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危机引发通胀预期 美元和美债收益率双双攀升

能源危机引发通胀预期 美元和美债收益率双双攀升

2021年09月30日 23:50:06
来源:华夏时报

能源危机引发通胀预期 美元和美债收益率双双攀升

9月29日,美元指数处于94.40上方,日内涨近0.7%,也创去年11月初以来新高,并创6月以来最大两日涨幅。去年三季度末,美元也有类似大涨。

与此同时,10年美债收益率也开始大涨,过去两周,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地从1.30%上升至1.50%。

跟美元一样,十年期美债收益率是国际金融市场最重要的价格之一,是全球金融资产的定价基准之一,美债收益率的攀升,对全球金融资产价格是一大压力,近期大多数金融资产价格出现调整,就与这个因素有关。

但是美元大涨和美债收益率攀升背后的实体经济才是这一切变故的根本原因,这就是通胀预期的强化。

这一轮通胀预期源自于欧洲天然气供需失衡,引发天然气价格的暴涨,从而导致全球能源价格飙升。

去年5月欧洲天然气价格开始上涨,到今年8月初上涨了1000%,与年初相比,天然气价格也上涨了250%。进入9月以来,欧洲天然气价格一再创下新高。9月30日,欧洲天然气期货日内涨超10%,创下历史新高。

天然气作为最主要的能源,它的大涨,带来电力价格的普遍上涨,今年年初以来,欧盟主要经济体的电价较一年前普遍高出了一倍有余。英国今年9月的电价几乎是去年同期的7倍,西班牙的电价自今年夏季以来已经上涨了200%以上,德国的电力批发价格也上涨60%多。

能源危机也刺激了原油期货价格的上涨,ICE期货欧洲交易所布伦特原油11月合约自上周二以来六连涨,强势突破80美元大关,主要是市场供不应求、库存下降。

欧美国家的能源价格上涨,主要是受供应链断裂影响,比如英国的汽油价格大涨,就是因为脱欧后卡车司机供给不够,而欧洲电力价格的上涨,也是由于供应链出现了断裂。各国新冠疫情还在蔓延,供应链很多环节受到冲击,但同时疫情后人们的生活正在恢复,供求之间出现失衡。

其实不仅仅欧美国家能源的上涨,最近一段以来中国全国范围内出现拉闸限电的情况,不仅仅是企业的生产经营受影响,居民的用电也大受影响。

中国用电出现问题原因复杂,固然有一些短期的结构性的原因,比如境外需求猛增,出口企业扩大产能,煤炭供给环节出现缺口,但也有长期性的因素,比如“双碳”战略的实施,新能源的对传统能源供给的干扰等。

能源是生产生活的基础材料,能源价格上涨会刺激其他价格上涨,比如欧洲化肥价格开始上涨等,因此关于通胀的预期再次抬头。

不过发达经济体关于通胀的看法不是很统一。

9月29日周三,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欧央行行长拉加德、英国央行行长贝利、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集体亮相名为“货币政策之未来”的欧央行线上论坛活动。四位全球最重要之列的央行行长都“谨慎乐观”地预言通胀高企只是暂时状态,同时也警告称,供应链瓶颈可能会持续比预期更长的时间,无法跟上强劲的商品需求,进而导致通胀走高持续到明年。

他们仍集体认为通胀会随着供应瓶颈缓解而回落,同时正密切关注“通胀预期”的异常变动。他们也强调了供应中断和新冠疫情复燃等“大量”不确定性,正在给主要经济体的前景蒙上阴影。

在四位央行行长中,鲍威尔对通胀的判断比较鹰派。鲍威尔重申美国通胀高企可能会再持续几个月,甚至延续到2022年,但这主要是由供应链瓶颈等临时因素导致,暂时走高的通胀最终会回落。

他还再度确认,美联储正在接近缩减购债,加息则在更遥远的未来。如果通胀持续走高,并推动家庭和企业的通胀预期飙升引发严重担忧,美联储肯定会作出回应,利用工具来确保通胀运行在与FOMC目标一致的水平上。

无论如何,此次由于供应链断裂引发的能源价格的上涨,恐怕并非“暂时”那么简单的概括,主要是新冠疫情的发展目前尚难预测,供应链的断裂短期难以恢复,尤其是疫情引发的供给端的短缺可能未来更长时间里还会恶化,如果通胀长期化,导致美联储加息提前,可能对资产价格形成长期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