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3亿存款被质押!科远智慧和浦发银行均已报警 融资方公司参保人数为零

近3亿存款被质押!科远智慧和浦发银行均已报警 融资方公司参保人数为零

2021年11月16日 19:15:1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我方能够说的已经在公告里面说的很清楚了,你应该去找一下浦发银行总行和南京分行。”11月16日,科远智慧董秘赵文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就在一天之前 ,科远智慧对外宣布,公司全资子公司南京科远智慧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科远能源)于2020年11月10日使用暂时闲置的自有资金4000万元购买了浦发银行南通分行的定期存款,产品到期日为2021年11月10日。“截止本公告日,公司仍未收到该笔资金。”

经科远智慧向浦发银行南通分行问询得知,其4000万元定期存款于2020年11月10日已作为南通瑞豪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南通瑞豪)开具银行承兑汇票的质押担保,“目前因南通瑞豪未能按时偿债,导致公司4000万元定期存款到期未能及时赎回。”

受此消息影响,11月16日,科远智慧跳空低开,最终以单日下跌4.02%报收13.38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11月16日联系上南通瑞豪大股东王伟民时,他表示自己对此事一无所知,“南通瑞豪和我根本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没有在里面任职。”

科远智慧和浦发银行均已报警

资料显示,科远智慧于2010年3月31日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是“从事热工自动化和电厂信息化产品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

从注册地与办公地来看,科远智慧是一家地处江苏南京的上市公司。

11月15日晚,科远智慧发布公告称,公司对存款被质押行为毫不知情,已明确要求浦发银行南通分行方面出具有效证明材料。截止本公告日,公司尚未收到浦发银行南通分行方面出具的任何证明材料。

与此同时,科远智慧采取了自查行动,“截至本公告日,公司全资子公司科远能源在浦发银行南通分行购买的定期存款总额为3.45亿元。其中,到期未能赎回的金额为4000万元,未到期显示被质押状态的金额为2.55亿元,公司对上述所有质押行为毫不知情。”

换句话说,科远智慧子公司在浦发银行南通分行的3.45亿元定期存款中有2.95亿元被质押了

那么,这家南京上市公司为何要去南通存钱呢?

11月16日,科远智慧董秘赵文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是因为公司在南通有投资项目。

在2019之前,科远智慧在南通几乎没有项目。

2019年8月,科远智慧收购了南通科远绿色能源有限公司(下称南通科远绿能)60%股权,上海升凯新能源开发有限公司持有另外40%股权。

不知道是不是南通科远绿能这个项目吸引了科远智慧去浦发银行南通分行存钱,还是另有原因。

科远智慧11月15日晚披露的公告显示,科远能源在浦发银行的3.45亿元定期存款分为8笔,其中6笔显示为质押状态,这些存款年化收益率仅为2.13%-2.25%。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科远能源这8笔定期存款有4笔的资金来源是募集资金,合计1.55亿元,其中3笔合计1.25亿元募集资金处于质押状态。

科远智慧2020年年报显示,其2016年非公开发行的约3.69亿元募集资金去向是“定存或理财”。

“事实很清楚,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其中发生了什么,所以你还是去找一下浦发银行方面。”赵文庆表示,公司已经报警了,“让警方来调查一下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浦发银行方面也觉得自己是“冤枉”的。

在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回复中,浦发银行称,“浦发银行南通分行与南京科远智慧能源投资公司确有存款等业务关系。近日,该公司对其与南通分行的有关存款等业务提出查询。为依法保障银行和客户方的权益,查明事实真相,浦发银行南通分行在开展排查的同时,已于11月15日向公安机关进行了刑事报案,并提供了相关业务资料。后续,浦发银行将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工作,切实维护相关各方合法权益。”

这是近期江苏省内第二起银行存款“被质押”的热点事件,巧合的是大家都选择第一时间来报警“以证清白”。

此前的10月下旬,江西济民可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济民可信)对外宣称,渤海银行南京分行在该集团子公司无锡济煜山禾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与南京恒生制药有限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挪用其存于该行的28亿元存款,用作第三方公司的贷款质押担保。

而在10月24日,渤海银行发布公告称,其已向公安机关报案,正在依法寻求司法解决,并将该事件归因为“在与相关企业日常业务办理过程中,发现的企业间异常行为”。

南通瑞豪大股东称不知情

按照科远智慧披露的信息显示,是一家叫南通瑞豪的企业为了融资将科远能源的4000万元定期存款进行了质押担保

那么,这家南通瑞豪又是什么公司呢?

启信宝数据显示,南通瑞豪成立于2014年5月7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是刘涛,所属行业是汽车及零配件批发,经营范围是“有色金属、电动工具、五金、百货、针纺织品、建筑材料、劳保用品销售;化工原料、化工产品的销售(不含危险化学品);机械设备生产加工(生产加工另设分支机构);房产经纪。”

值得注意的是,南通瑞豪的股东仅为二人,其中王伟民持股70%,刘涛持股30%。

“昨天晚上,有记者打电话采访我,我才知道这事情。南通瑞豪和我没关系,我也没在里面任职。”11月16日,南通瑞豪大股东王伟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南通瑞豪是自己之前帮朋友去买的一个公司,因为是自己去办理的过户手续,所以工商资料里面留的是自己的手机号码,“这公司后来经营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对于自己是南通瑞豪持股70%的大股东一事,王伟民表示,从工商资料上看是这样,但自己对股权、存款、质押等事情完全不知道。“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南通瑞豪的大股东。至于什么科远智慧、什么定期存款,我更是不知道了。我要是做了这些事情,你还能打通我电话吗?”

更蹊跷的是,南通瑞豪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参加社保人数为0

科远智慧“不知情”、浦发银行也“不知情”、融资方南通瑞豪的大股东更是“不知情”,那么这些被质押的存款究竟是谁知情呢?或许只有随着警方的介入调查,才会水落石出。

而对于科远智慧来说,其经营情况会不会受到影响呢?

三季报显示,科远智慧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43亿元,同比增长22.55%;实现归母净利润0.51亿元,同比下降47.18%。

更重要的是,截至2021年9月30日,科远智慧的货币资金为4.76亿元,而此次已有2.95亿元定期存款被质押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016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科远智慧的流动比率分别为7.09、5.95、5.55、4.15、2.93和2.24;速动比率分别为6.53、5.54、5.14、3.69、2.43和1.63.

由此可见,在过去近6年的时间里,科远智慧的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是呈持续下降的状态,这并非一个好信号

科远智慧对外宣称,“目前公司经营活动一切正常,尚未受到上述事件影响。”

但是,下个月,即2021年12月9日,科远能源即将有两笔合计1.2亿元的定期存款到期,但是这两笔资金均处于质押状态,是否能够按期赎回尚不得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韩迅 上海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