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1亿元豪宅被拍卖,主人是上市公司老板 欠下巨款无力偿还
财经

又见1亿元豪宅被拍卖,主人是上市公司老板 欠下巨款无力偿还

2021年10月13日 20:03:57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继前不久流拍的“杭州最贵法拍房”桃花源西锦园之后,又一套起拍价过亿元的法拍房即将开拍。

10月19日,京东网司法拍卖平台上,一套位于杭州拱墅区大河宸章公寓江南里1幢7号的中式合院将进行公开拍卖,评估价约为1.356亿元,起拍价为1.0847亿元,相当于评估价的8折,起拍价折合每平方米为15.3027万元,参拍保证金为216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拍卖信息附件的信息,这套房子所有人系美盛文化(002699)实际控制人赵小强、石炜萍,因债务纠纷而被债权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1亿豪宅被法拍,还欠13万管理费没交

据评估报告介绍,这套江南里1幢7号中式合院法拍房,建筑面积为708.83㎡,总楼层共2层, 结构钢筋混凝土,朝向南北,空间布局好,带花园、假山、凉亭,该房产目前处于空置状态。

根据透明售房网一房一价显示,早在2016年,这套房子就以1.05亿元的价格出售,当时的单价达14.82万元/平。

因为杭州法拍房限购的原因,该房产为一房两证,也就是说竞得者除了要有钱之外,需要两张房票。

截至2021年5月12日,该房产拖欠能耗费、物业管理费、车位费共计134789.40元

此前,法拍房市场上,曾经出现过2套江南里中式合院,每次都话题十足。其中,2019年,杭州“女股神”的江南里法拍房一拍流拍,二拍以5000万元成交。2020年,前安邦大佬吴小晖的江南里豪宅同样一拍流拍,二拍以6975万元成交。

房产所有人为美盛文化实控人赵小强

在拍卖网站上,还有份附件,其中一份杭州市不动产信息登记查询实录显示,这间豪宅的登记权利人为赵小强、石炜萍共同共有,登记时间为2018年10月29日。

而(2020)粤03执恢688号执行裁定书显示,前文的赵小强正是上市公司美盛文化的实控人。

据了解,此次赵小强名下的豪宅进入法拍市场,是因为债务纠纷而被债权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根据(2020)粤03执恢688号执行裁定书显示,此次拍卖系兴证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美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赵小强公证债权文书一案。申请执行人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请求强制被执行人偿付人民币221251856.6元及利息等,法院于2019年4月24日依法立案执行。

在执行中,法院依法查封、冻结被执行人所持该案质押证券美盛文化无限售流通股2790万股、未对外质押证券美盛文化53.5751万股等证券、股权、房产等财产。

其中,美盛文化2790万股拍卖(占总股本 3.07%)已于2021年9月9日至9月10日二拍成功。

除了这套江南里豪宅,赵小强及一致行动人石炜萍名下位于上海市黄浦区延安东路175号1708室房产、浙江省绍兴市新昌县新昌大道西路376号1幢、2幢房产,也同样将于10月19日到10月20日之间拍卖,起拍价分别为684.7万元、453万元。

10月8日,美盛文化发布公告,美盛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因股票质押业务纠纷,其所持有的美盛文化部分股份被法院在阿里网络司法拍卖平台进行公开拍卖,如本次司法拍卖事项最终成交并完成过户,赵小强及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的公司股份数量为33203.0684万股,合计持股比36.5%,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上述事项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公司治理等造成重大影响。

据公开资料显示,赵小强起家于绍兴新昌,曾先后创办新昌县通利针织制衣厂、新昌泰盛织造有限公司、新昌美盛饰品有限公司、新昌县万盛进出口有限公司、新昌美源工艺有限公司、美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美盛文化的主要创立者之一、实际控制人。

