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圈“淘宝”崩塌:上千万元要打水漂?
财经

饭圈“淘宝”崩塌:上千万元要打水漂?

2021年10月16日 09:54:24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号称是饭圈“淘宝”的头部明星粉丝互动平台Owhat,在14日深夜突然发布公告表示,要无限期停止“粉丝会”商户交易服务。但平台上还涉及到上千万元资金如何退还的大问题。粉丝集资、打榜应用在粉圈整治力度加大之下,可以休矣。但对于Owhat平台上数千家粉丝团的粉丝们而言,更为担心的则是:“它这是没钱要跑路了吗?”

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

文|程靓 杨俏

编辑|杨洁

“有发微博的时间不如先把钱还了。”

由于被设置不能评论,不少粉丝通过转发@Owhat官方微博发布的最新宣传要求平台退钱。

在“饭圈”内,Owhat平台可谓大名鼎鼎。这家粉丝集资应援平台上,入驻了国内上千家粉丝团,聚集了大批明星后援会、粉丝和站姐,通过这家平台进行粉丝集资、团购买专辑和周边产品,以及各种代购。然而,现在有大批粉丝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表示,Owhat已经有将近半年的时间,在交易时提现缓慢导致商品延迟发货、退款困难。

10月14日晚,Owhat平台突然发布公告称,即日起将无限期停止"粉丝会"商户的所有交易服务,同时停止提现。消息一出,立即引发了极大争议。多家粉丝后援会及粉丝站发博维权、要求退款。

除了粉丝受提现问题影响外,有音像店也发布公告称,因Owhat平台目前提现缓慢,多日提现申请均未到账,导致商品无法按照约定时间发货,多次反馈给平台负责人均未得到解决,目前决定将平台上未发货订单全部退款,已发货未签收的订单做物流拦截。

据《财经天下》周刊观察,在10月14日发布公告后,@Owhat官方微博暂未对退款服务再发声明,但目前仍正常更博宣传相关影视剧。同时,截至发稿前,《财经天下》周刊拨打Owhat公司官方联系电话,对方呈关机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Owhat运营公司北京全星时空科技有限公司,自2020年11月起接连注销了包括北京全星时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上海欧妹广告有限公司等4家子公司。

粉丝集资、打榜应用在粉圈整治加大力度之下,可以休矣。但对于Owhat平台上数千家粉丝团的粉丝们而言,更为担心的则是:“它这是没钱要跑路了吗?”

平台停止服务,几千万元打了水漂?

“之前就一直以各种理由拖欠提现,现在在没有提前商量的情况下单方面宣布停止提现,粉丝站为了及时发货而垫付货款所造成的巨额损失谁来赔偿?”多家粉丝站在此次Owhat发布声明后发博声讨Owhat拖欠货款,并质疑其无权擅自处理退款。

有粉丝统计,此次事件涉及数百个粉丝站,包括了王一博、许佳琪、杨幂、边伯贤、Lisa、吴世勋等知名偶像明星的粉丝大站,涉及金额或达到几千万元。

(截图来源于微博)

有站子提到,自己2021年8月在该平台上开售的“赵雨重”娃、“赵小磊”娃等两套衣服,总金额超过5.3万元,在9月初的时候就已经申请提现了,但后续平台告知"鼓励商家积极转型,可调整为与营业执照有关的品牌商品,进行多品类销售"为由并未立刻将钱款提现给该站子,该站子再次咨询并提供了营业执照后,并无下文。钱还未收到,却等来了平台发布的公告。

作为国内饭圈追星最主要的集资平台之一,不少粉丝站管理应援活动和粉丝购买行为所涉及的款项都基本通过Owhat集中起来。

之前,在Owhat上,随意打开不同明星的应援项目,会看到各种写着”生日应援“、“杂志链接”,还有诸如“日常零钱罐”等等五花八门的众筹项目。点开链接,里面有粉丝众筹的目标金额,从几万到几十万元不等,其中的大部分目标都能完成,甚至是超额完成。

年轻“追星族”们对偶像的狂热,大多倾泻在了这些为偶像集资的App上。尽管包括Owhat等多家平台要求未成年人不得参与,但实际上,它们也正在掏空年轻人、尤其是未成年人追星族的钱包。

