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怡被罢免,呷哺呷哺“逼宫”大战迎结局?

赵怡被罢免,呷哺呷哺“逼宫”大战迎结局?

2021年08月02日 06:35:17
来源:金台资讯

财经图库 图

财经图库 图

7月28日,呷哺呷哺发布公告称,股东特别大会全票决议赞成罢免赵怡公司执行董事职务,自本决议案获通过之日起生效。而就在7月26日,赵怡曾发布公开信,认为公司在召开特别股东大会前两天仍未充分披露罢免实情,并且上市公司存在监管风险,因此要求推迟召开股东大会,请求香港联交所调查有关情况。据赵怡透露,她是在高铁乘车期间毫无准备地参加了自己的解职会议,因此其已于北京针对呷哺呷哺上市公司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呷哺呷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呷哺”)提起劳动仲裁。不过,从当前结果来看,赵怡推迟股东大会的诉求未能如愿。那么,随着罢免议案的通过,呷哺呷哺的这场“逼宫”大战终于落幕了吗?

解聘风波

呷哺呷哺和赵怡之间的“拉锯战”,在两个月前就已展开。

5月21日早间,呷哺呷哺发布公告指出,由于集团若干子品牌的表现未能达致董事会预期,故解任赵怡作为集团行政总裁的职务,自2021年5月20日起生效。

赵怡任职呷哺呷哺行政总裁的时间并不长。2019年8月,时任首席财务官的赵怡被任命为呷哺呷哺集团行政总裁兼公司执行董事。当时,呷哺呷哺方面指出,考虑到赵怡于业务管理、企业融资及投资者关系方面的丰富经验,董事会认为委任其担任上述职务将有助促进集团发展。

6月14日晚间,呷哺呷哺又发布了罢免董事的公告,指出于6月11日,董事会议决召开股东特别大会以罢免赵怡的执行董事职务,自批准建议罢免的普通决议案获通过当日起生效。

呷哺呷哺董事会认为,赵怡的管理方式及理念与董事会其他成员存在重大差异,且允许赵怡继续参与公司的管理将不符合公司及其股东的整体最佳利益。此外,其董事会还认为,如果建议罢免生效,将不会对集团的营运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尽管集团董事会主席贺光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赵怡此前的贡献表示了感谢,但这场辞退职业经理人的交锋仍被指“火药味很浓”。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任何市场中,即使真的存在矛盾也会在公告中表现出彼此的尊重,而像呷哺呷哺这样公开双方分歧的方式属于极端化处置,说明双方的关系已到冰点,甚至还可能存在激烈交锋。“结合呷哺呷哺的业绩表现和之前高管离职,都说明其内部问题严重”。

根据呷哺呷哺7月8日披露的公告,其将于7月28日举行股东特别大会,会上审议的唯一议案就是关于罢免赵怡公司执行董事职务一事。

双方分歧

7月26日早间,呷哺呷哺披露了一则关于罢免执行董事赵怡的补充公告,透露了赵怡和呷哺呷哺董事会的主要分歧。

呷哺呷哺重申了其此前于相应公告中指出的解聘赵怡相关职务的原因,但赵怡认为,其遭解任集团行政总裁职务及被建议罢免公司执行董事职务,是因其发现呷哺呷哺企业管治及内部控制的不足及风险所致。

6月底,赵怡发布声明指出,对此前呷哺呷哺通过两次公告的方式、分别解除自己行政总裁及公司董事职位表示不解。据称,她是于2021年4月20日被通知安排休假,并于5月20日在刚宣传完呷哺品牌回程火车上,在未被事先通知会议议题的情况下,被要求立即参加紧急会议。该次会议勉强通过了解除赵怡行政总裁职务的议题,解任的速度和效率极高。

赵怡表示,自己于2012年加入呷哺呷哺,任职9年间基本无休;2014年推动呷哺呷哺完成上市;于业绩下滑时升任执行总裁,并扭转2019年业绩表现不佳的情况;2020年疫情期间快速反应,业绩有效提升。其在声明中质问,“所谓发展不达预期的判断不知从而何来。”

声明还指出,呷哺本品牌在2018年就不断显示疲态,为此,赵怡制定了清晰的战略及应对措施,包括纠正模型,杜绝过去转型中偏厚重、大面积的传统中式、高投入的模型,回到以“优衣库”代表的物超所值的大众模型,坚持大众消费店为主。同时,赵怡还对治理结构的疏漏之处及关联交易“谏言纠正”,揭示其潜在风险,并提议改组集团公司中关键子公司的董事会组成和总经理任命。

呷哺呷哺方面在7月26日对上述关联交易给出了解释。其指出,截至2020年末,自其控股股东所控股的关联公司购买食材仅占集团所使用原材料及消耗品总量不足5%;已付茶米茶(香港)的交易费可参考2021年1月11日的公告,公司还强调,“赵女士(以其董事身份)亦已批准该等关连交易。”

当事人发声

7月26日下午,赵怡的一封致投资者的公开信引发关注。

赵怡提供给记者的公开信显示,她要求推迟股东特别大会以保障投资者知情权。赵怡指出,根据联交所规定,发行人宣布董事被罢免的公告中,必须披露有关被罢免的理由。呷哺上市公司在6月14日发布的《罢免公告》中,未能充分披露罢免的具体原由。7月26日,在距离股东特别大会召开之前仅两天才发布《罢免董事补充公告》,但仍未披露关于企业管治等方面不同意见的重要内容。

“为保护投资者利益,本人要求呷哺上市公司在有关事实未向投资者充分真实披露之前推迟召开特别股东大会,本人已请求香港联交所调查有关情况,并请求香港联交所要求呷哺上市公司推迟召开特别股东大会,以保障投资者对本次罢免情况有充分了解。”赵怡指出。

公开信还提及,今年5月,其发现北京呷哺公司董事会成员和总经理于2019年5月发生了变更,董事会成员为三人,分别为贺光启(董事长,呷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执行董事)、陈素英(董事,贺光启之妻)、刘冠纬(董事,陈素英之侄),刘冠纬同时任北京呷哺公司的总经理、法定代表人,而呷哺上市公司董事会对上述变更并未知悉同意。

据悉,茶米茶公司于2018年7月在天津注册成立,全部股权由贺光启通过茶米茶(香港)有限公司持有。2020年呷哺上市公司支付茶米茶关联交易分成收益总额已超过2000万元。赵怡认为,呷哺上市公司对其主要业务运营实体北京呷哺监管不足,公司治理方面存在缺陷和风险,需要予以完善。

此外,赵怡曾向董事会提议通过一定方式改变北京呷哺董事会/总经理现状,此提议在呷哺上市公司5月27日和6月11日两次董事会上都遭到贺光启反对。因此,赵怡认为,“在是否应完善公司治理方面的不同意见是此次本人被罢免的主要原因。”

对于劳动仲裁,赵怡在公开信中称,5月20日,其在高铁上被临时通知参加董事会,经贺光启提议,罢免了其行政总裁职务。当天晚上,北京呷哺人力资源部就通过微信通知其解除劳动合同。“本人认为北京呷哺公司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之规定,因此已申请劳动仲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