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醋业第一股”难产:5年3次IPO无果 山西为何没有走出上市醋企?
财经

山西“醋业第一股”难产:5年3次IPO无果 山西为何没有走出上市醋企?

2021年09月26日 08:36:26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有着"醋业大省"称号的山西,至今没有一家食醋上市公司。近期,生产“山西老陈醋”的代表企业之一紫林醋业递交招股书,力争成为“山西醋业第一股”。但被寄予厚望的紫林醋业,之前曾用5年时间3次冲刺A股,都未能成功。现在,它也面临着产品单一、醋业市场已被酱油“大佬”们围猎的局面。

5年时间内三度冲击上市,但都无果而终。如今,被寄予厚望的山西醋企代表紫林醋业第4次递交招股书,如能成功上市,它将成为“醋业大省”首家上市醋企。

坐落在山西省清徐县的紫林醋业,从产量规模上来看,位居食醋行业的“老二”,也是国内四大名醋之一“山西老陈醋”的代表企业。提到山西,除了煤矿之外,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老陈醋”。我国的醋业市场中,也很早就形成了“山西老陈醋”、“镇江香醋”、“福建永春红醋”和“四川保宁醋”的四大名醋。在山西,包括紫林、水塔、东湖等食醋品牌,也早已为人熟知。

2001年,镇江香醋代表企业江苏恒顺醋业登陆A股。但是迄今为止,“醋业大省”山西却并没有走出一家成功上市的醋企。有业内人士表示,这与醋业市场较为分散、头部品牌的市占率不高不无关系。

紫林醋业“卷土重来”冲刺A股,但是拉长时间看,在上市长跑的这段时间里,它与业内“老大”江苏恒顺醋业的差距也在拉大。加上如今酱油界大佬海天味业、千禾味业等企业也参与到醋业竞争中来,这些都让包括紫林醋业在内的山西醋企们感到压力重重。

5年3次IPO无果,紫林醋业的坎坷上市路

算上此次递交招股书的次数,紫林醋业已经是近5年来第四次递交招股书了。

2016年6月和2017年12月,紫林醋业两次递交招股书,但在2018年4月份上会前夕,它突然撤销了上市材料。

彼时,证监会就其招股书中存在的规范性问题、信息披露问题与财务会计资料等相关问题给出了反馈意见。据了解,紫林醋业发布的两份招股书当中存在着数据不一致的情况。

据紫林醋业在2016年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4—2015年两年间,其经销商销售收入占比为97.48%与97.01%,而在2017年的招股书当中,这一数据变成了97.23%与96.71%。

同时,两份招股书中,披露的原材料、包装材料、制造费用等营业成本占比数据均不相同。例如,2016年招股书中披露的2015年原材料成本占比34.04%,但到了2017年的招股书当中,该数据就变成了31.25%。

2020年7月,紫林醋业再次递交了招股书,但后续并未有明显进展。直到2021年9月,证监会再次要求公司和保荐机构就规范性、信息披露等问题作出核实。

紫林醋业前身是山西省清徐金元老陈醋有限公司,由罗建纯夫妇二人出资成立,后更名为紫林食品。2012年,紫林食品整体变更为紫林醋业有限公司,因业务发展需要,同时引入股东晋中汇鑫、上海北元、上海道富、北京富汇4家外部投资机构,并成立了员工持股平台太原新金元。2015年,紫林醋业又引进了九鼎系股东、烟台昭宣、嘉兴昭宣三家企业,九鼎系合计持股为13.71%。

据招股书显示,罗建纯、刘志红夫妇合计直接持有公司71.16%的股份,是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罗建纯现任董事长、总经理。

根据提交的数据显示,紫林醋业的营业收入从2018年的5.06亿元上涨至2020年的6.20亿元;同期内净利润从7905万元上涨至1.03亿元。2021年上半年营收为2.97亿元,净利润为3795万元。

但值得注意的是,公司有超过90%以上的营收都是食醋系列产品带来的。尽管紫林醋业拓展了其他品类,包括醋饮料、料酒、酱油等调味品,却依旧无法改变紫林依靠大单品来支撑主要营收的局面。

招股书也显示,紫林醋业的业务带有极强的地域性,有80%以上的产品流入到了华中、华北和华东地区,包括其旗下900家全国范围内的经销商,也是以区域为定位进行管理和市场拓展的,经销商数量在山西、河北、山东、河南等省份出现“扎堆”现象。

紫林醋业的营收主要依赖传统经销商渠道。根据招股书,从2017年至2019年,紫林醋业的经销商销售金额占到了总营收的95%以上,其经销商数量也从2018年的799家增加至2020年末的947家。但在2021年上半年,公司仅有1家新增经销商,却同时减少了上百家经销商。

在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紫林醋业是一个很明显的区域型品牌,公司相对缺乏相关的体系、团队及客户去支撑它的全国化,因此未来全国化运营将成为其较大的挑战。

