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中概股2021大败局:股价狂跌,机构减持,投资者逃离
财经

风暴眼|中概股2021大败局:股价狂跌,机构减持,投资者逃离

2021年07月26日 23:22:28
来源:风暴眼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核心看点:

1、受“双减”政策出台的影响,中概教育股在经历了上周五“雪崩式”下跌后,周末仍未止住跌势。7月26日,美股开盘前,好未来跌28%,高途跌25%,新东方跌25.26%。港股互联网企业也在开盘后集体下跌,截止收盘,快手下跌11.97%,腾讯下跌3.95%,美团下跌13.76%。

2、实际上,年初以来,除教育股以外,其他板块回调幅度似乎也都不小,据《凤凰网》风暴眼不完全统计,目前在美股上市的中概股有300多家,市值排名前3阿里巴巴(36287亿元)、拼多多(7903亿元)、京东(7303亿元)市值分别蒸发了5885亿元、6359亿元、1644亿元。

3、有行业人士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这些年资本市场的钱几乎都涌入了这些互联网、科技企业,在利益的驱使下,资本的无序扩起使得市场上产生了许多偏离商业本质的乱象,这必然会引发监管部门的重视和监管,引发行业的大洗牌。”

4、宏观对冲基金经理袁玉玮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目前中概股包括A股一些行业的大跌,基本面上的原因是这些行业挤压了居民的消费水平,为了释放消费、减压而出台的监管政策,在市场面上造成了股价的大跌。”袁玉玮认为中概股大部分都“没戏了”,而A股的一些高端制造还有消费驱动型的行业,或许还很有潜力。

5、时代的逻辑,可能的确是在变了。就像彼得德鲁克在《动荡时代的管理》一书中写的:“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而是延续过去的逻辑”。

------------------------------------------------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2020年5月19日,面对又一家做空机构浑水的做空报告,跟谁学CEO陈向东在朋友圈引用了《三体》中的这句话进行反击。

彼时的陈向东是有底气的,因为一个月前公布的财报显示,2019财年跟谁学的净收入为21.1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2.3%,这个数据可谓“吊打”同行。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仅仅不到一年,形势便急转直下。监管的靴子逐渐落地,在线教育行业首当其冲,成为政策“严打”的对象,行业一片哀嚎。

据凤凰网《风暴眼》统计,从年初至今,中概教育股跟谁学(现为:高途集团)和好未来市值已蒸发90%以上,新东方市值蒸发80%以上。

而“跌跌不休”的不只是教育股。实际上,进入2021年后,整个中概股似乎都迎来了“大败局”。

在经历了去年风口上的“高光”时刻后,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美团、贝壳、快手等中概股股价在今年全都大幅下跌。快手目前股价相较今年2月高点时,更是跌超70%。

“互联网的泡沫又要破灭了吗?”股吧里,去年重仓中概股的股民们如今只能发出“灵魂叩问”。

那么,是什么造成了中概股在2021年的“大败局”?“跌跌不休”的中概股又会在什么时候迎来“柳暗花明又一村”呢?

1、监管“靴子”引发行业巨震,好未来一夜蒸发600亿元

在“靴子”飞了一夜之后,针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政策终于落地。

7月24日下午,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文件指出:

“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学科类培训机构资产……”

这一中央层面的政策,无疑将引发教培行业的巨震和洗牌。实际上,在昨天这个传闻出来后,资本市场就已经给出了回应。

7月23日夜间,美股开盘后,几乎所有中概教育股暴跌。截至收盘,好未来跌70.47%,盘中一度触发熔断;高途跌63.36%,新东方跌54.22%,网易有道跌42.77%。

好未来单日跌幅最大,当日市值蒸发93.6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06.99亿元)。好未来当前股价已较一年内最高点下降93.4%,而高途股价已较一年内最高点下跌达97.64%。

