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观察丨光伏能否拯救创维集团?解读黄宏生的“阳谋”和“阴谋”
财经

市值观察丨光伏能否拯救创维集团?解读黄宏生的“阳谋”和“阴谋”

2021年11月25日 07:00:19
来源:Ifeng市值观察

市值观察 NO.36

文:醉漓

核心提示:

1、近日,创维集团发布2021年3季报,报告期内公司营业额为358.91亿元,同比增长33.2%;其中,光伏业务实现收入21.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7275.0%。整体来看,创维集团取得一定成绩,但是还未能找到真正可以带来质变的新业务。

2、创维的光伏业务在今年下半年才爆发,但有不少业主反馈,自己在有限的收益内,却承担了无限的风险。对于创维光伏的合同,凤凰网财经《市值观察》采访了相关律师,他们也指出合同中存在一些不合理条款,尤其是针对业主的条款过于苛刻。

3、面对光伏行业的乱象,地方政府已经相继出手,其中就包括创维的两个较大市场河南和广东。相关文件要求,平稳有序推进屋顶光伏发电建设,避免出现圈而不建、虚假宣传、无资质建设等扰乱市场秩序行为。这对于创维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创维的光伏业务是否会受到牵连,亦或者能不能将这部分市场占为己有,未来充满变数。

4、黄宏生的第三次创业新能源车争议不断,2016年,南京金龙被卷入“骗补丑闻”。有知情人士举报,南京金龙涉嫌骗取中央及地方新能源汽车补贴资金3200万元。凤凰网财经《市值观察》注意到,粤惠运输公司与南京金龙多次对峙公堂,因车辆行驶里程未达规定标准、没有相应的公交线路等自身原因导致南京金龙省市财政补贴未能申领成功。案件中的3000万元与上文举报人提到3200万元较为接近,这批未能申请到补贴的车是否就是被举报的那批车辆,时至今日仍然是个迷。

正文:

都说创始人决定了企业的性格和命运,黄宏生喜欢折腾,创维也同样频繁追逐风口,电视、地产、汽车、光伏…每一个风口都能看到创维的身影。

近期,创维集团股价暴涨150%,市值暴涨100亿港元,这家公司股价萎靡了6年,却只用了半个月时间就重回“巅峰”。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喜欢折腾的黄宏生,他主导的第4次创业光伏项目呈现爆发式增长。

近日,创维集团发布2021年3季报,光伏业务实现收入21.9亿元,较去年同期的800万元增加21.82亿元,同比增长27275.0%。

在黄宏生三十余年创业史中,他卖过电视,盖过楼房,造过汽车,现在又盯上了光伏行业,每一次都险象环生,每一次都充满争议。

其中房地产因挪用资金被捕入狱、新能源因骗补贴事件被人举报,而这次的光伏项目同样因为行业不够规范屡屡陷入争议。

创维集团的理想与现实

近日,创维集团发布2021年3季报,报告期内公司营业额为358.91亿元,同比增长33.2%;毛利为58.38亿元,毛利率为16.3%。

其中,光伏业务实现收入21.9亿元,较去年同期的800万元增加21.82亿元,同比增长27275.0%,业务范围已覆盖山东 、福建 、河南、河北、山东、安徽、江苏等地。

看似业绩光鲜亮丽,其实创维也有自己的难处,由于家电行业整体没落,公司日子过得并不舒坦。

据wind数据显示,创维集团的营业收入在2014-2018年连续5年增速低于10%,2018年更是出现近20%的负增长。

扣非净利润数据就更为惨淡,2017年至今创维集团一直在盈亏之间挣扎,5年之中有4年亏损。

营收出现放缓的背后是主营业务增长乏力,当然这也并非是创维集团的企业层面的原因,而是整个行业进入衰退期。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电视已经不是家庭的必需品,早在2014年左右出货量就已经出现下滑,再加上小米、华为等互联网厂商的入局,行业竞争趋于白热化。

