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减持、出售、拍卖、冻结 垂暮的卢志强和他的泛海帝国何去何从?
财经

风暴眼|减持、出售、拍卖、冻结 垂暮的卢志强和他的泛海帝国何去何从?

2021年08月05日 10:54:08
来源:风暴眼

风暴眼|减持、出售、拍卖、冻结 垂暮的卢志强和他的泛海帝国何去何从?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文|顾北 文杰

核心看点:

1、从1985年创立山东泛海集团公司开始,卢志强用36年时间建立起一个庞大的“泛海帝国”。巅峰时期,卢志强控制的泛海系参控股几十家上市公司,深入地产、能源、金融、科技以及境外投资等多个领域。

2、如今,“泛海帝国”深陷债务泥潭。据媒体报道,截止6月底,中国泛海和泛海控股仅年内到期的债券便超过200亿元,而中国泛海的流动负债更是超过1800亿元,但其账上的货币资金还不到负债的1/8,面临巨大的偿债压力。

3、提到卢志强和泛海系,就必然绕不开一个略显神秘的组织——泰山会。1993年,“泰山产业研究会”在山东潍坊正式成立,段永基担任理事长,柳传志担任会长,卢志强也是创会元老之一。2005年,泰山产业研究院更名为“泰山会”。

4、“泛海系”的崛起,离不开卢志强对形势的敏锐洞察和抢占先机,而“泛海系”出现债务危机,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没能及时洞察到形势的变化。纵横商场30多年的卢志强,却在形势的变化前,慢了一步。尽管“泛海系”已经开始通过“卖卖卖”来回笼资金,但好像为时已晚,债务的大窟窿,也似乎越补越大。

------------------------------------------------

“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

明武宗正德元年,因被宦官刘瑾陷害,王阳明被贬贵州龙场驿,遭遇了人生中最艰难险阻的阶段。

在去往贵州途中,所乘之船忽遇风暴,几乎倾覆。众人皆慌乱无度之时,王阳明却淡定自若,写下了这首著名的《泛海》。

“一切艰难险阻,就如天上漂浮的朵朵白云,不应停滞于心中……我将秉光明的心地,去接受任何的人生艰难险阻的挑战。”

500年前,身处困境之时,王阳明以诗明志,表达了自己看淡世间荣辱,勇敢迎接人生一切挑战的洒然心态。

500年后,面对着深陷泥潭的“泛海帝国”,不知道债务缠身的“泛海系”掌门人卢志强,是否也有王阳明《泛海》中的心境。

据传,卢志强当年为自己的第一家地产企业取名“泛海”,正是取意于王阳明的《泛海》一诗。

巅峰时期,卢志强控制的泛海系参控股几十家上市公司,深入地产、能源、金融、科技以及境外投资等多个领域。

卢志强自己也曾诸多光环加身,泛海集团董事长、民生银行副董事长、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泰山会”元老……

然而,白手起家建立起一个千亿的“帝国”,需要36年;可推倒这个帝国,可能只需要一两年。

8月2日晚间,民生银行公告称,中国泛海控股控制的隆亨资本因触发贷款协议约定,导致被动减持其持有并质押的民生银行部分H股股份。至此,半个月内隆亨资本已累计被动减持民生银行H股约2.61亿股。

8月3日,中国泛海控股发布公告称,因当事人达成和解,原定于7月下旬在阿里巴巴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3.3099536亿股泛海控股股份,已被撤销。

同样在8月3日,中国泛海控股发布公告称,截至2021年7月29日,公司及一致行动人(包括公司实际控制人卢志强、公司控股子公司泛海能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所持泛海控股35.06272908亿股股份已被质押,占所持股份的99.48%。

8月4日,泛海控股也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向武汉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出售民生证券不低于总股数20%的股份,具体以双方签署的正式协议为准。

质押、转让、拍卖……这一连串密集的公告背后,是卢志强和他的泛海系正面临的“缺钱”的尴尬处境。

据无冕财经报道,中国泛海和泛海控股仅年内到期的债券便超过200亿元,而中国泛海的流动负债更是超过1800亿元,但其账上的货币资金还不到负债的1/8,面临巨大的偿债压力。

多年来,卢志强和“泛海系”就如一艘开足马力的巨型豪华邮轮,所有人都想登上这艘飞驰的邮轮。但一旦发现遇到冰山暗礁,邮轮却难以掉头时,所有人又都只想赶快逃离。

毫无疑问,卢志强是个经验丰富的舵手。但在新的复杂的环境下,他又是否能将“泛海”这艘巨轮驶出危海呢?

