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京、章子怡被盯上:暗访玩转大片黑手,5倍收益魅惑 上市公司撇清关系
财经

吴京、章子怡被盯上:暗访玩转大片黑手,5倍收益魅惑 上市公司撇清关系

2021年08月02日 21:42:39
来源:中国证券报

5万元就可投资吴京、章子怡、徐峥、沈腾主演的《我和我的父辈》?

看看下面这一番分析,你动心了吗?

来源:“电影我和我的父辈份额分红”微信公众号

这番话术让出品方不胜其扰。

A股上市公司中国电影近日公告称,公司接到部分投资者电话、邮件,询问公司出品电影《我和我的父辈》对外融资相关事项。经查,有人通过网络媒体、微信公众号等渠道擅自发布电影《我和我的父辈》的虚假融资信息,实施涉嫌诈骗行为。

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4月以来,网上大量出现以《我和我的父辈》出让份额名义吸引融资的项目,项目投资门槛仅为5万元,号称最高可实现370%的收益率。“有话术称:“此前快递小哥投资《流浪地球》35万净赚分红175万元。”

惊人收益率背后,骗术并不高明。中国证券报记者获取的一份此类项目合同中,甲方是一家影视投资公司,但经查询发现,它在今年4月之前还是一家化妆品公司。

冒用大片名义招揽融资

资料显示,《我和我的父辈》系“我和我的”系列电影,前作包括《我和我的祖国》和《我和我的家乡》。

《我和我的父辈》电影海报

《我和我的父辈》延续了该系列风格,由吴京、章子怡、徐峥、沈腾四位导演联合执导。据媒体报道,除了四个人担任主演,参与电影的演员还有段奕宏、张艺兴、王一博、王俊凯、刘德华、马丽、刘昊然、吴磊、关晓彤等。影片预计在今年国庆节档期上映。

中国电影称,电影《我和我的父辈》是公司主导出品影片,公司已完成该影片的立项备案。公司从未通过网站、微博、 微信公众号、微信朋友圈等信息渠道,开展或委托其他公司开展电影《我和我的父辈》项目融资、众筹等业务。任何企业、个人冒用公司名义或电影《我和我的父辈》投资方、制作方名义,擅自进行《我和我的父辈》项目融资之违法行为概与公司无关。

公司表示强烈谴责上述行为,并保留对以任何方式冒用公司名义、损害公司名誉的机构及个人采取法律行动、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证券报记者检索发现,中国电影曾在今年5月7日发布内容类似的声明,只不过并非上市公司公告的形式。此番发布公告,凸显问题的严重性。

来源:《唐人街探案》官微

近年来,多部有知名度的影片均遭遇过被冒名以投资方名义招揽融资的骗局。《姜子牙》《唐人街探案3》等片方均曾公开声明。4月25日,开心麻花也曾接连发布两则声明,原因是电影《独行月球》和《超能一家人》均遭遇了上述情况。

吹嘘项目收益最高达370%

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以“我和我的父辈”为关键词,在百度、微博和微信等平台上可搜到以《我和我的父辈》为名义的融资项目。有人甚至将微信公众号命名为“电影我和我的父辈份额分红”。

《我和我的父辈》项目介绍

来源:微信公众号

关注这个公众号后,对话框弹出了联系信息。记者向该中介联系人A询问影片份额事项,对方随即发来项目书和合同文本。

这份29页的项目书内容涉及影片梗概、主创阵容及对标影片票房。合同文本显示,《我和我的父辈》总估值5亿元,甲方北京鲸驰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简称“北京鲸驰”)拥有该影片的收益权。

中介联系人A称,北京鲸驰系其合作方,他们为北京鲸驰寻求投资资金,而北京鲸驰后续将款项转给天津玖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天津玖焱”),天津玖焱则从开心麻花处获得影片份额。

对于记者关心的份额认购和收益,中介联系人A表示,能参与的份额是10万元起步,如果要投100万元-200万元,还得看北京鲸驰是否有对应的份额。根据其提供的收益预测表显示,票房达到15亿元,收益比例为111%;票房50亿元时,对应收益比例高达370%。

许以诱人的收益率背后,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却发现,上述说法和合同信息存在众多蹊跷。天眼查显示,北京鲸驰成立于2015年1月14日,注册资本2000万元,但实缴出资额为0。北京鲸驰早前原名为圣琳德(北京)化妆品有限公司,公司主营范围是销售化妆品等。今年4月,公司实控权由焦宏玉变更为张丹丹,公司的业务同步“大变脸”,经营范围变更为广播电视节目制作、演出经纪、电视剧制作等。

开心麻花影业董事长刘洪涛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转让份额说法是假的,开心麻花仅参与《我和我的父辈》的制作,出品方为中国电影。

此外,记者通过关注微信公号“电影我和我的父辈”接触中介联系人B,对方自称无锡九辉影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无锡九辉”)的员工。中介联系人B称,该公司获得的份额已经销售完毕,现在帮助宁波浩瑞广告传媒有限公司(简称“宁波浩瑞”)在分销份额。

对于宁波浩瑞的份额来源,中介联系人B表示需支付1000元订金才可看底层协议。认购份额5万元起步,预期票房收益为30亿元,15亿元回本,收益在一倍左右。

中国证券报记者梳理发现,类似的份额合同签约甲方还包括上海翼游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安徽晨柠文化有限公司,合同文本几乎一致。这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

中国电影的公告发布3天后,不法分子不为所动,仍以《我和我的父辈》名义招揽融资。中介联系人A催促中国证券报记者尽快投资:“你可以先打订金,然后给你邮寄纸质合同,你看到合同也好放心。”

只不过,投资者的钱打过去后,真能分到大片的一块“蛋糕”,像话术中的快递小哥一样获得惊人收益?

影视投资风险不容小觑

图片来源:中介联系人A朋友圈

“影视投资的魅力在哪?”中介联系人A在7月19日发布的朋友圈写道,刘力鸣参与《红海行动》投资净赚1.2亿元。快递小哥投资《流浪地球》35万净赚分红175万元。收益周期一年,相对股票安全。

影视投资真的有如此魅力吗?

现实情况并不乐观。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共产出电影1037部,同年共放映首映片405部,每年都有相当比例电影无缘大银幕。即使公映,票房也是两极分化。以2019年为例,全年票房达641.49亿元(含服务费),票房过10亿元的仅有15部影片,其中5部为进口片。共计有90部影片票房突破亿元。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影视制作成本水涨船高,起步多是上千万元,类似《唐人街探案3》这种头部影片成本在4亿元左右。如果一部影片票房未过亿,基本很难实现收益,甚至难以回本。

银河证券传媒分析师杨晓彤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影视投资是很专业的投资项目,不是简单的权益转让,尤其是当前市场环境下,影视项目是否能够如期上映具有较大不确定性,也就使得项目的风险变得更大,目前市场上优质的项目资源基本上都是由头部的平台或渠道以及出品方锁定,他们具有更好的早期选品能力以及项目资金监控能力。“正常的项目都是片方自己消化了,能面向个人的大概率是有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