据wind数据显示,创维集团的电视业务自2013年至今几乎没有太大增长,收入维持在250亿元附近,在2018年一度下滑至177亿元。

2019年开始,创维集团业务整合将电视归入多媒体业务,分拆来看2019年智能电视销售收入是195亿元,2020年则是205亿元,依然没有太大改观。

今年前三季度,创维电视的销量进一步下滑,国内市场销量下滑近20%,海外市场销量下滑15.7%。不过由于OLED 高端电视销售增长带动平均销售单价提升,销售额仍有不错增长。其中国内市场收入为 89.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80.59亿元增长10.8%;海外市场收入 72.79 亿元,较去年同期的53.92亿元增长 35.0%。

在销售毛利率方面,数据曲线也体现了创维集团的兴衰演变。在2002-2008年,电视行业的黄金期,公司销售毛利率不断攀升。2007-2016年,行业竞争白热化,销售毛利率上涨乏力。而2016年至今,整个行业萧条,销售毛利率自然也随之下滑。

为了应对行业的衰退,创维集团祭出了两条解决方案,一个是寻找新业务,另一个是寻找新市场。

据财报介绍,创维集团确立未来五年转型升级的总体战略规划,简称「一三三四」战略,其中四大业务板块包括:

1、多媒体业务,即智能电视、酷开系统的互联网增值服务、光伏业务。截至今年3季度,创维集团多媒体业务的营业额218.54 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 36.1%。

2、智能系统技术业务,即家庭接入系统、智能制造、汽车电子系统及其他电子产品等。截至今年3季度,创维集团智能系统技术业务在中国大陆市场的营业额48.92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5.7%,海外市场的营业额为27.73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1.6%。

3、智能电器业务,包括智能空调、智能洗衣机、智能厨房电器和智能冰箱等。截至今年3季度,创维集团智能电器产品在中国大陆市场的营业额为 21.01 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4%,海外市场的营业额为12.13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5.9%。

4、现代服务业业务。家电保养维修、大物流服务业、对外贸易、建设发展、融资租赁、园区物业经营等业务。截至今年3季度,创维集团现代服务业业务在中国大陆市场的营业额为23.20 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79.8%,海外市场营业额为5.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40.7%。

整体来看,创维集团虽然取得一定成绩,但是还未能找到真正可以带来质变的新业务。今年3季度,创维集团营收有不错的增长,但是销售毛利率和销售净利率并没有出现抬头,销售毛利率为16.27%,相较于去年同期的17.93%下降了1.66%,销售净利率为2.68%,相较于去年同期的2.97%下降0.29%。

创维光伏的“阳谋”和 “阴谋”

尽管创维的光伏业务在今年下半年才爆发,其实早已表现出对于这个行业的浓厚兴趣。

有新闻报道,南京市溧水区创维平面显示科技有限公司曾在2016年建造了屋顶光伏发电项目,总装机容量为7.15MW。

在2018年,创维集团在ESG报告中提及,公司自2016年起以试点形式在深圳石岩创维工业园区内9栋大楼的屋顶上,安装面积约5万平方米的太阳能光伏及发电系统,总装机容量约为4兆瓦,除集团自用外,多余的会供应给同一电网的其他电力使用者。2019年的ESG报告中又披露,公司光伏发电安装面积达到6万平方米。

不知道是否因尝到甜头,创维集团于2019年12月做出战略决策,进军分布式光伏行业,于2020年1月15日正式成立深圳创维光伏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创维光伏科技有限公司,由创维RGB电子有限公司(90%)与创始人金鑫(10%)共同出资成立,是一家集光伏等多种新能源模式电站的开发、设计、建设、运维和咨询服务为一体的新能源互联网企业。

所谓分布式光伏,指的是在用户场地附近建设,将光伏产品铺设在屋顶、空地上,由用户侧光伏系统自发自用,多余电量上网的一种发电模式。而不是一般由国家级电站,通过大面积铺设光伏产品获得电能,再输送到电网,由电网调配向用户供电的模式。