1、“卖卖卖”背后,“泛海系”深陷债务泥潭

“我深感内疚,并就此向每一位投资人诚表歉意。我经商办企业已经30多年,但对近两年所遇到的困难估计不足。”

今年3月,泛海旗下个别金融机构产品出现兑付危机,卢志强在向投资们发出的一封致歉函中,语气沉痛的说到。

但卢志强的道歉并不能安慰投资者们的恐慌,因为泛海系的债务问题,并未得到缓解。

泛海负债的窘境从不断变卖旗下民生银行的股权就可以看出端倪——这家银行此前被卢志强极为重视,并且他一直以身为民生银行的大股东为傲。

1999年底民生银行上市的前夕,为了争夺在民生银行的话语权,卢志强还曾和新希望的刘永好展开了一场至今为止依旧讳莫如深的股权兼并战。

在那场没有硝烟的战场里,民生银行背后的几股势力合纵横连、你争我斗,结果刘永好精准的将股本扩大至9.9997%,无限趋于当时董事规定的10%持股限制,成为民生银行第一大股东。

加上刘氏家族的其他人,刘永好的新希望系持股超过17%。

但很快,卢志强横空杀出。在第二年的民生银行首次股权拍卖会上,泛海抢到了4000万股,再加之盟友中色建设、中国船东互保协会的股份,卢老板总共持股超过了20%。

后来,卢志强也因此当选民生银行副董事长。如今,卢志强依然是民生银行副董事长,只不过“泛海系”在民生银行的话语权,已是今非昔比。

8月2日晚间,民生银行刚刚发布公告称: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泛海”)关联方隆亨资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亨资本”)因触发贷款协议约定,导致被动减持其持有并质押的民生银行H股1.19亿股。

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到,这已经是民生银行近期第二份被动减持公告了,7月28日民生银行就已发公告称隆亨资本被动减持了该行的1.42亿股,两次合计被动减持民生银行H股约2.61亿股。

另外,民生银行此前的公告显示,中国泛海及其关联方持有其股份约为27.78亿,其中约有23.86亿股处于质押状态。此外还有3.888亿股处于司法冻结状态,将于8月13日通过阿里平台拍卖,如果拍卖全部完成,“泛海系”在民生银行的持股比例将降至约5.46%。

据东财财富股权质押数据统计显示,中国泛海质押的部分A股中已有多笔达到预警线。

8月3日民生银行A股收盘价为3.99元/股,最接近 平仓线的一笔估算价格为3.74元,这意味着民生银行如果再跌6%,这一笔质押就会被强制平仓,另外其他几笔也非常危险。

来源:东方财富

事实上,不论是其持有的民生银行股被被动减持,还是质押股接近 平仓线的根本原因,都是缺钱,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缺。

2021年开年到现在,有关泛海系的消息,不是被追债,就是挥泪大甩卖:

1月6日,中国泛海控股的泛海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泛海控股”)将未报建和开发的武汉CBD 8.37万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作价30.65亿元转让给绿地;

2月,泛海控股武汉公司被中央益利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追债13亿元债权;

……

7月11日,卢志强将泛海创一中心大厦作价9亿元卖给了长江证券当总部办公楼。

不过,即便是卖房卖地卖股票,对于泛海系的巨额负债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2020年年报显示,2021年泛海控股仍有478.87亿元的短债到期,但其手头持有的货币资金却仅为193.88亿元。由此来看,泛海控股仍有约285亿元的资金缺口。

在高额的负债下,今年5月,联合资信将泛海集团主体评级下调至A,评级展望仍为负面;6月联合资信终止了对泛海集团的评级,原因是中国泛海“无法提供评级所需部分材料"。

对于庞大的资金缺口,泛海控股方面曾表示:“今年债务压力比较大,公司会全力以赴。所有资产,只要买家合适、价格合适,都可以谈。”

如今,泛海控股集团及其董事长卢志强双双遭到法院强制执行,看来泛海控股通过变卖资产来解决债务及资金的问题,依旧是困难重重。

2、一损俱损,“泛海系”商业版图受到波及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泛海系的债务危机,也直接影响到了其庞大的商业帝国。

据媒体报道,巅峰时泛海系布局了45家上市公司。拿下了所有金融行业最为值钱的牌照,构建起一个包含银行、证券、保险、基金、信托、期货、租赁在内的完整金融帝国。

其中银行业是泛海系布局的重要环节之一,除了较早进入的民生银行,泛海系还陆续投资了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中信银行、郑州银行以及新三板的大连银行。

