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合拳打击炒作煤炭:多家煤矿降价 有贸易商连夜向电厂送煤
财经

组合拳打击炒作煤炭:多家煤矿降价 有贸易商连夜向电厂送煤

2021年10月20日 20:43:10
来源:红星资本局

刚刚,据央视报道,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确保人民群众特别是受灾群众安全温暖过冬是党中央、国务院的明确要求。据预测,今年冬季北方气温较常年同期偏低。会议决定,一要确保北方地区特别是东北供暖。全力保障供暖用煤生产和运输。依法打击煤炭市场炒作。二要保障北方重点地区取暖用气。三要充分发挥煤电油气运保障机制作用。要合理控制城市夜景亮化,推动节约用能。

此前一天,10月19日晚,国家发展改革委连续发布三篇文章,对煤炭价格出手:研究依法对煤炭价格实行干预措施;组织召开煤电油气运重点企业保供稳价座谈会;在郑州商品交易所调研强调依法加强监管、严厉查处资本恶意炒作动力煤期货。国家发改委表示,目前煤炭价格涨幅已完全脱离供求基本面,且临近采暖季,价格仍呈现进一步非理性上涨的趋势。

发改委一系列“组合拳”立竿见影。10月20日,国内商品期货多数低开,郑醇、焦煤、焦炭、郑煤、乙二醇、PVC主力合约跌停,延续了19日夜盘的走势,同时A股市场上黑色系集体跳水,煤炭股重挫电力股飘红。

10月20日,红星资本局采访了解到,国家发改委出手后,陕西榆林有煤矿连夜降价,还有贸易商连夜向电厂送煤。

发改委研究依法干预煤炭价格

黑色系跳水,煤炭股重挫电力股飘红

10月20日早盘,国内商品期货多数低开,郑醇、焦煤、焦炭、郑煤、乙二醇、PVC主力合约跌停,延续了19日夜盘的走势。截至下午收盘,动力煤全合约(12个)封死跌停板,焦煤和焦炭合约多数跌停。而在19日下午,国内期市收盘还大面积飘红,没想到一夜间风云突变。

与此同时,A股煤炭板块遭受重创。截至收盘,兰花科创(600123)、山煤国际(600546)、昊华能源(601101)、兖州煤业(600188)、平煤股份(601666)、新集能源(601918)、恒源煤电(600971)、中煤能源(601898)、开滦股份(600997)等股集体跌停,煤炭ETF跌7.98%,煤炭开采行业指数跌7.22%。

A股电力板块则全线飘红。截至收盘,华电能源(600726)、华电国际(600027)、华能国际(600011)、川能动力(000155)、穗恒能A(000531)、文山电力(600995)、大唐发电(601991)、粤电力A(000539)、国电电力(600795)等股集体涨停,电力板块指数涨2.88%。

这都源于19日晚间,国家发改委10分钟内连发3篇关于煤炭价格的文章。文章指出,将研究依法对煤炭价格实行干预措施,促进煤炭价格回归合理区间,还推出八大举措促进煤电油气运重点企业保供稳价。发改委最后还强调,要严厉查处资本恶意炒作动力煤期货。随后,动力煤、焦煤等纷纷暴跌,动力煤更是死死地封在了跌停板上。

当晚21:07分,国家发改委发布题为《国家发展改革委研究依法对煤炭价格实行干预措施》的文章,文章指出,发改委将研究依法对煤炭价格实行干预措施,促进煤炭价格回归合理区间。

21:10分,发布题为《国家发展改革委组织召开煤电油气运重点企业保供稳价座谈会》的文章,文章指出,发改委将推出八大举措促进煤电油气运重点企业保供稳价。

21:13分,发布题为《国家发展改革委在郑州商品交易所调研强调依法加强监管、严厉查处资本恶意炒作动力煤期货》,文章强调,将严厉查处资本恶意炒作动力煤期货。

就在发改委第一篇文章发布4分钟后,动力煤主力便开始放量下跌。据统计,截至23:00,共有39个合约跌停。至夜盘收盘,黑色系和化工期货领跌市场,郑醇、焦煤、焦炭、郑煤、EG、PVC主力合约均跌停。

此外,国务院国资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今天在回答红星新闻关于能源保供稳价的提问时表示,10月15日,国资委出台了中央企业今冬明春保供考核奖惩办法,把保供完成情况纳入到有关中央企业考核。对落实保供责任不到位、没有完成保供任务的企业要进行考核扣分;对能源供应保障工作不力,发生重大安全、民生责任事故或者造成重大不良影响的企业,实行一票否决并且严肃追责,相应扣减年度薪酬。

有投资人士称,从19日晚间期货暴跌不难看出,国家这次研究依法对煤炭暴涨用价格法进行限价,同时央企保供一票制否决,力度空前。

煤矿企业降价销售

有贸易商连夜向电厂送煤

陕西榆林的李先生拥有煤炭行业十年从业经验,上过煤矿,干过运输,现在主业是煤炭经销。他告诉红星资本局,19日晚发改委消息一出,他就了解到内蒙古就有煤矿带头降了360(元/吨)。“榆林所有煤矿企业,每个煤种降了100(元/吨),目前山西没有大的变化。”

