺诈行为,上海享趣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除了退还货款1560元给黄某某外,还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赔偿涉案商品货款的三倍价款即4680元给黄某某。

IPO观察哨 | “情趣第一股”IPO折戟 醉清风首发被终止审核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享趣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去年12月16日将公司名称变更为上海醉清风健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也就是本次招股书中使用的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