证券方面,主要布局了民生证券、中银国际证券、国泰君安证券、海通证券。

"泛海系"核心的金融子公司有三家,分别为民生证券、民生信托、亚太财险。其中,民生证券最赚钱,去年全年实现净利润9.19亿元,同比增长72.65%。此外,中国泛海还参股或通过控股子公司参股了民生银行和渤海银行。

然而最近几年迫于资金压力,中国泛海已经主动或者被动的变卖了大量资产。2020年下半年至2021年初,泛海控股陆续转让其持有的民生证券超40%的股份,套现约70.46亿元。转让完成后,泛海控股在民生证券的持股比例从71.64%降至31.03%。

泛海控股在2020年年报中还写道,为盘活公司资产、增加现金流入和改善财务状况,公司正在积极推动旗下民生信托、亚太财险等金融子公司的引战工作以及融资担保、小额贷款等小金融牌照的股权合作或对外转让工作。

截止目前中国泛海仍然直接或者间接持有泛海控股(持股70.91%)、民生控股(持股22.56%)、中泛控股(持股74.94%)、中国通海金融(持股72.51%)、民生银行(持股6.35%)、联想控股(持股36.88)、渤海银行(持股7.72%)等。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前些年泛海系风头正盛,这些公司无论是业绩还是股价表现都非常靓丽,但是最近几年受到泛海系债务危机的拖累,这些公司整体表现大不如前。

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泛海控股营业总收入稳定增长,但是净利却在2020年出现了大幅亏损,由上一年的赚10.95亿元变为亏46.22亿元。此外,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亏损4亿至7亿。而股价从2018年初至今,累计下跌71.81%。

为了提振股价,泛海控股今年3月曾抛出回购计划:拟斥资3亿元~5亿元回购部分股份,回购价不超过4.75元/股。然而,截止目前公司回购动作仍未落下,股价却已跌跌不休。

泛海系另外两家港股上市公司——中泛控股和中国通海金融亦深陷股价大跌的泥潭,中泛控股从2018年开始连年亏损,股价跌幅超70%,而中国通海金融同期跌幅更是逼近80%。

另外,泛海系所持股的民生银行,虽然这几年营收处于稳定增长状态,但净利却在2020年出现了大幅下降,并且民生银行的股价在近期连续走低创出了2015年以来的新低。

对于净利下滑的原因,民生银行解释称,主要原因是加快推进不良资产处置,另外疫情也对部分行业和业务的资产质量影响较大。

民生银行的回应投资者似乎并不买账,评论称“疫情不是万能的理由,几十家银行别人怎么没问题?”

3、盛况之下,危机已伏

很难说得清楚,“从不差钱”的泛海帝国,是何时开始陷入债务危机的。

但2020年,民生信托踩雷“假黄金大案”,无疑是引爆这次危机的一根导火索。

2020年6月24日,上海黄金交易所突然宣布取消湖北最大黄金加工厂——武汉金凰的会员资格。一场震惊业界的80吨假黄金大案也浮出水面。

2020年5月16日,民生信托在对武汉金凰质押的黄金例行开箱检查时,被对方实控人贾志宏强烈要求叫停检测,6天后出来的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黄金是假的,是铜合金。

此前,利用这批假黄金,武汉金凰向金融机构先后融得160亿元,其中民生信托踩雷最深,高达41亿元本金。

天眼查信息显示,“泛海”旗下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对民生信托合计持有近93.4%的股权。而曾几何时,民生信托被誉为泛海控股三大核心金融资产之一(另两个为民生证券和亚太财险)。

实际上,除了武汉金凰珠宝“假黄金”案外,2020年的知名大坑,民生信托似乎都没有躲过:新华联债券逾期、中建五局“萝卜章”、汉能集团、凯迪生态等等。据公开数据统计,截止今年2月,由民生信托作为原告的诉讼纠纷或发起的执行金额已超过150亿元。

民生信托的踩雷使泛海控股2020年不得不计提信用减值损失近25.2亿元,吃掉了上市公司当年利润总额的一大半。

对于当前的流动性难题,泛海曾解释称,公司受宏观经济环境、房地产行业政策调控、金融行业监管环境和境内外多轮疫情叠加影响,尤其是公司主要资产所在地武汉,疫情对项目的销售、回款、开发都造成重大负面影响。

