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一场价值19亿元婚姻的突然分手 王中军割肉英雄互娱
财经

风暴眼|一场价值19亿元婚姻的突然分手 王中军割肉英雄互娱

2021年09月27日 10:29:00
来源:风暴眼

风暴眼|一场价值19亿元婚姻的突然分手 王中军割肉英雄互娱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文 |  顾北 南阳

核心看点:

1,华谊兄弟表示,此举是为了逐步剥离与核心业务关联较弱的资产,进一步聚焦"影视+实景”。据悉,此次股权出售,华谊兄弟损失176.77万元。

2,华谊净利润三年来首次实现扭亏为盈,一定程度上就是归功于股权资产变卖。

3,2015年,英雄互娱的净利润仅为1979.54万元。这个金额高达18亿的赌局,在为英雄互娱带来荣光的同时,无疑也将其送上了一场冒险之旅。

4,在一次次折戟A股IPO的现实面前,“英雄”终究难过资本这一关。尽管“屡战屡败”,但在大股东们套现离场的压力下,应书岭的资本闯关之路,估计还得继续走下去。

-----------------------------------------------

“大气”,是应书岭对王中军的第一印象。

2015年6月英雄互娱刚刚成立后不久,创始人应书岭去找华谊兄弟的王中军商谈C轮融资的事,两人开门见山,从电影、游戏联动,谈到公司未来控制权。

融资的事谈的很顺利,仅仅用了半小时,王中军就做了投资决定。当问及需要投多少钱时,应书岭向王中军要了10亿元。

但让应书岭没想到的是,王中军大手一挥,豪气的说:“我给你20亿,高管也套套现。”面对这份意外之喜,应书岭则坚决的回答道:“高管团队不套现。”

然而世事无常,曾经说过的话或许会被之后现实无情打脸。

时过境迁。王氏兄弟不再豪气,甚至“为了公司什么都可以卖掉”,卖画卖房后又卖掉了英雄互娱。

而在资本着急变现退出的压力下,多次借壳上市未果后,“左手游戏,右手资本”的应书岭仍奔走在上市套现的路上。

2014年,王中军以3.77亿元拍下梵高《雏菊与罂粟花》

挥泪大甩卖,华谊已入绝境?

9月24日,华谊兄弟(300027)公告,公司与自然人陈琛签署协议,公司拟将持有的参股公司英雄互娱(430127.NQ)215,231,219 股无限售股份,约占英雄互娱总股本的 15%,转让给陈琛或其指定第三方,全部转让对价为人民币8.695亿元,即每股目标股份的价格为人民币4.04 元。

公告显示,陈琛为游戏投资人,现任西安启竞时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等。本次交易后,华谊兄弟对英雄互娱的持股比例降至5.17%。

华谊兄弟表示,此举是为了逐步剥离与核心业务关联较弱的资产,进一步聚焦"影视+实景”。据悉,此次股权出售,华谊兄弟损失176.77万元。

如此贱卖英雄互娱,华谊也是迫不得已。

其实上半年,华谊已经多次处置股权资产。上半年完成对华谊腾讯娱乐有限公司部分股权的处置,获得投资收益1.24亿元;4月,华谊控股子公司实景娱乐完成转让河南建业华谊兄弟文化旅游产业有限公司10%的股权,形成投资收益5000万元。

8月21日公告显示,华谊兄弟计划转让天津实景15%股权,转让价款2.25亿元。本次交易完成后,华谊兄弟将交出天津实景实控权,但上市公司预计取得收益约4.54亿元。

而华谊净利润三年来首次实现扭亏为盈,一定程度上就是归功于股权资产变卖。

根据华谊上半年财报,2021上半年华谊兄弟实现营收5.7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06亿元,同比上涨145.75%。虽然扣非净利润仍亏损2.27亿元,但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华谊也信心百倍。9月16日,深交所对华谊下发了问询函,要求其说明公司一年以上预付账款占比较高的原因,其是否存在资金占用的情形,同时还要求华谊说明实控人股权质押比例过高的问题。

华谊在9月22日回复表示,公司不存在无法偿还即将到期且难以展期的借款。

但果真如此吗?

