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猪队友”又提前漏风:鲍威尔压力山大 或有两点“意外”
财经

美联储“猪队友”又提前漏风:鲍威尔压力山大 或有两点“意外”

2021年09月22日 17:51:48
来源:华尔街见闻

加拿大央行素有美联储“猪队友”的做派:因为两国经济高度融合,因此导致货币政策高度同步。

但同时,加拿大央行总是比美联储更加“透明”和“先进”:关于更改货币政策框架,以及为更高通胀做好准备等目前已经实现的现状,加拿大央行早就提前做过了“预警”。

如今,美联储“猪队友”再次提前漏风:年内收紧明年加息

23日就要召开发布会的鲍威尔,又将面临巨大挑战。

而高盛预测,本周美联储决议将为11月Taper铺路,或有两点“意外”……

01

美联储“猪队友”

自北美自贸协议1994年生效后,美加的经济协同性开始提高,双边贸易全球第一。在这种更高的经贸协同性之下,原本就跟美联储政策“亦步亦趋”的加拿大央行,其政策就必须更加贴近美联储。

但与美联储不同的是,加拿大央行的市场沟通风格清晰度要高很多,经常“提前透露”美联储的担忧和计划中的下一步行动。

图:自北美贸易协定生效后,美加货币政策呈现越来越强的协同性

当然,美加由于经济体量上的巨大差异,这种协同当然是“不平等的”,加拿大要以美国的货币政策马首是瞻。

然而正是由于美国大、加拿大小,反而让加拿大央行的举动甚至是言辞较美联储更有“前瞻性”。

这就像是商业银行要提前“预知”央行的圣意,提前做好准备,而央行也需要商业银行有足够的预期,防止后续“震惊”市场导致经济紊乱一样;美联储在一定程度上作为加拿大央行的“央行”,自然也不希望看到自家后院因预期不足给整个自贸经济体制造经济混乱,而个头更小、“业务”受制于美联储的加拿大央行也要对美联储的下一步动作有充分的预期。

所以,投资者需要给加拿大央行更多的注意力,因为在很多时候它的言行具有实质性的前瞻性意义。

这种前瞻性在过去已经被不断验证,最近一次是加拿大央行关于美联储更改政策框架的“前瞻”:2018年时美联储就已经开始“放风”要改革美联储政策框架。关于为什么要改革当时的政策框架,美联储前前主席伯南克已经说得很清楚:

由于对实际利率的长期均衡水平估计“相当低”,因此发生下一次经济衰退时,美联储可能“几乎没有空间来下调短期利率”。

即当时的政策框架或让央行没有足够“弹药”对应下一次衰退的到来。 加拿大央行随即就出了一份报告,认为更改所谓的框架核心问题在于通胀目标,并警告要为未来更高通胀做好准备(名义利率下不去了,那只能让通胀上来,让实际利率下降)。结果,美联储果然对通胀目标做了“手脚”,然后迎来了更高通胀。

02

年内收紧明年加息?

最近,加拿大央行行长在讲话中,明确了未来的缩减路线图:先把QE缩减到零,然后加息,然后缩表。

你可能会说,这不废话么,这种路线图还用说么?市场本来不就是这么预期的么?一点新增信息量都没有。别急,魔鬼在细节里。

首先,加拿大央行行长说这席话的时候,重点在强调加息的顺序:一定是在缩表之前。那为什么现在谈加息?

因为加拿大的QE快要缩完了:本轮QE加拿大央行共计买了大约3360亿加元的政府债券,一开始的时候是按照50亿/周的速度进行,现在实际上已经缩减了三次购债速度,至20亿/周——每次缩减10亿/周。

按照目前缩减QE的速度,加拿大央行年内大概率将会将QE增速降到0。加拿大央行行长发表这番讲话的意义在于安抚市场:降到零之后,我们下一步不是继续减,而是先加息——加息和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不会同步进行,放心吧。

目前市场交易的价格已经隐含了加拿大央行在年内将QE增速降到零,同时2022年首次加息。现在的市场价格隐含了100%的概率在未来12个月内加息,并已经包含了未来24个月加息3次的预期。

03

鲍威尔的挑战

加拿大的货币政策会领先美联储很多么?

根据两者的经济融合关系的基本面来看,并不会。

但是现在鲍威尔在明天就宣布缩减QE仍然有很多顾虑:就业怎么办?自己明明说了要等看到非农就业连续增百万左右才会下定决心这么做的——最新非农却只有20多万;如果继续鸽派,通胀预期可能就要就此失控了,后面再紧要付出更大代价。

怎么办?

欧美风险资产在最近这两天的异动,不能只怪外围市场风险传递,市场对鲍威尔明天偏鹰的预期,也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明天若还是鸽派声明,将有让通胀失控的风险;偏鹰——像加拿大央行一样“畅想”一下紧缩的未来,可能是鲍威尔不得不采取的沟通策略。

04

高盛:本周美联储决议或有两点“意外”

高盛预测,在为期两天的FOMC会议上,美联储将释放Taper信号,为11月正式宣布减码铺平道路。

高盛认为,9月份的FOMC会议发表的讲话可能和2017年7月份FOMC会议讲话(预示下次会议将开始缩表)相同,例如,

委员会预计,如果经济发展与预期大体一致,将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开始降低资产购买速度。

此外,高盛预计FOMC将不会公布缩减购债路径,可能会提供相关信息。

11月开启Taper已成为市场共识,但缩债路径仍是个有待商讨的问题。高盛在报告中分析称,美联储将在每次FOMC会议削减150亿美元的购债规模,包括100亿美元的国债(UST)和50亿美元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结束日期为2022年9月。

然而,多位委员会成员呼吁加快步伐,所以可能每月削减150亿美元购买量而非每次会议,缩表结束时间提前到2022年年中。高盛David Mericle指出,这两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都很大。

高盛预计2022年将不会加息,在2023年年底前加息两次,2024年再有三次加息。

渣打银行Steven Englander预测略有不同,他预计2022年加息一次,以及2023年和2024年的分别加息两次。具体而言,他预计7名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参与者将在2022年提议加息两次,每次加0.25%。众多参与者参与者指向两次加息,鹰派倾向明显,所以其预计2022年将加息。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美联储官员认为,短期通胀预期上调,薪资上升,供应链中断等显示了目前通胀风险较大。

所以高盛认为FOMC会议或有两种“意外”发生,一种是美联储下周宣布Taper,并加快缩债速度;另外一种是2022年将加息。

但美联储为了避免抛售美国国债情况出现,这两种“意外”可能性极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