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美老板马兴田堕落史:从苦孩子到千亿富翁 最终被判12年
财经

康美老板马兴田堕落史:从苦孩子到千亿富翁 最终被判12年

2021年11月17日 15:07:00
来源:新京报

11月17日,马兴田操纵证券市场案公开宣判。康美药业马兴田一审被判12年有期徒刑。

马兴田为原康美药业实际控制人。2020年7月,马兴田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2021年11月1日,康美药业表示,广东省佛山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公司原实际控制人马兴田犯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操纵证券市场罪,向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资料显示,1969年7月,马兴田出生在广东普宁的一个小山村。1997年,年仅28岁的马兴田创建康美药业,2001年在上交所上市。2007年,康美药业投资制作的一首《康美之恋》在电视广告上不断播放,让大家对康美药业有了记忆。

2015年,康美药业的总市值首次突破1000亿元,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上首家突破千亿市值的医药上市公司。

2019年4月底,康美药业年报中的300亿货币资金不翼而飞,此后牵连出康美药业、马兴田等主体违规占用资金、财务造假等一系列的行为。2020年7月,马兴田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而早在康美药业的辉煌时期,也就是2016年时,马兴田就遭到了当地检察机关的刑诉,指控马兴田行贿。而在2017年、2018年等数年间,马兴田依旧活跃在众人视线之中,甚至频频签下各类投资协议或合作协议。

行贿、操纵市场、挪用资金 马兴田12年

11月17日,贝壳财经记者自佛山中级人民法院获悉,康美药业原实际控制人马兴田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以及单位行贿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

佛山中级人民法院官网消息

与此同时,康美药业原副董事长、常务副总经理许冬瑾及其他责任人员11人,因参与相关证券犯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根据佛山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情况,2015年至2018年期间,马兴田伙同他人,违规筹集大量资金,利用实际控制的股票交易账户自买自卖、连续交易,操纵康美药业股票价格和交易量,致使共计20次连续10个交易日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30%以上,共计7次连续10个交易日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50%以上。

此外,马兴田还组织、策划、指挥公司相关人员进行财务造假,向公司股东和公众披露虚假经营信息;故意隐瞒控股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116亿余元不予披露。

2005年至2012年期间,马兴田为康美药业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共计港币790万元,人民币60万元,康美药业及马兴田均构成了单位行贿罪。

贝壳财经记者按最新汇率换算,马兴田向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共计港币790万元,人民币60万元,合计超过700万人民币。

从小山村孩子到千亿富翁 被同村人评价:小时候家里苦

“他小时候家里也苦”,这是2020年5月时,贝壳财经记者走访马兴田老家时,村民这样提起马兴田的过去。

广东普宁,下架山镇碗仔村,这个大山深处的古老村落历史悠久,四面环山,是一个以马姓为主的村落。因从这里走出不少富商,被当地人调侃为“马总故乡”,其中最为知名的“马总”,便是马兴田。

1969年7月,马兴田在碗仔村出生。村里一位老人回忆,当时村里普遍家里都不富裕,马兴田家里也苦,其从小就帮父母做农活,与村里小孩并无不同。

一位曾经和马兴田在同一学校读书的村民也回忆,读书时的马兴田也很普通,没有听说过他特别的事迹。

对于马兴田的发家史来讲,众人谈论较多的就是其与许冬瑾的结合。一位在普宁当地从事药材生意的人告诉记者,他们并不认为许冬瑾的家庭属于“世家”,“这边祖辈做药材生意的很多,六七十年的都不算什么。”

根据康美药业招股书不难看出,马兴田起家之时,的确与许冬瑾的亲属有较多合作。

1997年,年仅28岁的马兴田创建康美药业,其中许冬瑾及其母亲许燕君均为发起人。许冬瑾的亲属产业颇丰,其母族亲属关联的企业还有普宁市业帅织造、香港易真有限公司。康美药业上市之初,马兴田手上还有一家普宁市金信典当行,这家典当行至今都是马兴田手上极为重要的产业。

建设初期的康美药业发展十分迅速,仅用4年的时间就成功上市。至今人们还会提及,马兴田在康美药业上市发行涉及行贿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

那时其还担任揭阳市政协常委、普宁市人大代表,许冬瑾也同时是揭阳市人大代表和普宁市政协委员。而在此后曝光的原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受贿案细节显示,其涉嫌协助马兴田等成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揭阳市第四届委员会副主席和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广东省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劳动模范等,并收取相应贿款。

2012年,康美药业登上“广东纳税百强企业”的榜单。根据普宁人民政府网上发布消息,当时的康美药业以5.556亿元的纳税额首登百强榜第95位,成为粤东地区首家上榜的民营企业,揭阳市唯一上榜企业。2015年,马兴田家族以310亿元的财富位于胡润百富榜的第47名。

普宁人民政府网2013年发布信息,康美药业成为普宁纳税第一的企业。

在碗仔村一些村民的印象里,马兴田虽然已经少见,但为人并不小气。2020年5月时,一位碗仔村村民告诉记者,村里每年都会举办祭拜仪式,马兴田也经常会回乡参与到过年时的祭拜活动中。

2020年6月13日,记者在村内张贴的一张《答谢神恩榜》看到,马兴田以3.8万元的捐款位列第一,紧随其后的就是捐款1万元的马兴谷,上述村民告诉记者,这张榜单为过年时村里的祭拜活动各家的出钱名单。

进入碗仔村,需要开车走一段长达六七公里的小山路,一位村民马先生表示,这条路修好也并没有几年,“这条路也有他(马兴田)出钱修的,他还在这边捐了学校。”