来源:wind数据

根据历年财报,2018年至2020年,华谊已连续三年亏损,亏损额分别是11.69亿元、39.78亿元、10.48亿元,累计亏损亏近62亿元。

与此同时,华谊依然债台高筑。截至6月末,华谊兄弟短期借款15.8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主流负债5.91亿元,长期借款8.08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3.8%,相比上年同期54.24%的负债率,增长约10个百分点。

不仅如此,根据8月27日公告披露,王中军、王中磊累计质押股份数量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比例已经达到91.5%。而王中军、王中磊兄弟及其控制的华谊兄弟(天津)投资有限公司一度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连续三年亏损,如果没有这次退市新规,华谊恐怕已经退市。

似乎王中军运气格外好,不仅这次侥幸逃过退市一劫,还有源源不断的贵人不断施以援手。2018年以来为求公司生存,在经历了卖房、卖画、置换股权等方式后,华谊又迎来了新一轮资金募集。

根据8月21日公告显示,在华谊披露的第四轮修改的定增方案中,拟向不超35名特定对象募集近不超20.69亿元资金。

在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华谊表示,公司计划通过经营现金流以及资产处置,实现现金回流,重点偿还一年以内到期的有息债务。同时,借款的续贷工作正在积极沟通协商中,部分贷款的展期工作已经取得了关键性进展,相关续贷情况以银行最终批复或双方签订的相关协议约定为准。

应书岭的“资本游戏”:一场19亿元的豪赌

被华谊兄弟“贱卖”的英雄互娱,曾几何时也是资本的宠儿。

2011年前后,电子竞技在国内逐渐兴起。2013年,国家体育总局宣布正式设立中国电子竞技国家队,并着手成立国家体育总局信息中心电子竞技部,在我国广泛开展电子竞技职业赛事。

与此同时,由美国RiotGames开发、腾讯游戏运营的《英雄联盟》(简称LOL)的电子竞技游戏,在进入国内市场后更是成为现象级的爆款。

在此期间,在腾讯、网易、搜狐等巨头以及资本的推动下,电子竞技游戏赛道爆火,市场空间巨大。

2015年5月20日,曾任中国手游总裁的应书岭告别老东家,并于6月16日创立了英雄互娱,将移动电子竞技作为公司的主要战略。

英雄互娱创始人应书岭

更让资本市场称奇的是,英雄互娱成立当天,便借壳塞尔瑟斯登陆新三板,戴上“中国移动电竞第一股”的帽子。而此时距离应书岭宣布英雄互娱正式成立还不足8小时。

出于对电子竞技游戏市场以及创始人应书岭的看好,英雄互娱从创立之初就受到各大资本青睐,获得了大笔融资。

2015年6月,英雄互娱A轮获得国内三大知名投资人红杉中国沈南鹏、华兴资本包凡、真格基金徐小平的近千万元注资。

据媒体报道,徐小平当时透露,原希望把(2亿元)整个人民币基金都投进去,最后只给了四分之一,因为抢的人太多。沈南鹏在和应书岭谈投资时更是直接参与了对英雄互娱的投资,完全没有还价。

2015年11月,英雄互娱的B轮融资,“万达公子”王思聪旗下的普思资本入局,投入1亿元。根据当时的报道,王思聪以82元/股的高价通过定增方式认购了24.39万股份,并且成为监事,亲自坐阵。

资本蜂拥而至,英雄互娱的市值也水涨船高。当时的新闻报道中,对英雄互娱的估值一度高达200亿元,而此时据这家游戏公司成立还不到半年。

但华丽的资本神话也让这家公司在成立之初就备受争议。英雄互娱娴熟的资本玩法和套路,甚至让人觉得这压根不是来做游戏的,而是来“圈钱”的。不少人常常用“会玩”来讽刺英雄互娱。

