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收缩、关停:字节教育急刹车
财经

裁员、收缩、关停:字节教育急刹车

2021年08月05日 22:07:17
来源:字母榜

采访|武昭含、毕安娣、邢思远、薛亚萍

距离喊出“4个月社招1万人”口号不过一年半,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就被迫走到收缩的时刻。

8月5日凌晨,一位脉脉认证为“字节跳动员工”匿名发帖称,今日上午,瓜瓜龙将开全员会,正式宣布裁员消息,低转正团队将被全员裁撤。中午时分,另一字节跳动员工在脉脉匿名区透露了这场会议的主要内容:瓜瓜龙短期班全员被裁,清北网校短期班保留西安基地,长期班不受影响,“Last day全员午餐,告别礼盒,N+2补偿,不受6个月回流期限制,剩余年假调休假全部double折算。”

一张流传甚广的截图显示,字节跳动教育板块将被全部裁掉,“全体人民,原地失业。”

另有脉脉认证“字节跳动员工”的用户爆料,教育将继续做,清北、瓜瓜龙业务不关停,会有创新业务,部分管理团队、基地保留。

针对教育业务裁员一事,字母榜向字节跳动公关求证,截至发稿,字节跳动方面暂未回应。

一位接近大力教育的知情人士告诉字母榜,教育业务确实在进行大规模裁员,涉及近3000名员工。目前教育团队的首要工作是给用户退费,“因为要给家长算课时,需要一定沟通时间,但过程还算顺畅。”该人士还表示,由于涉及到学前培训,你拍一、GOGOKID已从应用商店下架,未来也不会再运营。

此前购买了你拍一、GOGOKID课程的家长们也在今日收到了平台的退课通知,“根据国家‘双减’政策和相关规定,你拍一/GOGOKID将全面暂定直播课业务,取消后续预约课时,并向各位家长退还截止剩余课时费用。”

另有北京、上海、四川等多个基地的数名瓜瓜龙员工向字母榜证实,瓜瓜龙低价课老师已被裁员,被裁员工将获得“N+2”赔偿金,正价课老师暂未受影响。

“上午十一点开了全体会,吃个午饭,还了公司的电脑,就走人了。”一位被裁员的上海瓜瓜龙员工告诉字母榜,整个离职过程十分简单,另外他透露,瓜瓜龙G6以上级别员工可免于裁员,进行内部转岗。

字母榜于今日实地拍摄的瓜瓜龙上海办公室大厅

字母榜来到瓜瓜龙位于北京新城市广场的办公现场,这里是瓜瓜龙辅导老师团队的办公地,也正是此次字节跳动教育裁员受影响较为严重的条线。目前字节教育超过2万员工,大部分是辅导老师,据《晚点 LatePost》报道,瓜瓜龙计划在8月底前将裁撤50%以上的体验课辅导老师。

今日下午,字母榜发现,陆续有员工抱着纸箱从新城市广场出门,离大门几十米远的路边,还有搬家公司的车辆在等待。

数位员工向字母榜证实了瓜瓜龙裁员的消息,至于细节,由于签署了保密协议不方便透露太多。字母榜发现,这些员工都拿着黄色礼盒,一位瓜瓜龙离职员工告诉字母榜,这是公司送给员工的告别礼物。

字母榜于今日实地拍摄的北京新城市广场的现场

一位字节跳动前员工也在脉脉上透露,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大力教育CEO陈林在飞书上回复了许多员工的离职感言,“感恩有你们,以后也要加油啊。”

教育曾是张一鸣钦点要长期投入的业务,但眼下,在市场风向与政策监管下,曾经狂奔的大力教育,不得不走向收缩、转型的结局。如何给大力教育寻找到一条生存路径,是摆在张一鸣与陈林面前的新难题。

两个月前,大力教育还曾表示“没有裁员计划”。在6月的全员讲话中,陈林表示, “公司管理层对教育板块是非常有信心,也有耐心,未来将持续投入。”

不只是不裁员,大力教育甚至还在争取其它公司暂停入职的候选人。据《晚点 LatePost》报道,6月2 日,在近500人的猿辅导求职者沟通群里,一位字节教育人力称,“我们有自己资金流,不需要融资;接下来不会裁员,欢迎大家加入。”

