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镇关闭600家小酒厂,酱酒将迎来史上最大涨价潮?
财经

茅台镇关闭600家小酒厂,酱酒将迎来史上最大涨价潮?

2021年09月18日 22:00:38
来源:红星资本局

近年来,贵州茅台引发的“酱酒热潮”袭卷白酒赛道,在巨大的造富效应下,资本纷纷入场。开窖池、买酒厂……大大小小的酒厂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面积不足2000平方公里的仁怀市。

最近,仁怀市又刮起了另一阵风。有消息称,仁怀市将拆除600家小酒厂,甚至有被打过码的拆除名单流传出来。对此,有人解读称,这些小酒厂被拆除后,大量产能将会消失,各类酱香型白酒都会随之而涨价。

近日,红星资本局通过知情人士获得一份由仁怀市当地政府印发的《仁怀市白酒产业综合治理三年行动方案(送审稿)》,其中明确提到:从2021年起,通过3年努力,综合治理白酒生产小、散、弱企业600家以上;到2025年,全市白酒生产企业总数明显下降。

未来3年,酱香型白酒的赛道或将迎来大变,大规模的兼并重组整合浪潮即将来袭。

仁怀市何以引动全行业?

“中国第一酒镇”在此,有上千家白酒企业

有人可能会疑惑:为什么仁怀市的行动会对酱酒行业产生影响?

仁怀市,这个名字听起来可能很陌生;但仁怀市下辖的小镇——茅台镇,却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被誉为“中国第一酒镇”的茅台镇,不仅孕育出了总市值超过2万亿元的贵州茅台(600519.SH),还有无数酱酒生产企业、小作坊在这里扎根。

沿着赤水河走在茅台镇上,两侧大多是卖酒的小店,它们有着相似的布局:货架上摆满了各种酒,而在货架下方放着一整排的大酒坛,老板坐在办公桌后等待客人的到来。

卖酒的小店都有相似的店面布局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有的店面卖的是自家酒厂生产酿造的酒,也有的店面卖的是某一品牌的酒,但几乎都是茅台镇土生土长出来的酒类品牌,包括贵州大曲、茅台王子酒等。

在茅台镇,随处可以看见有人摆着酒,只要你多看两眼,对方立刻会上前推销自己品牌的酒,用一次性杯子为你倒一杯酒免费品尝,然后会请求交换微信等联系方式。

图说:茅台镇上正在宣传的人,路人多看两眼就会上前邀你品酒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底,仁怀处于在营/存续状态的酒类制造企业数量为1410家,其中,注册资本在5000万元以上的约10家。

另有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仁怀市的白酒产量达30万千升,实现白酒工业总产值983.87亿元;在今年上半年,规模以上白酒企业产值已经达544.22亿元。

在粗略了解了茅台镇及仁怀市的行业地位后,再回头看引发行业关注的网传消息——仁怀市将拆除600家小酒厂。对此,有人解读为:600家小酒厂关了后,大批量的酱酒产能将会消失,各式各样的酱香型白酒都会随之而涨价,贵州茅台的53°飞天茅台等也有可能迎来涨价。

那么,拆除小酒厂是怎么回事?酱酒真的会迎来涨价吗?

改造、拆除、兼并一批

到2025年,当地白酒生产企业总数明显下降

红星资本局通过知情人士获得一份由仁怀市当地政府印发的《仁怀市白酒产业综合治理三年行动方案(送审稿)》(以下简称“《行动方案》”),其落款时间为今年7月。

简单来说,这份《行动方案》是为了治理仁怀市白酒行业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并促进产业优化和结构升级,实现可持续发展。

“从2021年起,通过三年努力,综合治理白酒生产小、散、弱企业600家以上;到2025年,全市白酒生产企业总数明显下降,规模以上企业不少于200家。”《行动方案》中称。

《行动方案》是分阶段、分区域来逐步推进的,比如,现在处于试点阶段(2021年8月-12月)。

在试点阶段期间,一方面是会重点打击排污、制贩串酒等突出问题。据红星资本局了解,“制贩串酒”问题主要指的是生产、销售串沙酒。(注:串沙酒,又称“窜沙酒”、“酒精酒”,是以食用酒精为原料,采用茅台镇传统工艺产生的丢弃酒糟,以固液蒸馏方式生产出来,严格来说不算酱香型白酒。详见后文。)

另一方面,是会围绕茅台仁溪沟、兰家湾、青草坝和岩滩片区等推进工作,综合采取关停拆除、兼并重组、改造升级、转型发展等措施,探索有效的做法和经验。

图为《行动方案》(部分)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以茅台镇为重点的赤水河流域两岸区域被列为“产业发展重点区”,在此区域内,白酒生产企业被分为四类治理:

依法整治一批:无证无照、无备案登记的一律拆除;茅台箱子岩、仁溪沟、青草坝区域的,一律依法予以拆除。

兼并重组一批:支持被拆迁的企业以整合、收购、转让、入股等形式组建新的公司;鼓励有证白酒企业通过资产评估,以入股、转让等方式组建新的白酒企业。每兼并或整合其他白酒生产企业1000吨/年产能的,给予100万元奖励(500万元封顶)。

