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股还有多少泡沫?
财经

白酒股还有多少泡沫?

2021年08月02日 08:16:40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连续七个交易日暴跌近万亿市值,顶流基金经理、私募大佬也纷纷下场“认怂”。白酒股不香了?

“资本不相信眼泪,我想我也不敢再轻易相信资本了。”看着7月最后一个交易日,白酒板块持续“跳水式”的收尾,私募从业人员李明说,自己有些绝望,“看不懂,真的看不懂。什么我们都算好了,公司业绩增速、终端销售情况、估值,全都在我们预期范围之内,最后还是跌惨了。”

那些前两天还在微信群里热烈讨论着“是不是到了抄底白酒的好时候”,并身体力行“杀”入股市的人们,也纷纷开启“骂街”模式:“我以为在抄白酒的底,没想到最后却被白酒抄了家。”

7月30日,白酒股持续全线飘“绿”。

其中“白酒一哥”贵州茅台首当其冲,当日开盘股价即低开低走,盘中一度跌至1657.76元,最终报收于1678.99元/股,跌幅达4.05%,创下了年内新低。当日贵州茅台市值蒸发近900亿元,大约相当于6000万瓶价值1499元的飞天茅台。

大哥带头之下,一众白酒“小弟”们跌起来也毫不含糊。水井坊在7月30日下午两点左右直线跌停,山西汾酒、舍得酒业分别暴跌9.2%和9.95%;剩余十余只白酒股跌幅也均至少在4.5%以上。当日A股白酒板块集体遭遇滑铁卢,指数暴跌6.37%。

看着满眼的绿色,股民们万分痛心。互联网上,满屏都是“泪流满面”和“年少不知科技香,错把白酒加满仓”的悔恨之言。作为一颗韭菜,正确的修养究竟是该继续持有选择做时间的朋友,还是及时止损,成为大家最关心的问题。

白酒不香了?

“我被套住了!”

眼睁睁看着五粮液和洋河股份连续暴跌8个交易日后,齐何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叹息。

2020年,白酒股形势一片大好。“大哥”贵州茅台领头,股价从年初的940元左右,一路涨到了年末的超过2000元;2021年,贵州茅台一度摸高2600元/股,总市值突破3.2万亿元,上演“大象起舞”。除此之外,“白酒老二”五粮液,成长型“小巨头”山西汾酒、酒鬼酒等亦毫不示弱,股价一路高歌猛进,合力助推下,A股白酒板块近一年涨幅高达114.06%。

齐何也正是在这两年内开始关注白酒股。等到她真正买入第一手白酒股时,白酒股已经涨到了相对较高的价格。但为了不错过这波“大牛”行情,齐何还是赶在2021年春节之前买入了一手五粮液和两手洋河股份,准备长期持有。

“我买的时候其实已经很贵了,但白酒当时是公认的大白马,包括茅台股价当时最高都探顶2600元了,我相信白酒会一直涨,就跟进去了。”齐何解释称。

但之后的剧情走向显然并不如她所料,股票买入当月就出现了一轮白酒股大跌风波。她好不容易挺过了这一波,眼看着两只股票从4月份开始再次一路猛涨,隐隐有重回年初巅峰的趋势,“没想到6月一个拐弯,股价又落下去了,直到7月中旬才又有上扬的趋势”。结果没涨上几天,她持有的两只股票又分别从7月20-21日开始持续暴跌,分别跌破近三月以及年内新低。自7月21日计算,仅八个交易日内,五粮液和洋河股份股价分别跌去21.5%、20.8%。齐何说,她手上持有的股票市值总计蒸发了上万元。

在7月21日,多只白酒股开始下跌。7月22日,白酒股集体暴跌,并自此开始了持续一周的“跌跌不休”态势。

《财经天下》周刊统计发现,从7月22日-7月30日的连续7个交易日内,整个白酒股板块跌幅高达26.71%,19只白酒股合计蒸发了约9040.26亿元市值,几乎相当于直接跌去了科创板排名前四大公司的市值总和。其中,贵州茅台、五粮液、山西汾酒市值分别跌去3279亿元、2304亿元、899亿元,位列白酒股市值缩水榜前三。

制图/《财经天下》周刊 周享玥

白酒股下跌的速度,大大出乎股民们的预料。当初那些凭借着白酒股在资本市场上的傲人表现而“出圈”的明星基金经理张坤、私募大佬但斌等,也纷纷“认怂”,在季报或微博中进行反思、道歉。