然而,巨变陡生。

7月24 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对课后补习机构的投融资、业务类型、经营时间等均提出了严格要求,同时也提到了不得开展面向学龄前儿童的线上培训。

字节跳动曾押注重资的瓜瓜龙就这样失去了发展条件。主打英语、思维、语文类课程瓜瓜龙被定位为“线上培训”,且瓜瓜龙用户以学龄前(6 岁以前)为主,在“双减”意见限制下,瓜瓜龙的业务难以为继。

字节教育的其他业务也受到了类似限制,比如向3 - 12岁孩子提供思维动画课程的你拍一以及主打在线一对一少儿英语培训的GOGOKID。今日,不少家长收到了你拍一和GOGOKID发出的致家长一封信,信中称“根据国家‘双减’政策和相关规定,你拍一决定自2021年8月5日起(含8月5日)全面暂停直播课业务,取消后续课程安排”。

一位家长表示,“真的好舍不得,今天上午突然收到GOGOKID信息,常年固定的老师就这么再也联系不上了。”另有家长表示,此前联系的瓜瓜龙英语老师的微信名,已经改为“瓜瓜龙美术”。

虽然大力教育曾在6月否认裁员及业务收缩的消息,但政策的连续下发、形势的不断变化已经让许多员工做好了心理准备。

此前就有传言表示,字节将关停瓜瓜龙和清北网校两大支柱业务,裁员范围大概率会集中在一线员工岗位。36氪也曾报道,近几周来字节跳动旗下的教育业务近频繁召开高层会,教育业务即将进行大范围架构调整,接下来就是裁员。

一位清北网校被裁员的老师告诉字母榜,清北网校也已经开始了裁员,只是方式与瓜瓜龙略有不同,“清北的裁员是一个一个陆续裁,不像瓜瓜龙这样一口气全通知”。

不只是员工做好了心理准备,自市场上有教育行业政策将迎来大规模调整的传言传出,大力教育便进行了多次业务调整。

今年6月,大力教育就曾进行过一次业务调整,当时调整的重点是直播大班课。一位接近大力教育的知情人士告诉字母榜,大力教育将不再对清北网校中小学直播大班课继续加大投入,重点转向 AI 录播课,该人士表示K12教育相关的业务都将面临调整和收缩。

放弃在直播大班课上的投入,意味着大力教育放弃了在线教育最优的盈利模式。“与盈利相比,保住业务才是首要的。”上述知情人士表示,由于2C业务受限,未来字节教育主要将专项2B与2G业务,服务学校,“这是字节教育在当前强监管下的最优解”。

6月7日下午,大力教育CEO陈林在内部全员讲话中表示,未来将大力度投入到进校产品,服务于帮助学校与老师的精准教学。同时有大力教育的内部人士表示,此前大力教育也有扩张进校业务、建立营销团队的打算,但考虑到成本原因并没有大规模进行。

2B与2G业务之外,智能硬件也是字节教育的另一条生存路径。

在这一轮的业务调整中,字节跳动内部人士表示,素质教育和台灯硬件部门暂时受影响较小。一位大力教育的供应商也向新浪科技证实,目前大力教育旗下的智能灯部门还有保留。

过去几年间,国内教育智能硬件市场快速增长。腾讯研究院《2021中国教育智能硬件趋势洞察报告》预测,2021年这块市场的规模将达到453亿元,比上一年增长约32%;2024年将接近1000亿元。此前大多数教育公司将K12学科类培训作为经营重点,并未在智能硬件投入太多资源,不过,在“双减”政策出台后,硬件业务的战略价值陡然上升。

陈林曾在大力教育的首次发布会上提到,未来“软硬兼施”将是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的策略之一,并推出首款智能硬件——大力智能学习灯。这款智能硬件也是被张一鸣点名内部点名表扬“蛮有亮点”的智能学习灯。

去年,字节教育在面对质疑时表示,整体教育业务仍在初期探索阶段,现阶段对教育领域的关注点将更多集中在相关的硬件产品上。

据字母榜了解,大力教育还在研发多款教育硬件,包括教育平板、口袋学习打印机、儿童早教机、词典笔等等。

当然,在智能硬件方面字节教育优势并不明显,除了要面临严峻的市场竞争外,其产品本身的市场反应也没有达到预期。虽然大力智能灯在今年定下了百万销量的目标,但据字母榜汇总各个电商平台的销量,目前的销售量尚未达到目标的一半。

