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谁是刘涛?浦发银行“无故”质押3亿存款事件背后的神秘人
财经

风暴眼|谁是刘涛?浦发银行“无故”质押3亿存款事件背后的神秘人

2021年11月19日 17:54:57
来源:风暴眼

风暴眼|谁是刘涛?浦发银行“无故”质押3亿存款事件背后的神秘人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文:南阳

核心提示:

1,11月15日,浦发银行南通分行卷入南京科远智慧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远智慧”)2.95亿存款无故质押一事,舆论再次发酵。

2,科远智慧在理财方面收获颇丰。财报显示,2018年金融理财产品投资收益为2594.40万元;2019年的投资收益为1512.05万元;2020年的投资收益为725.20万元。

3,而根据凤凰网《风暴眼》梳理百度地图发现,南京市现有银行分行至少143家,浦发银行分行至少17家,而位于南京科远智慧投资所在的江宁区也有至少三家浦发银行。

4,从天眼查信息看,较难看出“刘涛”和“刘涛”是同一个人。但两人也有一些共性,比如旗下较多空壳公司、都是王伟民的朋友。

5,诸多案例都指向国内普遍存在的“地下”资金江湖,资金方、掮客、银行、用资方都处于链条之中,攫取各自利益。

--------------------------------------------------

渤海银行28亿存款失踪案尚未结案,浦发银行又来一起。

8月份,渤海银行南京分行因卷入一桩客户企业28亿存款被“莫名质押”事件,引发舆论高度关注。总部位于江西的医药企业济民可信集团旗下的两家子公司宣称,自己在渤海银行存的33亿元,有28亿元被渤海银行南京分行用于另一家公司华业石化的票据融资担保。但渤海银行却回应称,济民可信对此知情。目前,案件仍是谜团,双方各执一词。

三个月后,类似事情再次发生,而且同样发生在江苏。

11月15日,浦发银行南通分行卷入南京科远智慧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远智慧”)2.95亿存款无故质押一事,舆论再次发酵。

11月17日,深交所向科远智慧发出关注函,要求科远智慧说明在浦发银行南通分行理财产品质押的具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质押原因、担保对象、质押时间、质押手续是否齐全等,担保对象与公司、公司董监高、5%以上股东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公司公章内控管理是否存在重大缺陷。

虽然事件已非首次,但渤海银行存款“失踪”案后,萦绕在大众心中的诸多谜团一直难解。为何企业存款屡屡被银行“莫名质押”?银行、企业各自扮演什么角色?企业真的毫不知情?

谁动了三亿存款?

2021年11月15日,科远智慧发布《关于银行定期存款到期未能赎回的风险提示性公告》称,该集团旗下子公司南京科远智慧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科远智慧投资”)在去年 11 月 10 日使用暂时闲置的自有资金 4000 万元购买了浦发银行南通分行的定期存款,产品到期日为 2021 年 11月 10 日。

经问询浦发银行南通分行发现,该笔存款在存入当天就被用作南通瑞豪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瑞豪”)开具银行承兑汇票的质押担保,但现在该公司未能及时偿债,导致4000万元的质押担保无法赎回。

“公司对该质押行为毫不知情,已明确要求浦发银行南通分行方面出具有效证明材料。截止本公告日,公司尚未收到浦发银行南通分行方面出具的任何证明材料。”科远智慧称。

更意外的是,南京科远智慧投资经自查发现,目前其在浦发银行南通分行总计3.45亿元的定期存款,除上述4000万元外,还有2.55亿元处于质押状态。

“针对上述客观事实,公司管理层第一时间积极与浦发银行沟通,催收上述产品的兑付款项,并已于 2021 年 11 月 15 日向警方及银保监会江苏监管局报案。” 科远智慧表示。

与此同时,浦发银行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浦发银行南通分行与南京科远智慧能源投资公司确有存款等业务关系。近日,该公司对其与南通分行的有关存款等业务提出查询。为依法保障银行和客户方的权益,查明事实真相,浦发银行南通分行在开展排查的同时,已于11月15日向公安机关进行了刑事报案,并提供了相关业务资料。后续,浦发银行将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工作,切实维护相关各方合法权益。

科远智慧惯于理财

官方资料显示,创立于1993年5月、2010年3月31日在深交所上市的科远智慧是国内领先的工业自动化与信息化技术、产品及解决方案供应商,行业排名位居国内前三。主营业务包括输配电及控制设备制造业、智慧能源、及其他。

从公司业绩看,上市以来的科远智慧营收呈增长态势,但长势不大,总营收从2010年的2.29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8.45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从0.53亿元增长至1.3亿元。特别是2018年以来,净利润分别是1.21亿、1.27亿、1.3亿,同比增长2.72%、13.39%、2.06%,成绩并不亮眼。