不过,也有投资者在股价暴跌前就卖出了自己所持有的白酒股,成为“幸运儿”之一。7月30日,在别人都在为白酒股暴跌唉天叹地时,陈言发了条微博:“我是有些运气在身上的,暴跌前空仓了。”语气中多少带了些得意和庆幸。

陈言形容自己是一个“投资小白”,但胜在谨慎,自从遭遇了年初那波白酒股暴跌,亏了不少后,就决定秉持知足常乐的投资理念,最后赶在新一波白酒股暴跌前,火速抛出了全部白酒股,成功小赚了一笔。

正所谓“白酒股票绿满周,几家欢乐几家愁”,当在被问到这波行情下是考虑及时卖出股票,还是继续持有或补仓时,齐何表示自己目前仍然还是看好白酒股业绩,并相信长期持有总会回本,“不舍得割肉,会继续持有”。

持有类似观点的股民不在少数。有股民称“继续加仓,总有回升的一天”。但也有人表示,“想买又不太敢,毕竟对于投资而言,入场点位很重要”。

白酒泡沫多

“这波下跌其实早有预兆。”知趣咨询经理、酒类营销专家蔡学飞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因为泡沫实在太多,而投资最终还是要回归企业经营层面。”

2021年2月18日至2月25日,白酒股曾遭遇大幅回调,6个交易日内指数合计下跌14%。其中贵州茅台、五粮液分别回调17%和16%。

不过随着春节后迅速迎来白酒消费旺季,在3月中旬左右白酒板块已明显回暖,不仅填平了之前一季度的跌幅,更呈现出节节攀升的势头。这波回调后的暴涨反而更坚定了不少投资者继续持有的信心。

但在蔡学飞看来,白酒板块“去泡沫化”是必须,只是时间问题。在他看来,自2017年开始,包括白酒股在内的消费股已持续了近四年的“大牛市”,期间滋生了重重问题。

2017年,白酒行业艰难扛过了限制“三公”消费后的深度调整期,迎来了高端白酒的景气周期。其中茅台、五粮液作为行业领头羊,扛起“白酒高端化”的大旗,率先进行了多轮产品涨价。五粮液核心产品52度五粮液(即“普五”)于2016年内连续经历两轮涨价,最终每瓶单价由659元上升至739元。茅台则是终端零售价一路从2016年上半年的900元/瓶,上涨到2017年春节后基本站稳1200元/瓶价格带;在2018年1月1日,茅台再次提出将出厂价从每瓶819元上调至969元。

随着行业向好,白酒市场量价齐升。2017年全年,茅台营收首次突破500亿元大关,同比增长50%,在当时创下公司近五年增速之最。白酒“老二”五粮液也不甘示弱,2017其营收规模为301亿元,之后保持了逐年递增百亿元的速度,最终于2019年成功加入“五百亿元白酒营收俱乐部”。

据《财经天下》周刊统计发现,2018年前十大市值酒企全年总营收与总利润平均增速,分别高达38%和59%。白酒企业迎来了“黄金时代”。在资本市场上,包括贵州茅台、五粮液在内的整个白酒板块也表现极为亮眼,如山西汾酒股价自2016年底的13.54元一路飞升至2018年年初的46.11元,一年多时间内股价上涨了近3倍。同期内水井坊等企业股价也迎来了巨大的涨幅。2017-2018年,股民们亲切的称大盘整体为“喝酒”行情。

在2019年,白酒企业整体增速虽有所放缓,但胜在行业整体发展稳健,行情依旧向好。

但在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影响下,消费板块再度成为资本防御性配置股种。“消费板块一般与经济相关性较弱,在宏观经济下行过程中受负面影响较小。特别是去年下半年,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后开始出现的报复性消费现象,在资本市场同样反应明显。”李明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

资本市场“迷信”消费股。白酒股的估值也随之开始越来越“神”化。

据Wind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19只白酒股累计涨幅均超过25%,其中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股份、古井贡酒等11只个股涨超一倍,酒鬼酒、山西汾酒更是涨超三倍,累计涨幅分别为338%和321%。19只白酒股中,山西汾酒、酒鬼酒市盈率双双超过100倍,分别为121倍和114倍;额外超过70倍市盈率的白酒企业还有6家,行业整体市盈率中位数达到58倍,相较A股的溢价率约为150%。而在2020年,酒鬼酒总营收规模尚不足20亿元,净利润不足5亿元;山西汾酒的营收也才刚刚突破百亿量级。