这并非中概教育股今年的首次大跌。今年以来,随着监管政策的趋严,中概教育股普遍迎来了“跌跌不休”的模式。

据凤凰网《风暴眼》统计,在18家中概教育股中,有12家最新一期的净利润都是亏损。其中高途集团亏损最多,为14.26亿元;一起教育科技亏损6.60亿元;掌门教育亏损4.97亿元。

按照目前的最新市值,排名前五的分别为:新东方、好未来、网易有道、掌门教育和高途集团。在18家公司中,有11家市值蒸发超过50%(从年初至今),其中高途集团市值更是蒸发了93.19%,约合人民币800亿元(年初至今)。

除教育股以外,其他板块回调幅度似乎也都不小,据《凤凰网》风暴眼不完全统计,目前在美股上市的中概股有300多家,市值排名前3阿里巴巴(36287亿元)、拼多多(7903亿元)、京东(7303亿元)市值分别蒸发了5885亿元、6359亿元、1644亿元。

凤凰网《风暴眼》还发现,有很多中概股近半年来跌幅超50%,其中房多多跌71.62%、优客工场跌70.57%、斗鱼跌64.92%,去年下半旬上市的贝壳也跌超45%,而近半年来上市的几家公司,如满帮集团、水滴、每日优鲜、滴滴出行、叮咚买菜、Boss直聘等,也都表现不佳,其中满帮集团、水滴、滴滴出行跌幅也都在40%以上。

2、中概股为何开始“跌跌不休”?

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在疫情和各国央行大放水的影响下,中概互联网和科技股纷纷迎来“高光”时刻。

去年12月,拼多多市值一度逼近2000亿美元,创下新高;今年1月份,腾讯市值突破7万亿港元,超国有六大银行总和,再创新高;而快手在今年2月上市后不久,市值也一度超过超1.6万亿港元 ……

那么,年初还一片火热的中概股,为何目前却略显“萧条”呢?

逐渐趋严的监管政策可能是不得不提的因素。以在线教育行业为例,政策的变化可以说是对其最致命的打击。

今年年初以来,伴随着一系列政策密集发布,在线教育行业可以说迎来了一场史上最严厉的监管风暴。

今年 3 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大力推进幼儿园与小学科学衔接的指导意见》要求,落实国家有关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前儿童违规进行培训。

6 月 1 日,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 正式施行,其第三十三条规定,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未成年人保护法》是目前规范和整治校外培训机构所依据的最高层级的法律之一。

6 月 15 日,教育部新设的部门 — 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宣布成立,其主要职责是,承担面向中小学生(含幼儿园儿童)的校外教育培训管理工作,拟订校外教育培训规范管理政策和相关标准、制度等。

7月24日,中央层面的监管政策,《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正式发布。

而在此之前,由于大量热钱的涌入,在线教育行业产生了许多诸如虚假宣传、恶意竞争、贩卖焦虑等乱象。

根据艾瑞咨询数据,2020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2573亿元,同比增速35.5%。这一年,K12在线教育吸引了超过500亿元的资金流入。这个数字是前一年的五倍,超过了前10年融资总和。

包括红杉、高领、IDG、经纬中国、金沙江创投、云锋基金、阿里、腾讯、百度、头条等投资机构,都毫不吝啬的把钱砸入这个赛道。

有行业人士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这些年资本市场的钱几乎都涌入了这些互联网、科技企业,在利益的驱使下,资本的无序扩起使得市场上产生了许多偏离商业本质的乱象,这必然会引发监管部门的重视和监管,引发行业的大洗牌。”

不止教育股,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企业的无序扩张和信息安全问题,也开始受到监管部门的重视。

7月4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因检测核实“滴滴出行”App存在严重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问题将其下架。7月5日,与滴滴同样在美股上市不久的满帮集团、BOSS直聘被停止新用户注册,实施网络安全审查。

