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妥协支出法案规模,美南加州海岸石油泄漏,能源危机影响几何?
财经

拜登妥协支出法案规模,美南加州海岸石油泄漏,能源危机影响几何?

2021年10月04日 08:05:08
来源:期货日报

欧洲“气荒”、英国“油荒”,全球正面临一场“能源浩劫”?今晨盘初,NYMEX天然气期货上涨超2%,NYMEX原油期货微跌。COMEX白银期货一度上涨1%。美元指数跌破94.00关口。

本周一,欧佩克+召开部长级会议讨论恢复闲置产量的问题。市场预计欧佩克+本次会议将坚持原计划,11月继续增产40万桶/日。但有消息称,未来一个月也可能增产80万桶/日。

拜登妥协:基建法案可以再等等,支出法案的规模可能下调

在基建法案投票陷入僵局后,美国总统拜登上周五罕见亲赴国会山、与民主党议员进行闭门会议。

在会议上,拜登调整了民主党对其经济法案的预期,针对党内分歧做出妥协,告诉议员们税收和一揽子支出计划的规模会更小,排除了两党基础设施法案很快获得通过的可能性。

在如何推进拜登政策议程方面,民主党内一直处于严重的分歧。

民主党内温和派认为,基础设施法案应当优先在众议院获得通过。该法案上个月已在参议院获得通过,当时有19名共和党参议员加入全体50名民主党参议员的行列,批准了这项法案。在法案规模方面,温和派希望大幅削减支出计划,民主党参议员曼钦提出,他仍希望将税收和支出法案削减约2万亿美元。

而民主党内进步派则威胁称,除非更大规模的气候变化与社会开支法案也得到同步推进,否则就让基础设施法案搁浅。

据美联社报道,拜登上周五向党内进步派做出妥协,将基建法案与应对气候变化和扩大社会保障网的法案重新联系。对于党内温和派要求削减开支的要求,拜登则提出1.9万亿—2.3万亿美元的折中数目。

当地时间10月3日,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尔斯·舒默在纽约市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希望尽快通过两党基础设施法案以及和解法案,并为美国国会设定了一个月的目标期限。舒默认为,国会必须通过这两项重要的支出法案,以帮助全美国的工薪家庭。

舒默给出的通过法案的目标期限与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一致。佩洛西于当地时间10月2日宣布,她希望在10月31日之前通过两党基础设施法案,届时已在10月2日被拜登签署的高速公路拨款延长法案的授权也会到期。

根据美国白宫的声明,拜登本周五将发表有关经济的演讲,就经济议程和新冠疫情等话题进行讨论。

欧佩克+部长级会议今日举行

10月4日,欧佩克+召开部长级会议,讨论恢复闲置产量的问题。欧佩克召开会议前,油价企稳。WTI原油期货价格在76美元/桶附近,此前已连涨六周。一些行业顾问和交易员表示,欧佩克可能不得不考虑在11月将产量提高至40万桶/日。欧佩克自身的模型显示,石油将在未来两个月供不应求。随着冬季来临,天然气价格飙升也提高了发电过程中柴油等成品油消耗量增加的可能性。油市已在看涨结构中稳固,布伦特原油现货溢价为0.78美元/桶,上月初为0.56美元/桶。

此前有四位欧佩克+消息人士表示,进一步增加石油产量是一种可能,但没有人给出具体数量或具体月份。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首席大宗商品策略师Helima Croft表示:“在周一的会议上,石油日产量增加40万桶以上是一个可行的方案。”

欧佩克+已经表示,将坚持其适度增产的时间表,批准11月再增产40万桶/日。

咨询公司Energy Aspects的首席石油分析师和联合创始人Amrita Sen表示,在加快恢复产出之前,欧佩克+可能会观望天然气的短缺是否会实质性地推高石油需求。增产措施“将来可能会采取,但不是现在”。