在蔡学飞看来,“所有白酒上市企业中各公司经营情况实则参差不齐,但在近几年酱酒大热的概念下,只要个股一沾白酒概念、白酒企业一沾‘酱’,股价就疯狂上涨。这肯定是不正常的。”今年4月9日,水井坊刚发布公告称将与茅台当地某酒业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布局酱酒,便迎来连续五个交易日股价上涨,累计涨幅44%,市值暴增156亿元。

同时,也有传言称,行业内存在“酒企与经销商共同捆绑,推高股价割韭菜”的行业乱象:白酒企业提出让经销商们在拿酒的同时购入等价的上市公司股票,并保证一年之后如果白酒售不完,企业会按照出厂价全部回收。由于白酒本身是不受库存周期影响的产品,这样可使经销商们合力推高股价且完全没有动销压力,而企业则“躺着”把钱挣了。

对此,有业内人士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这种情况非常多。有的非上市酒企直接就把‘拿酒分股权’的方案打在招商方案上。但对于上市公司而言,这就很难讲了,理论上公司与经销商完成产品交割后,经销商是否买股市场无权干预,即使这么操作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本质上还是要看产品的终端表现,看酒到底是流向了市场,还是落在经销商手里。”但在这波行情下,很多业内人都认为,“部分酒企抱团,几乎透支了未来近一年的利润”。

市场有意降温

就在7月30日白酒板块全线飘“绿”后,贵州茅台于当日晚间公布2021年半年业绩。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贵州茅台实现营收491亿元,同比增长11.7%;净利润为247亿元,同比增长9%。

“本来还期待着茅台业绩能扭转资本市场最近的颓势,现在看来估计还得跌。”一位相关投资者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而他的判断主要源于“茅台半年业绩不及预期”。今年上半年茅台净利润增速仅9%,创下近五年公司上半年净利润增速新低,“而营收增速基本也就只相当于今年整体增长目标的及格水平”。

但业内亦有观点认为,贵州茅台实则有意控制了近半年内的业绩增速,“茅台对市场有掌控权,公司的利润和增长规模实际取决于公司同期的出货量与发货量。这次茅台或许有意在为市场降温起表率作用,公司的整体战略也是要保证理性增长。”

“给白酒市场降温”的信号其实早有端倪。郎酒、国台酒业于2020年提交上市申请后,相继收到了证监会严苛问询,国台酒业已于今年6月撤回了上市申请。因此,有观点认为,资本市场到底欢不欢迎第二个“酱酒股”,这或许是一个问题。

8月1日,水井坊突然宣布终止酱酒合资项目,这个曾引发水井坊股价暴涨的重大利好,也在股价暴跌的时候无疾而终。但这是否为资本市场冷对酱酒的开始,现在判断还为时尚早。

同时,机构的集体“出逃”或许也是本轮白酒股价暴跌的原因之一。相比于去年机构对于白酒股的持续重仓逻辑,自今年第二季度以来,机构的态度明显出现大转变。其中张坤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已退出贵州茅台前十大股东系列,而持有贵州茅台的公募基金总数也从2020年末的2164只减少至1661只。除贵州茅台外,二季度公募基金对整个白酒板块的持仓比例亦明显回落,由15.87%减少至13.85%。有意思的是,包括贵州茅台在内的这轮白酒股暴跌,亦与公募基金二季报披露的时间正好吻合。

“公募基金和外资从白酒的撤离,实际表明了市场的投资风格已经开始转变。”百瑞赢高级投资顾问魏济寿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资金更偏重于业绩增速能保持在50%以上、或者大家认为能保证50%以上业绩增速的企业。白酒属于传统消费股,前几年持续走牛,是许多企业正在透支未来的业绩。”

“这就是A股,有人倒下,有人又站起来了。”魏济寿说,“但如果放在长远的时间维度看,我认为资金还是会回流,只是时间问题。虽然公募基金都在减持,但它们手中依然持有不少比例的白酒和消费股。这轮下跌也就是挤泡沫的过程,泡沫挤掉了就会重回正轨。”

(应对方要求,文中李明、齐何皆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