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财眼| 广州农商行跨省放贷近3亿踩雷、陷25亿担保罗生门 股民:赶紧退市
财经

银行财眼| 广州农商行跨省放贷近3亿踩雷、陷25亿担保罗生门 股民:赶紧退市

2021年11月24日 07:27:19
来源:银行财眼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出品

文丨潇潇

核心提示:

1、2019年,广州农商银行通过信托向紫鑫药业跨省放贷近3亿,至2021年6月23日贷款到期后,紫鑫药业仍未按合同约定清偿全部债务。紫鑫药业如今身陷负债的泥潭,逾期债务高达26.23亿元。

2、跨省放贷踩雷前,广州农商行就曾陷入25亿贷款担保“罗生门”。 广州农商行称新潮能源、ST中捷及*ST德奥3家上市公司为25亿贷款提供担保,并签订《差额补足协议》,但3家公司集体否认。律师认为广州农商行在协议签订过程中,没有尽到足够的谨慎,具有重大失误。

3、广州农商行在港交所上市次日盘中便出现破发。近一年里广州农商行零成交天数占比高达50.2%,相当于过去一年里广州农商行有半数以上的时间无人问津。有股民吐槽:“赶紧退市!一天交易不如一个小卖部”。

4、广州农商行第三季度净利润为-3.54亿元,较第二季度9.88亿元的净利润环比下降136%。且资本充足率连年下滑,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广州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等三项指标分别降至11.77%、9.63%、8.04%,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比7.5%的监管红线高0.54个百分点。

5、为了进一步补血,今年4月,广州农商行提出了定增方案,并于7月得到银保监会批准,同意该行定向增发内资股不超过13.40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人民币81.44亿元,非公开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H股)不超过3.05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人民币18.56亿元。今年11月,广州农商行发布公告称,定增方案获证监会核准。

近日,广州农商银行被曝放贷“踩雷”紫鑫药业,其签订的两份信托合同接连出现违约,近3亿本金或无法收回。

1、跨省放贷近3亿踩雷!借款对象逾期债务高达26.23亿

吉林上市公司紫鑫药业11月10日晚间的一则诉讼公告显示,该公司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被广州农商行诉讼,涉及本金金额分别为2亿元和8720万元。

两笔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均可追溯至2019年。当年6月27日,广州农商行与长安信托签订了《长安宁紫鑫药业信托贷款单一资金信托信托合同》,信托金额为2.894亿元,信托期限24个月。

2019年6月20日,长安信托作为贷款人与紫鑫药业签订合同,约定由长安信托向紫鑫药业提供货款2.894亿元,贷款期限自2019年6月24日至2021年6月23日,年利率为9.5%。

2019年6月24日,长安信托按合同约定,向紫鑫药业发放货款本金2亿元。

至2021年6月23日贷款到期后,紫鑫药业仍未按合同约定清偿全部债务。于是,长安信托按照合同约定,通过债权转让的方式将长安信托对紫鑫药业的债权转让给了广州农商行。这笔本金2亿的贷款,算上利息、逾期本金罚息、逾期利息罚息、违约金,如今欠款已超2.42亿元。

另一份《应诉通知书》显示,2019年2月19日,广州农商行与国通信托签订了《国通信托·广州农商3号紫鑫药业单一资金信托信托合同》,信托金额为9500万元,信托期限12个月。

2019年2月20日,国通信托作为贷款人与紫鑫药业签订了《吉林紫鑫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与国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之信托贷款合同》,合同约定由国通信托向紫鑫药业提供贷款9500万元,贷款期限12个月,年利率9.5%。

自2020年贷款到期后,紫鑫药业未按合同约定还款付息。2020年6月29日,国通信托按照合同约定,通过债权转让的方式,将国通信托对紫鑫药业的债权转让给了广州农商行。这笔原本金9500万的贷款,算上利息、违约金、复利、罚息等,如今欠款已超1.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曾经的“人参之王”紫鑫药业如今身陷负债的泥潭,逾期债务高达26.23亿元,还出现欠薪、欠税、欠息的情况。

广州农商行还能否收回欠款?

