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外培训机构的夏天:取消财报发布,抓紧时间销课,忙着给家长退费
财经

校外培训机构的夏天:取消财报发布,抓紧时间销课,忙着给家长退费

2021年08月02日 15:34:48
来源:时代财经

来源: 时代周报

“先把课上完,请家长不要退费”

过去一周,程浩一直处于焦虑状态,连续几天无法入睡。

程浩是成都一家K12培训机构的合伙人。7月下旬,“双减”政策出台,K12校外培训机构面临灭顶之灾。尽管截至目前,成都尚未出台2021年暑假是否允许补课的具体政策,但已经有不少家长联系程浩办理退费。

“(家长们)担心我们会跑路,听说可能上不了课,于是都抢着来退费。”程浩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下称“《意见》”)堪称“史上最严”,内容包括限制培训机构数量、限制上课时间和限制教育机构的资本化运作等。《意见》指出,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

对培训机构强有力的监管引发了家长对机构“卷款跑路”的担忧。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不少培训机构都出现了家长扎堆退课的现象。除了少数家长是因为不满意课程质量外,大部分家长则都是担心自己预付的学费会血本无归,于是抢占先机提前下手。

面对突如其来的监管压力,7月31日,新东方(EDU.NYSE;09901.HK)和好未来(TAL.NYSE)发布公告称,取消原定于8月初发布的财报以及电话会议。

而中小机构的自救更显举步维艰。程浩预估,大概有30%的家长退掉暑期线下课程,现金流日趋紧张。“日子难过,但我们从来没想过跑路。就算把房子抵押出去,我们也会把该退的学费、该发的工资给付了。”程浩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对于未来,程浩还没有清晰计划。他打算等公司解散后,给自己好好放一个假。“教育这个行业太需要理想了,到底还要不要继续在这个行业待下去,我还没想好。”说到这里,程浩语气有些疲惫。

564603604.jpg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先把课上完,请家长不要退费”

在成都的校外辅导行业内,程浩参与创办的培训机构以“小而精”著称,颇受家长和学生们的欢迎。

2013年,在家人的反对声中,程浩辞去了绵阳某公立学校教师的“铁饭碗”,和几个朋友在成都创立了一家K12培训机构,主打一对一和小班教学。作为合伙人之一的程浩担任“校长”一职,主要负责教学业务。

如今,该培训机构已经在成都、绵阳两地拥有10余个分校,员工总数超过200人。据程浩回忆,2019年,公司全年营收超过500万元。“当时大家都很振奋,觉得发展势头很不多,大有可为。”程浩说。

只是,好景不长。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国,线下培训行业停摆,公司经营也随之陷入困境。经过一番思考过后,程浩和其他合伙人决定从高管开始降薪,员工收入暂时不变。

“相对大班课来说,我们主打的一对一和小班教学受疫情影响不是很大,比较容易转到线上。”程浩称,“当时就有不少老伙计‘死’在了黎明前夜,有的转行,也有的重新回学校当老师。”

程浩觉得,作为一家中小型机构,能够从疫情中活下来算是很幸运的一件事。然而,熬过了疫情的冲击,“双减”政策的出台却从政策层面上给了校外培训行业和程浩及其机构“当头一棒”。

在《意见》出台前,程浩和其他合伙人开会时曾有过预估,校外培训行业会遭遇严肃整顿,但还会有机构的生存空间。“我们没有预料到政策会有这么大的执行力度,完全堵死了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路径。”程浩说。

“目前所有的培训机构都在争分夺秒抓紧时间销课,生怕地方上下政策要求这个暑假不能补习了。”程浩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成都尚未对2021年暑假的补课活动做出规定,但有家长担心机构届时无力退费而“卷款跑路”,因此提前退费,这又造成了其他家长的恐慌,以为暑期无法上课,纷纷抢着退费。

“疫情之后公司刚刚走上正轨,暑期的学费都用来抵付房租和工资成本了。家长们抢着退费对公司的影响确实蛮大的,而且还会影响其他家长。”程浩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程浩和几个合伙人决定共同承担退费的损失,“我们跟家长说,我们几个合伙人的全部家当都在这家公司里面,是肯定不会跑路的,请大家相信我们。”程浩说,家长们的情绪比较激动,“毕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家长们的顾虑我也能理解,说到最后我嗓子都喊哑了,才劝动几个家长暂时不退费。”

