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手机被监控、蹲坑计时间 这届老板为什么对打工人如此不放心?
财经

风暴眼|手机被监控、蹲坑计时间 这届老板为什么对打工人如此不放心?

2021年11月18日 22:26:25
来源:风暴眼

风暴眼|手机被监控、蹲坑计时间 这届老板为什么对打工人如此不放心?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作为一种对冲996,努力提高时薪的新方式,摸鱼——可以说是每一个当代打工人的必备职业技能。

但谁能想到,快乐摸鱼也有“东窗事发”的一天。

11月16日,国美内部发布的一份《关于违反员工行为规范的处罚通报》在网络上引发热议。

文件显示,在8月30日-9月30日期间,国美总部针对非工作流量信息进行统计排查后,发现部分员工在工作区域内占用公司公共网络资源从事与工作无关事宜,如:玩电脑游戏、上网聊天、听音乐等,并对11位员工(包括一名外包)进行了通报和相应处罚。

随着事情的发酵,国美于今日作出回应,表示其“高度关注内部通报违规外泄情况,将按公司保密规定予以追责。”

另一边,几乎是差不多的时间,手握三家上市公司的浪潮集团,也因为几句鼓励员工加班的“土味标语”,一时间成为了职场打工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大家加才是真的加”“白天加白班,不瞌睡;晚上加晚班,睡不着”……

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在调侃之余,纷纷表达了自己对“奋斗文化”的观点。

有站企业的:“上班摸鱼,错在先。”

也有抵制企业给员工洗脑的:“格局小了。”

就在大家热议之时,一个悲剧传来——

36岁的王江龙(化名)被发现猝死在出租屋中,警方出具的调查意见告知书显示,已排除刑事案件。

王江龙的家属表示,他们认为王江龙的意外去世,和其生前曾连续超时高强度工作有关联。据其工作打卡记录显示,在10月份他有26天工作时长都在12小时左右。

这件事也很快登上微博热搜。

一系列关于“加班”的舆论迅速发酵,再次引发了一场全民大讨论。

凤凰网《风暴眼》发现,今年8月,人社部与最高法刚刚对“996”工作制说“不”,各互联网公司也纷纷开始对加班文化纠偏。

但仅三个月之隔,因劳工矛盾引发的悲剧就再次上演。

这不禁令人生问:

在社会高度运转的今天,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奋斗”?

是以牺牲健康为代价换取的价值体现?还是以激情熬夜为代表的伏案不起?亦或是以追求利益最大化而提出的一句句洗脑口号?

1、故技重施?浪潮集团鼓励加班早有先例

资料显示,浪潮集团成立于1989年,总部位于山东济南,是中国本土顶尖的大型IT企业之一 ,旗下拥有浪潮信息、浪潮软件、浪潮国际三家上市公司。

股东背景方面,浪潮集团由山东省国有资产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控股48.51%,而后者又由山东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控股70%。

另据浪潮软件最新公告,浪潮集团近期曾实施增资扩股,增资后,7家国有企业共直接持有浪潮集团51%股权,持股比例上升12.13%。

一直以来,浪潮集团都颇为低调,直到此番被曝光“加班标语”,令其瞬间“黑红”。

在知乎上,有网友评论表示“浪潮是山东卷的最厉害、加班最出名的企业。”

甚至有网友放出了“晚上十点,浪潮办公地”的照片,可以看出一片灯火通明。

而多位浪潮集团济南总部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更表示,在浪潮加班不仅没有加班费,甚至加班时长还作为一项硬性考核指标纳入年终考评。

“一年加班600多个小时,排名还是倒数,你感受一下。”

11月16日,事情发酵后,济南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公开回应称,“现在关于浪潮集团的事情,全部由(济南)市委宣传部统一答复”;济南市劳动局则回应称,“事情还在调查中”。

凤凰网《风暴眼》梳理发现,挂横幅并不是浪潮集团第一次因加班而引发讨论。

早在2016年,就有大V爆料称,“浪潮公司要求员工申请自愿放弃年休假以及实行6×12小时工作制春节、国庆随叫随到……”

