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银行股盘前暴跌25%,发生了什么?盘中迅速翻红,谁在大举扫货?
财经

这只银行股盘前暴跌25%,发生了什么?盘中迅速翻红,谁在大举扫货?

2021年10月20日 02:23:14
来源:券商中国

郑州银行港股突然大幅波动,又被大佬大手笔“扫货”?

10月19日,港股开市集合竞价阶段,郑州银行(HK:06196)股价一度跌逾25%,开市交易股价又迅速翻红,短短数分钟内交易量破1亿股,相比该股此前日均百万股成交放出巨量。

对此现象,香港嘉银证券执行董事陆一菁向券商中国记者分析,“有些港股日常成交并不活跃,出现这类情况很可能是提前场外达成协议,并不是以散户作为交易对手。”

截至发稿,港交所披露易信息显示,郑州银行尚无权益变更。

不过,姚振华的弟弟、市场人称“小姚老板”姚建辉从去年12月底以来,已经5次出手加仓郑州银行。10月7日,其旗下企业增持1.06亿股郑州银行H股、合计耗资约1.453亿港元。推算发现,“小姚老板”密集“买买买”之后合计持股比例已跻身郑州银行前十。

对于港股市场的波动,有接近郑州银行人士在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时评价,只是港股二级市场的买卖交易,“目前看对银行日常经营没有产生什么影响。”

股价盘前大幅振动,又被大佬“扫货”?

10月19日,港股盘前集中竞价时段(9:30之前),港股郑州银行股价一度报1.4港元,较上一个交易日跌幅达到25.53%;开盘后,股价又迅速翻红。

不过,在数分钟内交易量破1亿股,截至收盘,全天成交量1.08亿股,成交额1.52亿港元(折合人民币约1.25亿元),相比该股此前日均百万股成交大增近百倍。相比当日,郑州银行在A股总成交额约2750万元。

当天,郑州银行A股(SZ:002936)收于3.47元;郑州银行港股(HK:06196)收于1.88港元,H/A溢价率-55.41%;H/A溢价率仅次于重庆银行。

为何股价罕见盘前大幅振动,放出相较往日常交易日的巨量成交?

对此,香港嘉银证券执行董事陆一菁在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时指出,像这类情况很可能是提前场外达成协议,并不是以散户作为交易对手,“(大资金方)盘前达成基本协议,同时摆盘,买卖方达成交易。”

该交易标的AH股折价不少,对于资金大笔在港股买入该股,是否考虑跨市场套利,陆一菁觉得,倒并未见得。

“资金在二级市场买入同一个标的,选择港股市场和A股市场的考量很有多不同方面,可能除了看标的的定价是不是在合理的区间,还有其他比如汇率风险、交易税费等成本、市场交易风险、市场流动性风险等等需要考虑。”陆一菁告诉记者。

在他看来,“不同股票市场交易的参与对象不同,交易规则也略有差异,一个股市标的价格受市场看法、流动性、标的资质、PE水平等多个因素影响,香港市场无风险收益率比内地低,同一个标的出现定价区分很正常,AH股有溢价率也很常见。”

不过,他也提醒,对于普通投资者,如果没有摸清交易规则贸然入市,也会面临较大风险。

一位华东地区的保险资管机构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看法类似,一些港股银行股机构持仓集中度不低,当前银行板块估值处于历史低位,攻守兼备,市场资金尤其是一些长线资金向确定性高或有成长性逻辑的银行板块倾斜。

“从风格上而言,今年险资愈发注重长效性和稳定性,H股上市的银行股普遍较A股存在折价,估值相对较低,同时H股与A股股息可以人民币计值、宣派并同值支付,因此股息更高。”他告诉记者。

