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订单回流 全球代工巨头称中国厂区“一天都没有停过”
财经

东南亚订单回流 全球代工巨头称中国厂区“一天都没有停过”

2021年10月26日 19:00:31
来源:第一财经

越来越多的订单开始从东南亚回流中国。

疫情的不断反复考验着全球制造工厂的韧性。

由于越南政府近期解除了胡志明市与周围地区的封城防疫措施,大量工人开始逃离疫情严重的南部工业区,返乡回家。当地政府估计,离开人数可能超过200万人。

此前,越南政府为管控疫情维持生产,限制工人出行长达数月之久。截至10月24日,越南新增4045例确诊病例,其中包括境外输入的17例,以及境内4028例(同比上日增加667例)。

“供应链以及物流问题在这几个月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挑战,近期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伟创力全球运营亚洲区副总裁黎定贤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很多的报道里可以看到哪一个国家爆发了疫情,(工厂)基本上停工停产了,但中国的韧性比较强,可以把某一些国家的生产很快速地转到国内。

“国内(工厂)基本上从今年大年初一做了之后没有停过。”黎定贤说。

东南亚订单回流

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出口国之一,过去几年,“越南制造”凭借着低成本等优势逐渐受到工厂主的欢迎。

据记者了解,仅在当地设厂的半导体等电子厂商就包括了英特尔、微软、诺基亚、三星、LG、佳能、奥林巴斯、鸿海、台积电和富士康等。而手机产业链企业则以苹果产业链、中国台湾企业的消费电子代工、组装厂、韩国电子工业巨头为主,厂房多集中在更靠近中国的越南北部。

但今年7月以来,越南政府执行了持续3个月的严格封锁,导致工厂大面积停工、工人被隔离,其中胡志明市、平阳省是越南接受外国直接投资最集中,也是疫情最为严峻的两座城市。

根据越南统计总局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该国GDP大幅下滑6.17%,创下20余年来录得的最大跌幅。长期持续的疫情不仅令部分工厂陷入停摆,工人、订单乃至外资的流失,无不为当地制造业发展蒙上阴影。

“越南政府采取了严格的防疫措施,目前的情况是物料、套料短缺,很多材料进不去。”CMA协会秘书长杨述成对记者如是表示。

为了保证生产,一些企业的制造订单开始从东南亚回流至国内。

“根据我们对过去9个月的观察,还有对未来3个月需求的预测,珠海园区跟去年相比会有一个长足的进步。其中的一个原因在于中国疫情控制得比较好,海外生产受限,所以很多客户把订单转移到珠海园区来做。”伟创力海园区总经理王贵华对记者表示,东南亚(订单)会比较多,从全球制造业的分布可以看到基本上是东南亚、印度这些国家,而受到疫情影响的国家基本都会有订单回流到中国来。

作为排名前三的代工厂,伟创力在全球拥有100多家工厂,16万员工,其中在中国的人数接近4万人。黎定贤表示,中国已经成为墨西哥之后,伟创力全球第二大生产基地,全球每四名员工中就有一名来自中国。

而作为苹果供应商之一,蓝思科技也曾在疫越南情发生后表示,已与客户就重新调整生产安排进行沟通并达成一致,(原本在越南生产的)相关产品已安排在湖南相关园区衔接,预计不会对客户产品交付带来负面影响。

记者注意到,苹果代工厂之一的富士康也在加大国内员工的招聘力度。根据郑州园区此前的招聘信息显示,若产线上的新员工在职满90天,将获得至多8500元合伙人奖金,这一金额是5月底3500元的两倍之多,而今年内其调高价码次数已超过三次。这一行为也被外界认为是订单回流的信号之一。

在供应链重构中寻找机会点

目前,越南所在的东南亚已是全球供应链的重要一环。如今越南国内大批工人离职,无疑进一步加剧了全球供应链的紧张状态,从防疫物资短缺、生产停摆,到疫苗供应不足、制造业“缺芯”,供应链风险问题正在世界范围内愈发凸显。

中国信通院此前披露的一组调研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成熟工艺的紧缺不仅使全球汽车累计停产约300万辆,亦导致手机芯片的供货周期从3个月延长到12个月。而拖延9个月交付期的企业,主要集中于话语权偏弱的手机小厂,具备一定实力的大厂基本能将延期控制在一个月左右。

新华社在《十问中国经济》中提到,越来越多国家认识到,供应链布局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外部冲击下,供应链条越长,断裂风险也越大。谈及供应链,业界热词已由前几年的“低成本”,转换为如今的“复原力”。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考虑兼顾生产效率和产业安全,全球供应链调整加速。

其中,供应链本土化、区域化、分散化趋势更加凸显:美欧等经济体加快出台制造业回迁计划,加速全球供应链向本土化布局。跨国公司在收缩全球供应链的同时,进一步推动供应链向近邻区域化集聚;为降低集中采购风险,让全球采购多元化、分散化,包括增加中国以外的采购来源地。

来自于德勤的一份报告显示,企业正在重塑备份能力以及建立灵活的供应链。例如,丰田在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后重新分配了标准零部件的制造网络,这样供应网络中 的多个节点就可以拥有相同的生产能力。 此外,柔性制造也将提高供应链弹性。通用汽车在阿根廷、波兰、泰国和巴西的工厂都遵循相同的设计、模板和制造流程。因此,如果一个地区遇到问题,其他工厂可以立即提供支持。

“产业链安全平稳,需要全产业链协调同步进行,而目前全球却处于最不协调阶段。”杨述成对记者表示,应对这种挑战,中国企业也在积极面对及改变,一方面维持中国制造,把可能的安全产业链做好做全。另一方面拓展全球制造,积极延伸海外投资。“也就是不管产业链如何发生变化,我都在安全链上。”

在他看来,中国虽是制造大国,但“原动力”及高效原材料如芯片等大部不在中国,所以中国产业链也并不“完全安全”,目前中国也在抓紧“复原力”,但这需一段更长的时间,如何度过短期的艰难,是每个中国企业面临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