据华夏时报11月13日报道,广州农商行相关人士表示,“以上两笔贷款有不动产作为抵押,抵押物有8栋楼以及土地,在2018年评估价就达5亿元,现在按照市场公允价值变动应该有6亿-8亿元,所以担保是足够的。”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注意到,广州农商行相关人士所说的抵押物为位于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科创九街11号院1号楼等8幢楼的不动产。国通信托的抵押顺位为第二顺位,长安信托的抵押顺位为第三顺位,而抵押物第一顺位的对象不明。

这对广州农商行成功收回欠款有什么影响呢?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就此问题咨询了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兆全。他表示如果第一顺位的抵押权人的债权价值大于抵押物价值,后面顺位的抵押权人,不能从抵押物变卖中得到补偿。如果公司没有其他资产,那么后面顺位的抵押人的债权,就可能会落空。

2、25亿贷款担保“罗生门”仍是谜 律师认为广州农商行具有重大失误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发现,在跨省放贷“踩雷”前,广州农商行就曾陷入25亿贷款担保“罗生门”。

广州农商银行起诉状显示,2017年6月27日,广州农商银行曾通过国通信托向华翔投资贷款25亿元,新潮能源为该笔贷款提供担保,并签订《差额补足协议》,承诺在广州农商银行未能足额收到信托合同约定的投资本金或收益时,向广州农商银行承担差额补足义务。

卷入这场信贷风波的上市公司还有ST中捷及*ST德奥。起诉状显示,这2家公司与新潮能源一同为该笔贷款提供担保,并签订了《差额补足协议》。

由于华翔投资未能按期偿还债务,广州农商银行发起诉讼,该诉讼已于2020年11月23日由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

然而,3家上市公司均公开否认曾签署《差额补足协议》,表示没有议程档案、没有用印记录、没有履行信披程序,印章管理人员也毫不知情。其中,*ST德奥聘请的北京融显律师事务所表示,在签订协议时广州农商行没有核查《差额补足协议》是否己经取得了上市公司董事会及股东大会的同意,据此认为广州农商行就《差额补足协议》无效的结果存有过错。

截至目前,法院仍未对25亿贷款担保一案做出判决。这笔巨额贷款是否会成为坏账?又是否如北京融显律师事务所所说,广州农商行存有过错?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就公开信息采访了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兆全律师。杨兆全表示,公司对外担保,除了加盖公司印章外,还需要公司董事会或股东会表决同意担保的决议。否则,担保合同不产生法律效力。这在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九民纪要》中有明确的表述。如果广州农商行和上市公司的担保合同没有经过上市公司董事会或者股东会的决议,这个担保合同是无效的,担保人不承担担保责任。对于担保人不承担责任带来的损失,由广州农商行自行承担风险和损失。他认为,广州农商行在协议签订过程中,没有尽到足够的谨慎,没有进行相关核查,具有重大失误。

3、上市次日盘中破发 近一年一半时间零成交

资本市场上,广州农商行的股价表现也不容乐观。

2017年6月20日,广州农商行在港交所上市,是继重庆农商行和九台农商行之后,第三家H股上市的内地农商行。广州农商行发行价5.1港元,但上市后股价表现不佳,上市次日盘中便出现破发。

2017年12月19日,广州农商行股价盘中涨至7.3港元。好景不长,一个月后该股便开始下坡路。截至2021年11月23日收盘,广州农商行股价跌至3.00港元,较发行价下跌41%,较最高点回落近60%。

广州农商行上市至今的日K线截图

广州农商行上市至今的日K线截图

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注意到,广州农商行不仅股价表现低迷,还频繁出现全天零成交的尴尬情况。

据Wind数据,广州农商行近一个月共交易22天,其中11月19日、18日、16日等11天成交量为零,零成交天数占比为50%。近一年里广州农商行共有247个交易日,其中零成交天数为124,零成交天数占比高达50.2%,相当于过去一年里广州农商行有半数以上的时间无人问津。

有股民在广州农商银行股吧里吐槽:“赶紧退市!一天交易不如一个小卖部”。

股民吐槽广州农商银行

股民吐槽广州农商银行

还有人评论“快点退市吧!”

