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未成年人保护调查:仍有微商线上销售,线下有门店不验龄直接卖
财经

电子烟未成年人保护调查:仍有微商线上销售,线下有门店不验龄直接卖

2021年09月26日 15:20:1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外观时髦、口味多样的电子烟产品对于涉世未深、好奇心强的未成年人来说有着很强的吸引力。近年来,各大厂商旗下的电子烟产品在其烟杆造型、烟弹口味上下足功夫,其中,“绿豆冰沙”“橘子汽水”“老冰棍儿”等口味的烟弹尤为畅销,甚至还有品牌推出了口味随机的烟弹“盲盒”来吸引消费者购买。

2019年10月30日,《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正式发布,电子烟“线上禁售令”实施。而今年6月1日生效的新《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中也明确提出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

电子烟“线上禁售令”实施至今已有两年,未成年人还能买到电子烟吗?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在某些社交和电商平台上仍存在着不少电子烟私人售卖的现象,在平台中搜索相关关键词能找到大量电子烟的线上购买途径,部分顾客甚至还可以在电子烟不法商家的引导下成为新的“线上代理商”。

线下走访的情况也令人担忧。21记者发现大多电子烟专卖店已明示未成年人禁止购买的标识,但很多门店形同虚设。走访中,只有主动询问时才会被提示验龄,但并无身份核查,甚至有高中生在悦刻门店直接购买到烟弹。

线上:199元即可成为代理商

“线上禁售令”明令禁止,但社交平台上私人售卖电子烟产品的现象仍屡禁不止。21记者调查发现,在某社交APP中搜索“电子烟”关键词,可以发现该APP的交流小组中存在着大量的电子烟售卖广告帖,甚至还有专门的电子烟售卖小组,其中包括扫描二维码加微信购买、招募电子烟代理商、买卖二手电子烟杆或烟弹等信息。

(图说:某社交平台招募电子烟代理的讨论帖。)

上述平台中刊登的信息大多将客源引流至微信平台以及一些二手交易电商平台。21记者添加了几名自称是某电子烟品牌代理商的微信,还未等记者开口,对面就“开门见山”,向记者发来电子烟的“产品清单”,并询问记者要几代的电子烟和烟弹。

而在这些电子烟代理商的朋友圈,也有大量广告吸引客户购买。从这些代理商在朋友圈展示的图片中可以看出,悦刻、柚子、魔笛等电子烟品牌均有包含,且有大量的烟弹口味可供挑选。

(图说:线上商家在微信朋友圈中发布的电子烟广告。)

随后,代理商更是表示若有加入电子烟代理的意向,则要交199元代理费,此后便可用较低的价格向他们批发电子烟产品进行二次贩售。

而在电商平台,也有商家用替代词“挂羊头卖狗肉”,继续售卖电子烟。在某电商平台,记者搜索“电子雾化”“dzy”等关键词,仍有大量的购买链接弹出。狡猾的是,某些商家试图伪装店铺仅售卖电子烟烟杆套、贴纸等周边配件,并没有直接售卖烟杆和烟弹,但在记者私信商家询问购买细节时,商家就会告知需添加他们的微信,通过微信沟通直接购买电子烟。

(图说:某电商平台发布的电子烟配件购买链接。)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将用户引流至微信平台的电子烟商家,在用户购买前并不会对用户的年龄进行确认,甚至在记者向其表明自己的未成年人身份时,也会告知可以通过他们的私人渠道进行电子烟购买。

线下:悦刻门店卖高中生烟弹

线上电子烟售卖隐秘生长,线下电子烟门店的年龄验证机制是否相对可控且完善呢?