新闻被爆的同时,网络上还流出一张公司会议图片,图片上显示,浪潮公司正在就“奋进者申请书(讨论稿)”的有关情况进行说明。

一名自称浪潮员工家属的网友在微博评论区也爆出疑似“奋进者选拔细则”截图,截图显示浪潮鼓励员工争当“奋进者”,而不申请奋进者或申请后没有做到的,则需“退出干部序列,年度评价不能评为S、A。”这名网友同时表示:“S级为最好级别,工资涨幅达到30%左右。”

除了陈年旧事被翻出外,网友还扒出,今年10月,浪潮集团曾对公司内部两条高管违纪进行通报,但在通报下面的评论区,却布满员工们对“加班”一事的不满。

有网友评论称自己“一个月加班87个小时,反而倒扣工资”,怒问“能不能不要评比加班啊”。

有员工家属称,“老公在浪潮每天加班,孩子管不上,辅导作业指望不上”。

还有离职员工称“孩子10个月大时,自己经常加班到凌晨”。

2、管理?监视?互联网公司的花式“监工”

和浪潮集团不同的是,黄光裕重新掌舵下的国美,没有赤裸裸地给员工“打鸡血”,而是在忙着“抓典型”。

11 月 16 日,国美内部发布的一份《关于违反员工行为规范的处罚通报》在网络上引发热议,并在当天登上微博热搜。

文件显示,在 8 月 30 日-9 月 3 日期间,国美总部针对非工作流量信息进行统计排查后,发现部分员工在工作区域内占用公司公共网络资源从事与工作无关事宜,如:玩电脑游戏、上网聊天、听音乐等。

根据公司规定,公司对 11 位员工(包括一名外包)进行了通报和相应处罚。

文件称,对于其中10名非外包员工,给予公司全员警告并行政处罚2分;对于外包人员,做清场处理,不得二次外包驻场。

对此,国美集团公关部的相关负责人回应称,该文件确实存在,“站在公司的角度,一定会遵循员工手册,对员工进行一定的管理。”

“每一个员工在进入公司的时候都有一份员工手册,(公司)会组织员工学习相关考勤及休息时间等规章制度。我们的午休时间是12:00-13:00,有的员工看视频就用了22G,实际核算下来,可能累计看了长达十几个小时的视频,任何一家公司的午休时间应该都没有那么长。”

另外,该负责人还表明,如果有员工能给出合理的解释,比如午休看了视频后忘关后台,这种情况是可以相互理解的。

“有一些员工的情况说得通、合理的,HR那边都会做一个正确的判断。而且,像视频部门开抖音的时间一定很长,这种我们也不可能去做通报。”

互联网公司里,像国美一般监测员工的其实不在少数。

比如有网友爆料,某互联网公司在厕所门口安装了个坑位计时器。通过这个计时器,厕所外的人不仅可以了解到厕所里有没有人,甚至还能知道里面的人进去了多长时间……根据照片上的公司logo和标语,很快地,有网友发现了该互联网公司就是快手。

眼看着事情就要愈演愈烈,快手官方也迅速在微博上做出了回应:事实是园区内厕所位置有限,员工上厕所排队现象严重。装厕所坑位计时器,也只是为了测试如厕次数与时间,便于增加移动坑位数量。

但对于官方的说辞,网友们似乎并不买账。有网友利用谐音梗,调侃快手只是想让大家“解个快手”……

事实上,这也不是互联网公司第一次针对“霸占坑位”的行为提出对策了。此前,就有员工爆料网易在公司厕所安装信号干扰器,避免员工玩手机分心、影响如厕。

上汽员工透露上汽安亭基地办公室的员工座位下方被安装上很多人体红外传感器,而安装这个产品的目的是用来检测座位是否真实有人。

3、“加班”or“摸鱼”,为何同时出现?

一边是国美通过排查流量处罚员工上班“摸鱼”,另一边是浪潮集团挂横幅鼓励员工加班。现实生活中,这两个企业的行为都不是个案,而是非常普遍的现象,那为什么会同时出现这两种看似矛盾的现象?如何用经济学或者人力资源管理的角度来解释这个问题?