“我最早在2016年就用Owhat买过专辑。粉丝基本都是通过后援会或粉丝团在微博发送的Owhat链接来购买偶像的周边和专辑。Owhat算是饭圈的‘淘宝’了。”某内娱明星忠实粉丝晓天对《财经天下》说。

成立于2014年的Owhat,隶属于北京全星时空科技有限公司,是国内坐拥千家粉丝团入驻的头部粉丝集资应援平台,为娱乐公司和粉丝后援会提供包括在线交易、传播管理、活跃度管理和明星福利互动等一站式的便捷互动服务。

“在类似于中介平台的Owhat上,粉丝的钱并不是直接给到粉丝站的,是由Owhat平台上的粉丝站账号收着,后台会显示可提现的金额数据。如果粉丝站需要使用这笔钱的话,需要在平台申请提现。并且,在Owhat上申请的钱不是立马就到账的,一般要等几个工作日,还有设置担保人及收验证码等一系列操作。”

晓天对此次众多粉丝大站群起而攻Owhat表示非常理解,“有时候周边制作和专辑团购需要预支成本,而Owhat又要等提现周期,急着用钱的情况下粉丝团往往会选择自己先垫付一部分,之后的成本再从集资金额中支出。如果Owhat迟迟不能提现,对于粉丝团来说,的确影响很大。”

这次Owhat停止提现的公告或许只是导火索,点燃了压抑已久的粉丝站们。有粉丝站就留言称:“清朗行动期间,配合部门及Owhat安排,第一时间提供了所有材料,并且垫付超30万元的专辑费和打样费。但Owhat给粉丝开通的退款渠道的钱款,也从24小时单方面变更为1周再更为2周再变为1个月,至今仍未完全退回。我们拒绝单方面退款公告和遥遥无期的‘强制退款’。”

据悉,目前已有数商户报警。有商户称自己和警方上门时,Owhat方始终无一位负责人出面处理,之后,也有相关工商部门准备约谈Owhat,警方及工商部门皆认可该商户及各粉丝站为合法、合理维权。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对于Owhat平台无限期停止“粉丝会”商户交易服务的行为,给用户或商家造成损失的,“如果之前有合同约定,按照合同约定处理;没有合同约定的,平台应当赔偿用户和商家的损失。”

对于有网友怀疑其可能存在“跑路”的情况,“如果其卷钱跑路属实,那么该行为就违反了我国《刑法》的相关规定,根据其具体情况,可能涉及诈骗、侵占等的罪名。”

(图:Owhat线下实体店明星周边产品)

饭圈“淘宝”,是怎么圈钱的?

以2005年的《超级女声》为起点,李宇春等歌手的支持者自称为“玉米”、“凉粉”、“盒饭”等群体的出现,代表着“粉丝经济”开始逐渐露头,并进入大众视野。他们不仅为自己支持的选手投票,也制作了大量的宣传材料,有组织地推广拉票,将选秀变成了“全民狂欢”。

9年后,韩国SM娱乐传媒公司旗下团体EXO中四名中国成员(吴亦凡、鹿晗、张艺兴、黄子韬)解约回国,将“韩娱”的粉丝文化一并带回了内娱圈,使得在90年代就已起步的韩圈粉丝运营模式彻底浸润了国内的偶像粉丝群体,“饭圈文化”开始成型,并在后来的《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选秀节目推出是达到了高潮。

饭圈和流量概念逐步成型,一批专门服务于粉丝的社区型App应运而生。2014年,丁杰创办北京全星时空科技有限公司,并开发出连接线下B端娱乐公司与C端娱乐消费人群的数字娱乐平台Owhat。

回忆起初创期时,丁杰曾表示,她亲眼看见某“快男”歌手签售会现场1小时就售卖出了100万元的周边。粉丝们为偶像应援的需求和“大手笔”的投入令她大受震撼,也开始试图将其转化为自己的商业模式。

Owhat这类平台,在粉丝群体中充当着“中介”角色,一头连接着偶像明星的官方后援会与明星相关的活动,一头连接起了无数年轻粉丝。后援会可以将明星相关的活动迁移到平台上,它所提供的服务也涉及“粉丝应援众筹”、明星刷榜、售卖明星周边等项目。

