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煤回落超700元/吨:机构资金大撤退 贸易商囤货待涨陷“至暗时刻”
财经

动力煤回落超700元/吨:机构资金大撤退 贸易商囤货待涨陷“至暗时刻”

2021年10月26日 18:25:2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美好的日子总是如此短暂。”一位私募基金商品期货CTA策略交易总监向记者感慨说。

10月26日,他所在的私募基金决定将资金悉数从动力煤、焦煤等黑色期货CTA策略撤离,但在9月份,上述策略一度帮助他们将年化收益率推高5.3个百分点,达到13.6%。

他坦言,他们之所以对上述商品期货CTA策略“忍痛割爱”,主要是受到政策环境影响。

10月25日,国家发改委连发《国家发展改革委依法加强对煤炭中长期合同履约信用监管》《国家发展改革委依规对煤炭等能源价格指数行为启动评估和合规性审查》《电厂供煤持续大于耗煤 存煤水平快速提升》《国家发展改革委赴中央企业调研推动煤炭增产增供》等四篇文章,持续落实煤炭保供稳价成效。

当天,郑商所还调高动力煤期货部分合约交易保证金与交易手续费标准。

10月26日,国家发改委表示,正研究将煤炭纳入制止牟取暴利的商品范围,已组织开展煤炭行业成本效益调查,测算确定正常情况下煤炭市场平均价格、平均差价率、平均利润率及其合理幅度等,引导煤炭价格长期稳定在合理区间。

受此影响,截至10月26日收盘,动力煤期货与焦煤期货价格分别徘徊在1237元/吨与2950.5元/吨,较10月19日创下的年内新高均回落近750元/ 吨与950元/吨。

“事实上,很多私募机构都不敢押注动力煤、焦煤期货触底反弹,因为这项CTA策略很可能因政策持续加码而无法奏效。”上述私募基金商品期货CTA策略交易总监直言。目前,众多持类似观点的私募机构都在快速压缩动力煤、焦煤期货CTA策略投资额度。

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相关部门采取多项措施引导煤炭价格长期稳定在合理区间,越来越多短线投资机构也纷纷离场。

一家期货公司黑色期货分析师向记者透露,过去一周不少投资机构正在集体缩减动力煤、焦煤期货多头头寸,甚至他们的平仓行为还带来“踩踏”行情——有些离场动作较慢、且投资杠杆较高的短线投资机构已遭遇爆仓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煤炭价格持续回落,越来越多煤炭贸易商也不再坚守“囤货待涨”的投机策略。

“此前,不少煤炭贸易商与开采企业一面囤积煤炭现货,一面在期货市场买涨套利,但随着10月下旬以来煤炭价格高位跳水下跌,加之全国统调电厂供煤连续20日高于耗煤,他们也预感到囤煤待涨正变得难以维系,开始主动压低煤炭坑口售价100-150元/吨,寻求快速落袋为安。”一家陕北地区煤炭开采企业负责人向记者直言。

CTA策略资金不愿再遇“业绩滑铁卢”

在上述私募基金商品期货CTA策略交易总监看来,9月动力煤、焦煤期货价格持续快速上涨,令商品期货CTA策略再度“扬眉吐气”。

数据显示,9月商品期货CTA策略以3.4%平均收益率,跑赢其他八大私募投资策略,令商品期货CTA策略的年化平均收益率回升至12.6%。

记者了解到,在煤炭供需缺口加大令煤炭期货价格持续上涨、商品期货CTA策略赚钱效应再度凸显的双重驱动下,不少私募机构纷纷加大煤炭、动力煤期货的商品期货CTA策略投资力度,甚至部分私募机构的商品期货CTA策略里,买涨动力煤、焦煤期货的占比超过50%。

但是,这种好日子没能持续多久。

“随着国家持续采取多项措施遏制煤炭价格过快上涨,很多押注煤炭期货的CTA策略正遭遇新的业绩滑铁卢。”一位大宗商品投资型私募基金合伙人向记者指出。10月19日以来,动力煤期货从年内新高1982元/吨回落至1237元/吨,焦煤期货也从年内新高3878.5元/吨回落至2950.5元/吨,导致不少私募基金迅速收缩商品期货CTA策略投资规模“避险”。

“很多私募机构开始担心,二季度的悲剧正在重演。当时调控政策令钢铁等大宗商品冲高回落,导致众多私募机构的商品期货CTA策略净值回撤幅度与波动性创下历史新高,甚至不少风格激进的CTA策略还由盈转亏。”他指出。鉴于此前的投资教训,如今很多私募机构一看到近日相关部门持续加大煤炭价格调控力度,骤然采取压缩CTA策略投资策略避险。

“事实上,很多中短期、基本面的商品期货CTA策略都是押注煤炭期货价格上涨获利,如今煤炭价格易跌难涨,令他们意识到上述策略的亏损风险远远高于获利前景。”这位大宗商品投资型私募基金合伙人分析说。受煤炭供应增加(价格下跌)与电力恢复影响,不少私募机构还相继撤出与煤炭价格高度相关的纯碱、铁合金、硅铁期货买涨投资。

这也迫使越来越多短线投资机构不得不跟进离场。

上述期货公司黑色期货分析师向记者直言,受9月煤炭价格快速上涨影响,不少投资机构迅速开户加入买涨煤炭期货阵营。且他们的投资策略很简单,不留隔夜仓,每天早盘早早推高煤炭价格短线获利。但如今,由于商品期货CTA策略资金撤离,他们也感到“独木难支”,转而选择离场落袋为安。

煤炭贸易商“囤货待涨”遇险

相关部门采取更多措施引导煤炭价格长期稳定在合理区间,正彻底打乱不少煤炭贸易商囤煤待涨的算盘。

“此前在煤炭价格快速上涨期间,不少煤炭进口贸易商借口港口库存不足,内地产煤区贸易商则借口疫情导致煤炭运输压力加大,纷纷采取惜售策略。”上述陕北地区煤炭开采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这背后,是他们有着浓厚的囤货待涨心态,甚至部分煤炭贸易商一面“囤煤”,一面在煤炭期货市场买涨获利,需求利益最大化。

即便相关部门开始出台措施落实煤炭保供稳价,起初这些煤炭贸易商都“不为所动”,因为印度、欧洲等国家遭遇能源危机,令他们看到煤炭价格具备持续上涨的条件。

“但是,他们低估了政策调控影响力。”这位陕北地区煤炭开采企业负责人直言。首先,国家相关部门采取强化煤炭供应中长期合同履约状况监督等措施,令10月以来煤炭产量连续20天超过耗煤量,截至10月24日,电厂存煤量达到9569万吨,比9月底增加约1700万吨,有效缓解煤炭供需紧张局面;其次,国家对煤炭投机炒作行为的严打,也令越来越多产煤区煤炭开采企业与贸易商纷纷加大煤炭供应,令煤炭现货价格快速冲高回落。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部分煤炭开采企业已将煤炭坑口售价调降100-200元/吨,在不少参与囤货的煤炭贸易商产生不小的恐慌。

“大家都担心,若煤炭现货价格持续调降,自己此前积累的现货上涨利润将被吞噬殆尽。”一位华东地区煤炭贸易商透露。

多位期货公司黑色期货分析师直言,本周以来煤炭贸易商边囤煤边在期货市场投机买涨的状况较10月中旬大幅减少。目前越来越多煤炭贸易商都特别害怕,若自己的屯煤待涨(以及期货市场投机买涨)行为被相关部门发现,可能会招致重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