但科远智慧在理财方面收获颇丰。财报显示,2018年金融理财产品投资收益为2594.40万元;2019年的投资收益为1512.05万元;2020年的投资收益为725.20万元。

今年以来,科远智慧已经购买了三次理财产品。4月,科远智慧使用不超过3亿元自有资金投资理财产品,使用不超过8亿元闲置募集资金投资短期保本型理财产品。9月分别使用6000万、1000万、1500万购买三次理财产品。11月又购买了一款投资金额为2000万元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凤凰网《风暴眼》粗略估算,仅9月以来的理财产品到期后,科远智慧将获得大约470万收益,值得一提的是,四次理财产品的资金使用期限分别是365天、30天、60天、123天、

而根据凤凰网《风暴眼》梳理百度地图发现,南京市现有银行分行至少143家,浦发银行分行至少17家,而位于南京科远智慧投资所在的江宁区也有至少三家浦发银行。

为何惯于理财?坐落于南京的分公司为何将存款存入异地南通的银行?对此,凤凰网《风暴眼》致电科远智慧,截至发稿尚未接通。

南通瑞豪身份成谜

科远智慧之外,融资方南通瑞豪也是疑点重重。天眼查公布的信息显示,南通瑞豪成立于2014年5月7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主要经营范围为卫生洁具、陶瓷制品、建筑材料等。有两位自然人股东王伟民、刘涛,二人持股比例分别为70%、30%。

首先,在过往年报中,南通瑞豪缴纳社保信息均为零,疑似空壳公司。股东之一王伟民在接受凤凰网《风暴眼》采访时表示,南通瑞豪是自己之前帮朋友买的,其具体运营自己并未参与。

其次,以王伟民、刘涛为核心的系列注册企业中,代理法人现象频繁、多是空壳公司,且信息高度重叠。

凤凰网《风暴眼》梳理天眼查信息发现,王伟民曾在三家企业担任法人代表,分别是南通酷烨高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酷烨”)、江苏聚奕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聚奕舜”)、南通瑞豪。同时,他还担任江苏聚奕舜、南京彩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彩聚”)、南通瑞豪的监事。

其中,南通酷烨成立于2016年12月,法定代表是艾顺刚,股东是江苏睿泰数字产业园有限公司,最终受益人是艾顺刚和他的江苏睿泰数字产业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睿泰”)。目前暂未发现王伟民在该公司担任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王伟民、刘涛也曾是该公司的投资人和法人代表。2020年11月17日,公司法人代表由王伟民换成刘涛。2021年7月14日,王伟民、刘涛一齐退出投资人名单,艾顺刚持有的江苏睿泰补入,法人代表也变成艾顺刚。

天眼查信息显示,王伟民还是南京彩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彩聚”)的监事。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2月,2021年7月27日被核准注销。之前的法定代表是杨桓。股东是杨桓和刘涛,各占50%股份。2018年7月法定代表由刘涛变为杨桓。

对于刘涛,王伟民告诉凤凰网《风暴眼》,刘涛是他的朋友,“就我了解,刘涛也没有参与到南通瑞豪的经营中”。

除此之外,王伟民名下另一家公司江苏聚奕舜成立于2019年2月,法定代表是应皓,王伟民在其中扮演监事一职。股东是北京博雅景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博雅景源”),根据股权穿透,最终实控人是江楠和他的南京锦曦机械设备科技有限公司。

天眼查显示,江苏聚奕舜、北京博雅景源缴纳社保信息均为零。南京锦曦机械2020年社保信息为一人,其他时间也为零。三家公司均疑似空壳公司。

对于法定代表一职,应皓也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他是几年前帮朋友买的公司,具体经营情况他并不参与、也不知晓。

值得注意的是,江苏聚奕舜的法人代表中也曾有“刘涛”这个名字。天眼查显示,2021年2月25日,江苏聚奕舜的投资人由王伟民、刘涛变更为北京博雅景源;随后4月2日,法人代表由刘涛变为应皓。

但凤凰网《风暴眼》发现,虽然都显示“刘涛”的名字,也跟王伟民的名字一同出现,但在天眼查上链接出来的是两个人的信息。对于是否是同一个人,凤凰网《风暴眼》致电两个“刘涛”本人,截止发稿尚未打通。

江苏聚奕舜曾经法人刘涛            南通瑞豪法人刘涛

此“刘涛”非彼“刘涛”?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江苏聚奕舜曾经的法人刘涛曾先后在三家公司担任股东和代表法人,分别是南京璨坤化工有限公司、南京骥豪展览展示有限公司、南京宏鑫利翔软件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其中,南京宏鑫利翔软件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已于2020年12月24日注销,根据企业公布的2017年年报,当年社保信息为零,疑似空壳公司。

无独有偶,南京骥豪展览展示有限公司现有年报中,社保信息也为零。

三家企业中只有南京璨坤化工有限公司有“非空壳”的可能。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有5人社保记录。公司法人是孔令伟,股东是刘涛和江苏聚奕舜的现有法人应皓,刘涛持股98.33%.