不过,如果看一下英雄互娱的管理层,或许就不难理解为何其善于玩“资本游戏”。除投行出身的应书岭,英雄互娱两位管理层黄胜利、吴旦都是资本出身,黄胜利为前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而CIO吴旦曾任真格基金副总裁。

当然,最让资本市场震惊的,还是2015年11月,大佬王中军、王中磊率华谊兄弟豪掷19亿元入局英雄互娱。据报道,应书岭最开始只向王中军要了10亿元,但彼时仍财大气粗的王中军豪气的给了20亿。

但资本从来都不是大善人,这将近20亿的融资并非全无条件。2015年11月19日,英雄互娱发布公告称,向华谊兄弟发行2772.19万股募资19亿元,并与后者签订了号称“新三板对赌之最”的对赌协议。

协议规定,未来三年内,英雄互娱承诺2016年当年业绩税后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亿元,2017年、2018年实现净利润不低于6亿元、7.2亿元,意味着未来三年英雄互娱净利润总和不得低于人民币18.2亿元。

热爱冒险的应书岭答应了这个对赌协议。但2015年,英雄互娱的净利润仅为1979.54万元。这个金额高达18亿的赌局,在为英雄互娱带来荣光的同时,无疑也将其送上了一场冒险之旅。

英雄互娱的投资人  图片来源:大公网(华谊兄弟王中磊(左三)、张永康(左四)、华谊兄弟王中军(左七)、华兴资本包凡(前排右一)、真格基金徐小平(前排右二)、红杉资本沈南鹏(前排右三))

净利润由盈转亏,英雄互娱难掩业绩颓势

尽管与华谊兄弟的对赌协议难度非常大,但英雄互娱还是有惊无险的完成了要求。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英雄互娱分别实现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是5.32亿元、9.15亿元、7.28亿元。

然而,业绩达标的背后,英雄互娱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2016年,英雄互娱依赖收购而来的《全民枪战》等游戏发力,顺利完成与华谊兄弟的首年对赌。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3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73.18%,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3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587.59%。

2017年报显示,英雄互娱扣非净利润为4.01亿元。当年 12月28日,距离年报基准日仅有3天时间,英雄互娱向延安英雄互联网文娱基金转让14.35%的天津量子体育股份,转让对价5.27亿元,将2亿元净利润的缺口补足之余,顺便还将年报业绩提高不少。

2018年,在版号收紧的游戏寒冬下,英雄互娱业绩方面的压力更大。为了完成对赌协议中的要求,英雄互娱通过出售股权等资产获得了近4 亿元的收益,使净利润达到7.28亿元,惊险的完成了2018年的业绩承诺。

但这种通过资本操作和东拼西凑出来的业绩,在三年业绩承诺期结束后,便立马“显出原形”。财报显示,英雄互娱2019年、2020年实现归母净利润骤降至2458.75万元、2797.14万元,2021年上半年更转为亏损2684.4万元。

实际上,从2018年开始,业绩压力巨大的英雄互娱也曾考虑通过发展新零售、区块链等其他业务来增加营收,但收效甚微。

2018年3月,应书岭甚至还因为区块链和知名投资人朱啸虎“吵了一架”。朱啸虎在转载一篇文章时说:真心建议想做事情的创业者忘记区块链……回归商业本质,集中精力解决日常生活中一个具体的商业问题。

应书岭则评论称,“不客观说,你老了。”“真的区块链不需要ICO,也能挣钱。”

彼时,有媒体称英雄互娱将联合恺英网络,面向海外用户启动区块链项目。比特大陆吴忌寒当时确认投资了英雄互娱、恺英区块链项目,并称,“区块链技术将给游戏行业带来影响深远的变革。作为本项目的天使投资人,我很荣幸从一开始就参与其中。”