BOSS直聘职业科学实验室主任薛延波博士向凤凰网《风暴眼》表示,不管是员工的摸鱼问题还是加班问题,本质上反映了企业对于劳动者产出的关心,很多时候企业更多把关注点放在时长上,其实如果单独来考虑的话,员工劳动的总产出等于他的时长和他的劳动效率相乘,一个企业的总产值等于所有人的总产出的一个和。从这一点来看,这其实不仅是工作时长的问题,还要去关注劳动效率。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如果以员工工作时间和工资建立一个坐标轴,形成的劳动者产出大概是一个线性向上的曲线。但是经济学发现,当超过某个时间点的时候,劳动者产出会出现弯曲的现象,会向后歪,这反映的是即便企业付出的报酬再多,劳动者也不愿意再花时间去工作。

因此,经济学早已预测到,当劳动曲线不断地增加时长时,一定会出现内卷现象。

薛博士解释,从更深层来看,这其实是整个劳动产出的过程中两种效应的相互作用,第一种效应称之为激励效应,也称为替代效应,当工资带来的回报会替代员工去选择休闲的时候,即受到激励了,就多工作一段时间,这是供给曲线前半段为上升的解释现象。

而后半段经济学称之为休闲效应,或者为收入效应,即员工认为收入本身已经比较可观,带来的激励效应已经低于休闲的时候,员工就会选择休闲。

因此,从这一点来看,企业或许能得到一些启发。

首先是价格因素,《劳动法》规定同劳同酬,同样的劳动有同样的报酬,加班要有倍数的加班费,不能是正常工作时间的1:1的这样一个关系。因此,如果员工工作时间加长后的,给出的价格仍然是按加长前的价格来算,大概率情况下员工会出现内卷。因此,价格因素是企业能用的一个很重要的调节手段。

按照马斯洛说的需求层次理论,最高是自我超越的追求,因此价格在只能起到其中两层的作用。这时候非价格的因素就体现出来,包括企业的管理水平比如对员工的关怀、对员工晋升机制的设计等,

当企业管理水平提升时,对员工有更多的关怀,例如给员工看到成长的空间等,能够以非线性的方式来调动上面说的价格曲线。反之,则会出现负面影响,加上劳动力市场是自由流动的,价格有一个外部杠杆,促使这些员工跳到管理水平更高的,或者说对价格对应的更好的一个企业,便会带来员工流失的问题。

4、如何解决“摸鱼”和“加班”的矛盾?

“摸鱼”和“加班”如今几乎已经成为老板和打工人之间互相剥削的两种手段。

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梁捷在《别怕,这就是经济学!》中提到:摸鱼行为的根本原因,是因为我们的劳动付出与收入之间很难有一个精确的衡量。

早期的工厂劳动非常机械化,还时常安排监工来监督。人在劳动过程中被异化,这也是马克思写作《资本论》的背景。但是到了今天,绝大多数人的工作都变得很复杂,涉及无数细节,要对现代人的劳动进行监督就变得越来越困难。

正如梁捷所说,“按照马克思《资本论》里的逻辑,老板付给我们一定的工资,但要我们劳动更长时间,从而剥夺其中的剩余价值,也就是对员工进行了剥削。但是,员工正好可以通过摸鱼来对此进行反抗。老板可能是按照你的劳动时间来提供报酬的,但是如果你能成功地摸鱼,那就成功地减少了劳动时间。如果你摸鱼的程度比较严重,而且又不被发现的话,那就有可能反过来剥削老板。”

那这对矛盾应该如何解决呢?

梁捷提到了由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李斯特(John List)设计开展的田野实验。李斯特一直对在职偷窃行为的研究非常感兴趣,他的研究问题是,预付工资的比例是否会对员工的劳动模式产生影响;同时,预付工资比例提高,是否会有效降低在职偷窃( “摸鱼”属于在职偷窃的一种)等行为。

李斯特在亚马逊的一个名为Mturk的论坛上招募被试者。李斯特招募被试者之后,与他们签订劳动合同。不同的人被分到不同的组,有些组支付较低水平的首款,比如10%;有些组则支付较高水平的首款,比如90%。随后每个人都进入劳动阶段,工作就是把图片里的字母写下来,类似我们经常碰到的验证码。