创维在光伏业务上的布局带有明显的黄宏生的做事风格,激进但不冒进。从现有资料来看,创维并不涉及光伏的制造,而是试图发挥自己的渠道优势,对自己的定位是“光伏+惠民金融+数字科技”的光伏系统产品一站式服务提供商。

按照年报中的表述,分布式光伏作为最贴近终端下沉市场及创维熟悉的客户端零售领域的行业,成为创维最终的早期主营业务选择。未来,创维还计划从户用光伏业务开始,逐步开拓工商业光伏、用电侧综合智慧能源管理等业务。

在经营模式上,创维采用的是融资租赁,即由创维提供光伏电站设备硬件,以及后期维护。合作公司华夏金融则买入设备,然后再出租给业主。业主赚取发电带来的收益,而创维就赚取电站销售收入和长期运维服务收入。

据凤凰网财经《市值观察》获得的一份合同来看,在租赁期限内电站的发电收益,业主获得实际收到电费的20.78%,而出租人,也就是华夏金融获得79.22%。

由于是创维集团直接与光伏厂家进行衔接,这样的模式有一定的优势:一方面会避免业主遭遇“光伏贷”骗局,即部分小厂家以“0费用安装”哄骗业主贷款,最后卷走资金;另一方面在后期维护也较有保障。

不过看似“三全其美”的商业模式也并不美好,有不少业主在百度贴吧反馈,自己在有限的收益内,却承担了无限的风险。

对于创维光伏的合同,凤凰网财经《市值观察》采访了相关律师,他们也指出合同中存在一些不合理条款,尤其是针对业主的条款过于苛刻。

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兆全表示,“光伏租赁合同租赁期限长,而且要面对众多的承租人,因此采用的是严格的格式合同。为了避免设备的风险,合同中对承租人(甲方)规定了非常细致和严格的责任。这些条款给人感觉对甲方较为苛刻,但这是为了保证合同顺利履行和双方权利平衡所需要,属于符合客观实际的比较合理的条款” 。

但是他也指出,“在不可抗力这个条款中,有的规定比如‘政策变动、费用不结算等’规定为不可抗力,这似乎超出了法律规定以及合同法界公认的不可抗力的范围”。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荣梅也认为,合同中的相关条款对于业主来讲并不合理。例如条款中的,承租人的房屋被强占或受到类似威胁,或房屋毁损、灭失的,或房屋或房屋宅基地被政府征收、征用、拆迁或因任何其他原因导致承租人对该等房屋或房屋宅基地不再享有使用权的;不是承租人所能控制的,属于不可抗力,不属于承租人违约,不应承担责任。

面对光伏行业的乱象,地方政府已经相继出手,其中就包括创维的两个较大市场河南和广东。

11月22日,河南省发改委印发通知,要求平稳有序推进屋顶光伏发电建设。通知称,要引导牵头企业和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按照市场化原则加强合作,避免出现圈而不建、虚假宣传、无资质建设等扰乱市场秩序行为。

今年7月,广东省韶关市也暂缓了部分屋顶光伏项目备案工作。相关文件指出,为安全有序推进屋顶光伏建设,实现规模化发展,经研究决定,韶关全市除居民分布式屋顶光伏项目外,暂停一切商业性质屋顶光伏项目备案、建设工作(在建项目除外)。

政府出手规范行业,一些商业模式不规范、产品质量不合格的小企业被剔除。但这对于创维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创维的光伏业务是否会受到牵连,亦或者能不能将这部分市场占为己有,未来充满变数。

喜欢折腾的创维和黄宏生

创维集团的创始人黄宏生出身贫寒,1972年,高中毕业的他来到海南的黎母山区当了知青,担任第三分场林场场长。

下乡的四年间,生活环境恶劣、劳动工作繁重,但黄宏生始终坚持学习。据说,他最喜欢看的一本书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也常常以保尔·柯察金自勉。

