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邦智能IPO:家族控股还存多起资金拆借
财经

信邦智能IPO:家族控股还存多起资金拆借

2021年07月30日 11:04:43
来源:电鳗快报

《电鳗快报》文/林妍

一个月前的6月24日,曾两度卖身失败,最终选择闯关IPO的广州信邦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邦智能)创业板IPO过关。然而,经《电鳗快报》调查发现,信邦智能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尤其是家族控股还存在多起资金拆借也受到市场高度质疑。

家族控股且资金拆借

信邦智能股权结构显示,公司存在家族式的通病—股权过度集中在实控人(李罡、姜宏、余希平)手里,且三个实控人之间存在着亲属关系。姜宏、余希平是夫妻关系,姜宏也是大股东李罡的大舅哥,并且此前公司的董秘是姜宏的儿子姜钧。尽管公司在2018年将姜均做了调整,现如今公司的董秘为陈雷。但这也并未改变家族企业的特质,也不可能规避股权过度集中的问题。

2021年1月17日招股书显示,2017年和2018年,信邦智能向信邦集团分别累计拆出资金3050万元和450万元,还都是不计利息,主要系因信邦集团投资需求及其投资珠海国机的临时经营周转需求而产生的短期资金借支。然而,6月17日的招股说明书里,关联方拆借资金的名单少了很多,并且2017年及之前的拆借资金“集体消失”。

公司2018年至2020年从上海艾斯迪克的标准采购金额分别为1353.02万元、1709.91万元和854.82万元,占标准采购金额比例分别为5.79%、7.31%和4.37%;2019年和2020年公司从上海艾斯迪克的非标准采购金额分别为1530万元和1807.4万元,占非标准采购金额比例分别为8.34%和12.08%,而2018年却没有从上海艾斯迪克采购非标准原材料。如此一来,似乎在弱化与子公司上海艾斯迪克的关系。究竟为何会在最新版本对原材料采购如此划分?

信邦智能在回复本网的求证函中称,公司在关联交易、资金管理等方面符合上市公司治理相关法规的标准,上述资金拆借已经全部结清。同时,公司制定了一系列制度文件,对包括关联方资金拆借在内的关联交易事项做出了明确规定。“公司一直高度重视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合理合法利益,制定了关联方之间交易的内部控制制度。相关内部控制制度执行良好,合法合规。”。该公司还表示,公司从上海艾斯迪克采购相关产品,主要系业务需求、合作关系以及满足主要客户日系汽车厂商的技术要求等方面的考虑,该等关联采购具有必要性,定价具有公允性

董事长有数百条风险缠身

据天眼查显示,公司董事长李罡目前任职28家企业,担任股东15家,担任高管19家,实际控制35家企业。

尤为注意的是,李罡周边风险有170条,预警提醒也有143条。其中,其曾担任高管的黄石市华一显示科技有限公司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曾担任高管的黄石市华创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曾担任高管的黄石市华一显示科技有限公司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曾担任高管的黄石市华创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广东信邦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简易注销,担任股东的江苏西腾合盛航空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了简易注销;担任高管的上海麦迪克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有清算信息,担任高管的广州市岱克汽车装备制造有限公司有清算信息,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上海信邦贸易有限公司有清算信息;曾担任高管的黄石市华一显示科技有限公司因未按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担任股东的陕西虎克贸易有限责任公司因未按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担任股东的珠海珠西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因未按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曾担任高管的黄石市华一显示科技有限公司曾因建设工程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广东风光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曾因旅游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曾担任高管的黄石市华一显示科技有限公司曾因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曾担任高管的黄石市华创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曾因建设工程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曾担任高管的黄石市华创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曾因合同纠纷而被起诉……

董事长实控35家公司且有数百条风险缠身,如此一来,怎能保护普通投资者利益?会否有利益输送行为发生?

在回复本网的求证函时,信邦智能表示,董事长具体情况请参见公司招股书“第五节 发行人基本情况”之“九、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其他核心人员”之“(一)公司董事会成员”。公司一直高度重视对投资者的合理投资回报,公司股东不存在不当利益输送的情形。

《电鳗快报》将继续跟踪报道信邦智能IPO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