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观察哨|敷尔佳揭开面膜乱象:研发仅2人 实控人“清仓分红”近10亿
财经

IPO观察哨|敷尔佳揭开面膜乱象:研发仅2人 实控人“清仓分红”近10亿

2021年09月16日 13:36:27
来源:IPO观察哨

文/丸子

如果你是一个爱美的年轻女性,你一定听说过敷尔佳、芙清、创尔美这些奇奇怪怪的品牌名。几年前,医美面膜的风席卷中国内地市场,曾经叱咤一时的韩国护肤品因此备受冷落。许多小姑娘在向人推荐面膜时,脱口而出的品牌不再是美即、春雨、可莱丝,反而是敷尔佳、芙清这些国产品牌,往往在之后还会特别嘱咐一句,“记得买院线版”。

这阵由敷尔佳、创尔美刮起的医美风潮,也即将将品牌背后的公司送上市。不久前,敷尔佳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拟登陆创业板。

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医美面膜的毛利率较高,敷尔佳近年来的毛利率一直在76%以上,但仍然低于竞争对手创尔生物(创尔美)、贝泰妮等。医美面膜属于医疗器械范畴,公司化妆品品类的sku多于医疗器械品类的sku,但主要营收仍然由医疗器械品类贡献,随着国家对医疗器械行业的监管收紧,敷尔佳未来的方向似乎是发展更多的化妆品品类。

另外,医美面膜的噱头虽然十分唬人,但敷尔佳的研发投入占比奇低,公司仅2名研发人员,且研发人员薪酬低于销售人员。公司的销售渠道分为直销、代销、经销多种,主要收入来自经销,但不同渠道产品价差明显,王牌产品“白膜”价差可超过60元。

实控人突击分红近10亿 毛利率低于竞争对手

2012年,敷尔佳前身华信药业捕捉到美容医疗行业变化的大趋势和庞大的消费需求,决定根据市场变化情况决定将皮肤护理产品领域调整为未来的发展方向,2年后,2014年“医用透明质酸钠修复贴”的研发完成,由生产企业进行产品注册并负责生产,华信药业负责产品的营销、推广和销售。

2016年,华信药业和哈三联合作,哈三联负责产品的独家生产,华信药业负责产品的独家销售、推广和品牌运营维护。

2017年,敷尔佳销售业绩良好,华信药业决定成立独立的公司专门负责从事皮肤护理产品业务的运营。这就是敷尔佳。

从招股书来看,张立国直接持有敷尔佳93.8111%的股份,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实控人持股比例过高,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容易造成一言堂的情况,并不利于公司的经营决策。

敷尔佳2021年9月递交招股书,2020年和2019年,公司连续两年大额现金分红,分红金额分别为1.2亿元和9.22亿元,合计分红金额达到10.42亿元。若按张立国的持股比例来看,两年分红实控人共可得现金约9.87亿元。2020年,敷尔佳归母净利润也不过6.48亿元,甚至对比2019年还有所下滑,当年近10亿的现金分红,可以说已经透支了公司当年的盈利。

作为医美行业的领军品牌,敷尔佳这些年业绩表现属实不错。2018年~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3.73亿元、13.42亿元、15.8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亿元、6.6亿元、6.5亿元,在经历了2019年的业绩暴涨之后,2020年或许遭受一定疫情影响,整体业绩增速有所放缓,净利润略有下滑。

不过,从毛利率来看,敷尔佳虽然再次验证了美容行业的暴利,但整体盈利能力不及竞争对手。

2018年~2020年,公司的毛利率分别为77.88%、76.97%、76.47%,三年小幅下滑,而主打产品为创尔美医美面膜的创尔生物,三年毛利率分别为83.65%、83.51%、82.51%,不久前刚刚上市的、主打敏感肌修复的贝泰妮,毛利率分别为81.49%、80.32%、76.25%,均高于敷尔佳。

“械字号”成金字招牌 渠道混乱价差明显

从招股书来看,敷尔佳的产品主要分为医疗器械类敷料产品及化妆品类功能性护肤品。2020年,敷尔佳贴片类产品销售额为贴片类专业皮肤护理产品市场第一,占比21.3%,其中医疗器械类敷料产品占比25.9%,市场排名第一,化妆品类产品占比16.6%,市场排名第二。

医疗器械类产品包括医用透明质酸钠修复贴(白膜)、医用透明质酸钠修复贴(黑膜)、医用透明质酸钠修复液(次抛)、医用透明质酸钠修复液(喷雾)四种。

化妆品类的sku比较多,各类面膜、喷雾、水、精华、乳液等共计30种,但从营收数据来看,公司这些年大部分的营收还是来自于医疗器械,但随着化妆品品类的开发,这一业务的营收占比也在慢慢跟上。

2018年~2021年前三个月,来自医疗器械的收入分别为3.36亿元、9.18亿元、8.8亿元、1.96亿元,占比分别为89.92%、68.38%、55.54%、56.42%,来自化妆品类的营收占比则分别为10.08%、31.62%、44.46%、43.58%。