1980年,黄宏生在华南理工大学

1977年恢复高考,黄宏生成功考入华南理工大学,专业是无线电工程,成为恢复高考后首批大学生。

说来也巧,与黄宏生同班的还有两个人,一个叫陈伟荣,一个叫李东生。

黄宏生打造创维,陈伟荣创办康佳,李东生执掌TCL,鼎盛时期他们曾占据了中国彩电市场40%的份额,被称为家电界的“华南三剑客”,这是后话。

临近毕业,黄宏生的毕业论文是黑白电视机设计,他告诉老师:“总有一天,我要创建出像索尼、松下一样的企业”。

毕业后,黄宏生进入华南电子进出口公司工作,3年后,年仅28岁的他被破格提拔为常务副总经理,副厅级待遇。

但是这样的生活并是不黄宏生所追求的,1987年,32岁的黄宏生在同事的惊讶与叹息声中辞职,只身一人前往香港追寻他的“索尼梦”。

由于业务不熟,刚到香港的黄宏生选择从最底层开始做起,成为一家电子产品贸易公司的推销员。

1988,也就是黄宏生到香港的第二年,他押上全部身家10万元注册了一家公司,业务是贸易,代理电子产品出口,公司取名为创维,寓意为“创造性思维”。

另外,创维的英文名称是Skyworth,黄宏生解释说,取这个名字是希望公司可以像“天空一样拥有广阔的价值空间”。

破釜沉舟的黄宏生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结果,创维公司很快由于经营不善倒闭,黄宏生因此大病一场,入院躺了一个月。

1989年,不服输的黄宏生筹集了五万元再次创业,但再次亏损倒闭。

1990年,黄宏生向银行贷款500万元第三次创业,这次终于造出了彩电,但由于技术落后仍然以失败告终。

3次创业,3次失败,负债累累,陷入绝境。

黄宏生到香港的第5年,他的事业总算迎来转机。

1991年,录像带企业瑞菱集团收购香港讯科集团,讯科有大量的技术人员有意离职。(香港讯科集团是香港三大彩电企业之一,曾是东芝OEM的战略合作伙伴)

黄宏生了解此事后对讯科的技术团队一一拜访,希望他们能够加盟创维,并最终以出让公司15%的股份将其纳入旗下。

1990年1月,黄宏生参观美国拉斯维加斯电子展

创维依靠讯科的技术骨干们很快开发出了国际领先的第三代彩电,并在欧洲市场一炮打响。参加完德国电视展,黄宏生收到了一笔两万台的订单,而那一年创维销售额达到5亿元。

自此,黄宏生和他的创维一路发展顺风顺水,并于2000年成功在香港主板上市,2001年销售额突破70亿元大关,进入中国彩电业前三名,黄宏生也成了国内有名的“彩电大王”。

因房地产锒铛入狱

在黄宏生眼里,企业家分为三类,第一类是一心赚钱,并为子女的教育而移民国外,从此过着好山好水的生活;第二类是功成名就后把赚钱任务交给富二代,自己过着以享受为主的生活;第三类是一辈子都闲不住,以工作为乐趣,追求事业的成就,追逐伟大的梦想。

他就是第三类人,企业完成上市,成为“彩电大王”,可能是很多人的终极梦想,但这并没有让黄宏生安分多长时间,他很快有了新目标——房地产。

其实早在1992年,黄宏生就开始“炒房”,他与合伙人花了一亿在香港买入高26层的整幢豪宅,通过炒楼大赚一笔。

这笔钱也成为黄宏生创业初始资金,在香港成立创维集团(深圳创维做国内运营和生产的中心)生产彩电、VCD等产品。

黄宏生炒房也失过手过,他与母亲罗玉英曾大量购买旧楼,据说几年内购买了近30个单元的旧房,希望通过重建或其他途径升值。然而,除了部分旧房被重建改造外,其他旧房一直囤积在手,无法售出。