7月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强调要加强中概股监管。

不少业内专家表示,随着国内监管趋严,涉及国家安全的企业去境外上市的难度可能会加大,监管部门或会建立一套中国企业在境外上市的事中与事后的监管体系。

与此同时,互联网领域的反垄断监管力度也在不断加码。

7月24日,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腾讯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责令腾讯及其关联公司解除独家版权、停止高额预付金等版权费用支付方式等,恢复市场竞争状态。

此前7月7日,市场监督总局曾对近年来构成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的互联网企业进行处罚,案件数量达22起。其中滴滴涉及8起案件,阿里涉6起,腾讯涉5起,苏宁涉2起,美团涉1起。不过每起案件的罚款金额只是现行法律的顶格50万元。

有业内人士透露,中概股中赴美上市的互联网企业较多,不少互联网巨头因大数据杀熟饱受诟病,而新业态导致的劳资纠纷也甚嚣尘上。在此背景下,不排除反垄断监管进一步加强的可能。

除此之外,美国证监会针对中概股的监管政策,也引发了投资者对美股中概股的担忧和恐慌。

今年3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发布一份公告,宣布将根据《外国公司问责法案》(下称《法案》)对在美上市的外国公司实施一系列监管举措,若连续三年“上榜”就面临禁止交易,这直接影响到大多数中概股公司。消息公布后,中概股集体大跌。

而在5月13日,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就《外国公司问责法案》中如何确定“不能有效实施会计监管”的认定细则征求意见。这意味着主要针对中概股的监管政策,已经全部起草完毕,即将进入实质性执行阶段。再次引发中概股的一次集体下跌。

另外,也有观点认为,中概股之所以在最近“跌跌不休”,还因为之前堆积的“泡沫”太多,许多企业在过去一年市值屡创新高,实际上是被高估值了的。当“潮水”退去,泡沫破裂,股价下跌也在预料之中。

宏观对冲基金经理袁玉玮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目前中概股包括A股一些行业的大跌,基本面上的原因是这些行业挤压了居民的消费水平,为了释放消费、减压而出台的监管政策,在市场面上造成了股价的大跌。”

袁玉玮同时认为,股市下跌并非因为监管或者改革不好,而是因为相关那些产业原来估值都太高了,尤其在去年到今年。

另外,袁玉玮还表示,“估值过高,泡沫太大”也是全球市场存在的一个隐患。不过美股情况稍微好一些,因为美国的一些互联网企业虽然市盈率高,但成长性确实好,它是在全球垄断的行业。

3、中概股还是投资者的“天堂”吗?

中概股“跌跌不休”,除了上市公司自己外,最伤心的可能就是股民和投资机构了。

在股吧和一些投资者的交流群里,去年在火热的环境下重仓中概股的股民们,损失惨重。很多人都在问着同一个问题“什么时候天亮”?

就连“网红”基金经理张坤,也因重仓了新东方和好未来而也损失惨重。截至7月5日,他掌管的易方达亚洲精选基金净值年内下跌11.66%,位列同类基金排名倒数第一。

目前,好未来、新东方等中概教育股已被张坤调出前十大重仓股名单。此外,许多之前重仓中概股尤其是中概教育股的机构也已经开始割肉逃离。

高瓴资本和景林资产都在今年一季度减持了拼多多,高领更是甩卖了京东942万股 ,减持比例近七成。但高瓴在去年四季度清仓式抛售阿里巴巴、小鹏汽车、蔚来汽车后,又在今年一季度高瓴重新买入阿里巴巴、小鹏汽车、蔚来汽车。

据彭博社消息,投资女神“木头姐” Catherine Wood也在最近割肉卖出了大量科技中概股。彭博数据显示,其旗舰基金方舟创新ETF的中概股权重已从2月份的8%降至不到1%,方舟互联网ETF的中概股权重已降至5.4%,是2014年10月以来的最低值。

木头姐在与投资者举行的月度视频会议中表示,她认为中概股已经进入了“估值重构”阶段:“从估值的角度来讲,这些股票已经跌了不少。它们可能还会继续下跌。”

那么中概股会一直跌下去吗?这种“跌跌不休”是否会向其他领域扩散呢?

