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十元店”海伦司上市 多家酒馆存消防隐患或面临600万罚款
酒业

“酒吧十元店”海伦司上市 多家酒馆存消防隐患或面临600万罚款

2021年09月15日 18:11:12
来源:IPO观察哨

文:雪梨

9月10日,“小酒馆第一股”海伦司登陆港交所,上市首日市值一度触及300亿港元。随后几天有所回落,截止发稿,海伦司报收22.75港元/股,市值为283.6亿港元。

海伦司自有产品卖7-8元,第三品牌定价均在10元/瓶以内,平均售价低于大多数渠道约35%-67%,被誉为酒馆届的“蜜雪冰城”、夜店届的“拼多多”。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海伦司在2020年中国酒馆行业排名第一,市场份额为1.1%。

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发现海伦司门店数量翻倍增长,营收增长迅速背后存在隐忧,资产负债率高达80%,有些店面甚至消防安全审核尚未通过就急急开张,置消费者的人身安全于不顾。

快速扩张的小酒馆也并非进展顺利,在营收快速增长的同时,净利润却出现下滑。同时,出现了好多定位相似的竞争对手,海伦司未来增长堪忧。

营收快速增长的背后存隐忧

2009年,海伦司第一家店在“宇宙中心”五道口诞生。早期以“直营+加盟”的模式迅速扩张,2018年之后,将加盟酒馆逐步转化为自营酒馆,截止到2021年3月31日,海伦司旗下酒馆已全部是自营酒馆,为此,海伦司支付了0.25亿元的成本。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截至2020年12月31 日,海伦司是中国市场中唯一酒馆数量超过100家的连锁酒馆,酒馆数量超过第二名的4 倍以上。以酒馆数量计,2018年至2020年,海伦司连续3 年保持了作为中国最大连锁酒馆网络的领导地位。

2018年~2020年海伦司酒馆总数分别为162家、252家、351家,截至目前,在101个城市达到528家。此外海伦司还在招股书中明确指出,2023年线下门店数量将达到2300家,这就意味着,此后三年间,海伦司以每年600家的数量持续扩张。

2018年~2020年,海伦司的收入分别为1.15亿、5.65亿、8.18亿,增长率分别为391.3%、44.78%,收入增长迅速。

但从门店销售额来看,2019年,海伦司的同店销售额为1.47亿元,2020年略降至1.46亿元。而到今年Q1,同店销售额下滑至1.11亿元。

同时,海伦司债务压力也大,资产负债率始终居高不下。根据招股书,2018年~2020年海伦司的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95.4%、84.48%、81.37%;今年一季度海伦司的资产负债率为86.04%。

截至2018年~2020年以及2021年Q1末,流动负债净额分别为0.66亿、0.98亿、1.68亿及2.61亿,在三年中增长了155%。流动负债净额使海伦司面临一定的流动性风险,并可能限制经营活动的灵活性,对海伦司扩展业务的能力产生不利的影响。

此外,由于直营门店等拉高租金成本,海伦司的租赁负债也从2018年的1.48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7.07亿。

从现金流数据来看,由于投资、融资活动所用现金大幅提升,2018年~2020年,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分别为997万、2225.7万、2425.5万,2020年Q1由于疫情的影响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一度仅剩278万。

而且,直营门店也面临着不可控的风险。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发现在店面的扩张过程中,海伦司部分酒馆在开业时未能完成必要的消防安全程序,其中有10家已开业酒馆未能完成消防安全检查或取得消防主管部门同意开业许可,以及有 10家酒馆未能完成消防竣工验收。据悉,海伦司因此面临的潜在最高处罚将为600万,罚款倒在其次,最主要的是危害消费者的人身安全。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7月31日,有七家酒馆未能办妥消防安全检查、通过消防竣工验收或取得消防部门同意,占已开业酒馆总数的1.37%。2019年~2020年及截至2021年Q1,上述7家酒馆产生的收入分别为620万、1830万元及人民币1000万,如果这几家酒馆没有开业,海伦司将失去3450万的收入。目前虽已暂停这7家的运营,但是在递交招股书之前暂停营业,有为了上市清除安全隐患之嫌,而不是从消费者的人身安全方面考虑。

消防安全确实是海伦司扩张道路上一块绊脚石。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及截至2021年Q1末分别有28家、70家、75家及39家酒馆未有相关消防安全证书的情况下开始运营,而归属于该等酒馆的收入分别为人民币1740万、1.13亿、9860万及3310万,如果严格按照规定,海伦司的收入将失去约2.62亿。

净利润下滑

快速扩张的小酒馆也并非进展顺利,在营收快速增长的同时,净利润却开始下滑。

2018年~2020年海伦司经调整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083万、7913万、7575万,经调整的净利润率分别为9.4%、14%、9.3%,2021年Q1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8.1%,呈现下降趋势。

不断增长的人力成本对盈利造成很大的压力。2018年~2020年,海伦司的雇员福利及人力成本分别为2507.7万、9227.1万、1.79亿,同比增长了267.95%、93.92%。2021年Q1,这部分支出为1.9亿,同比增长845.97%。

海伦司在招股书中也坦言,没有按照法律要求足额缴纳雇员的社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可能面临潜在处罚和被主管机关要求支付未缴金额。因此,2018年~2020年海伦司分别计提拨备20万、260万、200万。

酒馆生意虽小,抢赛道者众

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中国酒馆行业的总收入在2015年时为844亿元,在2019年时已增长至1179亿元,复合增长率为8.7%,并预计2020年-2025年,中国酒馆行业复合增速为18.8%。截至2020年末,中国酒馆数量约有3.5万家。2020年按收入计,中国酒馆行业前五大酒馆经营者合计收入为18亿,合计市场份额约为2.2%。因此采用连锁化经营的酒馆品牌,在市场份额方面具有突出的优势。

窄门餐饮数据显示,包括海伦司在内,全国门店数量超过50家的品牌,有胡桃里音乐酒馆、贰麻酒馆、酒分之一实验室和Perry’s等。

同时,越来越多的茶饮和餐饮行业灵敏地嗅到了“品牌+酒水”的巨大效应,开始在原本的经营基础上开发副业。以奈雪的茶为例,2019年在北京和深圳分别开设了“奈雪酒屋”,主打IP是“针对女性的鸡尾酒吧”;同样在2019年,星巴克第一家酒吧开在上海外滩, “星爸爸”响亮的招牌,客流量络绎不绝; 2020年底,老乡鸡在深圳推出首家酒馆,营业时间延伸到凌晨2点,晚上8点调暗灯光,售卖鸡尾酒等产品;喜家德在大连将饺子店升级成小酒馆,开启“饺子就酒,越喝越有”;海底捞在北京三里屯开了首家Hi捞小酒馆,酒品以鸡尾酒、威士忌为主。可以预见的是,这些都有可能成为海伦司的直接竞争对手。

再加上眼下的大环境很多重资产选手正在选择收窄业务线。比如呷哺呷哺关店200家、COSTA关掉全国近10%的门店、星巴克计划关闭150家门店。凭借“薄利多销”打下半壁江山的海伦司,能否保证品牌的长青,也是值得商榷的。

参考资料:《“夜店拼多多”海伦司能火多久》

《一季度亏损超7600万,海伦司负债狂奔,冲刺“小酒馆第一股”》

《单店估值5000万,“酒馆第一股”海伦司还有多少秘密?》

《“餐+酒”做成连锁生意,能做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