后因为国内电视机价格战竞争达到白热化,黄宏生为了缓解公司流动资金的困境,最终不得不将部分房产抵押给银行。

1998年,中国福利分房时代结束,启动货币化分房方案,银行顺势推出贷款买房。自此,中国房地产进入市场化的活跃期,真正的房地产市场诞生。

也正是在那段时间,许家印创立了恒大地产,靠着一股狠劲从广州1600多家房企中脱颖而出;碧桂园推出带豪华装修的花园洋房,走出顺德火爆华南;万科将万佳百货股份转让给了中国华润成为专一的房地产公司。

黄宏生也嗅到机会,甚至公开表示,“炒楼才可致富,目前除了房地产,我还不知道有什么是高利润的,连毒品都大减价”。

2003年9月,黄宏生启动总投资额达20亿元的“紫金山计划”,大规模向商业地产领域进军。

2004年3月,他与海南鸿洲地产老板王大富一起创办了三亚创维鸿洲等多家房地产公司,并合资20亿元兴建海南最大的地产项目“时代海岸”。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这家地产公司带有创维的名字,但实际上却是黄宏生的个人投资,他曾在上市公司内部讨论要进行地产投资但未获得支持。

据说,“时代海岸”售卖十分火爆,精装修的时代公馆的均价6300元/平,最高的甚至达18000元/平,这在当时堪称天价。

但是天价并未劝退购房者,项目不光吸引了国内买家,甚至不少东南亚的购房者也闻讯而来,有些人一买就是几套,原先准备的十余名售楼小姐不够用,一些办公室文员也被临时抽来充当售楼员。

当时,创维鸿洲高层已经开始计划在适当的时候在香港上市,显然这次黄宏生又押对了。

正当一切就绪,黄宏生准备在地产界大展拳脚的时候,事情却戛然而止。

2004年11月30日,黄宏生被香港廉政公署拘捕,巧合的是,当天公布了深圳民企50强名单,创维旗下的创维-RGB电子位列第一。

据报道,香港廉政公署发起这次名为“虎山行”的行动,源于之前接到的一宗贪污举报,称创维数位高管存在贪污行为,其中黄宏生涉嫌行贿一名会计师,伪造会计记录,协助创维在2000年上市,筹资近10亿港元,还有一项指控是黄宏生与其胞弟涉嫌行贿公司财务总监,以允许两人用顾问费和服务佣金的名义,从上市公司挪用5000万港币资金。

是谁“出卖”了黄宏生至今仍是个谜,一个版本的解释是,检举人是与创维同在香港上市的一家内地的竞争对手公司。

黄宏生在狱中称,“不幸遭暗箭强射落马,被迫到十八层的地狱长征。”

也许在黄宏生的意识中,创维还是他的创维,用创维的钱无非就是“左手倒到右手”。但实际上创维已经上市,即便黄宏生家族持有超过70%的股份,但创维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创维。

在庭审当天,黄宏生的律师可能意识到 “无力回天”,没有向法官提供新的证据,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向法官求情。

他向法庭提交了来自内地和香港的众多知名人士的求情信,众人在信中提到黄宏生热心公益、善举颇多,其中包括出资救助贫困地区因白内障而失明的儿童,对香港中文大学进行捐赠等等。

法官表示,多位重量级人物的求情信令其深受感动,但黄宏生兄弟二人身居上市公司高位,其行为有违诚信原则,涉及金额巨大,对公众社会造成打击,因此强调案件情节严重,需要重判以儆效尤。

最终,黄宏生和黄培升“串谋盗窃及串谋诈骗创维系5000多万港元”等4项罪名成立,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而那家承载着黄宏生野心与梦想的创维鸿洲,如今已经更名为鸿洲置业集团,它再次登上媒体头条并不是因为什么房地产项目,而是主办了一场叫做“海天盛筵”的大派对,令人唏嘘。

