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爆空头!特斯拉业绩大超预期 “芯片荒”下竟躲过停工!
财经

打爆空头!特斯拉业绩大超预期 “芯片荒”下竟躲过停工!

2021年10月08日 08:22:48
来源:券商中国

“两年前,我劝5个朋友买了特斯拉的车,劝5个朋友卖了特斯拉的股票。现在想想,我可能失去了10个朋友。”

这个段子的背后,是特斯拉频频扮演“价格屠夫”的角色、席卷全球的销量以及受此提振节节走高的股价。在近日披露的三季报中,特斯拉第三季度全球范围内交付量达24.13万辆,轻松打破上个季度的历史纪录,并大幅超过市场预期。公司股价在本周一美股大跌中逆势上涨,继续打爆做空势力,更有华尔街分析师给予其12个月内1000美元/股的目标价。

不过,特斯拉本周一遭遇一纸判决:因应对工厂种族歧视不力,被判向一名前员工赔偿1.3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8亿元)。

但同时也有“好消息”传来,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拒绝了2019年对其火灾展开正式调查的请愿书,该机构称“无法将事故与任何设计或制造缺陷情况联系起来。”

持续击败华尔街空头

近日,特斯拉公布2021年第三季度全球的生产和交付情况,所有车型总交付量达到24.13万辆,打破今年第二季度创下的历史纪录,环比涨幅达到接近20%,这无疑是超预期的数字:早在三季报公布之前,华尔街曾公布一项对分析师的调查,行业分析师们预计特斯拉在三季度平均交付22.27万辆车,较最终公布的数据仍是低估了不少。

图源:INSIDEEVs

受此利好消息影响,本周一在美股三大股指集体下挫的行情下,特斯拉逆势上涨0.81%,盘中最高涨逾4%。截至周四收盘,特斯拉最新市值达7950亿美元。

不仅如此,大摩还将公司2021年交付量预期从83.5万辆上调至88.1万辆,2022年交付量预期从113万辆上调至120万辆,并维持特斯拉900美元目标价和“超配”评级。

自3月份触及2021年低点以来,特斯拉的股价已上涨41%,如果将时间拉长至去年年初,400多个交易日以来,公司股价涨幅则超过8倍。这让敢于押注股价下跌的华尔街空头伤了脑筋:该公司曾经是纳斯达克被做空最多的股票——去年最多时有多达20%的流通股为卖空股。然而,据彭博社报道,“但现在看起来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放弃了。”

根据IHS Markit Ltd.的数据,截至上周四,投资者借入的股票百分比已降至特斯拉流通股1.1%,这是自2010年上市以来的最低水平,并在过去的12个月里,卖空比稳步下降。

而早在今年年初,金融数据公司S3 Partners就披露数据,2020年特斯拉股价上涨743%,让空头们损失高达401亿美元。该公司董事总经理Ihor Dusaniwsky表示,这不仅是去年所有空头在股票上遭受的最大损失,也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空头损失。

Wedbush的金融分析师的Dan Ives给客户发的邮件继续重申1000/股美元是特斯拉未来12个月的目标价格。他认为特斯拉有望在今年实现90万辆的年交付量。“当前新能源车的全球保有仅为3%,到2025年电动汽车可能会增长到10%,并且随着各国继续出台减少碳排放的政策,将提振新能源车并使特斯拉及其相关股票受益。”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受负面舆情以及国产新能源车异军突起的竞争影响,特斯拉光环似乎在逐渐褪去。然而,虽然三季报中并未透露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的销量情况,但Future Fund的投资组合经理Gary Black表示,特斯拉三季度创纪录的交付是由中国市场良好销量推动的,这“打破了中国需求正在放缓的任何想法”。

全球汽车芯片困境中独树一帜

众所周知,特斯拉是世界上垂直整合度最高的公司之一,它控制和维护自己的部件供应链,甚至包括车辆座椅。然而,在面对世界性的芯片短缺时,特斯拉似乎也有点吃力。

据路透社上个月报道,马斯克表示,特斯拉在第三季度早些时候遭遇了极其严重的零部件短缺。虽然面临困难,但在全球所有汽车制造商中,特斯拉基本是为数不多的基本成功避免芯片危机的公司,因而没有出现大规模的生产停工。

因此,三季报发布后,马斯克在推特上连发两条动态,着重感谢了供应商和合作伙伴在“艰难时刻”的付出。

大摩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表示,特斯拉的垂直整合能力,加上其灵活的企业文化和相对较小的公司规模,帮助其克服了阻碍该一些老牌公司的芯片短缺问题。大摩称赞在芯片方面的努力“它研发了属于自己的AI芯片来服务其自动驾驶工作,(特斯拉)不仅是芯片制造领域的老手,而且还是自己供应商的竞争对手。”

“虽然电动汽车领域有很多竞争对手,但特斯拉在与芯片短缺作斗争的同时,继续在占据市场份额的主导地位。”Dan Ives表示。

被判向1名前员工赔偿8.8亿

旧金山联邦法院周一裁定,特斯拉使前黑人员工Owen Diaz遭受了种族敌意工作环境,未能采取合理措施来防止他受到种族骚扰,命令该公司向Diaz赔偿近1.3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8亿元)。就业律师事务所加州民权法律团体的律师Lawrence A. Organ证实了这一判决。他表示,在这1.37亿美元赔偿金中,690万美元是与情感抑郁相关的赔偿金,另外1.3亿美元是惩罚性赔偿金。

同日,根据周一提交的一份联邦文件,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 (NHTSA) 拒绝了2019年对特斯拉汽车火灾展开正式调查的请愿书。该请愿书指的是一位名叫Edward Chen的男子于2019年9月提交了一份请愿书,敦促监管机构对特斯拉的车辆进行调查,以查看产品是否存在任何缺陷。他声称该汽车制造商当年发布了“软件更新,以掩盖和掩盖其车辆电池潜在的普遍和危险问题,” 且“更新降低了电池容量和快速充电速度。”

但NHTSA决定不对特斯拉电池火灾进行调查。“特斯拉对中国发生的非碰撞火灾的调查没有确定原因,也无法将事故与任何设计或制造缺陷情况联系起来,”NHTSA的否认声明表示,“现有数据表明特斯拉的非碰撞电池起火是罕见的事件。”

NHTSA补充说,“自2019年3月下旬至5月中旬的48天内,中国内地和香港发生三起火灾以来,全球未观察到其他与之相似的起火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