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美团、京东等抢食卖药生意,实体药店做电商却屡屡亏损

阿里、美团、京东等抢食卖药生意,实体药店做电商却屡屡亏损

2021年07月22日 18:21:41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经济网 | www.ceweekly.cn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李永华 | 长沙报道

卖药是门好生意。

前不久,湖南益阳一位药厂的负责人带着一点不平的口气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吐槽,现在的连锁药店是典型的店大欺客,零售柜上10块钱的产品,药店就要拿走6块钱。

长沙一家药厂的高管也说,作为比较强势的零售渠道,连锁药店的入场费确实不便宜,药厂的产品如果毛利率不超过50%,根本就不要想着进连锁药店。

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今年6月9日会公开表示:“虽然线下零售日子不好过,但药店是个好生意,越老越值钱,就算电商也奈何不得”。

既然是好生意,自然就有不少人垂涎三尺,来争抢这块蛋糕,而且,一个个都想着尽快做大规模,拼命扩张。这里面既有已经上市数年的龙头企业如一心堂、老百姓、益丰药房、大参林等,也有新贵如新近上市的漱玉平民、健之佳。更受外界关注的是,阿里健康、美团、京东健康等互联网平台企业纷纷瞄准这一行业,给线下连锁药店带来不小的心理阴影面积。

入场者越来越多,未来的的竞争必将更加激烈。

扎堆上市,连锁扩张

7月5日,漱玉平民(301017.SZ)成为最新上市的连锁药房,总部在山东,主要业务也在山东。截至2020年末,漱玉平民拥有直营连锁门店1851家,业绩稳定增长,2018年至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28.88亿元、34.67亿元和46.40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13亿元、1.11亿元和2.16亿元。

2020年底上市的健之佳(605266.SH)规模体量与漱玉平民接近,是云南仅次于一心堂(002727.SZ)的连锁药店,2020年,健之佳营收44.6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1亿元。

在后面排队等着上市的还有湖南的达嘉维康、养天和,安徽的华人健康,浙江的瑞人堂等区域连锁药店公司。这些企业的募资计划用途主要是开店扩张。

2014年7月,一心堂上市,成为连锁药店第一股;2015年2月和4月,益丰药房(603939.SH)和老百姓(603883.SH)相继登陆A股,2017年又有广东的大参林上市。

在资本市场融资之后,这些原本局限于区域之内的连锁药店们纷纷开启了全国扩张的步伐,一方面是自己投资新建药店,另一方面是收购或者让其他药店加盟,规模体量快速增长。

上市之前,益丰药房门店数不到1000家,到2021年一季度,门店数量达6300家,净利润从2015年的1.76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7.68亿元。益丰药房董秘范炜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2021年,益丰药房新增门店的目标是2000家。

一心堂2014年底门店数量为2623家,营收44.28亿元。2021年一季度,一心堂增加门店332家,总量达到7537家。7月9日,一心堂发布公告称,通过增资、受让股权等方式,持有四川本草堂56%的股权,涉及金额为1.54亿元。

老百姓开店速度比一心堂更快,从上市时2015底的1483家门店增长至今年一季度末的7268家,一季度新增门店数量达793家。

虽然各企业规模急剧扩张,且加速拓展全国市场,但目前的任何一家连锁巨头都难言全国龙头地位。

为此,大佬们一个个都雄心勃勃。5月17,九州通(600998.SH)副董事长刘兆年称,2021年力争签约5000家加盟药店,未来3年内,计划通过联盟模式,吸引更多单体药店和中小连锁药房,新增3万家店。国药控股(01099.HK)的国大药房董事长赵小川表示,到2025年,国大药房门店数将超过2万家。

从市场占有率及连锁率来看,空间还不小。据《中国药店》杂志测算,截至2020年底,中国前五大药店市场占有率约10.7%,前十大药店占比约16.8%。而美国前三大药店的市场占有率已超过50%,前十大药店占比约71.1%。