目前看来,尽管资本市场已经做出了剧烈反应,但监管风暴可能仍将持续,并且波及更广的范围。

据巴伦周刊报道,目前国内外投资者和观察人士的普遍看法是,这场监管风暴可能尚未停歇,继教育之后,部分消费赛道或也将迎来进一步规范政策出台。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周末在其微博发文称:“下一个解决的将会是……游戏? 白酒?房地产? 勿谓言之不预,休怪不教而诛。”

实际上,7月26日,A股开盘后,白酒、食品饮料、医药医疗、医美等大消费个股就开始全面暴跌。白酒和医美指数跌超7%。茅台跌超5%,市值蒸发1000亿。爱尔眼科、爱美客、华熙生物分别下跌10%、15%、18%以上。

袁玉玮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监管和改革不管对宏观经济还是对股市,长期都是大利好,居民的消费能力上来后,整个社会进入到长期的利好。欧美的市场之所以长期那么强,是因为它是消费型经济,而中国是投资型经济,投资拉动很容易造成国家负债过高,然后产能过剩,所以利润也低。”

但袁玉玮并不看好中概股的前景,他认为中概股大部分都“没戏了”。而A股的一些高端制造还有消费驱动型的行业,或许还很有潜力。

而本世纪初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美国互联网企业的走势或许也能带给我们一些借鉴和思考。

20多年前的2000年,美国互联网也迎来了一个至暗时刻,积累了多年的互联网泡沫(Dot-com bubble)彻底破灭。

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美国纳斯达克指数从2000年的历史最高点5048一路跌到2002年的1114,整个股市市值蒸发了三分之二。不少明星公司市值断崖式下跌甚至关门歇业,一大批程序员失业转行,只有不到一半的互联网公司苟延残喘活到了2004年。

但此后,随着美国逐渐建立起对证券市场更为严格和完善的监管政策,互联网企业在经历了大浪淘沙后重新恢复了生机。亚马逊这些互联网企业也并未随着泡沫破裂而破产,如今亚马逊已经成为全球市值排名前三的企业。全球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目前仍然集中在美国。

同样的,中国的互联网和科技企业这些年在资本的裹挟下一路狂奔,也积累了许多问题,埋下了很多隐患,产生了一些乱象。而很多企业此前或许并未意识到这些问题。

6月1日,修订版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中规定,“幼儿园、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对学龄前未成年人进行小学课程教育”。

政策公布后,陈向东在公司会议上向员工表示:“随着《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最新一轮宣贯,我们才猛然醒悟,今天做的事情是法律层面严厉禁止的。”

行业人士表示,目前的监管政策,正是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让商业回归本质的有力举措。而包括好未来、新东方、高途集团等中概教育企业和BAT等中概互联网企业在内的企业,也会在这一轮监管中完成蜕变。

第一上海证券美股分析师Chuck Li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在成长为巨头的过程中,掌握了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不仅关系个人隐私,还关乎国家安全,因此对中概股的监管也会日趋严格,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Chuck Li认为,目前中概股基本已经处于底部,但是不会很快反弹,即便反弹可能也不会达到过去的高点。

“各种因素影响下,会有越来越多的中概股回归港股上市,直接对港股利好,一般有10%左右的估值水平提升,但随后的表现则视个股而不同。”Chuck Li表示。

7月24日,从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回归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半年之久的任泽平,在微博上发了这样一段话:

“什么是大势?就是降低房地产、金融、教育、互联网等的利润和垄断,以及由此引发的过去长期对民生和实体经济的挤压和成本,大力发展制造业、硬科技、实体经济、新能源、资本市场等。百年未遇之大变局,也是百年未有之大机遇。看清这一大趋势,至关重要。每个企业每个人最终都是时代的产物。”

时代的逻辑,可能的确是在变了。就像彼得德鲁克在《动荡时代的管理》一书中写的:“动荡时代最大的危险不是动荡本身,而是延续过去的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