醋企竞争激烈,酱油巨头们还来搅局

根据中国调味品协会统计,2018-2020年紫林醋业的食醋产量规模居于行业第二名,仅次于江苏恒顺醋业。

但是,尽管紫林醋业是山西醋业的龙头代表,其市占率却并不高。根据恒顺醋业的报告,其在2020年的食醋收入为13.42亿元。市占率为10%左右。基于此,根据紫林醋业2020年的销售收入计算,其去年的市占率仅有4.3%。

位于两大省的这两家醋企,虽然分属“四大名醋”中的不同种类,但它们之间却竞争激烈。当年恒顺醋业还主动进军山西,但由于食醋产品本身具有一定的地域属性,其旗下的山西恒顺老陈醋发展并不顺利,净利润逐年下滑,从2019年的79.89万元下滑至2020年的55.41万元,到了2021年上半年,其净利润仅为6.63万元。

此外,双方还曾因商标问题产生过纠纷。2021年5月,恒顺醋业提起诉讼,要求紫林醋业停止生产销售涉嫌侵害其“金优”商标专用权的产品,并请求法院判处其赔偿150万元的费用损失。到了2021年8月,双方达成和解,紫林醋业一次性赔偿了恒顺醋业60万元。

在与恒顺醋业对峙之时,紫林醋业的产销量却常年位居恒顺醋业之下。而恒顺在食醋产品方面的营收也远高于紫林醋业,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紫林醋业主业食醋的营收额仅为恒顺醋业的四分之一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两家醋企大战之时,越来越多的调味品企业也开始迈入醋业市场,给未来的行业市场格局,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其中,有“酱茅”之称的酱油界“老大”海天味业也开始拓宽品类,进军食醋市场。2017年,海天味业以4027万元“强势”收购了镇江丹和醋业有限公司70%的股权,完成收购后海天味业新增食醋的产能达到2万吨。2021年8月,海天味业再度加码醋业,宣布子公司海天醋业集团有限公司拟投资3.5亿元设立海天醋业(浙江)有限公司、浙江海天醋酒营销有限公司。如今,海天味业已经打破国内具有代表性的四大名醋企业格局,其产量规模甚至已超过了四川保宁醋业,位居行业前三。

同时,位于酱油界行业“老三”的千禾味业也开始入局醋业。2019年,千禾味业投资5.39亿元建设“年产25万吨酿造酱油以及食醋生产线扩建项目”。并且,千禾味业还耗费了1.5亿元现金收购镇江恒康酱醋有限公司100%股权,加码布局姜醋产能。

2018年,另一家调味品企业李锦记也发布了第一波包括米醋、陈醋、香醋等食醋产品,并且均打出“零添加”概念,以获取高端消费群体的注意。

山西为何没有走出上市醋企?

山西作为“醋业大省”,据中国调味品协会统计,在全国食醋市场中,山西的紫林醋业、水塔醋业占据了排名前五企业中的两个席位。

关于醋业大省至今没有上市醋企,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除了上市监管比较严格之外,醋企上市未成功与其整体缺少规范化经营和管理有关;但从未来的发展和整个行业的竞争力而言,上市可以增加企业的整体综合实力,建立稳定的护城河。

相关行业研究报告显示,国内食醋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区域性、作坊式企业众多。数据显示,全国大小可生产食醋的企业达6000余家,其中专业生产食醋的有一半以上,生产食醋的企业中,品牌企业产量仅占30%,作坊式小企业则占了70%。

同时他还认为,这也与中国调料行业市场较为分散有直接的关系。尤其是食醋行业区域化比较严重,主要集中在华东、山西、广东等主产区,整个食醋行业都面临着区域受限、未能规模化的难题。

“四大名醋”涉及的企业也因主销市场的区别,而各自固守一方;食醋行业的品牌集中度也较低。目前在A股也仅有恒顺醋业一家上市醋企。

山西省也在积极推动醋业企业的上市。早在2015年,山西省就开始发力打造“全国乃至全世界醋业第一品牌”上市企业,为了促进醋产业发展,2016年,太原发布了《关于促进醋产业发展的意见》,推动水塔、紫林、东湖、宁化府四大醋企上市,融资规模达预计为30亿元。

期间,太原市也支持水塔、紫林醋业申报上市,同时帮助东湖、宁化府在2018年前完成新三板挂牌工作。同时太原也给出了“激励”措施,对于成功在主板上市的企业将奖励1000万元,在中小板、创业板上市的企业奖励500万元,在新三板挂牌成功的企业奖励165万元。

在政策激励下,2015年12月水塔醋业便启动了上市辅导备案,拟A股IPO。到了2020年11月,水塔醋业突然更换辅导券商,重新在山西证监局进行备案登记。

北京南山投资创始人周运南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表示,山西醋业努力冲刺IPO在当地是大事,可以迅速把企业做大做强。

现在,摆在紫林醋业面前的问题是,它能否把握住上市机会,为醋业大省“正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