根据康美药业曾经发布的信息,马兴田夫妇还曾捐1.5亿元建设的普宁莲花山公园,最后移交给政府管理;还曾捐1500万元在普宁兴建贵政山小学。

早在2016年就被检察院起诉行贿 此后仍未改高调作风

在康美药业的辉煌时期,也就是2016年时,马兴田就遭到了当地检察机关的刑诉,指控马兴田行贿。而在2017年、2018年等数年间,马兴田依旧活跃在众人视线之中,甚至频频签下各类投资协议或合作协议。

11月2日,康美药业的一则公告显示,佛山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指控马兴田犯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操纵证券市场罪,以佛检诉发刑诉(2016)62号起诉书、佛检刑追诉(2017)3号起诉书指控公司及马兴田先生犯单位行贿罪。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上述“佛检诉发刑诉(2016)62号起诉书”、“佛检刑追诉(2017)3号起诉书”是相继在2016年6月6日、2017年3月24日签发,涉及到的是马兴田等为谋求不正当利益,分别于2005年至2009年、2007年至2012年向陈某、钟某、万某行贿。

5年前就被签发的起诉书,一直到今年才进入公诉阶段,那这期间马兴田在做什么?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在2016年至2019年间,马兴田在公众视野中十分活跃,频繁出席各类接待、考察等活动。期间甚至荣获各类奖项。

2016年11月,马兴田获得“2016中国医药年度人物”。

康美药业官网2017年发布消息,马兴田被评选为广东上市公司最忙碌的董事长。

2017年度、2018年度,马兴田更是一路高歌猛进。2017 年佛山检察院签发“佛检刑追诉(2017)3 号起诉书”时,刚好是康美药业成立的第20年。这一年康美药业又一次上榜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在6月康美药业举办的20周年庆典文艺晚会上,邀请到了谭咏麟、凤凰传奇、张碧晨等一众明星献唱。

马兴田本人也未显低调,依旧会出现在各类场合之中。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也正是在2016年后,马兴田开始占用康美药业资金,大举扩张家族企业的资本版图。

根据证监会2020年6月对康美药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康美药业在未经过决策审批或授权程序的情况下,累计向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非经营性资金约116.19亿元。

当时证监会的处罚决定中还提到,上述资金占用被马兴田及其关联方用于购买股票、替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偿还融资本息、垫付解质押款或支付收购溢价款等用途。

另一边,在2016年、2017年,当时康美药业为主的部分依然在大力拓展医院产业,马兴田以控制的康美实业为主,向外扩张着大健康产业,在全国多地如火如荼地布局着康美健康小镇、康美健康城等项目。

工商资料显示,2017年7月,马兴田控制的康美实业出资成立了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有限公司,当时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马兴田。7月,康美实业就宣布拟投资68亿元在普宁当地建设“健康小镇”;10月,市场上再次传出消息康美将在昆明建设千亩“健康城”。

当时康美系的大健康产业可以说是大举扩张。康美健康官网介绍,康美健康小镇计划布局的主要有三大特色IP项目,为“康美健康小镇”、“康美健康城”、“康美健康颐养社区”。这些项目计划实施的区域包括云南昆明、丽江、甘肃陇西、张家界、湖北通城、广西玉林、内蒙古通辽、广东湛江等地。

2019年9月,康美健康小镇投资公司旗下的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昆明)有限公司之子公司昆明天域康美置业有限公司,还以40.29亿元总价揽入昆明呈贡615亩土地,溢价率59.32%。

而在康美药业事发之后,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有限公司等系列公司,已经转到马兴田的子女名下。2021年11月,贝壳财经记者自工商资料了解到,目前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有限公司已经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康美小镇(昆明)公司经营状态异常。

逾5名投资者积极维权 康美药业被判赔偿24.59亿元

在马兴田一审判决结果出来之前的11月12日,对于中小投资者更重要的一场判决结果出炉。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康美药业向原告顾华俊等52037名投资者赔偿投资损失24.59亿元,马兴田、许冬瑾等人对此判决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此次案件判决涉及公司需承担的投资者损失,公司将根据破产重整工作推进情况,依据届时经揭阳中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计划》中的债权受偿方案,通过现金、抵债股票等方式统一实施清偿”。

11月13日,康美药业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将根据判决,向马兴田、许冬瑾、邱锡伟、庄义清、温少生、马焕洲、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杨文蔚等21名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被告依法主张相关权利。

根据2020年5月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2016年至2018年期间,康美药业虚增巨额营业收入,通过伪造、变造大额定期存单等方式虚增货币资金,将不满足会计确认和计量条件工程项目纳入报表,虚增固定资产等。同时,康美药业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情况。上述行为致使康美药业披露的相关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和重大遗漏。

根据证监会对康美药业下发的处罚通知,康美药业在2016年至2018年年度报告中、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存在虚假记载,虚增营业收入、利息收入及营业利润。

其中,《2016年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89.99亿元、《2017年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100.32亿元、《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虚增营业收入84.84亿元、《2018年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16.13亿元。

以此计算,康美药业3年时间里在财务报表上虚增的营业收入合计超过了290亿元。

“康美药业有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实施财务欺诈行为,践踏法治,对市场和投资者毫无敬畏之心,严重破坏资本市场健康生态。”这是证监会在2020年5月14日发布在官网上的处罚及禁入决定中,对康美药业的严辞批判。

而此次的法院判决康美药业赔偿投资者24.59亿元,是我国的首例证券集体诉讼案判决。

2021年11月17日,在马兴田案一审判决公布后,佛山中级人民法院也在官网表示,“两案(康美药业证券索赔案、马兴田案)的审判持续释放了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坚决维护资本市场深化改革和健康发展的强烈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