从趋势来看,敷尔佳试图开发更多的化妆品品类,提高该业务的占比,从而摆脱对医疗器械类产品的绝对依赖。

我国近两年对医疗器械的监管趋严,2021年1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文明确表示,“按照医疗器械管理的医用敷料命名应当符合《医疗器械通用名称命名规则》要求,不得含有‘美容’‘保健’等宣传词语,不得含有夸大适用范围或者其他具有误导性、欺骗性的内容。因此不存在‘械字号面膜’的概念,医疗器械产品也不能以面膜作为其名称”。

虽然该声明并未完全打破医美面膜厂商构造的“械字号”面膜的营销概念,但随着监管进一步收紧,未来敷尔佳的经营业绩也许会受到一定影响。

从渠道来看,敷尔佳目前的销售渠道包括线上销售的直销、代销、经销,线下渠道经销。大部分营收则来自于线下渠道经销,2018年~2020年,线下渠道经销贡献营收占比分别为88.15%、76.93%、70.92%、74.33%。

多渠道的销售使得敷尔佳的价格体系有些混乱。凤凰网财经《IPO观察哨》发现,在淘宝官方旗舰店,医用透明质酸钠修复贴(白膜)的售价为126元/盒,黑膜则为169元/盒,均为一盒5片。

但在一些代购渠道,敷尔佳白膜的售价在60元/盒左右,黑膜在90元/盒左右。淘宝认证的一些药房,敷尔佳白膜的售价约为70~80元/盒,黑膜则为110~120元/盒。阿里健康大药房的价格则与旗舰店对齐。

据相熟的淘宝代购店主介绍,她们并没有直接和敷尔佳品牌方进行对接,而是通过敷尔佳的地区经销商订货,没有规定的拿货金额,视自己顾客的需求而定。

该店主称,如果真的要经营,是需要医疗执照的,地区大类的经销商一般都有医疗执照。但层层分发下来,就没有严格的管控了。

有顾客向凤凰网财经表示,敷尔佳不同渠道的价差太大,许多微商、代购手上都有货,并且价格低于旗舰店一半左右,“会让人本能的不信任”。而招股书也显示,2021年前三个月,线上直销的敷尔佳平均单价在76.5元/盒左右,但线上、线下经销渠道的平均单价则为39.51元/盒、41.45元/盒。

对于消费者反馈的不信任感,该淘宝店主称,产品表面都有防伪码,所以其实这种情况也还好。

尽管如此,不同渠道价格差距过大,仍然给人一种销售混乱的感觉。不过,细细想来,敷尔佳近两年业绩井喷,也多少有这些经销商对淘宝、微店店主层层分销的功劳。只是在国家进一步严格管控医疗器械之后,这种路子还能走多远,我们不得而知。

研发投入极低 研发人员仅2名

从招股书介绍来看,2014年,华信药业即与生产企业合作研发完成“医用透明质酸钠修复贴”这一支柱产品。7年过去,敷尔佳虽然不断推出新的化妆品品类,但能扛大旗的仍然是这一老产品。

这也和公司极其不重视研发有关。

人们或许会本能的对医疗器械怀有生产工序复杂、研发环节投入大、技术含量高的期待,但在敷尔佳这,这些期待统统会被打破。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公司研发人员仅2名,占总员工数291人的0.69%。三年来,公司的研发投入分别为30.78万元、60.39万元、147.97万元和13.2万元,占营收比例分别为0.08%、0.04%、0.09%、0.04%,均不足千分之一。

对此,敷尔佳解释称,主要系公司上市销售的多款新产品均系基于原材料成品进行的配方、配比及原材料选择方向的研究,无需投入大量研发设备和研发人员团队开展研发,支付小额的委托外部研究开发费用、测试材料费、检测费、设备调试费等费用从而形成新产品。

和竞争对手相比,敷尔佳在研发上可谓极不上心。创尔生物2018年~2020年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5.13%、4.7%、6.06%,贝泰妮则分别为3.71%、2.78%、2.41%,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均值则为3.8%、3.71%、3.94%。

另外,从研发人员薪酬来看,研发岗在公司内地位似乎也明显不及销售人员。2018年~2020年,研发人员平均薪酬为13.41万元、16.61万元、16.05万元,而销售人员的平均薪酬则为72.9万元、37.19万元、39.3万元,为研发人员薪酬的数倍之多。

结语:

主打医用面膜的敷尔佳,给人印象一直是专业、可靠。但从研发投入来看,公司产品的技术含量似乎并不太高,仍然躺在2014年推出的两款医疗器械敷料产品上睡大觉。

此外,公司销售渠道多、价格体系混乱、实控人在上市前清仓式分红10多个亿也是不争的事实。虽然这两年敷尔佳吃到了美容医疗行业的红利,业绩十分亮眼,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走得稳才能走得远。

敷尔佳会是走得稳的那一个吗?它会成为“医美面膜第一股”吗?凤凰网财经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