福祸相依,这场牢狱之灾对于黄宏生来讲不算是好事,但是对于创维来说也不算是坏事。

在入狱之前,创维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黄宏生家族持股达到了77.45%,他将创维看作自己的孩子,事无巨细都要过问,超过1万元的审批都要找他签字。

不少黄宏生的家族人员在创维身居要职,其母亲罗玉英担任创维集团一家非直接全资子公司创维电视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妻子林卫平担任海外采购总监、弟弟黄培升担任创维数码控股有限公司前执行董事。

错综复杂的家族势力牵制高管,期间曾发生了时任营销总经理的陆强华带着100多名营销骨干集体“跳槽”的事件。

黄宏生入狱之后,创维被迫完成从家族式管理向职业经理人制度的转型,实现“人治”到“法治”的蜕变。

豪赌新能源车深陷“骗补丑闻”

2009年7月,黄宏生出狱,尽管依然是创维大股东,但按照规定无法返回集团管理层,喜欢折腾的他开始谋划第三次创业。

黄宏生调侃道,“(在狱中)我做了三年的研究,发现一个大机会要来了”, 他所说的“大机会”就是新能源汽车。

此时,特斯拉才刚刚发布近乎是概念车的Roadster,距离发布 Model S还有3年的时间。

2010年4月,黄宏生减持了1亿股创维股票,套现9亿港元,成立了创源天地投资公司。

2011年,创源天地重组南京金龙客车,黄宏生亲自担任董事长,正式启动造车项目。

自嘲归自嘲,黄宏生三年的研究工作确实没有白做,他选择以客车作为切入口确实属于稳扎稳打的战略。

据黄宏生调研发现,新能源乘用车的进入门槛很高,即便投资100亿也未必能够成功,而选择客车只要10个亿就能完成试错。

从后面的故事来看,乐视的贾跃亭、恒大的许家印和宝能的姚振华都通过实践印证了黄宏生的判断是正确的。

至于,黄宏生为何选择南京金龙,除了由于创维在南京有着完备的产业基地以及与南京市政府良好的合作关系,也有很大一部分赌的成分。

2014年,南京将举办青奥会,政府将大量采购新能源或清洁能源车辆,作为南京本地的汽车企业,金龙客车很有希望成为主要供应商。

在南京金龙新能源客车产品说明会上,黄宏生就曾公开表示,为迎接2014年青奥会在南京举办,创源汽车工程研究院将继续推出绿色青奥所需的混合动力和纯电动客车。

黄宏生这次又赌对了。2014年,南京市政府在青奥会期间共采购南京金龙客车近1500台,而那一年南京金龙纯电动客车销量也不过是1890台。

依靠政府的帮忙,南京金龙销量井喷、营收扭亏,意气风发的黄宏生表示,“未来五年内将南京金龙打造为中国纯电动商用车第一知名品牌,未来十年内将南京金龙打造成为新能源汽车中的商用特斯拉”。

2016年,南京金龙被卷入“骗补丑闻”,有知情人士举报其涉嫌利用电池“套牌”、伪造整车公告并开票,骗取中央及地方新能源汽车补贴资金3200万元。

知情人士透露,南京金龙的车型为NJL6859BEV6,电池生产商为微宏电池,但由于当时电池资源紧张,为在规定时间内交付,南京金龙擅自将微宏电池标签更改为北京科易电池标签,出具的是NJL6859BEV15整车公告。

但工信部所披露的数据,未显示南京金龙客车凭借2016年生产交付的车辆能获得“车型NJL6859BEV15,80辆,核定补助标准40万”的新能源补贴。

离奇的是,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批车几经转手,最终转给了惠东县粤惠运输公司。

有记者曾实地探访了粤惠运输公司,在公司租下的停车场里,至少有10辆南京金龙的纯电动公交车废弃在草丛中,虽然车身布满灰尘,但不难看出车辆几乎全新,车内座椅的薄膜套都未拆,地板几乎没有脚踏的痕迹,粤惠运输公司以仅4万多元一台车的价格甩卖。

