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元芯片卖400多元,最高加价率45倍!三大经销商被罚,还“牵涉”李书福
财经

10元芯片卖400多元,最高加价率45倍!三大经销商被罚,还“牵涉”李书福

2021年09月28日 03:30:45
来源:券商中国

一面是全球芯片供应短缺,一面是经销商“坐地起价”哄抬价格,监管终于出手了!

近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了关于汽车芯片经销商哄抬价格的首批处罚公告。上海锲特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锲特电子”)、上海诚胜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胜实业”)和深圳市誉畅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誉畅科技”)等3家汽车芯片经销企业由于加价销售汽车芯片,最高加价率达45倍,被处以总计250万元的罚款。

在此之前,8月3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公告称,针对汽车芯片市场哄抬炒作、价格高企等突出问题,已根据价格监测和举报线索,对涉嫌哄抬价格的汽车芯片经销企业立案调查。历时一个多月后,调查结果正式公之于众。

二级市场方面,供不应求的格局使得半导体板块备受资金青睐,国证半导体芯片指数年内区间最高涨幅一度超60%,士兰微、晶盛机电、北方华创等多只个股股价翻倍;而随着监管出手、芯片涨价逻辑边际弱化,自8月2日至9月27日,国证半导体芯片指数已经从阶段高点回调了15.69%。

加价销售汽车芯片,3家经销商被罚250万

近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了3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就加价销售汽车芯片问题,分别对锲特电子、诚胜实业、誉畅科技3家汽车芯片经销企业作出行政处罚。

三家经销企业共被罚款250万元,其中,锲特电子加价率最高达4543%,被罚款50万元;诚胜实业加价率最高达770%,被罚款100万元;誉畅科技加价率最高达2500%,被罚款100万元。具体事例如下:

2021年4月1日以来,锲特电子在销售恩智浦汽车芯片时,在进货成本未明显增加的情况下,以较大幅度加价销售,存在哄抬价格行为。

1、当事人2021年4月26日采购恩智浦汽车芯片,采购价9.63元/片;2021年5月8日以309.73元/片价格销售,数量为1005片,进销差价30.16万元,加价率为3116.3%。

2、当事人2021年5月26日采购恩智浦汽车芯片,采购价9.53元/片;2021年6月9日以442.48元/片价格销售,数量为2700片,进销差价116.90万元,加价率为4543%。

3、当事人2021年6月22日采购的恩智浦汽车芯片,采购价9.49元/片;2021年7月7日以278.76元/片价格销售,数量为1800片,进销差价48.47万元,加价率为2837.4%。

2021年1月1日以来,诚胜实业销售汽车芯片时,在进货成本未明显增加的情况下,以较大幅度加价销售,存在哄抬价格行为。

1、当事人2021年3月18日采购恩智浦汽车芯片,采购价8.5元/片;2021年3月30日以74元/片价格销售,数量为5600片,进销差价36.68万元,加价率为770.59%。

2、当事人2021年3月9日采购恩智浦汽车芯片,采购价7.8元/片;2021年4月12日以40元/片价格销售,数量为20000片,进销差价64.4万元,加价率为412.82%。

3、当事人2021年3月19日、2021年3月26日分别采购恩智浦汽车芯片,采购价分别为8.2元/片及8.3元/片,数量分别为10000片及8000片(共18000片);2021年4月12日以40元/片价格销售,数量为18000片,进销差价57.16万元,加价率为385.18%。

2021年1月1日以来,誉畅科技销售汽车芯片时,在进货成本未明显增加的情况下,以较大幅度加价销售,存在哄抬价格行为。

1、2021年4月27日,当事人销售德州仪器汽车芯片,采购价2.14元/片,销售价27.12元/片,数量为28000片,进销差价69.94万元,加价率为1169%。

2、2021年5月12日,当事人销售德州仪器汽车芯片,采购价23.4元/片,销售价295.8元/片,数量为2000片,进销差价54.48万元,加价率为1164%。

3、2021年6月18日,当事人销售德州仪器汽车芯片,采购价22.77元/片,销售价245.89元/片,数量为2000片,进销差价44.62万元,加价率为980%。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数据显示,誉畅科技由湖北东峻汽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100%控股,而湖北东峻汽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由湖北亿咖通科技有限公司、湖北东峻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持股,其中,亿咖通科技持股49%,而亿咖通科技由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与亿咖通科技 CEO沈子瑜先生共同创立,股权穿透后,李书福持有誉畅科技34.3%的股权。

