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很暴力 剧本杀真的“变味”了?
财经

很黄很暴力 剧本杀真的“变味”了?

2021年10月08日 08:39:31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约个本”已经成了现在年轻人的重要休闲娱乐方式之一。但剧本杀却在近期,因为部分商家存在宣扬“暴力、灵异”等内容,而被新华社点名。剧本杀是否将走向规范化?它的发展,真的离不开血腥暴力和恐怖要素吗?

“约个本”已经成为假期很多年轻人的重要娱乐方式。但剧本杀在近期,却站上了风口浪尖。

9月22日,新华社发文称,少数商家在游戏内容、场景设置等环节宣扬暴力、灵异,以此为商业噱头吸引年轻人,引发公众担忧,与此同时,多家剧本杀门店也没有张贴有关未成年人的提示性警告,管理规范仍存在漏洞。

新华社提到的主要是一部分“实景”剧本杀门店,它们大多建在缺乏安全防护措施的地下室或者偏僻处所,打着恐怖等噱头招揽新客,但多数布景粗糙、缺乏沉浸感,剧情设置又难以自圆其说。而其他低俗化倾向的内容,在一些剧本杀内容中也有存在。有玩家向《财经天下》周刊透露称,自己也玩到过一些打着色情和暴力“擦边球”的剧本,令人感到尴尬和心理不适。

剧本杀在近两年热了起来,同时,优质剧本内容的缺乏和商家良莠不齐,也令这个新行业承受着巨大的争议。但剧本杀的灵魂在于“剧本”,其中备受推崇的是“推理”和“社交”因素,也并非必须借助暴力和恐怖等“擦边球”内容才能吸引客人。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剧本杀仍然是一项受到年轻人欢迎的社交娱乐项目,但现在,它也到了应该结束“野蛮生长期”的时刻;纳入监管范围、规范化发展将成为行业必经之路。

而实际上,剧本杀行业“内卷”的“大逃杀”,也已经开始。

剧本杀里的“擦边球”内容

剧本杀最早源自英国,原型为作为聚会游戏的“谋杀之谜”,是一类真人角色扮演游戏,游戏全程以剧本为核心,由DM(游戏主持人)引导玩家进行多轮搜证、讨论、推理,最终票选出凶手,破解作案动机和手法,最后由DM公布真相。

在《明星大侦探》等综艺节目的推动下,线上的剧本杀平台逐渐获得资本青睐。随后,线下剧本杀也迎来爆发期,门店数量激增,并发展成为圆桌剧本杀和实景剧本杀两种不同形态,其中,圆桌剧本杀更便于展现复杂的推理过程,价格便宜,一直是线下剧本杀店的主流。

不过由于内容本身涉及犯罪情节,不少消费者发现,自己拿到的人物剧本常常涉及些性、暴力等元素。

作为剧本杀玩家,蒋媛告诉《财经天下》周刊,有一次玩一个“机制阵营”本时,她拿到了一个女巫的角色,除了剧本的主要任务抓到真凶外,女巫还有一个个人任务——找到曾经“侵犯”过自己的人。“后来复盘时,DM把我的个人任务线也公布了,当时全桌人都用恍然大悟的眼神看着我,我和那桌人互相不认识,突然讨论这种敏感细节,太让人尴尬了,拿这种事当谈资和娱乐对女性玩家太不尊重了。”

另一位90后女性玩家小萍也认为,一些剧本里会刻意设置离奇、刺激的情节博人眼球,审美趣味比较低级。“有次玩剧本,一个玩家分到了一个小皮鞭道具,说是可以对另一个玩家发起特殊功能,当时全桌人都笑了。说实话,这个功能和主要情节没有太大关联,感觉就是个噱头。如果在座的有未成年人怎么办?”

除了情节低俗化,少数剧本杀也喜欢将人物设置得边缘和极端。蒋媛记得,有一次玩情感本时,桌上六个角色中,有几个角色是网络黑客、吸毒的编剧、入殓师和色情主播。“我还拿过夜店男模、小三的人物剧本,感觉作者为了吸引玩家,故意将人物背景设置得这么离奇,实际体验并不好,最后推理过程和故事都没记住,只记住了这些奇葩的设定。”

中国沉浸式剧本娱乐专业委员会副会长王飞认为,“剧本杀一般玩家人数在5个人以上,弥补的是麻将、扑克以外的半熟人社交场景,通常一桌玩家里有熟人也有陌生人,在这种社交场景中,大家都有各自的社交包袱,没有那么喜欢讨论过于私人和敏感的话题。对于‘黄本’或带有暴力元素的本子,消费者们也不愿意公开评论,害怕被别人贴上喜欢性或者暴力的标签。”