“粉圈”文化流行时,在微博等平台上,打开任意一个爱豆、明星的超话,除了粉丝向偶像花式的表白和贴图外,充斥其中的就是各类应援帖子。“宁可少喝一杯奶茶,省下20元就可以买一张专辑”之类的话语下,附加的往往是Owhat的链接。

据了解,像偶像团体坤音四子ONER成员岳岳,其在2019年的“生日应援”,仅用102天就集资了100万元,是总募资金额目标的两倍。

(截图来源于网络)

这类“应援”包括给明星的生日会筹备、影视剧和综艺活动拍摄探班、各种商业大屏和视频的广告投放,还有各类明星名义的公益活动等,不一而足。粉丝们集资,只需要点开链接,直接打钱,粉丝站和后援会再在平台上申请体现,等钱到账后,就可以拿去进行各种应援活动。

相比于其他追星APP一开始以明星资讯入手,再拓展至其他业务的商业模式不同。最初就切入交易板块的Owhat抓住了头部粘性最强的官方粉丝会、粉丝站与二级核心粉丝,这些粉丝站里的粉丝除了消费能力强之外,也是明星们的忠实粉丝,后期再吸引明星官方后援会入驻。为此,Owhat还是多家娱乐公司的周边独家销售平台,演出票务增长速度很快。

到了2016年的时候,Owhat平台上已经聚集了超过250家娱乐公司和1000余家国内外明星粉丝后援会入驻。据其透露“50%以上的注册用户都是消费用户,而且年人均消费在500元以上。”凭借着粉丝经济,Owhat也顺利接连完成了5轮融资。有媒体报道,其单年的交易额在2018年时就已经增长至6亿元。

对于追星APP来说,明星榜单是数据,也是生意。据了解,Owhat的应援项目会上,为明星众筹的目标从几万到数十万不等,但大部分都能以超额200%完成集资目标,即便不是知名的流量明星,粉丝们的应援能力也毫不含糊。

“Owhat平台自身还有一些激励机制,比如微博数据到达多少,或者Owhat链接购买达到多少可赢取生日当日或者指定日期的偶像开屏广告。根据数据排名,不同名次也会对应不同的广告资源。”追韩娱近3年的乔嘉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

对于大多数粉丝而言,他们并不会审核和了解这笔款项的去处和用途。在粉丝站发布了各项活动的反馈和部分站子用excel表格做的明细后,他们在留言中写上一句“辛苦了”,彷佛就是对这笔钱和自己的心意获得最大的交代。

在Owhat平台上,集资链接中会显示:平台不收取服务费,不向未成年人提供服务。而实际上,根本不会有人来管理,这些集资来的钱是不是未成年人们的零花钱或者买早餐的钱。

今年上半年,韩国明星朴灿烈的粉丝后援会“朴灿烈吧”在Owhat平台上集资涉嫌诈骗事件曝出。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局公告称,今年其接到了数千件投诉,主要内容为消费者通过Owhat平台,向商户“朴灿烈吧”购买明星商品,对方却迟迟不予发货。有粉丝统计称,朴灿烈国内有超过250万粉丝,被“灿吧”卷走的钱,甚至能达到1000万元。今年7月,吧主因涉嫌诈骗罪被警方拘留。

而在事件曝出之前,无论是灿吧成员、粉丝,还是Owhat平台,没有人站出来对此进行质疑和负责,而是陷入了互相指责之中。

不过在付建看来,明星集资平台本身就存在审批、管理不明等问题,其集资行为本身就有可能涉及刑事非法集资等相关罪名。

伴随着消费纠纷频发,粉丝们也开始对Owhat的信任感逐渐降低。根据黑猫投诉显示,截至目前与Owhat相关的投诉近3000条,其中逾期未发货和超时退款或未退款成为投诉常项。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还曾不止一次因违规行为而被处罚。据天眼查显示,今年6月,Owhat母公司北京全星时空科技有限公司因存在倒卖、转让演出活动经营权的违法行为等,被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罚款5万元。此前,该单位还因在类似活动中擅自出售演出门票被罚款1万元。