21记者同时采访了几位经常购买电子烟的年轻用户,询问他们最近购买电子烟时是否有遇到要求出示身份证的情况,却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我在上海一家电子烟线下专门店购买烟弹时,店员并未要求我出示身份证。” 一位坐标上海、烟龄3年以上的电子烟消费者向记者表示,她在9月初购买电子烟产品时并未受到身份验证。但她也补充表示,可能是因为她看起来不像未成年人,使得店员便忽略了身份验证这一环节。另一位来自浙江的电子烟消费者告诉记者,其两周前在北京的某电子烟专门店购买烟弹时,店员也未对其进行年龄验证。

9月初至今,21记者在上海走访了四家主流品牌的电子烟门店,发现大多数电子烟门店已在较为醒目的位置设置了未成年人禁止购买标识,这些标识上通常会标有“未成年人禁止购买及使用”“购买时请出示身份证”等标语。

在走访的过程中,四家电子烟门店的店员皆向记者详细介绍了各自品牌旗下的产品,强调其烟杆功能及丰富的烟弹口味选择。

一家龙头电子烟企业的店员表示,按照规定,客户购买电子烟的时候是需要出示身份证的,“如果没有携带实体身份证,也可以用手机出示电子身份证。如果客户年龄未满18岁,就不允许购买了。”

但走访其中两家头部电子烟门店时,记者实测发现,消费者往往不需经过年龄验证便可以购买电子烟产品。其中一家位于上海市普陀区的某大型商场内的悦刻门店,记者留意到一未成年人模样男生走进店内,直接拿起一盒烟弹前往收银台与该门店的店员进行沟通。然而,店员仅是简要向该高中生介绍了一下烟弹的口味特点以及使用方法后,便要求他扫描付款码购买,整个过程中并未要求该年轻人出示任何身份证明。

21记者随后与这名购买者交谈得知,他今年17岁,目前正在上高中,抽电子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店员直接要我扫码付款了,并没有确认我是不是未成年人。”该高中生告诉记者。

有高中生在悦刻电子烟门店进行消费。

而直接询问店员是否需要出示身份证明时,有时候也会得到否定的答案。记者在走访另一家位于上海市徐汇区某商场内的柚子电子烟门店时,询问店员是否可以直接购买电子烟产品时,店员表示“直接买就行”,并拿出一块附有收款码的立牌。购买一颗烟弹后,记者再次与该店员进行确认是否需要出示身份证明时,店员的态度有些改变。“我们这里原则上是不允许未成年人购买的,但是看你也不像第一次来买电子烟的,就不用验证身份了。”该店员如是说。

监管:未保需源头打击和扭转观念

让未成年人能够偷偷购买电子烟的线上私人交易现象为何屡禁不止?

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员高艳东向21记者分析,社交平台或电商平台出现私人售卖电子烟现象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电子烟供货渠道未得到有效监管,让私人商贩能获取大量电子烟;二是电商平台监管力度不够,让不少“披着马甲”的电子烟销售商能够在夹缝中生存;此外,广大公民对于电子烟产品的性质认识不足,仍将其当做普通商品买卖。正是由于这些原因,才让这些私人商贩有了可乘之机,将电子烟产品通过线上交易的方式贩售给未成年人买家。

他注意到,由于电子烟的售卖有一条完整的生产、销售链路,打击违规售卖电子烟行为可以沿链路打击、从源头打击。除了直接打击违规售卖电子烟的行为,还可以打击违规生产、存储、运输电子烟的行为,提高电子烟市场的准入门槛,严格商家的资格审核。对于情节严重的行为,还可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观念上的改变或许也要同步跟进。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副教授曹伟认为,国内推进电子烟未成年人保护工作还要克服一个难点:即扭转未成年人对于电子烟的印象与看法。

他分析,许多未成年人认为电子烟没有卷烟的危害,正处在生长发育期的青少年,由于对于电子烟认识不够全面以及对新潮事物的追求,“这个群体受到的诱惑以及身体遭受的危害将会更大。”

虽然目前市场上仍然存在着许多电子烟的不规范销售现象,但监管政策的不断落地,电子烟产业的内部管理也逐渐趋于规范化。

6月29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在官网中发布《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烟侵害“守护成长”专项行动方案》。在该方案制定的八项专项行动内容中,有两项针对电子烟的条例:一是全面从严监管电子烟经营行为,二是引导电子烟实体店合法范围经营。

高艳东建议,在推进未成年人保护政策的实施的过程中,需要政府、公司、相关机构等多方配合,在加强打击电子烟非法售卖行为的同时要推动全社会的共同行动,电子烟行业内各个公司在谋求利益的同时也应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

“只有行业持续稳定的发展才能带来长远的利益,一味追求利益而忽视危害结果,只会竭泽而渔。”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