除了盒装本外,一些线下剧本杀门店还会开设实景本,即为剧本搭建场景和道具,人物在游戏过程中可以换装,来加强沉浸式氛围。这类实景本的门票通常高于盒装本,以北京为例,据了解,实景本的价格基本在300元以上,一般是盒装本的两倍左右。

目前市面上的实景剧本杀以古风、恐怖和年代题材为主,通常会融入情感、本格推理、变格推理等多个元素。但《财经天下》周刊注意到,在美团平台,不少卖家会推出一个或多个恐怖实景剧本杀作为卖点。

盒装本里的恐怖、悬疑要素,在实景中得到了具象化和放大。例如,有的剧本会将场景设置为废弃的医院或精神病院,地上摆满骷髅头和断臂残肢,辅以阴森的灯光和音效,骇人的尖叫和笑声,突然蹦出来的女鬼,共同营造诡异、惊悚的气氛。

程海记得有次店家推荐了一个剧本,玩到一半她才知道这是个带有轻微恐怖情节的本子,需要在一片漆黑的小暗间搜证,“黑暗之中我隐约看到了真人NPC(非玩家角色)扮演的鬼,大家惊慌失措,互相推搡起来。我被摸了好多下,也不知道是其他玩家还是鬼,我们几个女生吓得抱在一团尖叫,店家的小狗听到我们的尖叫,也吓得在浴缸里尿失禁了。我觉得玩剧本之前,店主应该告诉我们,胆小的人不适合玩,如果我们中间有人有心脏病或其他先天疾病,事情就闹大了。”

这些恐怖情节在设置时是为了增添趣味感,但由于运营的非标准化,很难把握合理的度,比如不少恐怖题材的实景剧本杀都是全年龄向的,没有对未成年人做出警告和提示。新华社报道中也提出,其中的恐怖、血腥、暴力元素或对青少年造成不良心理影响。

追求刺激是娱乐放松的方式之一,也是人的天性。但也有部分玩家认为,很多恐怖剧本杀的场景设置存在一定安全隐患,对玩家也缺乏审核机制,很容易引发人身安全事故。

因此,恐怖向的实景剧本杀也常常引发争议。《财经天下》周刊发现,在美团平台上,也不乏消费者对这类剧本杀的负面评价,包括“一些NPC对女玩家动手动脚,死拉硬拽,不太尊重人”、“楼梯太陡峭,灯光又没有开,惊吓过程中容易引发事故”等。

秉持这类观点的用户不在少数。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消费者对剧本杀相关门店担心的首要问题就是安全防护措施不齐全;其次为剧情设置不合理,难以自圆其说;此外,还有不少消费者对剧本杀开在地下室或其他较偏僻不安全的地方、多数主题较为恐怖表示了担心和不安。

剧本杀为何会有“擦边球”?

《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2021年国内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超过150亿元,消费者规模或达941万,超七成为30岁以下的年轻人群,超四成用户消费频次在一周一次及以上。亲民的价格、互动的社交模式,剧本杀吸引着越来越多娱乐需求旺盛的年轻人加入其中。

这是个十分注重体验感的娱乐项目,剧本质量、布景质感、店铺服务水平、DM演绎能力,都会影响玩家的感受和评价。而剧本杀的灵魂,无疑是“剧本”,而非“杀”。

根据中原证券的调研显示,在2021年上半年,最受到玩家欢迎的剧本杀类型当属“烧脑推理”类,占比超过46%,几乎占了半壁江山。

但多数推理类型的剧本内容,基本是围绕着凶案展开,也因此,对于“暴力”、“凶杀”内容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在其中,为了让案件更为“烧脑”、情节设计更加复杂,剧本对角色进行猎奇向设定、角色作出“出格”的行为也就变得常见。

在速博文化合伙人陆寅看来,“从编剧角度讲,设定一个人物时,必定会有该人物自己的职业、年龄、性格色彩、过往经历。如果剧情和主题需要,设定一个特殊的角色也无可厚非。但是如果是为了博出位,这类设定完全没必要。即使有这类偏好的玩家,也迟早会对主打感官刺激的剧本审美疲劳。一些作者以为市场喜欢这种口味,但其实真正口碑好、打动人心的还是故事内核好的剧本。最终还是要看剧本本身的质量是否过硬。”

但优质的剧本在行业中,已经是“稀缺资源”了。有剧本杀业内人士曾向《财经天下》周刊介绍,在每年的剧本杀展会上,都会有来自不同城市的上百家门店争夺剧本。再加上剧本杀行业中,本来剧本创作者就是以兼职居多,优秀剧本的数量更是凤毛麟角。

出于成本上的考虑,并不是所有的店家都愿意在购买剧本上投入大量资金。同时,行业中也还没有任何相关的保护剧本版权的规定,盗版剧本在电商平台上也随处可见。因此,“恐怖本”的出现也难以避免。