事实上,2018年游戏行业寒冬后,英雄互娱业绩便持续下滑。再加上腾讯、网易等推出的王者荣耀、“吃鸡”等手游抢占市场,英雄互娱的处境更加艰难。

目前,英雄互娱在新三板上的股票价格已经从最高时的18元左右,一路跌破5元关口。截止9月26日收市,英雄互娱股价为3.4元,较最高点已跌超80%。

多次冲击上市未果,“英雄”难过“资本”关

资本给予你的,迟早都要拿回来。

生于资本、长于资本的英雄互娱,也遭到了资本的反噬。英雄互娱身后的资本大佬们,同样也在谋求套现退出的机会。

为了能够快速实现A股上市,早在2016年,英雄互娱就为之做了准备。

2016年初,应书岭谋求借道大股东华谊兄弟实现上市,但到当年12月底,市场走势不利,重组趋紧。此外当时游戏赛道火爆,英雄互娱市值暴涨,华谊兄弟觉得英雄互娱“有点贵”,最终收购失败。

2016年9月,证监会出台《关于发挥资本市场作用服务国家脱贫攻坚战略的意见》为贫困地区企业IPO开辟绿色通道。

于是,英雄互娱另谋出路,寻求独立上市。几个月后,英雄互娱从北京长途跋涉迁址延安市延川县,意图搭上“IPO扶贫政策”东风,借力上市。

在随后的采访中,应书岭说,“英雄互娱来到延安,是希望把新经济带到延安。”但此次注册地变更还是未能使英雄互娱顺利登陆A股。

2018年2月,英雄互娱聘请国泰君安作为公司首发 A 股上市的财务顾问,冲击IPO。结果却遇上了监管部门收紧游戏版号,游戏行业进入寒冬,IPO事宜也不了了之。

之后,游走在退市边缘的*ST赫美成为英雄互娱借壳上市的新选择。2019年2月18日下午,A股上市公司赫美集团发布公告,披露了英雄互娱正在进行的借壳事宜。公告显示,赫美集团将发行股份收购英雄互娱,收购完成后,英雄互娱股东将获得赫美集团的控制权,从而实现借壳上市的目的。

但这次借壳上市也未能成功,英雄互娱主动提出中止收购。至于原因,英雄互娱发布公告称,由于汉桥机器厂有限公司(赫美集团第一大股东)、王磊、迪诺投资和赫美集团未能如期履行相关协议,将终止本次重组上市交易的相关议案。

虽然英雄互娱此次终止借壳事宜,但是英雄互娱回应称,目前仍在找优质壳方寻求上市。2019年5月13日,英雄互娱又相中了A股上市公司东晶电子,但到当年11月,此次重组上市筹划再次失败。

戏剧性的是,*ST赫美及东晶电子在公布进行重组后,壳方均出现了涉嫌违规行为。其中,*ST赫美先后被审计机构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及被深圳证监局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之后带帽。东晶电子亦被爆存在内幕交易。

在与东晶电子的重组失败后,英雄互娱曾公开表示:“尽力了,很遗憾”。

2020年12月30日,英雄互娱宣布,陕西证监局受理了其报送的向不特定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精选层挂牌的辅导备案资料。

今年9月,北京证券交易所宣布成立,新三板精选层企业迎来重大利好。对于苦苦追求上市的英雄互娱来说,这或许是一次机会。但遗憾的是,目前,英雄互娱仍未进入精选层挂牌。

2006年毕业后,25岁的应书岭曾在渣打银行上海分行但任投资经理一职,一干就是三年。这段经历使得他对资本运作熟稔于心,也使得他后来无论是在中国手游任职高管还是创业英雄互娱时,都对资本操作得心应手。

不过,在一次次折戟A股IPO的现实面前,“英雄”终究难过资本这一关。尽管“屡战屡败”,但在大股东们套现离场的压力下,应书岭的资本闯关之路,估计还得继续走下去。

只不过,已经深陷资金危机华谊兄弟,却是等不及也等不起了,只得以“白菜价”将英雄互娱的股份挥泪甩卖。

时至今日,不知道“大气”的王老板,是否会后悔当年的那句“我给你20亿”。

参考资料:

1、《英雄互娱官宣拥抱精选层 曾多次IPO折戟 上市梦碎了吗?》,新三板智库

2、《5年前19亿收购“打水漂”,华谊兄弟抛英雄互娱变现8.7亿》,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