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万员工 把海航董事长送进监狱
财经

两万员工 把海航董事长送进监狱

2021年09月27日 12:40:15
来源:经济学博士

陈峰,可惜了。

0 1

海航又出大事

最近这段时间,绝对可以载入中国的经济史和商业史了。

先是某大暴雷,搞得全国各地鸡飞狗跳;再是国新办举行的司法审判服务保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新闻发布会上,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二级大法官刘贵祥出来喊话,要保障企业家权利。

刚刚过了一天,名噪一时的“股市弄潮儿”叶飞官宣被抓。

全国人民还没把接踵而来的瓜给消化完,海航又出事了!

在破产重组最紧要的关头,最大的高管被一举拿下...

9月24日,海航集团发布公告,今接到海南公安机关通知,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峰、首席执行官谭向东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陈峰出生于1953年6月,山西霍州人,是海航集团的主要创始人。

2000年至2018年,陈峰任海航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2018年7月至2021年1月,他任海航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谭向东出生于1967年3月,江苏人,自2001年起担任海航集团董事会董事。2013年至2016年间,谭向东担任海航集团董事会副董事长兼总裁;2016年至2020年间,他担任海航集团董事会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2020年起,谭向东任海航集团董事会董事兼首席执行官。

尽管此前已有追究刑责的传言,但多位海航人士仍表示事发突然。国资代表顾刚进驻,海航集团正在破产重整。在此敏感的时期,忽然传出这样的消息,的确令人诧异。

其实,陈峰“出局”的命运早在今年1月底海航集团破产重整公告发布时便已定下。

在今年1月26日海航集团的新一届党委改选中,陈峰已经不在海航集团党委委员之列。

这也意味着海航的陈峰时代已经结束。

今年1月29日下午,海航集团发布声明称,收到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出的《通知书》,主要内容为:

相关债权人因我集团不能清偿到期债务,申请法院对我集团破产重整。集团将依法配合法院进行司法审查,积极推进债务处置工作,支持法院依法保护债权人合法权益,确保企业生产经营顺利进行。

自这会儿开始,陈峰要挨司法的板子,基本就能嗅出点味道了。但真正让陈峰吃上“牢饭”的还是海航员工和一个男人背后的女人。

02

不举报,那还是海航吗?

在海航,举报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简直是传统艺能。

今年7月,有多个自媒体发布了6月30日海航集团两万多名员工集体上书举报董事长的文章,其中列出多项罪名。

一、暗箱操作私自兑付集资款

2018年至2020年期间,集团连续处置了3000多亿固定资产。然而,陈峰在不公开不公正的情况下,利用手中职权私自动用近百亿资金,优先给自己、亲朋好友以及部分嫡系集团高管购买的集资产品进行了本金及其利息的兑付。

二、贪心妄想把海航变为家族企业

陈峰之子陈晓峰在未经集团任何合法合规手续的情况下“空降”海航董事局,陈峰让根本不懂管理和航空业务的儿子着手参与、控制集团业务。

三、利用职权拉帮结派中饱私囊

海航集团面向员工的集资产品有不同的收益分配比例,依据是否为管理干部、员工筹资额度、职务级别高低等条件分别对待。

在同一个项目的情况下,集团高管购买的集资产品的收益高达30%以上,普通员工仅为8-11%,并且此事项从未公开发布。

举报信一出,立马震惊业界,对陈锋的声讨也是层出不穷。

然而,让人真正没想到的是,两万员工举报信的风声还没过去,更大一个瓜,还在后面。

8月1日,微博网友“海航CFO史禹铭发妻”发文,公开举报海航CFO史禹铭利用职务之便敛财,偷税漏税,敛财数额巨大,保守估计过亿!

消息一出,一片哗然。

海航真的烂透了?!

眼看舆论真的顶不住了,海航出来发了个声明。

啰嗦一大段话,核心就一个意思:海航知道了,海航在查了。

可是,事件并未因此结束,一系列的举报,把风向从海航集团的公司破产,引向了海航高管的刑事犯罪。

不用细说,懂得都懂,他们摊上大事了。

所以,陈峰被抓,也只是这一系列事件的延续;当初的举报门有了结果,海航高管大概率是要牢底坐穿了。

03

往来诸事,付于笑谈间

话说回来,陈峰这个人真的是可惜了。

1993年,海南省政府出资1000万人民币,由民航出身的陈锋创建海南航空。这1000万人民币,用陈锋的话来说:

就是一个飞机翅膀也买不了。

但是,他却充分发挥其企业家才能,硬是办成了一个号称国内第四大的航空公司。

后来大名鼎鼎的王健,也是陈峰从民航学院挖来的。

1993年,海航只有1000万。

2017年,它的总资产规模达到1.2万亿元,在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排第2,第1名是华为。

仅仅24年的时间,海航的资产膨胀了十万倍!营收6000多亿,旗下上市公司多达13家,是名副其实的多元经营商业帝国。

然而,欲望是无穷的,人或者企业亦如是。

人要生存、要享受,资本要增值,要扩张;带着这股刹不住车的欲望,海航集团开启了扩张之路。

60亿美金并购英迈公司,100亿美元收购爱尔兰飞机租赁公司,65亿美元收购希尔顿酒店集团25%的股份;22亿美元购买纽约paek ave大厦,买下《财经》杂志等等一系列大手笔操作。

海航太有钱了,借钱也实在是太容易了。借了买买买,国内买不够,国外买。

这让它从不善于控制住自己的欲望。

2018年,王健意外亡于法国,已经退居二线,仅任集团董事局主席的陈峰,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出任董事长。

当时,海航集团正处于债务危机之中。从1000万元到1万亿元,它用了25年;从巅峰跌落谷底,它只用了两年。

6.74万名债权人提出的债权要求总额达到:

1.2万亿元人民币。

其中,已确认债权约4057亿元,不予确认债权3535亿元,暂缓确认债权1565亿元,超过了海南省当年的GDP。

为此,陈峰把海航从“买买买”转变成“卖卖卖”。

在2018年,就卖了3000亿资产,卖掉了300多家公司,疯狂程度恐怕没有哪家集团能比。

出售天津航空48%的股份,9亿亏本抛售伦敦瑞信大厦,出让3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

2021年1月,海航又打算以5亿人民币出售旗下的IT外包公司文思海辉。

当年收购文思海辉时,可是花了6.75亿美金,一亏就是将近10倍。花了大价钱买来的资产,还没捂热就要卖,是要利息+费用的。

抛售资产,往往已经走到企业处理危机的最后一步了。

一切的努力都是资产危机前的回光返照。这些所谓的大企业,利润的主要来源并不是产品和服务,而是资本运作。一旦资本的游戏玩不下去了,就是他们历史终结的一天。

今年1月,撑了3年,终于撑不下去了,海航开启了破产重组之路。

纵观陈峰在三年间的所做所为,不过是装饰这所破屋的裱糊匠罢了。

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犹可敷衍一时。

一间破屋,由裱糊匠东补西贴,居然成一净室,虽明知为纸片糊裱,然究竟决不定里面是何等材料。

即有小小风雨,打成几个窟窿,随时补葺,亦可支吾应付。

然无论何种方式改造,终有一天真相破露,一发不可收拾,裱糊匠又何术能负其责?

他的结局,也许自出面接手烂摊子的时候便已写成。

认为自己什么都能干、什么都可以干时,祸就埋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