但危机的种子,或许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埋下。

回顾卢志强带领泛海系纵横捭阖,征战商场的前30年间,虽有小风浪,但整体是比较顺的。

依靠着旗下的金融和地产两大块“肥肉”,以及“泰山会”的一帮大佬兄弟们的帮忙,卢志强几乎从没体验过“缺钱”的滋味。

《孟子》有云:“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在“不差钱”的环境里待久了,卢志强似乎很少考虑回本周期和资金链的问题。

2014年,泛海控股决定开启战略转型。作为民生银行的发起股东之一,卢志强在金融业务上尝到了甜头,泛海集团也早已布局民生证券、民生信托、民生期货等金融牌照。 为支持公司战略转型,卢志强于2015年5月重回泛海控股董事会。

随后,通过收购、大手笔增资等操作,泛海控股陆续将控股股东持有的证券、信托以及保险等金融资产纳入上市公司平台。

与此同时,泛海还不断往外“砸钱”,大举进军地产和海外项目。

2013年,泛海在中国香港设立发展平台,收购美国洛杉矶项目。2014年,泛海收购美国旧金山 First & Mission 项目,计划在旧金山建起第二高的地标性建筑。次年,泛海的触角又延伸到纽约、夏威夷等,收购印尼电厂项目。

2017年3月中国泛海联合熊晓鸽,花费12亿美元完成了对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的收购,并称这是其资产多元化和国际化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在地产业务方面,泛海控股虽然宣称去地产化、停止了地产增量扩张,但却为武汉公司增资前后共上百亿,仅2016年就增资87亿元。巅峰时期武汉公司的总资产高达1583亿元。

据媒体报道,泛海对外投资在2016年时达到“癫狂”,全年投资高达468亿元。

大举扩张的背后,也留下了日后难以弥补的巨额债务窟窿。

根据大摩地产的梳理,大幅向外扩张的同时,泛海系举债融资近千亿。巨额负债导致仅泛海控股每年的利息就有20亿。

此时的“泛海帝国”,尽管表面看起来仍然风光,但内部实则已经危机四伏,只待一根引线引爆。

最后,武汉金凰珠宝“假黄金案”,成为了这根点燃“泛海帝国”债务危机的引线。

4、“山东好汉”卢志强和他背后的“泰山会”

提到卢志强和泛海系,就必然绕不开一个略显神秘的组织——泰山会。

卢志强是山东人,这是中国四大名著之一《水浒传》中故事的主要发生地。事实上,卢志强最喜欢读的小说,也正是《水浒传》。

他喜欢《水浒传》中“108员大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身怀技艺,各凭本事,讲情、讲义、讲理、讲法,又有很好的分配制度”那种情景。

所以,1993年10月,段永基提议建立一个为企业资产超过亿元的企业家交流、开拓民营企业生存环境的平台时,卢志强是最先回应的一批人。

这一年,“泰山产业研究会”在山东潍坊正式成立,段永基担任理事长,柳传志担任会长,而做东的地主,正是卢志强。2005年,泰山产业研究院更名为“泰山会”。

在当时中国市场经济刚开始蓬勃发展的初期,泰山会可谓汇集了中国最杰出的一批民营企业家。而在此后的几十年,泰山会的成员也数次在中国的商业史上留下自己独特的印记。

据公开资料,泰山会解散前有16名成员,分别是:联想柳传志、四通段永基、万通冯仑、泛海卢志强、复星郭广昌、远大张跃、信远控股林荣强、巨人史玉柱、百度李彦宏、段永平、科海陈庆振、科瑞郑跃文、思达汪远思、横店集团徐文荣、和光商务吴力、华谊兄弟王中军。

此外,马云也曾是泰山会成员,但加入后不久马云便退出并且成立了浙商会。

有传闻称,马云加入后认为泰山会与自己的理念不合便决定退出。马云认为泰山会比较“排外”,加入门槛设置较高,不符合阿里巴巴帮扶小企业的理念。此后,马云成立了门槛较低的浙商会,并亲任会长。

泰山会成员之间,素有互帮互助的传统。这也是其成员如史玉柱等能够数次遭遇危机而重新崛起的重要原因。

1997年,欲盖“巨人大厦”的史玉柱资金告急,负债2.5亿元。危急时刻,泰山会成员段永基出手帮助,史玉柱开始做脑白金。到了2001年,史玉柱还清了2.5亿元债务,成功翻身。