但有另外一位消息人士表示,未来一个月可能增加80万桶/日,而之后一个月可能不增产。

有消息人士称,石油市场可能需要比现有协议更多的石油,这是“可能出现的情况之一”。不过,有消息人士称,最有可能的结果是该组织将坚持现有计划。

海通期货能化总监能源化工负责人杨安表示,目前还不清楚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基调的改变,但在此之前,欧佩克+联合技术委员会召开了一次会议,评估了市场前景,预计在其基本情境预测下,明年石油市场将出现140万桶/日的过剩,略低于此前预测的过剩160万桶/日。

美国南加州海岸发生重大石油泄漏事故

据美国《国会山报》当地时间10月3日报道,10月2日在太平洋沿岸靠近美国加利福尼亚海岸发生了大规模漏油事故,约有3000桶原油从距离加利福尼亚海岸近5公里的海上钻井平台“Elly ”溢出。当地政府官员表示,由于石油泄漏,已关闭了圣安娜河码头至城市码头的海水通道。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亨廷顿海滩发言人詹妮弗·凯莉表示,有信息表明,漏油事故起因是一条管道向该水域倾泻了126000加仑的原油。目前,石油泄漏具体原因仍在调查中。

截至10月3日上午,此次漏油事故的持续漏油量已经超过了2007年旧金山湾漏油事故的漏油量,当时一艘货船撞上了旧金山-奥克兰海湾大桥,泄漏了58000加仑的原油。

伊朗外长:伊核协议相关方会谈将很快恢复

据伊朗媒体报道,伊朗外交部长阿卜杜拉希扬表示,就继续进行维也纳谈判模式已达成共识,伊朗的谈判团队人选目前正处在最终确定阶段,伊方将很快回到谈判桌上。伊朗外交部将参与谈判,谈判在政治副外长层级进行,最终成果由各国外长批准和敲定。阿卜杜拉希扬同时强调,谈判必须取得成果。

据多家外媒报道,阿卜杜拉希扬在接受伊朗国家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对于美国重启核谈判的想法,伊朗曾通过中间人向回复:“如果美国的想法是认真的,那就要释放一个认真的信号,比如解冻至少100亿美元的伊朗被冻结资金。”

从阿卜杜拉希扬后面的补充看,伊朗似乎并不指望美国能接受这一要求,他调侃道:“美国甚至都不肯把属于伊朗的100亿美元给解冻了,不然我们至少还能说,美国人在过去几十年里确实有考虑过伊朗的利益。”

欧洲陷能源危机,英国电价暴涨700%

一场全球性的能源危机似乎正在席卷世界。近期,英、法、德等欧洲国家的“气荒”“油荒”“电荒”问题持续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今年以来,国际天然气价格持续刷新历史新高。据欧洲洲际交易所数据显示,天然气价格已经从2020年中旬涨了10倍。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9月15突破每千立方米880美元,创历史新高。欧洲的天然气储存量也已低于五年平均水平16%,2021年9月更是继续创下历史新低。

英国的天然气价格也飙升至历史最高水平,ICE天然气期货一度突破194.94便士/千卡,创历史新高。

周一盘初,NYMEX天然气期货上涨超2%,NYMEX原油期货微跌。COMEX白银期货一度上涨1%。美元指数跌破94.00关口。

一些欧洲的天然气消费机构因燃料成本高昂已申请破产。最近几周在英国,四家小型能源公司已经无法承受价格的上涨。以天然气为原料的化肥生产商困难重重;消耗大量热量的重工业以及铝和水泥的生产商也深陷困境。

美国全国能源协助理事协会(NEADA)主任沃尔夫指出,人们已经习惯了新冠病毒大流行造成的封锁期间的低成本。他补充说,工业生产和其他经济部门的复苏增加了对原材料的需求并刺激了其价格。专家认为,电力公司对液化天然气运输船的争夺推动了天然气价格上涨。

欧洲的天然气价格自去年以来一直在上涨,不断打破纪录。一个月前预计天然气价格每千立方米略超500美元,9月底达到了1200美元。尽管俄罗斯履行其向欧洲大陆供气的所有合同义务,供气量已接近历史最大值,天然气价格依旧在上涨。