如今暑假已经过去一半,程浩只希望能安心地把剩下的课程赶紧上完,不要再出现大规模退费的情况。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补偿方案已经通知公司员工,其中一半的人员现在离职,还有一半等到暑假课程结束了再离开。

“如果家长放心的话,我还是希望能把课上完,别退费。我们也会负责任地把最后一批学员和员工妥善安置好。”程浩说。

706206243.jpg

(2021年5月6日,北京,某校外培训机构开设的课外辅导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巨头紧急裁员、转型

和程浩的经历相似,能否上完2021年的暑期课程,预留出足够的缓冲期,是大量培训机构们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包括山西太原、福建晋江、辽宁锦州等多地公开表示,将从8月1日起暂停学科类培训机构的线下培训活动。

对于退费问题,晋江市教育局表示,各培训机构即刻起要做好退费工作,对所有学员登记造册、按相关规定核算需退还的学费,并在8月15日前完成退费工作。

锦州市教育局发布公告称,严格做好收退费管理。停课机构要畅通退费渠道、优化退费流程,做好退费工作,妥善处理退费纠纷。

预付费制度在培训行业存在已久,虽然此前曾有政策对预付费的时长有过规定,但在实际操作中往往难以落地。培训机构常常利用折扣、饥饿营销等手段,诱使家长预存大量费用。

即便是规模较大的上市公司,也难免被卷入退费风波之中。

7月31日,A股上市公司豆神教育(300010.SZ)旗下豆神大语文通过“豆神网校”微信号发布《关于“跑路”、退费、欠薪等事件说明》。豆神教育表示,因公司管理问题,从撤校开始,引发了撤校—恐慌—退费—欠薪—更恐慌—再退费等一系列重大问题。

“7月29日,公司筹措的应对资金已到账,退费排队问题即刻开始大量解决,将于8月15日前完成此前堆积的全部退费工作。”豆神教育表示,除部分城市撤校之外,公司大语文、美育等线上线下主要业务均处于正常经营状态,受此影响较小。

2020年年报显示,豆神教育2020年分校业务合集报名人次达16.6万,分校业务确认收入达2.3亿元,同比减少10.64%。

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在2020年成为“风口”的在线教育行业,则因为暂未受到地方监管影响,尚未感受到家长退费的压力。

时代周报记者在各个在线教育公司官网发现,暑期班目前还可以继续报名,部分机构甚至还开设了秋季班。据媒体报道,多家教育机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还未有家长因政策原因提出退款申请。

“由于各地具体政策没有落实,暑期课程目前还没有遇到大面积退费的情况。”8月1日,某头部在线教育公司的员工李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但李然同时表示,目前公司已经开始执行裁员计划,“大概会裁撤掉1/3的员工,以地方分公司为主,运营、商务和销售职位裁得比较多”。

实际上,自“双减”政策落地之后,头部K12教育机构裁员的消息就频频见诸报端。

7月30日,在线教育公司高途(GOTU.NYSE)创始人陈向东发布内部信,表示“非常非常难过,我们的不少小伙伴将不得不离开”。陈向东在内部信里表示:“我们之所以做出如此艰难的决策,核心动机只有一个,那就是活下去。我们必须严格遵守“双减”政策,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运营模式,我们必须聚焦我们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我们必须为未来的发展备好充分的弹药和资金。”

为了活下去,各大教育机构已经紧急开始转型。

而在此前的7月19日,高途的经营主体“高途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新增了“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人力资源服务”“广播电视节目制作”“健康管理”“健康咨询”等。

高途方面介绍,其成人教育产品高途APP已覆盖语言培训、大学生考试、财经、公考、教资、留学、管理、医疗等多类型职业教育业务。

在线教育品牌猿辅导则在7月28日推出了素质教育品牌“南瓜科学”,该产品被称为“猿辅导向素质教育转型之作”;学大教育(000526.SZ)则宣布正式推出编程教育体系,已在全国30多个省市的数百个校区开展。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程浩、李然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