凤凰网《风暴眼》尝试联系孔令伟,截至发稿,电话未通。

再看另一个刘涛——南通瑞豪法人。

在以下图中八家企业中,除了注销的两家,刘涛在四家企业(南京智源智联、南京莫丽达盟、南京欣纽鸿城、南京康心达健康)拥有绝对控股权。且这些信息社保信息均为零,疑似空壳。值得注意的是,南通瑞豪也疑似是空壳公司。

从天眼查信息看,较难看出“刘涛”和“刘涛”是同一个人。但两人也有一些共性,比如旗下较多空壳公司、都是王伟民的朋友。

同时,天眼查显示的“合作伙伴”一列中,江苏聚奕舜前法人“刘涛”和南通瑞豪法人“刘涛”的合作伙伴均包括王伟民。目前,尚不确定两位“刘涛”是否为同一人。

江苏聚奕舜前法人“刘涛”的合作伙伴包括王伟民

南通瑞豪法人“刘涛”的合作伙伴包括王伟民

对于刘涛身份问题,王伟民表示不想牵扯进类似事件,暂未给予回应。

银行承兑汇票套利频发 “地下”资金江湖能否浮出水面?

随着深交所的关注函,事件进入官方视野。渤海银行“莫名质押济民可信28亿存款”也在调查阶段。但类似事件似乎层出不穷。

2017年,富控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中技物流因2.5亿元存款被“莫名质押”与存放银行—渤海银行对簿公堂,最后法院认为,涉案两份《质押协议》是中技物流与渤海银行上海分行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成立并生效。渤海银行只是依照合同行事,并无不妥。判定不予支持原告上海中技物流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诸多案例都指向国内普遍存在的“地下”资金江湖,资金方、掮客、银行、用资方都处于链条之中,攫取各自利益。

资金方有多余资金、而用资方又需要用款。为了保障资金安全,资金方往往以银行承兑汇票的形式进行,一举三得。首先是银行完成自身的贷款、存款目标。其次,资金方获得了银行存款利息以外的贴息,用资方也如愿获得资金。

这样看似一举多得的承兑汇票,背后却隐藏着不可控的风险,如果用资方不能按时还款,被质押的资金方存单就会用于还款,从而引发连锁反应。

而银行掮客也往往利用该漏洞发起融资套利。掮客就是参与资金生意的中间人,帮忙对接资金方和用资方。掮客通过购买大额存单或银行理财产品,质押给银行,获得银行授信后开票,然后以3%-5%的贴现率进行贴现。

行业人士表示,类似贴息存款本是企业间的融资行为,引入银行作为中介,增加了资金和交易的安全性。但贴息存款属于银监会监管的灰色地带。而且银行掮客参与其中,反而提高了企业融资成本。

根据《中国新闻周刊》的调查报道《山东农商行五亿存款“失踪”谜案:失控的金融掮客》,由于涉事银行山东临朐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临朐农商行”)改变了揽存考核办法,各支行对“高息揽储”的需求量越来越大,而用资方没有增加,导致负责临朐县市场的金融掮客刘倩倩支付的贴息越来越多。与此同时,一个不良资产包事件导致刘倩倩旗下资产“失控”。

2019年4月,其中一家资金方青岛恒信典当有限公司查账时发现存入农商行的1.1亿元,有1.02亿被人转出。在联系了刘倩倩并发现资金久未到帐后,恒信公司报警。掮客刘倩倩被抓。

在此事件中,掮客刘倩倩固然不无辜,但是为刘倩倩提供便利的农商行负责人也难辞其咎。文章表示,在山东临朐、昌乐、青州范围,和刘倩倩有业务往来的农商行支行行长达30多位。就是通过与各银行间的这种密切合作,刘倩倩的巨额财产才得已迅速积累。

科远智慧2.95亿存款“无故质押”还在发酵中,其中各方到底扮演何种角色,尚无定论。但近年来银行内部以理财名义骗取或者盗取客户资金等事件频发确是不争的事实。

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银保监系统共向银行业各类机构和个人开出2607张罚单,合计罚没金额约13.09亿元,罚单数量和罚单金额均屡创新高。金融监管研究院副院长周毅钦指出,“2020年罚单数量和罚单金额屡创新高,暴露出银行的内控机制存在缺陷,在业务流程的内部审核环节存在问题。”

要解决这一问题,除了进一步完善银行内控体系、提升内控效能,还需要监管部门进一步加码,提高金融机构违规违法的成本,从根源上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参考资料:

1,《山东农商行五亿存款“失踪”谜案:失控的金融掮客》 中国新闻周刊

2,《渤海银行28亿存单质押:地下资金江湖罗生门》 财新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