字节跳动成立8周年讲话中,张一鸣在回答为什么要做教育时,给出的答案是“教育业务必须有更根本的创新,当然前提是我们有更深刻的认知。在新的领域大胆的尝试,是始终创业的重要标志。”

如今,教育软件受阻,硬件销量不佳,如何为教育业务开辟新的生路,张一鸣不得不再次更新认知了。

字节教育的发展轨迹,宛如一条下开口的抛物线。

张一鸣认真思考教育业务的起点是在2016年。当时有一段时间,张一鸣发现公司好多优秀的算法人才都来自上海交大ACM班,于是,他特地去上海拜访了相关老师,让张一鸣直接认识到教育对激发人的潜力非常关键,并且教育本身也还有巨大的潜力。

张一鸣

2018年5月,字节跳动首次发力教育行业。推出了面向一二线城市4~12 岁用户推出在线英语学习提高平台 GOGOKID,聘用纯北美外教,采用1对1直播教学模式。

除了GOGOKID外,字节跳动在2019年重点投入的另一个教育产品是清北网校。2019年5月,字节跳动以2000万的价格收购了清北网校,以并购的方式快速组建自己的K12网校业务,为中小学生提供在线双师直播大班课。从字节跳动曾将清北网校命名为“大力课堂”(后又改回清北网校)就可以看出,字节跳动曾对K12网校业务给予厚望。

2020年3月7日,字节旗下的启蒙AI课瓜瓜龙英语先悄悄上线。一个月后,字节跳动又推出了 “瓜瓜龙思维”,7月份又上线了 “瓜瓜龙语文”。8月,又收购了数理思维教育产品你拍一,持续加码素质教育。在短短4个月里就完成了启蒙阶段语、数、外全学科赛道的搭建。

到大力教育成立时,字节跳动通过内部孵化、收购、投资等手段,织出一张几近完整的教育拼图,覆盖了英语培训、K12学科辅导、知识付费、数理思维、教育信息化的全产业链条,To B和To C齐头并进。

一位教育行业投资人告诉字母榜,当时在大力教育内部,共有二十几个项目在同步运营。

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一系列的疯狂举动曾一度引起了业内恐慌。但字节系教育整体却如同丢入池塘的一粒石子,并没有激起什么水花。

图源:霞光社

进入2020年后,字节跳动开始自上而下去反思自身做教育的打法,并开启了“大力”搞教育的历程。

2020年3月,张一鸣在公司成立8周年公开信中主动谈及这一业务,官宣了字节跳动在教育业务上的决心。张一鸣在文中提到,未来他将重点关注三件事,其中第三件就是教育业务。

当月,字节跳动宣布全力进军教育,教育业务线招聘人数扩张到一万人,清北网校教师薪酬上不封顶。之后半年时间内上线英语启蒙产品瓜瓜龙英语、数学思维学习提高平台瓜瓜龙思维、AI互动课产品开言简单学APP,收购蒙教育产品你拍一、布局教育硬件。

2020年7月16日,陈林在内部分享了自己对教育业务的思考:“字节跳动做教育的最大优势不是流量、产品和技术,而是战略决心和组织文化;未来三年,教育业务持续大力度投入,不考虑盈利” 。10月29日,陈林又给字节的教育业务赋予了“大教育”的概念,要赋能整个教育行业。

据媒体报道,2020年字节教育业务的整体预算近40亿元。且在未来五年,字节还计划以每年百亿元的规模持续注资教育行业,并做好了三年甚至更长时间不盈利的准备。

2020年10月29日,字节跳动宣布启用全新独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承接所有教育产品及业务,并正式切入教育硬件领域——上线首款大力智能作业灯。

政策的变动,让整个市场降温,字节教育也不能幸免。随着字节跳动宣布裁员消息,诞生仅10个月的大力教育,最终没能逃过在线教育机构的这场大溃败。

参考资料:

《晚点独家 | 字节教育的重点又变了:暂停投入直播大班课,紧急转向 AI 录播课》,晚点LatePost

《晚点独家 | 字节教育不打算裁员,将加注针对学校的技术服务》,晚点LatePost

《起底张一鸣的大力教育版图:能否撕下“跟随者”标签?》,腾讯深网

《百亿投入,是字节跳动做教育的“解药”吗?》,Edu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