这样互帮互助的例子,还体现在泰山会的元老卢志强和联想的柳传志身上。

2005年,卢志强的泛海集团因拿地过多,“消化不良”,出现运营危机。这时,柳传志出手相助。

2009年时,柳传志为了让联想进一步国际化,进行了一次股份改革。这次改革中,联想控股第一大股东中科院将29%股份作价27.55亿元卖给了卢志强的泛海集团。

持股联想的卢志强成为柳传志的一致行动人,再加上员工持股联想份额,柳传志成为了联想的实控人,联想也正式成为民营企业。

后来,联想控股新闻发布会召开的,卢志强坐在第一排的正中间,他当时说到:“泛海与联想的合作是一见钟情。”

另外,万达的王健林虽然不是泰山会的成员,却也和泰山会一众大佬关系紧密,被外界称作泰山会“小弟”。

卢志强也曾慷慨解囊,帮助过王健林。2008年,王健林对长白山国际度假村项目志在必得,站在背后助攻的正是卢志强、史玉柱等人。

2014年,王健林的万达商业在港交所上市,他特别在致辞中感谢了2个人,一个是招商银行的马蔚华,另一个就是卢志强。

而在万达商业上市两年后,泛海控股又砸出50个小目标,投资万达影视及青岛万达影视,助力王健林的影业版块重组上市。

如今,卢志强的“泛海帝国”遇到了危机,泰山会的“兄弟们”和自己曾经帮助的人,会帮助自己度过难关吗?

卢志强举目四望,才发现,曾经泰山会的兄弟中,段永基已隐身,柳传志退休了,史玉柱成了大闲人,曾经徘徊在泰山会门口的健林老弟还未从滑铁卢中完全缓过神来。

甚至,就连那个“兄弟们喝茶聊天”的泰山会,也已经解散。

据报道,泰山会解散的原因是内部会员分歧较大,矛盾较深,而且泰山会创始人四通公司董事长段永基已于2017年便辞去了会内一切职务,并退出泰山会。

最后,还是“教父”柳传志的门徒孙宏斌豪掷百亿,接盘了泛海在北京、上海等地的地产项目,让卢老板得以缓一口气。

5、“泛海”巨轮,驶向何方?

实际上,无论是卢志强的泛海系,还是安邦系、复星系、中植系、宝能系等,纵观其崛起背后,无一不是踩准了政策和形势变化的风口。

凭借着对时代趋势的嗅觉和政治觉悟,卢志强们每次都能先人一步,成为别人羡慕的“幸运儿”。

但没有人能够永远踩准风口,也没有人会一直幸运。

2017年国内监管开始收紧对外投资,当年8月,国家下发《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限制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

也是在这一年,新一轮房地产调控政策蔓延全国,密集程度前所未有。截至12月底,年内累计超过100个城市以及相关部门(县级以上)发布房地产调控政策,业内统计的政策发布次数超过250次。

政策风向变了,有的人已经察觉,有的人却仍未察觉,或者说察觉了却并未在意。

王健林显然是先嗅到形势变化的一批人。2018年开始,王健林开始疯狂“甩卖”万达的资产。

2018年,王健林在一个月之内(1月份),连续卖掉海外3个项目,“卖光”海外地产项目后,王健林累计套现近40亿元。

据无冕财经报道,有行业人士称:“当时有人笑王健林傻,觉得他吃了哑巴亏,但从后面的形势的变化来看,王健林果断的行为无疑是让万达及时止损的明智之举。”

或许是因为已经年近古稀,纵横商场30多年的卢志强,却在形势的变化前,慢了一步。

尽管从去年到今年,“泛海系”已经开始通过“卖卖卖”来回笼资金,但好像为时已晚,债务的大窟窿,也似乎越补越大。

“泛海踏浪履平川,我以我心荐河山。笑看潮起又潮落,故乡树木已参天……”

这是卢志强为泛海“司歌”所做之词。彼时,泛海正如日中天,卢志强正春风得意。

如今,山东威海,故乡树木早已参天。离卢志强家乡不远的黄海海面上,巨大的邮轮依然来来往往。

只是不知道,“泛海”这艘巨轮,将会驶向何方?

参考资料:

1、《神秘“泰山会”解散,大佬成员们今何在?》,三言财经

2、《泛海系和泰山会:卢志强背后的隐秘江湖|深长》,无冕财经

3、《大佬垂暮:卢志强泛海帝国危机溯源》,棱镜深网

4、《泛海资金危局难解,“泰山会”大佬卢志强忍痛割爱》,征探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