除了欧洲出现罕见的“气荒”以外,美国、亚洲现货天然气价格今年以来均出现了不同幅度的上涨。

与此同时,“电荒”也在侵袭着这些欧美大国。截至今年9月,英国每兆瓦时电价已经涨到了285英镑,不仅比2020年同期暴涨了700%,还打破了从1999年至今22年的历史记录。电价暴涨已经让英国经济受到严重打击,很多工厂和企业不得不停产停工。居民生活也受到严重影响,生活成本增加,市场物资匮乏,生活质量下降。

近日,英国大量的加油站因无油可加而关闭,英国政府甚至部署军队随时待命驾驶运油卡车缓解市民正常用油需求,但成效甚微。

据《每日邮报》10月2日报道称,在因燃油危机而导致“混乱”的情况下,一支由20辆汽车组成的车队尾随一辆罐车求油,一路行驶70英里(约112公里)、发现车上满载的是水泥而非燃油后,司机们傻眼了。

为什么会出现能源危机?

有分析认为欧洲地区国家之所以会出现“气荒”“油荒”“电荒”是英国脱欧、新冠疫情、节能减碳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但多数分析一致认为欧美国家正在凸显的能源问题事实上与“脱碳”密切相关。

巴黎协定后,全球各国都在节能减排上制定了明确的计划。因此,十几年来,欧洲一直在“不遗余力”地进行能源“脱碳”,大幅降低化石能源发电的比重,以至于天然气成为欧洲能源结构的关键组成部分,欧洲国家对天然气的依赖度越来越大。

从能源结构上看,中国以火电为主,超过七成电力来自于煤炭发电。近日来的电力紧张,主要是因为动力煤价格上涨和供应紧张。而美国和欧盟煤炭发电分别只有19%和13%,尤其欧盟煤炭发电下降得非常快。

但欧洲天然气存储量不足。欧洲的存储设施内的天然气库存,已处于每年此时的历史低点。而俄罗斯和挪威又限制了天然气管道的出口输送量。

当前,国际天然气价格大幅飙升,自然推高其他能源的价格,特别是电力。大多数分析认为,欧洲碳价的飞涨是本轮刺激欧洲电价大涨的主要原因之一。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欧洲碳价基本在50欧元以内,但今年碳价一路上扬,甚至突破了60欧元。

面对化石能源的紧缺,欧洲有声音怀疑俄罗斯借机凸显自己作为天然气重要供应国和“北溪”-2号管道的价值。但事实是,俄罗斯自身的天然气储量也处于低值,亟需在冬季到来前重建储备。

借助页岩气技术,美国本已成为天然气出口大国。但由于新冠疫情拖累全球经济,美国此前大幅减少了相关投资和钻井数量,短时间内无法恢复生产。同时,大西洋频发的飓风也显著干扰了既有的油气生产。

分析人士称,当前电价上涨和能源供应紧张是气候变化和后疫情时代的能源需求模式变化共同作用的结果。但颇具黑色幽默的是,面对罕见的能源危机,欧洲开始有声音考虑重启已经封存的燃煤电厂。

能源危机会带来连锁反应吗?

能源紧缺随之而来的就是能源价格的上涨。分析人士认为,能源价格上涨或将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

一方面,北半球即将迎来寒冷而漫长的冬季,能源价格上涨会让普通居民面临一个“昂贵的取暖季”,限电也将会对人们的生活带来诸多的不便。

另一方面,能源价格上涨,影响企业和工厂生产成本,企业停产停工将会令一些依赖于化石燃料加工的食品生产企业。比如,欧洲最大的化学品生产商巴斯夫因原料成本飙升而削减产量,或许会有更多的生产商跟进,导致农民的生产成本增加,进而影响相关食品价格。

此外,能源紧缺直接关系到能源供应商的“生死”。当前的天然气价格上涨和石油短缺已经导致英国多家能源供应商倒闭。同时,假如能源危机在全球范围蔓延,能源价格上涨,导致全球出现限电停产现象,而停电又可能进一步推高能源价格,进而加剧人们对通货膨胀的担忧,影响全球经济复苏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