4、三季度亏损3.54亿环比下滑136% 资本充足率连年下滑

被股民吐槽“快点退市”的广州农商行的基本面也不容乐观。

广州农商行披露的前三季度主要财务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该行集团实现净利润33.06亿元,同比下降22.39%。而据银保监会发布的《2021年三季度银行业保险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情况》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商业银行(法人口径)累计实现净利润1.7万亿元,同比增长11.5%。今年三个季度以来,多数银行业绩向好发展。广州农商行的业绩状况明显落后于银行业平均水平。

广州农商行2021年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该行净利润为26.72亿元;广州农商行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广州农商行的净利润为36.60亿元。也就是说,今年第三季度广州农商行净利润为-3.54亿元,较第二季度9.88亿元的净利润环比下降高达136%。

对于第三季度单季盈利的下降,广州农商行表示,下降主要原因为:一是集团大幅计提拨备,提升风险防御水平;二是于第三季度加大不良债权处置力度,同步消耗了部分财务资源。

此外,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梳理发现,广州农商行的资本充足水平连年下滑,2019年、2020年、2021年三季度,该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23%、12.56%、11.77%,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65%、10.74%、9.63%,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96%、9.20%、8.04%。

广州农商行财报数据对比

广州农商行财报数据对比

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及其他相关规定的要求,广州农商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7.5%。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广州农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比7.5%的监管红线高0.54个百分点。

银保监会披露数据显示,2021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法人口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67%,较上季末上升0.17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2.12%,较上季末上升0.22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80%,较上季末上升0.32个百分点。由此可见,广州农商行资本充足水平远低于行业均值。

5、定增“补血”获批 曾在上会前一天撤回发行申请

亟待“补血”的广州农商行也曾开启A股IPO的进程,但回A之路却充满波折。

2019年3月,广州农商行首次在证监会网站披露了A股招股说明书,拟发行不超过15.97亿股股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水平。

广州农商行原定于2020年12月30日上会。令人意外的是,该行却在上会前一天突发公告宣布,鉴于战略规划调整,经审慎考虑,决定撤回A股发行申请。

银行上市临门急刹车较为罕见。据北京商报报道, 银行业资深分析人士王剑辉认为,“正常情况下,企业是不会自主撤销上市申请的,大概率是企业在与监管沟通反馈或自行检查过程中发现上市的可能性较小,所以自主撤销,这样后期整改过关以后仍能够继续提交申请。如果上市被否,副作用就比较大,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不能重新申请,对银行未来的发展影响更大,因而权衡之下踩下急刹车,也是迫不得已。”

未能顺利回A股融资,广州农商行的资本充足指标连年下滑。为了进一步补血,今年4月,广州农商行提出了定增方案,并于7月得到银保监会批准,同意该行定向增发内资股不超过13.40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人民币81.44亿元,非公开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H股)不超过3.05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人民币18.56亿元。广州农商行表示,所募集的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用于补充该行的资本金。

11月5日,广州农商行发布公告称,非公开发行内资股的申请获得证监会核准。11月17日,广州农商行公告称,非公开发行H股的申请获得证监会核准。

据证券日报报道,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教授贺炎林表示,“农商行通过增发股份的方式,可以有效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以适应日趋严格的资本监管要求,同时增强自身风险抵御能力,支持各项业务持续稳健发展。广州农商行在冲A按下暂停键后,仍可通过定增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说明监管层仍然鼓励和支持中小银行通过合适的渠道补充资本。

广州农商行曾表示,未来将根据实际情况择机重启A股发行申请。对此,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