2021年4月20日,国家药监局公布《药品监督管理统计年度报告(2020年)》显示,全国零售连锁企业和门店数量31.92万家,占比55.68%;单体药店24.10万家,占经营企业数量的42.03%。

7月12日,一心堂表示,目前市场上各个区域的连锁整合的趋势还是比较明显的。

电商搅局、带量采购冲击,估值集体下行

自一心堂2014年上市以来,连锁药店连续多年都是资本市场的宠儿,业绩与股价齐飞。

2020年,一心堂、大参林、老百姓、益丰药房等都攀上了市值顶峰,股价分别摸高至49.8元/股、88.08元/股、92.75元/股、84.56元/股。

2020年四季度开始至今,连锁药店集体进入下滑通道,至7月20日收盘,连锁药店上市公司股价基本上都已是“半价促销”。

连锁药店不香了吗?

市场的忧虑之一是阿里健康、美团、拼多多等电商平台的冲击。阿里健康(00241.HK)发布的2021财年业绩财报数据显示,2021财年,阿里健康实现营收155.18亿元人民币,经调整后利润净额为6.3亿元,同比增长198.5%。营收与净利润水平快速接近一心堂、老百姓、益丰药房等,但增速远高于后者。

目前,京东健康(06618.HK)市值3000亿元人民币,零售药房业务有超过2000万种商品(SKU),2020年总收入为193.8亿元,同比增长78.8%。截至2020年12月31日,京东健康年活跃用户数达8980万,一年净增3370万,同样显示出惊人的增速。广发证券研报认为,京东健康仍能保持高增长,预计2021年-2023年营收283.6亿,398.2亿,552.4亿元。若果真如此,其体量将远超任何一家现已上市的线下零售药店。

相对而言,部分连锁药店企业增速确实在下降。如,老百姓2018年、2019年、2020年营收增速分别为:26.22%、23.15%,19.8%,2021年一季度营收增速10.85%;益丰药房2018年、2019年、2020年营收增速分别为43.79%、48.66%、27.91%,2021年一季度营收增速19.09%。

电商倒逼之下,各家实体连锁药店纷纷发力电商渠道,增速表现均不错,但整体而言,电商销售占比较小。2021年一季度,一心堂电商业务总销售同比增长113.57%。漱玉平民称,公司2020年度线上平台销售收入为1.37亿元,占零售业务收入比重为3.29%。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药品的利润比一般商品要高得多,资本愿意进来,电商积极进入。但是,实体零售药店做电商却绝大部分都是亏损,“别人都在搞,你不搞就不行。”

徐新认为,线上化加强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作为线下店,O2O也是受益的,但谈判权是下降的,所以也要做私域流量,不能只靠O2O平台。”

药品集中带量采购被不少人认为是影响连锁药店的一大利空政策。

市场上人人都知道,一旦纳入集采,一轮“灵魂砍价”不可避免。如,2020年11月,全国集采中标信息显示,冠脉支架单支价格从13000元下降至均价700元,最低的报价仅469元/支。与2019年相比,相同企业的相同产品平均降价93%,国内产品平均降价92%,进口产品平均降价95%。

这当然不是个案,每一个进入全国集采的产品价格均“掉到了地板上”,价格下降幅度超过50%是常态,降幅达90%比比皆是。

上述人士说:“以前,院边店(在医院周边开设的药店)是连锁药店重要的盈利点。医院处方外流,患者拿着医生开的处方,到医院附近的药店买药。带量采购以后,医院开出的药比连锁药店更便宜,谁还去药店买呢?”

对此,范炜并不认可。他说,从益丰药房的数据来看,不管是带量采购的中标品种还是非中标品种,都能拿到比以前更低的价格,单品毛利率是提升的。原因在于中标产品能够以带量采购对等的价格采购,而被带量采购挤出来的非中标产品也会大幅降价,并且进入连锁药店销售。

一心堂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一二线产品的集中度会往头部企业集中,单体药店与中小连锁药店的采购成本“肯定会比我们高,集采的处方药,他们很难拿到,而且头部企业是参与带量采购的,中小连锁(药店)机会不是特别大。”(版式 | 孙珍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