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三年亏损40亿!卖完房产后,景柱拿什么让海马汽车“起死回生”?
财经

风暴眼|三年亏损40亿!卖完房产后,景柱拿什么让海马汽车“起死回生”?

2021年10月20日 07:29:59
来源:风暴眼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文|顾北

核心看点:

1、通过不断变卖旗下的房产,海马汽车在今年5月摘掉了“ST”的帽子,暂时摆脱了退市的危险,但这并不意味着海马汽车已走出困境。房产售空之后,海马汽车主营业务仍无明显突破。

2、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海马汽车虽然提出了转型新能源车和智能车的口号,但智能网联、自动驾驶等这些核心技术它都没有,基本上还是传统的代工模式,和蔚来、小鹏等相比还是差距较大,在市场上没什么竞争力。”

和同时代的车企相比,海马汽车已经“掉队”。据凤凰网《风暴眼》统计,截止10月18日A股闭盘,海马汽车总市值不到100亿元,仅为长城汽车总市值的四十七分之一,比亚迪总市值的七十五分之一,吉利汽车总市值的二十分之一。

4、2019年,海马汽车创始人景柱重新回归董事长职位。在海马汽车30多年的发展史中,景柱曾数次挽救海马于危局。而这一次面临重重困境,景柱能否再次带领海马汽车“起死回生”呢?

-----------------------------------------

“他打通了企业界与学术界的壁垒,是我最优秀的学生之一。”

这是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教授对自己的得意门生、海马汽车创办人景柱的评价。能让厉老作如此评价的人并不多,但景柱或许无愧于这一赞赏。

今年10月刚满55岁的景柱,是中国近年来少有的能够一边管理企业,一边坚持在学术上不断深造成为北大博士后,并且出版了多部著作的企业家。

然而,在景柱学业有成、著作等身之时,他一手创立的海马汽车却逐渐深陷危机,摇摇欲坠。2019年4月,连续亏损的海马汽车被深交所戴上了“*ST”的帽子。

也是在这一年,阔别董事长位置六年之久的景柱,以“拯救者”的身份回归,试图挽救连续亏损面临退市风险的海马汽车。

通过不断变卖公司旗下的房产,景柱虽然成功的为海马汽车摘掉了“*ST”的帽子,但公司的困境似乎并未得到根本上的改善。

长期缺乏核心技术、主营业务无突破、新车型销量不佳、转型新能源车迟迟未见成果、小鹏汽车的代工合同即将到期……这些都是景柱和海马汽车不得不面临的问题。

无论是与日本马自达的“分手”,还是北上中原建厂,在海马汽车30多年的发展史中,景柱曾数次挽救海马于危局。而这一次,景柱能否再次带领海马汽车“起死回生”呢?

海马董事长景柱(左)、经济学家厉以宁教授(中)

三年亏损40亿,海马汽车“卖房求生”

10月14日,海马汽车披露了前三季度业绩预告,预计2021年1-9月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约1.53亿元-1.78亿元。

据公告显示,海马汽车产品市场表现尚未达到预期。与此同时,三季度以来海马汽车郑州基地遭遇疫情及极端暴雨灾害天气,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一定影响,导致公司经营业绩持续亏损。

这并非海马汽车首次亏损,实际上,这个业绩已经算是近几年来表现不错的了。从2017年至今,海马汽车就陷入持续的巨额亏损之中。

财报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和2020年,海马汽车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亏损9.94亿元、16.37亿元、13.35亿元,三年合计亏损近40亿元。

而据凤凰网《风暴眼》统计,从2001年至2015年,海马汽车15年的归母净利润一共仅为20亿元。也就是说,海马汽车两年就亏光了15年间赚的钱。

近十年海马汽车的归母净利润变化(来源:wind)

2019年4月25日,因2017年度、2018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海马汽车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海马”,一度游走在退市边缘。

不过,在创始人景柱回归董事长职位后,海马汽车还是通过一系列操作,避免了被退市。

今年5月27日,在停牌一天后,ST海马开市起恢复交易,撤销其他风险警示,海马汽车的股票简称由“ST海马”正式变更为“海马汽车”,股票交易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由5%变为10%,这意味着ST海马正式摘帽。

然而,海马汽车能够“摘帽”,并不是因为其经营业绩有了提升,而是通过不断变卖公司旗下的房产,来拼凑出“达标”的财务数据。

2019年4-5月,海马汽车两次出售上海及海口房产总计401套,套现资金3.33亿元;2019年7月,海马汽车将其持有的河南海马物业服务有限公司39%股份以1.16亿元的价格转让给青风置业。

2019年9月,海马汽车将其持有的上海海马研发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睿之尚实业,获得了4.3亿元的收益。