改造提升一批:合法合规的白酒生产企业,用两年时间全面完成“四改四提升”和涉及生产技术、污水收集治理标准化等方面的改造提升,企业可申请相关项目建设的专项资金支持。

转移、转型发展一批:鼓励被拆迁的企业发展白酒上下游产业,着力延伸产业链条。为转型发展缩减生产产能的,参照兼并、整合的标准进行奖励。

也就是说,按照《行动方案》来看,仁怀市的白酒生产企业数量未来会变少,但留存下来的企业在生产技术、环保等多方面相应的能力都会有所提升。

实地走访青草坝村

26家酒厂被关停,酒糟被紧急转移

9月11日,红星资本局前往青草坝村,按照《行动方案》,青草坝属于小作坊相对集中,小散弱问题突出,且污染治理难度较大的区域,所有白酒生产企业一律依法予以拆除。

当天,红星资本局走访了青草坝村的十余家酒厂及其附近的村民,发现:这些酒厂现在都处于停摆状态,既没有开始拆除,也没有继续生产。

徐明旺(化名)是青草坝村的村民,他在村内开设了自己的酒厂,“现在这一片都不让做酒了,全部要拆,因为排放的污水不达标。”

“从今年7月份开始,(青草坝村)关了26家。”徐明旺对红星资本局说。

青草坝村多家已经关停的小酒厂、小作坊

红星资本局走访青草坝村时注意到,大部分的酒厂都紧闭着大门,即便透过侧面的窗户往内看,里面没有生产作业的动静,酵坑内几乎都是空的,没有任何东西。

另有村民告诉红星资本局,在知道要被拆以后,有些酒厂已经把酒糟等用料紧急转移到仁怀市其他空置的生产车间内,以免耽误今年的酿酒进程。

青草坝村的陈林飞(化名)对红星资本局称,他的酒厂有28个窖坑。为了修建酒厂,他背负了一笔债务尚未还清,但投产的花费比较大,他的酒厂建成至今从来没有投入过使用。

按照陈林飞原本的计划,今年,28个窖坑会以1.2万元/个的价格租给别人进行生产酿造,但在拆除的指令下来后,他主动退还了对方20万元的定金。

“现在还没有开始拆,是因为具体方案还没有出来。”有多家小酒厂的经营者以及村民告诉红星资本局。

某小酒厂内部情况,空地在晒玉米粒

田宇(化名)是青草坝的村民,但他经营的多家酒厂开设在其他村,此次没有受到影响。“(听说)青草坝村的酒厂都要搬迁到赤水河中游、距离茅台镇将近20公里的二合镇。”

田宇告诉红星资本局,此前达成的口头协议是厂房赔偿200元/㎡、窖坑赔偿2.5万元/㎡。不过,也有青草坝的村民称,是一个窖坑赔偿2.5万元。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现在青草坝多家小酒厂的经营者们正在等待具体方案出炉。是拆除还是搬迁至其他地方?会如何进行赔偿?他们翘首以待。

行业内曾经存在的乱象

从坤沙酒到碎沙酒,从翻沙酒到串香酒

“仁怀市的小酒厂、小作坊是自然形成的,它们多是做定制、贴牌的,没有自己的品牌。”酒类分析师蔡学飞告诉红星资本局,过去,这一块缺乏监管,容易出现低质高价、虚假宣传、以次充好等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仁怀市是酱香型白酒的圣地,大部分扎根于此的酒企采用的都是“12987”酿造工艺,以此酿造出来的酱酒统称为“坤沙酒”,颇受欢迎的53度飞天茅台也是坤沙酒。

所谓的“12987”,指的是:一年的生产周期、两次投粮、九次蒸煮、八次发酵、七次取酒。一般来说,还要在此基础上存放几年再对外售卖。

图说:中间摆放的是使用“12987”工艺酿造出来并分别在不同轮次取的酒

不过,哪怕是在茅台镇,也并非是每一家酒企都严格按照“12987”的工艺去生产酿造,而随之衍生出来的酒大致可以分为碎沙酒、翻沙酒和串沙酒。

碎沙酒:此种酒区别于坤沙酒的是投粮,坤沙酒投放的是完整颗粒的红缨子高粱,而碎沙酒投放的是破碎、磨碎的红缨子高粱;

翻沙酒:采用的是坤沙酒经九次蒸煮后丢弃的酒糟,加入新高粱、新曲药而生产酿造出来的;

串沙酒:也被称为“窜沙酒”、“酒精酒”,是以食用酒精为原料,采用“12987”工艺产生的丢弃酒糟,以固液蒸馏方式生产出来,严格来说不算酱香型白酒。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据权图酱酒工作室测算,2020年度酱香型白酒的产能约为60万千升,其中坤沙酒约占50%,剩下的都是翻沙酒和碎沙酒。

然而,红星资本局在仁怀市的走访过程中,从未看到过标注为翻沙酒或碎沙酒的产品出现在市面上。那么,占据半壁江山的翻沙酒、碎沙酒都去了哪里?

