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史上首次债务违约逼近:“金融末日”将至 两党仍在“玩火”
财经

美国史上首次债务违约逼近:“金融末日”将至 两党仍在“玩火”

2021年09月22日 19:40:19
来源:红星新闻

据新华社报道,当地时间时间9月21日晚,美国国会众议院以220票对211票,通过了一项临时拨款和债务上限法案,以确保联邦政府有足够资金继续运营到12月3日,同时暂停联邦政府债务上限生效直至2022年12月,即允许美国财政部在这段时期内继续发债。

外媒称,该法案在众议院过关,朝着阻止可能发生的经济灾难迈出了一小步。此前,美国财长耶伦敦促国会提高或暂停美国的债务上限生效。如果国会不迅速行动,联邦政府在今年10月可能出现债务违约,并造成影响广泛的“全球性经济灾难”。

根据立法程序,该法案将提交至参议院审议,需获得60票以上才能通过。但大多数共和党参议员表示不会投票。换言之,如果民主党不能争取到10位共和党参议员,那么债务上限延期的计划可能搁浅。但就目前的形势看来,此次投票的党派立场分化可谓“泾渭分明”:所有的众议院民主党人都投了赞成票,而所有的共和党人则投了反对票。

↑资料图。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美国财政部持有的现金和非常规措施可支撑政府运营至10月初。图源:视觉中国

↑资料图。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美国财政部持有的现金和非常规措施可支撑政府运营至10月初。图源:视觉中国

外媒报道称,如果两党间的政治僵局继续,或将导致美国下月出现历史上首次债务违约。知名评级机构穆迪指出,一旦美国真的无法按时还债,“金融末日”将来临。摩根大通也发出警告称,如果出现美国国债债务违约,美国损失的信誉100年内也无法挽回。耶伦更是直言,一旦出现债务违约,那么在美国摆脱这场危机时,“也就会成为永久性的弱国”。

美财长:一旦债务违约,美国“或成为永久性的弱国”

外媒称,如今在国会山大楼里发生的任何斗争,都远不如这场斗争背后的巨大利害关系。美国总统拜登本人也警告称,随着关键期限的临近,不作为将带来灾难性后果。

第一个关键截止日期是9月30日,如果国会无法达成一项为政府提供资金的协议,政府将于10月1日关闭。而在美国正深陷新一轮疫情高峰之际,政府职能的中断将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

另一个关键日期将在10月中旬,如果国会不采取行动,美国政府届时将突破债务上限。债务上限是美国国会为联邦政府设定的为履行已产生的支付义务而举债的最高额度。这些义务包括社会保障、医疗福利、军饷、国债利息、退税以及其他开支。触及这条“红线”,意味着美国财政部借款授权用尽,只能动用非常规措施来腾挪举债空间和争取时间。

↑资料图。近年来,债务上限日益成为两党博弈的重要筹码。图源:视觉中国

↑资料图。近年来,债务上限日益成为两党博弈的重要筹码。图源:视觉中国

据新华社此前报道,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统计,截至6月30日,美国未偿联邦政府债务余额约为28.5万亿美元。今年8月1日,债务上限在暂停两年后已恢复生效。新债务上限预计将略高于28.5万亿美元。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美国财政部持有的现金和非常规措施可支撑政府运营至10月初。

财长耶伦和拜登政府的其他高级官员将其称之为“金融末日”,一旦出现将使美国的信贷面临风险,并可能令美国经济再次陷入最近刚刚摆脱的崩溃之中。

“我们刚刚走出危机,我们不能让自己陷入完全可以避免的困境中。”耶伦表示。她还指出,一旦出现债务违约,那么在美国摆脱这场危机时,“也就会成为永久性的弱国”。

高盛分析师上周在一份报告中写道,目前国会两党围绕这一问题的僵持是“十年来风险最高的债务上限危机”。而这场僵局已经造成了美国经济呈现一种极不稳定、且更有潜在危险的动态。本周一,因担心违约即将发生,且违约可能引发的经济危机,美国股市周一遭遇重挫。

一份新的白宫简报也警告称,如果不能达成协议,可能会在美国金融市场引发涟漪效应,并致使用于救灾、基础设施和教育的数十亿美元援助停止发放,更不用说应对新冠大流行的行动了。而代表美国1400个城市的无党派组织“美国市长会议”也指出:“若无法提高债务上限,我们的经济将陷入自由落体模式。”

两党仍在“玩火”:双方互不妥协导致僵局持续

近年来,债务上限日益成为美国两党博弈的重要筹码,并与削减政府支出等其他议题相捆绑。目前共和党对于提高债务上限或暂停其生效,态度可分为两派,一派坚决反对;一派有条件支持,要求民主党拿削减政府支出和进行福利改革来交换。

据外媒报道,耶伦此前已向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发出了明确的警告信息。然而,从本次投票的结果看来,共和党人并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他们用行动再次明确表示“民主党得靠自己了”。

↑民主党宣布将把暂停债务上限生效与必须投票通过的上述政府拨款法案捆绑在一起。图为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左)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右)。

↑民主党宣布将把暂停债务上限生效与必须投票通过的上述政府拨款法案捆绑在一起。图为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左)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右)。

共和党多月以来一再表示,民主党人有能力在没有共和党支持的情况下提高债务上限。不过,拜登以及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拒绝了麦康奈尔提出的通过党派手段提高债务上限的要求。这是一种通过程序机制存在的选择,民主党人可以利用这一机制,绕过共和党人推进议程。

报道称,外界对麦康奈尔的立场感到失望,尤其是鉴于他此前一贯支持提高债务上限,且目前美国大约97%的债务是在拜登执政前积累的。数周以来,民主党领导人一直明确呼吁通过“两党”投票来消除债务违约的威胁。在多次被拒后,民主党本周一宣布,他们将把暂停债务上限生效与必须投票通过的上述政府拨款法案捆绑在一起。

周二,在众议院投票之前,舒默警告共和党人,如果不能提高债务上限,可能会对经济和社会保障等关键政府福利造成严重破坏。“这是玩火。在债务上限问题上玩游戏是在玩火,是把责任推到美国人民身上。”他说道。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右)。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右)。

不过在众议院投票结束后,麦康奈尔仍坚称,共和党人将投票支持拨款法案,但不会支持暂停债务上限生效的立法。本周一,他在参议院重申自己的立场时表示:“他们所有这些过渡性的借贷、支出和增税策略都是故意设计的,目的是不让共和党人参与,也不让共和党人投赞成票。由于民主党人决定单干,他们将得不到参议院共和党人在提高债务上限方面的帮助。”

一些民主党人则表示,如果该法案在参议院的投票中被否决,他们最终只能采取特别手段,绕过共和党人,自行通过提高债务上限的法案。

不过,这一过程至少需要数天的时间,而民主党人眼下根本来不及行动,这意味着即使国会避免了一场更具灾难性的金融危机,政府至少可能将部分或短期陷入停摆。

据悉,早在今年夏天的一系列电话会议中,白宫高级顾问和国会民主党高层便开始就此事进行权衡。这并非没有先例,2010年,民主党人就曾通过这一机制自行提高了债务上限。然而,佩洛西在上周末的一封信中表示,这是非常情况下的举动,自2011年以来,国会一直在两党合作的基础上解决这一问题,目前他们也仍希望两党能再次达成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