美盛文化全称为美盛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6月,注册地为新昌省级高新技术园区内。公司产品主要包括IP衍生品、动漫、游戏、影视等文化类产品及经营轻游戏服务平台业务等服务。2012年9月,美盛文化作为国内主要的动漫服饰制造商之一,登陆深市中小板。赵小强曾任美盛文化董事长,石炜萍系赵小强配偶,曾任美盛文化董事。赵小强夫妇均于2019年12月8日美盛文化董事会换届时离任。

近年来,美盛文化屡屡被质疑业绩增长失速,大股东一再减持。2020年,美盛文化营业收入约9.90亿元,亏损约9.38亿元。

曾经卷入配资炒股风波

此前,赵小强曾牵涉进一桩离奇案件:一亿五百万的往来款,一方声称是债务纠纷,另一方却称是配资炒股

据新昌县人民法院2020年2月17日下发的关于林亢峰、赵小强的一审判决书显示,赵小强将一位名叫林亢峰的人告上法庭,要求其归还经营借款8000万元。

但林亢峰却认为,这8000万元是双方配资炒股协议中赵小强出的钱,并且在当初协商时约定炒股亏损由赵小强承担。

据一审判决显示,赵小强与林亢峰的相识,是经过当地一位马姓前县长的介绍;他是基于对领导的信任给林亢峰打款一亿零五百万。

赵小强一方称,林亢峰是因经营需要向自己借款,其通过多个个人账户于2017年6月至7月期间,共向林亢峰及林亢峰指定的一名郑姓女子的账户打款10500万元;其中郑姓女子的账户总计接收款项1亿元;林亢峰的账户总计接收500万元。2018年9月19日,林亢峰就其中8000万元向原告出具还款计划,约定于2018年10月19日归还5000万元,余款在2018年12月31日前归还,但此后林亢峰未归还任何款项。

于是,赵小强将林亢峰告上法院。

但林亢峰却说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林亢峰认为2017年5月底或6月底,赵小强和林亢峰双方商定,各出资1亿元,以2亿元保证金配资6亿元,再由林亢峰以8亿元的股票账户买入赵小强指定的股票,其中一只就是赵小强作为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的上市公司的股票。双方约定盈利平分,亏损由赵小强承担

林亢峰曾提到,买入了原告赵小强自己上市公司的股票后,其股价就不断地下跌,连2亿保证金都被亏光

林亢峰认为,赵小强当初是利用被告给原告的股票托盘,甚至可能是骗被告接盘,在8个亿买入股票的同时,原告控制的账户也在卖出股票。同时,林亢峰自己的资金亏完之后,却被要求归还赵小强的借款8000万元。

林亢峰一方还提及,其认为赵小强当初可能是利用他为股票托盘,甚至可能是骗他接盘,因为8个亿买的同时赵小强控制的账户在卖;而林亢峰偶尔试探时,赵小强都明显紧张,称“兄弟这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林亢峰也提到,他此前自认为手里捏着赵小强的把柄,赵小强不敢乱来,如果乱来他就举报。

针对赵小强一方出示的录音、欠条等证据,林亢峰称证据中的借款是虚假的,2018年之后,赵小强处境困难,公司和债权人都催得很紧,所以赵请林配合演双簧给赵小强公司的债权人看;所以才有了录音。而针对欠条,林亢峰说自己没有签过借条,也没有见过这两张借条,笔迹与自己不一致。

但林亢峰却拿不住足够的证据来证明自己讲的事情的真实性,相较于赵小强方出示的借条复印件、还款计划、谈话录音等证据;林亢峰仅提交了手机短信聊天记录,其内容用以赵小强拒绝承认自己录音,不愿面对林亢峰等。但赵小强经质证认为,从短信内容可以反映出林亢峰在威胁赵小强,赵小强是对操纵股价的否认,这很正常,达不到对方举证目的。

这件事情发生在2017年7月到2018年9月之间,Wind数据显示,这段时间,美盛文化的股价下跌了约50%。

最终,该案经过一审二审,以赵小强胜诉画上了句点。法院认定林亢峰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判定赵小强提供的证据已达到高度可能性的证明标准,对赵小强主张的借贷关系事实予以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