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债务上限燃眉之急解决了 拜登还有哪些选项避免终极违约?
财经

美国债务上限燃眉之急解决了 拜登还有哪些选项避免终极违约?

2021年10月07日 07:34:40
来源:华尔街见闻

距离美国财长耶伦给出的10月18日大限仅有不到两周时间,民主党在债务上限问题上眼看就要三次闯关三次失败之际,迎来了峰回路转。

周三,美国国会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称将允许紧急债务上限延长至12月。这一时间比民主党期待的明年12月提前了一年,但也算共和党做出了妥协。最新形势表明总统拜登短期施压有效。拜登还有哪些选项,可以避免美国终极违约?

原地不动,两党继续“胆小者的游戏”

目前,美国两党在债务上限问题上博弈,相互指责。民主党方面此前指责共和党人挡道,施加压力。例如,本周总统拜登公开表示,除非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合作,在未来两周内投票批准提高债务上限,否则联邦政府可能会突破28.4万亿美元的债务上限,史无前例地出现违约。

毕竟,参议院共和党方面只需要10个共和党人出来投票,甚至都不需要去投支持票(暂停债务上限),就可以打破阻碍投票的阻挠议案(Filibuster),从而让参议院民主党们单方面通过多数票就解决债务上限问题。

这一方法目前看是奏效的,因为就在周三美东时间中午之前,市场普遍预计参议院共和党不会妥协。共和党最新行动,缓和了市场的担忧,因为此前不少分析称,共和党没有必要犹豫不决,只要他们有这个意愿,就可以赢得这场“游戏”,并最终迫使民主党单独通过他们的一揽子法案。不过从另一角度看,12月的短暂延期,让共和党领导人有效地削弱了民主党的主要攻击线:共和党正在挡路,而民主党则努力避免灾难性的违约。

众所周知的“预算和解程序”

“预算和解程序”在没有共和党支持下,民主党单方面就可以完成。暂停债务限额或提高债务限额的决定只需51票就能在参议院通过,而不是通常需要的60票。这一方法是麦康奈尔一直以来坚持让民主党们施行的。

然而,这个方法本身涉及多个步骤,非常耗时,并且一旦民主党们这样做了,美国选民很难将债务违约归咎于共和党人,所以民主党迟迟没有行动。

对于民主党提到的耗时这个理由,麦康奈尔周三特别提及,他说:“允许紧急债务上限延长至12月,这将解决民主党人关于他们造成的时间紧的借口,并给统一的民主党政府足够的时间通过和解程序。”

预算和解程序的扩展版

参议院多数党可以改变参议院的规则,以打破Filibuster僵局,最终暂停或是提高债务上限。具体方法就是——设置“例外”。预算和解程序是一个例外,除此之外,还有其余各种例外。

从当前形势来看,需要参议院全部50名民主党人都支持开启例外,才可以。不过已经有民主党党内人士反对这一做法。所以,这种方法最终实施的可能性很小,只是作为一种可能,在这里列述。

民主党“小改”议案:暂停债务上限改为上调

9月,美国众议院通过的议案中,将把美国政府的债务上限暂停到2022年12月。这里的重点是暂停,而非上调。事实上,有几位共和党人支持上调,而非暂停债务上限,他们认为这是一种为了避免美国违约而作出的妥协。

暂停和上调的区别在于,上调债务上限,意味着这是民主党人打破纪录作出的,这有利于共和党人届时将“支出失控”的罪名让民主党来担。而暂停债务上限则没有这种效果。

实际上,上调债务上限并不等于授权增加政府开支。上调债务上限只是允许美国财政部继续付清先前的支出花费,类似于消费者偿还上个月的信用卡账单。然而,一旦上调债务上限数万亿美元,这一新闻定将充斥各大媒体头条,民主党给选民们“乱花钱”的印象可想而知。

民主党“大改”议案:增加吸引共和党元素

民主党可以在债务上限的议案中增加内容,来吸引足够的共和党选票。据彭博新闻社,一个想法是成立一个委员会,就老年人医疗保险福利的未来提出建议,该委员会届时发出警告,除非削减福利或提高税收,否则系统将在2026年破产。

不过到目前为止,民主党人排除了这类方案的可能性。因为没有迹象表明,有足够多的共和党人会支持将债务上限和中长期财政政策相绑定的方法。

另类解决方式:打造一枚万亿美元硬币?

这种方式其实是在利用法律漏洞。在现行美国法律体系下,纸币的流通量以及其它金属制成的硬币的面值都受到严格的限制,但白金硬币的面值却不受限制。随着美国债务上限期限临近,关于“白金硬币”的提案再次在美国政治圈内进行讨论:何不绕过国会,铸造一枚“价值”万亿美元的白金硬币来偿还债务?

大致操作方法是:美国铸币局可以1000美元的成本(具体金额无关紧要)铸造一枚白金硬币(面值1万亿美元),然后将这枚硬币以面值价格出售给美联储。在美联储购买后,美国财政部在纽约联储的财政部存款账户(TGA)相应将增加1万亿美元。这只是美国政府两个部门(财政部和美联储)之间的资产互换,不会有新资金进入经济,只是一个会计技巧。

这么做的弊端是显而易见的:就算避免了美国违约,这种“白金硬币”的解决方案最终会产生和违约一样的结果:动摇人们对美元和美国财政部的信心。因此,很少有严肃的经济学家或政客真正提倡这一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