凤凰网财经《市值观察》注意到,据判决文书网显示,粤惠运输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李东亮卷入诉近百起法律纠纷,其中与南京金龙多次对峙公堂。

在《惠东县粤惠运输有限公司、南京金龙客车制造有限公司债权转让合同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中提到,粤惠公司因车辆行驶里程未达规定标准、没有相应的公交线路等自身原因导致省市财政补贴未能申领成功。

“粤惠公司与京兰公司签订的《车辆销售合同》(合同编号JL[2015]S-11),而粤惠公司因车辆行驶里程未达规定标准、没有相应的公交线路等自身原因导致省市财政补贴未能申领成功,故粤惠公司应按照合同约定向京兰公司支付相当于省市财政补贴金额300,000元/辆的车辆销售价款。根据金龙公司于一审期间提交的《债权转让协议》,其已依法受让涉案债权,故二审判决判令粤惠公司向金龙公司支付3000万元的车辆销售价款并无不当”。

案件中的3000万元与上文举报人提到3200万元较为接近,这批未能申请到补贴的车是否就是被举报的那批车辆,时至今日仍然是个迷。

数据来源:华经产业研究院及网络

近两年,南京金龙汽车过的并不如意,在经历了初始阶段高速发展之后,销量明显出现下滑。据华经产业研究院数据,南京金龙在今年上半年仅销售2504辆汽车。

除了销量问题外,南京金龙还频频陷入质量问题。今年2月,南京金龙召回部分开沃D09、开沃D10型货车,共计1539辆。召回原因是动力电池内部电压采样线束与模组金属支架干涉,导致采样线束与电芯壳体短路,可能造成动力电池热失控,线束如短路有起火风险,存在安全隐患。南京金龙将为召回范围内的车辆免费进行动力电池排查,重新设计系统线束的走向及长度,增加线束固定点,增加线束与金属接触的保护,以消除安全隐患。

2019年7月,南京金龙曾召回25辆在2014年12月1日至2015年12月2日生产的部分NJL6118型纯电动城市客车。本次召回范围内的车辆因配置的沃特玛高压动力电池电芯一致性问题,存在漏液和短路风险,可能引发动力电池热失控和起火。

不过,黄宏生也有破局利器,在经过客车领域的打磨之后,他将目标瞄准乘用车。

今年4月份,黄宏生将此前试水的天美汽车改名为创维汽车,并发布第一台中型电动SUV,售价区间为15.28万-19.88万元,另外计划到2025 年还将推出至少 4 款纯电动车型。

在发布会现场,黄宏生分享了创维汽车1-3-3-3宏伟目标,即创维汽车已投入100亿元建立商乘两用生态;未来将再投入300亿元实现创维汽车十强目标,后续将链接资本市场市值跨上3000亿元,他将再奋斗30年培养企业家团队,见证2049年新中国成立百年时刻。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开沃汽车完成了第一期上市辅导工作,黄宏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希望创维汽车未来能够挂牌科创板,目标3000亿市值。

后记:

1956年出生的黄宏生今年已经65岁,年近古稀的他正在迎来自己又一个“黄金期”。

创维电器上市已取得实质性进展,深圳酷开和创维汽车也有上市计划并在积极筹备中。新能源汽车、光伏、半导体…..不少风口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但是看似无限可能,其实也危机四伏。家电行业陷入衰退期,新能源车不仅争议不断,而且竞争对手相较于家电行业更为“凶猛”,至于光伏和半导体这种资本密集型行业,创维还远未成气候。

面对变局,喜欢折腾的黄宏生能否带着创维,实现“天空一样拥有广阔的价值空间”?凤凰网财经《市值观察》将继续关注。

参考资料:

1、黄宏生:一生追风口,半生造汽车,入狱六年复出成百亿大佬!,商将锦囊

2、南京金龙客车“骗补”疑云,中国经营报

3、创维集团港股“一柱擎天” 黄宏生追“风”忙,汽车预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