“小姚老板”刚斥资1.45亿港元加仓

以10月19日郑州银行港股成交额1.52亿港元推算,交易手笔不小。那么,哪位坐拥雄厚资金的大佬在买入郑州银行H股呢?不过,截至发稿,港股披露易尚未有郑州银行的权益变更披露信息。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就在10月7日,“小姚老板”姚建辉通过旗下企业增持1.06亿股郑州银行H股,买入均价1.37港元,合计耗资约1.453亿港元,也将其持股比例由2.13%增至3.56%。

而从去年12月底以来,姚建辉已经5次出手加仓郑州银行。密集买买买后,粗略估算,截至10月18日,姚建辉个人及所控制企业持有郑州银行股权(A+H股本)增至3.56%,该持股比例已可跻身郑州银行前十大股东。

对于港股市场的波动,有接近郑州银行人士在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时评价称,只是港股二级市场的买卖交易,“目前看对银行日常经营没有产生什么影响。”

具体来看,港交所披露易信息显示:

2020年12月30日,姚建辉通过莱华控股集团以均价1.9632港元买入2066.6万股,涉资约4060万港元;

2021年4月12日,姚建辉个人买入690万股、均价2.0105港元,涉资约1390万港元;

2021年5月26日,姚建辉旗下莱华控股买入2990万股、均价1.965港元,涉资约5875万港元;

2021年5月27日,姚建辉旗下莱华控股买入3155万股、买入均价1.9852港元,即耗资6263.3万港元;

2021年10月7日,姚建辉通过旗下企业增持1.06亿股郑州银行H股,买入均价1.37港元,合计耗资约1.453亿港元。

为什么“偏爱”郑州银行?

券商中国此前也有报道,事实上,姚建辉和郑州银行颇有渊源。

早在2016年12月,郑州银行还未在A股上市。姚建辉掌管的中国金洋集团旗下中国金洋证券(现更名为“宝新证券”)连续大笔增持郑州银行H股至占该行总股本4.1%,当时就有解读为是“剑指银行牌照”。

不过,面对彼时市场上的诸多猜测,中国金洋集团曾对外否认,并表示是是因为相关借款人以其持有的郑州银行股票向中国金洋旗下“金洋信贷”进行贷款所做的抵押,所以才现身了郑州银行的股东名单。

当前,更为业内熟知的是,金洋集团是姚建辉重要的对外资本运作平台。财报显示,金洋集团2019年4月已经更名为“宝新金融集团有限公司”(01282.HK),姚建辉为实际控制人,其通过个人及其控制主体合计持有47.99%股权。

近年来,宝能集团以及旗下主要子公司的高管任职以及关联股权中,姚建辉的身影已渐渐淡出。

与此同时,姚建辉逐渐开拓自己的商业版图。公开资料显示,姚建辉担任深圳宝开投资控股、深圳宝开商置集团等公司董事长,发起成立莱华控股集团,为宝新金融集团董事会主席及首席执行官,商业布局涵盖了投资、物流、商业地产等多个领域。

故事的另一主角,郑州银行成立于1996年11月16日,2015年12月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2018年9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首开国内城商行“A+H”股上市先河。

依托总部位于中部大省河南省会郑州的区位优势,郑州银行近年提出打造“商贸物流银行”标杆银行的目标,当前已推出“五朵云”商贸物流金融平台。

截至今年6月末,郑州银行资产总额5719.7亿元、增幅4.41%,近日该行获批在银行间市场发行不超过100亿元永续债;今年上半年,郑州银行营业收入69.5亿元,同比下滑9.87%;净利润24.5亿元、同比增长1.49%。

同时,该行不断强化全面风险管理,今年上半年郑州银行信用减值损失为24.11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7.99亿元,降幅24.89%;截至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率1.97%,较年初降低0.11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58.01%,较年初降低2.43个百分点。

对于姚建辉买入郑州银行,除了银行牌照,两者是否有业务资源、生态赋能考虑?有接近交易人士在此前接受券商中国记者采访时称,“只是港股二级市场的一次普通买卖,也不会对银行经营产生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