通过变卖房产等操作,海马汽车在2019年获得了8.16亿元的非经营性损益,当年的归母净利润为0.85亿元,成功扭亏为盈,避免了连续三年净利润为负的危机。

但值得注意的是,但如果扣掉非经营性损益,海马汽车当年依旧亏损7.31亿元。

2020年,海马汽车继续“卖卖卖”,通过再度出售位于海口市金牛路的145套房产,成功在6月“摘星”,从“*ST海马”变为“ST海马”。

今年5月,海马汽车又进一步成功摘掉了“ST”的帽子。并回应称:公司经过一系列战略调整,虽然业绩仍处于低谷,但在技术、产品及营销等多领域的创新变革成效显著,资产质量持续优化,持续经营能力显著增强,为公司重振打下坚实基础。

“卖房摘帽”之后,海马汽车仍陷困境

尽管暂时摆脱了退市的危险,但这并不意味着海马汽车已走出困境。房产售空之后,海马汽车主营业务仍无明显突破。

汽车分析师、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翔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海马汽车能够摘帽,只是其财务数据符合了交易所的相关规定,并不意味着未来海马汽车的汽车业务以及盈利能力会进一步提升。”

凤凰网《风暴眼》发现,根据10月11日海马汽车公布的最新产销数据,今年前9月海马汽车累计销量2.23万辆,同比增长136.30%。

虽然单月销量和累计销量都同比呈现大幅增长,但与其他车企相比,其产销规模依旧非常小。

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到,曾经被景柱拿来与海马汽车作比较的长城汽车,九月份销量超10万辆,前三季度累计销售88.4万辆。

根据海马汽车的财报信息,目前公司的主要车型包括7X 、8S、6P以及小鹏等系列产品,其中7X 、8S为燃油车型,6P为插混车型。

2019年7月,定位智能SUV的海马8S上市,这也是景柱回归后海马推出的首款车型。海马表示将联手京东,打造“互联网直卖”模式。

不过,虽然海马与京东打造了新的售卖模式,但海马8S销量依旧不佳。海马汽车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海马8S销量为3885辆。

在相同价位的紧凑型SUV品牌中,长城汽车旗下的哈弗H6在2020年的销量则达到了37万辆;广汽旗下的传祺GS4和上汽旗下的荣威RX5在2020销量分别为12.5和12.4万辆,也都远高于海马8S。

海马8S与同级车销量对比(数据来源:汽车之家)

而在2020年8月上市的海马7X,售价12.5万元~15万元,销量也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全年仅售出1153辆。而吉利旗下的同价位MPV车型嘉际在2020年销量则达到了2.57万辆,是海马7X的20倍。

实际上,就算和几年前的高光时刻相比,海马汽车目前的业绩数据也可以说是“惨不忍睹”。据凤凰网《风暴眼》统计,2020年海马汽车的销量和营收不及2016年的十分之一。

2016年,海马汽车迎来短暂的辉煌,公司年销量一度创造了21.6万辆的新高,营收也超过140亿元。然而此后便开始一路下滑,到了2020年,销量不足1.5万辆,营收也只有14.48亿元,五年时间下滑了近九成。

尽管销量低迷,但从车主的评论来看,海马8S和7X整体的性能和驾驶体验还是不错的。此外,有一些车主反映这两款车有点耗油;一些车主指出海马的销售不行;而还有一些人则出于对海马前途未卜的担忧,不敢买海马汽车。

凤凰网《风暴眼》发现,在业绩持续下滑,陷入亏损的同时,海马汽车也开启了大裁员的过程。根据今年半年报,海马汽车目前有员工3122人,比2016年减少了6492人。

这也意味着,在短时间内,海马汽车很难有足够的人力和财力去扩大产量和销量。

海马汽车员工人数变化(数据来源:wind)

在燃油车销量不佳的情况下,新能源车风口兴起之时,身处绝境海马汽车也将未来的命运压在了新能源车和智能车上。

海马汽车对外宣称,战略部署将全面转型新能源汽车和智能汽车。但与其他车企布局的纯电、混动不同,海马汽车采用“优先智能汽车、合作电动汽车、死磕插混汽车、深耕氢能汽车”的战略。

但海马汽车此时转型似乎为时已晚。目前新能源车市场上,除了理想、蔚来、小鹏等造车新势力外,百度、小米、360等互联网企业也对这个赛道虎视眈眈,砸下重金布局。和这些竞争对手比起来,海马汽车似乎没什么优势。

张翔也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海马汽车虽然提出了新能源车和智能车的口号,但智能网联、自动驾驶等这些核心技术它都没有,基本上还是传统的代工模式,性能也不好,和蔚来、小鹏等相比还是差距较大,在市场上没什么竞争力。”