贸易商也反应迅速,有山东贸易商连夜向电厂发煤。其紧迫性从倒转车的运费飙升可见一斑。

据介绍,贸易商从煤炭企业买煤后,会囤积在煤场。从煤场向电厂倒转需要倒转车,倒转车由独立的企业或个人运营,车辆数量有限,大型煤场也只会养二三十辆车。由于很多贸易商连夜向电厂发煤,倒转车立刻供不应求。

“正常情况下倒转运费为12元/吨,昨晚发改委一出手,晚上9点,倒转运费立刻涨至15元/吨,12点涨至108元/吨。今天早上起步叫价60元/吨,预计今晚会超过200元/吨。”也就是说,一夜之间,倒转运费上涨了8倍。

李先生表示,贸易商连夜送煤,是因为预计煤价会降,电厂收煤价也会降低。“赶紧趁着现在煤价高卖了,但是一晚上根本出不完,需要至少一周时间。”

对于发改委出手对动力煤价格的影响,李先生认为,“下游还有支撑,震荡的行情可能要持续到过年后。”

近日,秦皇岛港与煤、电上下游企业、铁路等运输单位达成共识,签订《保供稳价诚信经营承诺书》,承诺今冬明春供暖期间,在环渤海港口的动力煤,装船下水平舱价格5500卡不高于1800元/吨,5000卡不高于1500元/吨,4500卡不高于1200元/吨,其他高卡资源不超过2000元/吨。

“很多贸易商手里4500卡的煤,买的时候就有1350元/吨了,加上200-300元的运费,他们的心理预期超过1700元/吨。按照上述承诺价格,已经算是报复性降价。”李先生表示。

《价格法》施行23年

国家价格干预仅5次,2次与煤炭相关

实际上,国家依据《价格法》直接出手干预商品价格的情况并不多见。

红星资本局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自1998年5月1日《价格法》正式实施以来,23年来,不含本次研究依法对煤炭价格实施干预,国家发改委共有5次直接出手干预价格。其中,2次价格干预都与煤炭相关。

1997年12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简称《价格法》)由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九次会议通过,并于1998年5月1日正式生效实施。《价格法》颁布实施,首次以法律形式明确了价格改革的方向,明确规定“国家实行并逐步完善宏观经济调控下主要由市场形成价格的机制”。

目前,我国价格法律体系不断完善,已经形成了以《价格法》为基础,以《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以及其他法律涉及的价格条款为重要支撑,以《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政府制定价格行为规则》《政府制定价格听证办法》《政府制定价格成本监审办法》等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地方性法规、规章为配套的一整套较为完善的法律制度。

据《经济日报》此前报道,在《价格法》实施20年之际,中央定价的商品和服务项目由1992年的141种减少至2018年的7种(类)20项,地方定价的范围也大幅度减少。我国商品和服务领域的市场调节价比重已从1978年的3%上升到97%以上,市场化程度已经很高。

整体来看,大部分商品的定价权限都已经交由市场做主,但《价格法》依然对政府定价和政府价格调控的商品范围进行了限定。

其中,第十八条规定:下列商品和服务价格,政府在必要时可以实行政府指导价或者政府定价:

(一)与国民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关系重大的极少数商品价格;

(二)资源稀缺的少数商品价格;

(三)自然垄断经营的商品价格;

(四)重要的公用事业价格;

(五)重要的公益性服务价格。

第三十条规定,当重要商品和服务价格显著上涨或者有可能显著上涨,国务院和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以对部分价格采取限定差价率或者利润率、规定限价、实行提价申报制度和调价备案制度等干预措施。

第三十一条规定,当市场价格总水平出现剧烈波动等异常状态时,国务院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或者部分区域内采取临时集中定价权限、部分或者全面冻结价格的紧急措施。

据发改委官网,1996年和2003年,我们国家都曾经采取过价格临时干预措施。2003年对防治“非典”用品如口罩、中药材、白醋、食盐、洗涤用品等,国家都曾进行价格干预。

2004年2月2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出《关于对化肥等农业生产资料价格过快上涨实行干预的紧急通知》,要求各省级价格主管部门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对未列入定价目录的化肥等重要农业生产资料研究制定抑制其价格过快上涨的干预措施。价格干预方式包括对出厂价格可规定最高限价,或实行提价申报制度、调价备案制度等。

2008年1月16日,国家发改委公布《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对部分重要商品及服务实行临时价格干预措施的实施办法》,并启动临时价格干预措施,主要是提价申报和调价备案,提价申报或调价备案的品种范围主要是成品粮及粮食制品、食用植物油、猪肉和牛羊肉及其制品、牛奶、鸡蛋、液化石油气等重要商品。

2008年6月19日,国家发改委发布2008年第46号公告称,为防止煤、电价格轮番上涨,促进煤炭和电力行业协调、稳定、健康发展,根据《价格法》第三十条规定,决定自即日起至2008年12月31日,对全国发电用煤实施临时价格干预措施。

2011年11月30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对电煤实施临时价格干预和加强电煤价格调控的公告》,决定对电煤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临时价格干预措施。具体措施包括:对合同电煤适当控制价格涨幅;对市场交易电煤实行最高限价;取消违规设立的涉煤基金和收费项目;规范省级政府随煤炭征收基金的标准等。上述临时价格干预措施于2013年1月1日取消,此后发电用煤价格由供需双方自主协商确定。

此后就是2021年10月19日,国家发改委表示,煤价涨幅完全脱离供求基本面,研究依法实施干预措施。

除了国家发改委,地方政府也会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在适当的时候依法进行价格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