“非恐向的剧本创作需要一系列综合能力,包括底层游戏机制、数学算法,还要懂编剧、懂声光电,剧本撰写难度大得多。而绝大多数剧本杀店主缺乏游戏和剧情创作功底,只能从市面上采购符合大众口味、刺激性的剧本,从门槛和成本最低的恐怖本着手。”陆寅说。

而在“实景”剧本杀中,恐怖题材为何也常见?陆寅解释称:“恐怖题材剧本难度更低,不需要编剧在游戏机制的研发上花太多心思,不需要太复杂的剧情,甚至直接找两个‘僵尸’追客人就行了,就达到了刺激的效果。比如市面上通常的套路之一,就是让玩家从一间屋子进去,躲开僵尸、拿到钥匙,解开谜题。而如果编剧想要设计一个引人深思的场景,比如家国情怀、反战或者其他题材,难度可就大多了。‘僵尸’谁都能演,但能演出‘家国情怀’的人有几个?”

同时,他还表示,“恐怖题材剧本杀大部分是‘暗景’,场景较暗,因此对门店运营者来说,装修细节不用太多打磨、装修成本相对更低。”

但事实上,在线下门店中,最常见的剧本杀,还是玩家们在房间里围着一张桌子就可以进行的游戏。实际上,搭建实景对于大多数店主来说,是一件太过耗费成本、也并非能够轻易做到的事情。而且,无论是恐怖本还是其他题材,市面上不少实景剧本杀布景仍然十分粗糙,装修也远远达不到沉浸感。而缺乏沉浸式的感受,也限制了“恐怖本”的流行。

王飞表示,不少线下剧本杀店的实景剧本实际上是用来吸引新客的,相当于店铺的一种推广手段,可以起到将新客转化为能适应“圆桌剧本杀”老客的作用。“一些规模和投资比较大的剧本杀店,都会设置一到两个实景剧本杀,但这种实景做的是‘一次性’生意。目前实景剧本的票价不算太贵,有的店家受限于成本,场景上的投入有限。因此,不少门店会偷懒、节省装修的钱,在场景和布置很简陋,效果也并不逼真。”

剧本杀何时走出粗放式发展困局?

剧本杀目前“乱象”频出,在行业人士看来,是因为这个行业很年轻,发展速度又太快。

据艾媒咨询数据,2019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超过百亿元,同比增长68%,预计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将增至170.2亿元。在巨大市场前景的诱惑下,这个投资金额不高的行业吸引了大量创业者的加入。据统计,2019年全国剧本杀门店数量由2400家飙升至12000家。

有剧本杀店主曾向《财经天下》周刊介绍称,在北京地区,一家150多平的门店,月租金就需要3万元;按照每三天上新一个剧本的速度,每年在剧本采购方面就需要投入几十万元;再加上人员工资的投入,开店的成本并不是一笔小数目。在剧本杀“热”起来之后,不断有新店开张,大家为了留住客人也开始“内卷”,“不断采买新本、进行促销活动,成本增加了,赚得却越来越少。”

商家数量飙升,成本居高不下,竞争日益加强,在这个行业走向真正产业化之前,线下剧本杀门店已迎来了一波倒闭潮。今年4月,不少商家在闲鱼上转卖剧本、道具和门店桌椅。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5月13日,国内已注销近200家剧本杀相关企业。其中,4月共注销近百家相关企业,环比增长102%。同时,行业中,剧本盗版问题、店铺同质化竞争、DM专业度欠缺、店铺装修简陋等问题也不断出现。

陆寅表示,剧本杀目前的流量足够大,社会关注度也足够大,前期成本投入足够小,门槛低,但不意味着它没有门槛,很多创业者缺乏开店和经营的经验,目前行业也没有形成标准化流程,从单店精算模型、人效成本、到NPC培训、员工薪酬结构,都还不够完善。但他同时也认为,“门店大量倒闭是因为很多商家专业度不足,素质参差不齐,不是行业本身出问题了。”

王飞则表示,剧本杀的从业者大多是90后和95后,行业经验尚浅,目前他所在的专业委员会在面向这类人群组织培训课程。在他看来,“行业好了,所有商家的日子才会好,中小商家如果面临生存危机,容易引发全行业打价格战,最终拖累全行业过苦日子”。

除了商家端的培训,剧本杀内容端的审核机制也将提上日程。据行业人士透露,未来剧本杀行业将会上线剧本自审机制,所有面向C端消费者的剧本,都将经过一轮审核,不健康的内容将被提前筛除。目前作品工作室、发行端、以及具备自研能力的商家都将在提高自觉自律意识。此外,剧本杀行业规范也在起草过程中,年龄分级制度、消防安全细则就包含在内。

(应受访者要求,小萍、蒋媛、程海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