张翔认为,除了技术和性能差外,海马汽车的营销也比较薄弱,粉丝和4S店的数量都很少,品牌知名度较低,基本上还是在吃过去几十年的老本。

“原来新能源车补贴高的时候,海马汽车没有搞,错失了政策红利,现在再去搞新能源车,门槛都很高,而且竞争也非常激烈了,海马汽车很难再进去了。”张翔表示。

从实际情况来看,海马汽车的转型效果也不尽如人意。今年年初,海马7X氢燃料电池试制车虽然已经在海南亮相,但距离量产落地仍然遥遥无期。况且,氢燃料电池的安全性和稳定性,仍然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此外,海马汽车的首款插电式混合动力SUV新能源汽车产品海马6P,销售情况也不容乐观。今年上半年海马汽车SUV共销售1.27万辆,其中包含小鹏G3的1.12万辆。这意味着,海马汽车自己的SUV车型上半年的销量还不足1500辆,而新能源车型的销量更少。

转型新能源车迟迟不见效果,似乎连投资者都替海马汽车着急了。互动平台上,有投资者质问到:时间就是市场,是不是等你们第四次创业成功,新能源汽车市场早就被瓜分干净!你们的效率呢?

海马汽车则回复到:汽车行业竞争日趋激烈,传统思路与模式颓势尽显,公司对此亦有着清醒的认识与深刻的检讨。经过近年的艰苦调整,公司已在技术创新、营销创新与机制创新等方面取得一定进展,下一步会力争将相关创新成果体现为公司业绩的提升。

但海马汽车遇到困难不止于此。今年年底就要到期的小鹏汽车代工合同,对海马汽车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2017年,小鹏汽车在没有生产资质的情况下与当时业绩下滑的海马汽车牵手合作,由海马汽车代工生产其首款量产车——小鹏G3;2018年,海马汽车帮助小鹏汽车成为从产品上市到第10000辆下线最快的造车新势力企业。

今年7月底,海马汽车相关负责人曾对外表示,“今年年底,我们与小鹏汽车的代工合作将终止,双方结束合作仅是因为双方签署的合同将在今年底到期。”

实际上,从小鹏自建工厂开始,双方的“分手”就只是时间问题。今年7月9日发布的小鹏G3改款车型,尾部已由“海马”标识变更为“小鹏”。

海马汽车财报中并未披露代工收入。不过,根据小鹏汽车港股招股书数据,今年前3个月海马工厂代工生产的数量为5080辆,而海马汽车前3个月产量一共为6196辆,代工比例占到了总产量的八成。

对于本就处于亏损状态的海马汽车而言,失去了小鹏汽车的代工费用后,其财务状况也更加捉襟见肘。

小鹏汽车尾部的“海马”标识

创立32年,海马汽车为何“掉队”?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海马汽车目前遇到的问题,或许从成立之初就埋下了隐患。

上世纪80、90年代,中国曾出现一批国产汽车品牌,如长城汽车、吉利汽车、比亚迪等。1988年就已经成立的海马汽车(前身为海南汽车制造厂),发展历史不能算短。

但30多年过去后,无论是从市值还是销量上,海马汽车都已经被这些同时代的对手们远远甩在身后。

据凤凰网《风暴眼》统计,截止10月18日A股闭盘,海马汽车总市值不到100亿元,仅为长城汽车总市值的四十七分之一,比亚迪总市值的七十五分之一,吉利汽车总市值的二十分之一。

而2020年海马汽车14亿元的收入,在长城汽车等近千亿的收入面前,更是显得格格不入。从2020年销量上来看,长城和吉利都是海马的百倍,就连造车新势力中销量最少的小鹏汽车,整车销量也是海马的两倍多。

同为国产汽车老品牌,海马汽车为何“掉队”了呢?

张翔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和马自达的分手。之前马自达跟海马合资的时候,不断的给它提供新车型,例如福美来、普力马等,这些新车型当时在国内非常畅销。但在和马自达分手以后,没有了新车型,海马就逐渐不行。”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张翔认为是海马的研发投入不足。“和马自达分手以后,马自达给了海马福美来和普力马两款车型。但之后海马就是在这两款车上小打小闹,做做小改型,一直没有建立起自己的新的研发平台。”

“它把一些资金去搞房地产和金融等其他产业,主业反而被冷落,错过了汽车行业发展的一个好时机。因此海马虽然起步比较早,但是后来被被吉利、长城等超越。”张翔表示。

凤凰网《风暴眼》也发现,在2006年和马自达分手之前,海马汽车几乎没有研发投入。2007年之后,海马的研发支出虽然开始增加,但比例仍然不高。2019年以来,尽管回归的景柱多次强调重视技术和研发,但或许是受困于捉襟见肘的财务状况,研发投入不升反降。

海马汽车研发支出(来源:wind)