李斯特派人检查过所有的图片,都是清晰可识别的。但在实验中,他设置了一个按钮,允许被试者以“看不清楚图片”为由,跳过这张图片,直接进入下一张图片。

任务总数是固定的,所以想偷懒或者想骗人的被试者,就可以用这个理由跳过很多图片来降低自己的工作量。李斯特希望通过这个实验来检验,不同的预付款比例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结果很清楚:较高的预付款比例确实可以提高劳动质量,同时也会有效降低偷懒作弊的比例,证明了礼物交换效应压倒了降低欺骗成本的心理效应。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李斯特的这项研究表明,只要老板多一点善意、多一点信任(比如提高首款比例),就能很明确地释放出礼物交换的信号。

而员工也会明确感受到老板的善意,从而有效地提高生产力,同时减少在职偷窃等不当行为。这就是行为经济学为当代的劳资关系提供的参考意见。

5、是否侵犯了员工权益?

除了从经济学角度去解答最近加班与摸鱼的问题,凤凰网《风暴眼》还采访了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卫若楠律师,去解答其中涉及到的法律问题。

首先是国美监控员工网络使用情况,按照《民法典》规定:自然人享有隐私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刺探、侵扰、泄露、公开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隐私权。根据国美公司的通报,此次监测国美能够清楚知晓特定员工使用的软件名称、流量使用情况等信息,该信息完全可以与特定的个人相匹配,属于个人隐私信息。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国美的行为侵犯了员工的隐私权?卫律师表示,需要结合以下几个方面确定:收集这些信息是否有合理事由、是否明确告知员工并是否取得员工同意、收集信息后是否采取了有效措施防止信息泄露;在使用、利用或扩散这些信息时是否取得了员工的允许等。

如果国美没有告知员工会收集这些信息,也没有得到员工允许就扩散和不当利用这些信息,便很可能涉嫌侵犯了员工的隐私权。

而对于此次浪潮集团鼓励员工加班事件中,从《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来看,法律对于劳动者的工作时间、加班费等都有严格的规定,但是实践中,因为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相比始终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用人单位的加班要求,劳动者一般很难拒绝,公司强制加班以及加班后不支付加班费的情况在当今社会普遍存在,浪潮集团鼓励员工加班的文案在一定程度上有强迫员工加班或者变相强迫劳动者加班的含义,引发巨大争议的原因也是因为大家对于这种现象普遍存在不满。

而近期发生的三起事件中,比亚迪员工猝死无疑是最令人痛心的一件。据澎湃新闻报道,打卡记录显示,该员工在10月份有26天工作时长都在12小时左右,但比亚迪认为该员工是在出租屋去世,和公司没有什么关系。

对此,卫律师表示,如果排除个人或第三人原因致死的情况,因为加班猝死可能存在工伤或公司侵权两种情况。如果认定为工伤,公司存在责任的,责任按照工伤的相关规定承担;如果不构成工伤,是否构成侵权,需要看公司是否存在侵权行为、公司是否存在过错、公司的过错与员工猝死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要结合具体情况确定。

如果公司安排员工超时加班的侵权行为与员工猝死之间的因果关系不能排除,但引发猝死的原因亦与员工个人身体素质、个人身心调整等多重因素有关,猝死具有多因一果性和一定的偶然性,在因果关系参与度无法查明确定的情况下,法院一般根据证明责任分配规则及公平合理原则,来酌定各方的赔偿责任。

后记

虽然用人单位与员工之间常常你来我往斗智斗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但从实际来看,大部分“打工人”在和资本方的谈判中都处于弱势。

此前,东吴证券固收首席李勇此前在接受凤凰网财经采访时,曾从博弈论的角度来解释为何如此,博弈论认为,外部选择(outside option)是决定双发议价能力的一个重要因素,一方假如放弃谈判,离开谈判桌后能得到的最大的补偿。

显然,资方即使离开谈判桌,也有更多的选择,但员工则被动得多,议价能力比较低。

基于这一点,即便《劳动法》明确规定,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每月加班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但类似比亚迪猝死员工生前26天每天工作12小时的悲剧仍时有发生。

为逝去的生命默哀。

参考资料:

1、《别怕!这就是经济学》,梁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