饭圈治理加速蝴蝶效应

Owhat平台在粉圈内信任度消失的背后,更多追星App也迎来严考。

饭圈整治力度加大的情况下,8月10日,超级星饭团APP、魔饭生pro、桃叭、饭爱豆等APP均已经下架。此外,包括部分未下架的应用也开始采取了禁止未成年人消费等措施。

此前,这些App们还曾因存在诱导未成年人参与应援打榜等行为,被网信办约谈、责令限期整改、停止相关功能等处罚。

到了8月初,网信办已经下架了相关涉嫌资金引流的39款小程序,清理负面有害信息累计15万余条,处置违规账号4000余个,关闭问题群组1300余个,解散不良话题814个。

粉丝经济依然炙手可热之下,为粉丝们制造着“梦境”的追星平台们已经迎来了寒冬。

对饭圈整治行动,源于今年5月初的一档偶像养成类综艺节目涉及的“倒奶事件”。

爱奇艺的《青春有你3》节目赞助商蒙牛真果粒为了产品销售,与平台共同“取巧”地将投票方式与产品结合,要求粉丝购买产品扫码才能给自家爱豆投票。但粉丝们为了打榜投票,直接买奶倒掉。该事件瞬间引发热议,饭圈乱象也再一次被拿到了放大镜下。这档选秀综艺类节目甚至都没迎来成团之夜,爱奇艺就叫停了节目录制。

针对饭圈乱象, 时隔一个月后,在6月15日网信办正式开启了“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重点打击流量造假、雇水军炒作、劣迹艺人等行为。

此次清朗行动让整个娱乐圈行业迎来了大地震,从选秀节目直接扩展至更多与粉丝经济挂钩的平台和企业们。

微博相比于其他平台更能彰显明星们的热度,也是追星族聚集量最大的地方。追星族刘菲菲告知《财经天下》周刊,在微博里,任何一个小小的点击都是流量的象征,超话排名更是鉴别一个明星粉丝数和活跃度的重要标识。在8月6日,反映明星综合热度的“明星势力榜”正式下线,明星权利榜、寻艺艺人排行榜等榜单也相继下线。

选秀节目被叫停后,随着清朗行动的持续发力,娱乐行业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偶像养成类节目退出了历史舞台,明星子女参加的综艺娱乐节目也被叫停。明星经纪公司、粉丝互撕现象等更是受到了“惩罚”。

随着微博、抖音、搜狗等相继下线了艺人榜单,其他相关的文娱平台也做出了相关反应。QQ音乐限制了对某些明星专辑的购买权限,包括已经购买的专辑无法重复购买,并取消涉明星艺人排行的非作品类排名;网易云也下架了艺人榜单;爱奇艺、优酷、腾讯三大视频平台也于近期取消了超前点播。

就在8月23日,明星赵丽颖被传出将再一次与王一博合作,引起双方粉丝不满,开撕谩骂。微博当即约谈了双方工作室,赵丽颖工作室被禁言15天,一些违反规定的账号遭到了封禁处理,双方相关的共计200个用户被永久禁言。

但是,刘菲菲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粉丝经济的链条也并不是那么容易被一次砍断。游戏规则的改变和明面上打榜行为的消失,也让部分站子们、粉丝们改变了集资渠道,但该类行为还没有完全杜绝。

“粉丝需要数据和购买代言为明星换来更多的曝光机会,明星利用数据和流量作为商务合作的筹码拿到代言,平台和公司再寄予希望于明星代言收获更多的利润以及流量。”在她看来,微信、支付宝等渠道也都可以成为他们的集资地,大粉头或者站子凭借着自己的信用度,可以直接让粉丝打钱。

付建认为,通过这次整治,未来这种以明星集资的平台,可能会被国家规范化以后重新出现,或者直接面临着下架、消失的风险。

以围绕饭圈整治展开的“清朗行动”只是文娱行业的冰山一角,由此带来的“蝴蝶效应”已经开始从娱乐圈扩散至各行各业,从明星的粉丝,再到相关的从业者。而“粉丝经济”,也期待变得更加透明。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晓天、乔嘉、刘菲菲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