而海马汽车之所以掉队,或许还与其体制僵化、管理不善有关。

2016年5月,景柱所著的新书《问道》正式出版。书中除了指出长城汽车成功的三个关键因素外,景柱还在书中敏锐地指出,海马汽车与长城汽车的最大差距在于部分高级干部缺乏主人翁意识,长期不作为,自身带头与示范作用太差。

重新回归海马汽车董事长位置之时,景柱也诊断了海马之病症,他指出:海马体制方面过于僵化。景柱认为,海马汽车近十年来,越来越像老式国有企业,人浮于事,冗员众多,“僵尸”“白兔”很普遍,科室上班半休闲,干部基本不加班。

回溯海马汽车30多年的发展史,股权和控制权之变更可谓复杂。从海南汽车制造厂到一汽海南到民营海马汽车再到一汽海马汽车……这些在企业发展过程中的历史遗留问题,也成为海马汽车发展过程中的一大掣肘。

在很多行业人士看来,2004年一汽集团进入海马汽车后,非但没有达成“双赢”的局面,反而成为彼此的拖累。

不过,好消息是,两者“分手”在即。7月20日晚间,海马汽车连发两则公告称,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拟将持有的公司控股子公司一汽海马汽车有限公司49%的股权、海南一汽海马汽车销售有限公司50%股权无偿划转给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

受该消息影响,从7月21日开始,海马汽车连续四个交易日涨停,尤其在7月26日A股整体大跌的情况下,海马依旧涨停。

“儒商”景柱回归,“第四次创业”能否力挽危局?

位于中原大地的河南,自古以来儒商辈出,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儒商如范蠡、端木子贡、白圭、吕不韦等,都是河南人士。

而1966年10月出生于河南省兰考县的景柱,也被一些人称为“儒商”。所谓“儒商”,即为“儒”与“商”的结合体,既有儒者的道德和才智,又有商人的财富与成功,是儒客的楷模,商界的精英。

景柱之所以获此称号,是因为其在从技术员做到董事长的同时,也从重庆大学的一个本科生,一路深造,成为北京大学应用经济学博士后,湖南大学全职教授、博士生导师。

此外,景柱更是出版了自己的一系列作品,如《兰梦思絮》《行者》《海马哲学》《问道》《三品常青》《执念动禅》等。

在北京大学求学时期,景柱师从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教授。厉教授曾评价自己的这位学生:“景柱作为学者型企业家,他打通了企业界与学术界的壁垒,将理论与实践相互融合。是我最优秀的学生之一。”

海马汽车董事长景柱

在海马汽车32年的发展过程中,景柱也多次挽救企业于危难之中,是海马的灵魂人物。

2001年,已经从一汽海南“出局”的景柱成立了民营海马集团,并重启了与日本马自达的合作。此后,景柱收购了濒临退市的 “*ST琼金盘”,并将民营海马汽车公司的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从而完成了与资本市场的对接。

2004年,民营海马汽车公司与一汽海南汽车有限公司完成合并,成立一汽海马汽车有限公司,一汽集团、海马集团和海南省政府各自持股49%、49%和2%。海马汽车获得重生。

2007年,马自达从一汽海马离开后留下“一地鸡毛”。也是景柱带领团队北上,来到自己家乡河南,在郑州建立生产基地,用了3年时间,在中原大地站稳了脚跟。

2007年以后,海马汽车的发展迈入全新的阶段。2012年销量达到3万辆,2013年超过6万辆,2014年突破9万辆,2015年销售10.8万辆,2016年更是突破20万辆,郑州基地营收超过百亿。

2013年,景柱正式受聘担任湖南大学机械与运载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功成名就”的他也在这一年辞去了海马汽车董事长与董事的职务,仅保留党委书记一职。2017年,景柱又辞去海马汽车党委书记职务,打算正式“归隐”。

但打算“一心向学”的景柱并未能够清闲多久。2019年,面对着摇摇欲坠的海马汽车,景柱不得不再一次站出来挽救危局。并表示:“决心重返一线,再造海马,带领员工第四次创业。”

但此时非彼时,面对眼前积重难返的海马,景柱有心改变,却似乎无力回天。两年过去了,海马汽车主营业务并未有太大突破,景柱也只能通过出售房产的方式勉强维持海马不被退市。

但资本市场似乎对景柱带领下的海马汽车充满信心。今年以来,海马汽车股价上涨了100%,涨幅超过长城、吉利和比亚迪。

随着一汽退出,海马独立,景柱无疑将有更大的施展空间。而“第四次创业”的他,能否再次将海马汽车带出深渊?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仍然任重而道远。

参考资料:

《景柱的四次创业 》,汽车头条

2、《起底海马汽车:卖房求生》,汽车V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