监管出手严惩汽车芯片市场哄抬炒作

汽车芯片是汽车制造业重要元件,在供需平衡交易条件下,汽车芯片贸易商的加价率一般为7%至10%,但由于今年上半年全球芯片供给严重不足,供需失衡,不少经销商“坐地起价”,大幅哄抬汽车芯片价格。

以上述遭处罚的锲特电子为例,其以9.53元/片的价格采购的恩智浦汽车芯片,却以442.48元/片价格销售,加价率高达45倍。而下游汽车零配件企业因无芯片可用,面临断供违约赔偿的风险,不得不接受当事人高额报价。

8月3日,市场监管总局在官网发布公告称,针对汽车芯片市场哄抬炒作、价格高企等突出问题,已根据价格监测和举报线索,对涉嫌哄抬价格的汽车芯片经销企业立案调查。公告表示,市场监管总局将持续关注芯片等重要商品市场价格秩序,并进一步加大监管执法力度,严厉查处囤积居奇、哄抬价格、串通涨价等违法行为。

此后,市场监管总局组建了两个专项调查组,分别赴上海、深圳对汽车芯片经销企业开展调查,发现一些企业存在将自主定价等同于随意定价的错误观念,对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商品,经营者依据生产经营成本和市场供求状况制定价格,但不能仅强调市场供求,不考虑生产经营成本。

市场监管总局认为,受新冠肺炎疫情及自然灾害影响,2021年以来芯片供应紧张、汽车芯片供需失衡。上述汽车芯片经销企业在汽车芯片采购价格基本稳定的情况下,大幅加价销售部分汽车芯片,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第十四条“经营者不得有下列不正当价格行为:(三)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高上涨”的规定,构成《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六条第一款第(三)项所指的“利用其他手段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的”价格违法行为。

对于经销商哄抬芯片价格对汽车行业带来的影响,市场监管总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经销企业这种大幅加价行为,不仅不能增加产品供应,缓解供需矛盾,反而制造紧张情绪,致使零配件制造商、车企等各环节恐慌性备货,进一步加剧供需失衡,推动价格过快、过高上涨,扰乱了市场价格秩序。

“缺芯潮”还要持续多久?

一面是全球芯片供应短缺,一面是经销商“坐地起价”哄抬汽车芯片价格,各大车企叫苦不迭,甚至普遍因缺乏芯片而削减了制造目标,或者被迫部分停产。

全球知名信息服务商HIS发布的预测报告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由于芯片短缺所引起的轻型汽车减产数量达67.2万辆,第二季度这一数字则增加至130万辆;咨询公司AlixPartners预计,芯片短缺将使汽车业仅在今年就损失21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3500亿元)的营收。

但在近日一个意大利科技活动的直播中,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却提出了相对乐观的看法,他认为,目前已经有很多芯片制造厂正在建设中,并认为到明年我们将拥有良好的产能,全球芯片短缺问题是一个“短期”问题,而不是长期存在的问题,持续的半导体危机可能会在明年结束。

国内方面,工信部也提出三大举措精准对接汽车芯片供应链,纾解缺芯困局。在9月13日国新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田玉龙表示,为加强汽车芯片的供应链精准对接,工信部门将主要采取三项措施:

一是保障稳定运行。

加强对汽车行业发展和芯片制造供应能力的监测、分析研判,有针对性地解决现在汽车企业存在的短缺问题,积极扶持芯片制造企业加快提升供给能力,加快替代方案投入运行使用,优化整个产业链布局,使芯片供给能力从长远来看形成稳定供给,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二是加快转型升级。

坚持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发展方向,特别是加快促进新能源汽车发展,推动汽车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三是继续深化开放合作。

芯片是全球化的产业链,要想维护好供应链产业链畅通,就要加大国际合作,稳定国内外供应渠道,畅通渠道。特别是与国外加强在技术创新、国际贸易、标准法规上的开放合作,使芯片产业链供应链按照“双循环”的要求进一步稳定发展,通过建立长效机制,高质量地促进汽车工业的发展。

在这一背景下,平安证券研报认为,我国芯片制造企业将进一步得到政策的积极扶持,加强与下游主机厂的对接,并缩短国产替代芯片的客户认证时间,加快认证进度,有助于汽车行业和芯片行业的长期供应链优化和高质量稳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