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债务炸弹”时限临近 另类拆解方法:造一枚价值万亿美元的硬币?
财经

美国“债务炸弹”时限临近 另类拆解方法:造一枚价值万亿美元的硬币?

2021年09月30日 19:04:00
来源:华尔街见闻

根据美国财长耶伦的最新信件,美国债务上限的“截止日期”将在10月18日到来,这比华尔街一些分析机构所预测的“10月底左右”进一步提前,意味着留给民主党解决债务上限问题的时间越来越紧张。

耶伦警告,一旦国会不能在10月18日之前处理债务上限问题,美国将真正面临“有史以来第一次违约”,很可能因此面临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

有研究认为,政府解决债务上限问题的时间越长,市场就会越紧张。如果美国政府停摆数周,宏观经济将遭受严重打击,美股可能暴跌30%而美元则下跌10%,失业率将大增,美国信用也会受创。

随着期限临近,关于“白金硬币”的提案再次在美国政治圈内进行讨论:何不绕过国会,铸造一枚“价值”万亿美元的白金硬币来偿还债务?

01

“白金硬币”是如何运作的?

在现行美国法律体系下,纸币的流通量以及其它金属制成的硬币的面值都受到严格的限制,但白金硬币的面值却不受限制。

根据《美国法典》第31卷第5112条,美国财政部允许铸造任何面值的白金硬币,具体面值完全由财政部部长“自由裁量”。

根据设想,美国铸币局可以1000美元的成本(具体金额无关紧要)铸造一枚白金硬币(面值1万亿美元),然后将这枚硬币以面值价格出售给美联储。

在美联储购买后,美国财政部在纽约联储的财政部存款账户(TGA)相应将增加1万亿美元。

减去铸造实物货币的成本后,财政部把“铸币税”(货币面值减去实际成本)计入杂项收入,如果其他条件不变,美国的财政赤字将减少1万亿美元。

简单来说,这只是美国政府两个部门(财政部和美联储)之间的资产互换,不会有新资金进入经济,只是一个会计技巧。

02

奥巴马时期就已经被讨论

对于“白金硬币”的讨论最早可以追溯到奥巴马政府时期。

“白金硬币”的概念最早在2011年美国债务上限危机期间被提出。到2012年底,在围绕美国财政悬崖谈判和重新讨论债务上限的辩论中,“白金硬币”概念得到了更多的主流媒体的关注。

在当时,共和党控制的美国国会曾拒绝调高债务上限,以逼迫奥巴马政府同意大举减少支出。这种僵局一度让美国濒临债务违约,并让疲弱的经济复苏受挫。

最终,美国财政部没有选择铸造1万亿美元的白金硬币。民主党和共和党达成了一项协议,避免了经济崩溃。

但根据美国媒体Pod Save America的报道,奥巴马后来承认曾与当时的财政部长雅各布·卢认真讨论过“白金硬币”的想法:

我与雅各布·卢和其他人讨论了哪些选择是可行的,因为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发生过。

这个事情的理论基础是,我们有权发行这万亿美元的硬币。然后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可以偿还美国国债。

03

拜登政府暂时“否决”

部分民主党议员已经在讨论该议案。

根据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的说法,众议员杰里·纳德勒在本周二的民主党内部党团会议上正式就该议题进行了讨论。

目前美国政府对该提案持反对态度。

白宫发言人迈克·格温表示,发行硬币的想法“没有被考虑”;只有一个可行的选择来处理债务上限:国会需要增加或暂停它:

美国债务上限已经被提高了80次,光上届政府就提高了3次。

04

可能是场“灾难”

目前很少有严肃的经济学家真正提倡“白金硬币”的解决方案。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表示,使用硬币“只是一个会计花招”,“让财政部绕过共和党在债务上限上的政治勒索”。

有市场分析人士担心,这种“白金硬币”的解决方案最终会产生和美国违约一样的结果:动摇人们对美元和美国财政部的信心。

穆迪首席经济学家马克赞迪表示,万亿美元硬币是一种有严重缺陷的解决债务上限的方式,这将使目前的状况变得更糟:

全球投资者会知道,这不是支付政府账单的可持续方式。

它会引发美国宪法危机,增加投资者在未来某个时候无法及时获得支付的可能性。

这一切的唯一赢家将是加密货币。

05

已进入“胆小者的游戏”

在共和党如预期毙掉了民主党的“捆绑”协议后,围绕美国债务上限问题的国会博弈已经进入“胆小者的游戏”阶段。

根据德银的预测,下一阶段最有可能发生的三种情况有:

1)民主党将政府支出授权延长至10月18日左右,使之与债务上限截止日期保持一致

这种情况下,民主党领导人可能会再次尝试在共和党的支持下提高债务上限,但这将增加围绕该问题的风险。

2)共和党人同意将债务上限暂停至2022年12月,同时支持临时拨款法案(CR)

目前CR的截止日期是2021年12月3日,如果共和党做出妥协,将两个截止日期都推迟到12月,可以为民主党完成和解法案争取时间。

3)共和党拒绝投票支持暂停债务上限,但投票支持临时拨款法案(CR)

高盛认为,在共和党可能继续反对将暂停债务上限与CR挂钩的情况下,民主党领导人将一个“干净的”(省略债务上限)的CR提交到国会,似乎是避免10月1日政府关门的唯一办法。

这三种情况可能对应的结果是:

1)两党僵持不下,美债技术性违约

2)两党将问题推迟至12月

3)民主党可能在10月18日左右之前通过和解程序提高债务上限

06

美债“违约”的几个关键问题

尽管包括德银、瑞银等在内的很多分析机构,都仍然认为美债违约的可能性非常低,然而随着截止期限临近,民主党目前仍然排除通过和解程序来提高债务上限的可能性,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被迫为美债“违约”做准备。

关于美债“违约”,瑞银最新报告提出了几个关键性问题:

如何定义国债违约?延长到期日的国债是违约吗?在国债没有支付一次息票后,所有剩下的现金流都违约了吗?违约后的流动性外逃会不会引发2020年3月的现金热?如何处理未兑付的息票?

对于这些问题,瑞银认为:

1)国债违约与公司违约(通常有交叉违约条款)有很大不同。虽然这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但许多交易对手会认为这些国债没有违约,这对许多条款都很重要(包括投资者能否在某些回购交易中,接收美债等证券作为抵押品)。

2)美债违约后的流动性外逃不会引发2020年3月的现金热。2020年3月已发行的美债遭受到比较大的压力,是因为大量的期货底仓的调仓带来的,这些杠杆账户当时在做空期货做多已发行美债。但现在的情况不太一样,隔夜融资的交易量(低于9000亿美元)远低于2020年3月份(1.25万亿美元),没有这些杠杆资金的扰动,市场不太会有大的变动。

而且就算美国评级被下调影响到了美债,那是所有美债都会受到影响,不单单只是新发行的美债。

3)如果这笔违约的款项被视为应收账款而不是政府债券,美联储会出于 LCR(流动性覆盖率,指金融机构持有的高流动性资产的比率) 的目的在第二天处理这些应收账款,即使还不知道这些应收账款何时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