9月9日-12日,所有受访的酒厂负责人都向红星资本局表示,他们酿造的是坤沙酒。其中部分酒厂还邀请前往生产作业区查看,但到了现场后,红星资本局仔细观察也难以辨别属于哪一种。

某小酒厂的生产车间

以A酒厂为例,其工作人员陈玲(化名)向红星资本局详细介绍了前述四种酒的区别,并号称:坤沙酒不会低于200元/斤,售价在100-200元/斤的都属于碎沙酒。

而后,当询问其坤沙酒的价格时,陈玲称,他们酒厂的坤沙酒只卖120元/斤。

售价在100-200元/斤的酒难道不是碎沙酒?对此,陈玲告诉红星资本局,“我们是厂家,谋求长期合作,当然给到您最优惠的价格。”

利好仁怀市白酒产业发展

分析师:推动产区朝高端产品结构升级

“碎沙酒、翻沙酒和串沙酒,与正宗的‘12987’工艺产品相比,在消费者层面的辨别程度很低。”蔡学飞称,在酱酒持续扩容的态势下,要严格区分是非常困难的,更多的还是依靠当地政府、协会对酒厂厂方的监管。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根据《行动方案》,当前处于试点阶段,重点打击的突出问题之一就是制贩串酒。

事实上,早在今年5月末,遵义市、仁怀市酒业协会发布通告称,由于少数生产企业对定制(贴牌)产品审查把关不严,从中也产生了一些乱象,为了规范此类销售行为:

·严禁生产销售各类不规范定制(贴牌)产品。

·截至5月31日前,各酒类生产企业对所有定制(贴牌)产品进行一次全面清理,凡生产包装有各类不规范产品及包装物自行销毁。

·自6月1日起,所有酒类生产企业的各种定制(贴牌)酒必须向市酒业协会进行实物报备。审查合格后,由市酒业协会出具批准书方能生产销售。

某酒厂的储酒罐

在走访的过程中,有多家酒厂的负责人向红星资本局表示,现在定制、贴牌类产品不像过去那么随意了,如果是企业进行定制,还需要提供营业执照、注册商标等信息。

不难看出,对贴牌、定制类产品的监管只是第一步,小酒厂的拆除、兼并是更为关键的一步。

“按照当地政府的规划,是鼓励有相关资质、有体量或品牌优势的白酒生产企业进行整合,让中小型企业做大做强,从而提升整个茅台镇乃至仁怀市核心产区的市场竞争力,改善产区形象,推动整个产区朝更高端的产品结构升级。”蔡学飞对红星资本局说。

这一轮整治会影响投资热情吗?

“抬高了资本进入门槛,也为资本筛选了标的”

近年来,随着贵州茅台的股价先后突破1000元/股、2000元/股、2500元/股的大关,国内的酱香型白酒赛道快速升温,在巨大的造富效应下,资本纷纷下场。

在酱酒高利润的驱使下,大批投资者和热钱涌进贵州茅台所在的怀仁市茅台镇,其中不乏上市公司跨界投资的身影。

据粗略统计,仅2021年以来,公开宣布布局茅台镇的上市公司就包括融创中国(01918.HK)、海南椰岛(600238.SH)、众兴菌业(002772.SZ)、怡亚通(002183.SZ)、吉宏股份(002803.SZ)等。

以融创中国为例,在今年5月,融创中国·环球佳酿酒业集团与怀仁市人民政府举行酱香型白酒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框架协议签约仪式,该项目投资金额约百亿元。

那么,仁怀市这一轮的整治是否会影响投资者的热情?

“这一次的整治,在实际上会抬高外部资本进入的门槛,也为资本变相地筛选了标的,有利于优质资本扶持当地企业做大做强,打击一些盲目进入、炒作酱酒的资本。”蔡学飞说。

在蔡学飞看来,“酱酒热”导致短期投资过热,但实际上当地还是欢迎优质资本的,只是规范了资本在当地的投资,对其设置限制、有所要求,最终目的仍然是扶持当地的优秀企业。

“目前,酱酒的价格已经很高了。但是,我认为随着整个茅台镇酱酒核心产区的整合,那些拥有品牌、规模优势的可能会更进一步,利用当前中国酒类高端消费扩容的趋势来提高产品价格。”蔡学飞对红星资本局说。

也有茅台镇当地的网友在腾讯新闻APP的白酒日记话题中写道:“小厂合并为大厂,走品牌化之路是为了可持续发展。这些操作不是为了涨价。请大呼小叫涨价的,不要为茅台镇的良性发展添乱了。”

9月16日,红星资本局就《行动方案》相关问题致电遵义市仁怀市酒业协会,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这段时间协会不接受任何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