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率创43年新低 延迟退休还会远吗?
财经

出生率创43年新低 延迟退休还会远吗?

2021年11月25日 07:14:39
来源:秦朔朋友圈

人口是个慢变量,但在国民经济生活中作为一个长周期因素影响深远。近些年我国持续走低的生育率一直都是公众关心的热点话题。

今年人口大概率负增长

国家统计局近期公布的《中国统计年鉴2021》显示,2020年我国人口出生率为8.52‰,首次跌破10‰,同期人口自然增长率(出生率-死亡率)为1.45‰,双双创下1978年以来的历史新低。

2020年人口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虽然创下43年新低,但毕竟还是正增长,人口总量还是增加的。但就在今年,2021年,我国人口极有可能是负增长的。

有自媒体“财经新知”在今年8月份整理了一份一些地区政府披露的人口生育相关的数据,发现今年上半年出生人口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6.77%,而去年出生人口是1200万,比2019年下降了18%,所以16.77%的这个数据不算离谱,如果延续这个下降速度,今年全年的出生人口会降至998.76万。

2020年全国死亡人口997.5万,考虑到全国老龄化的程度,近几年死亡人口是逐年递增的,每年大约增加5-8万的样子。

因此,今年全国死亡人口预计超千万,而出生人口会跌破千万,总人口大概率将是负增长。

“财经新知”还搜集了纸尿裤的销量这一关联数据进行佐证。

EARLY DATA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纸尿裤线上销售在减少:京东、京东全球购、淘宝、天猫、天猫国际平台纸尿裤总销售额同比下滑16%(至78亿),销量同比下滑13.2%(至8240万件)。2021年上半年,婴儿纸尿裤产品进口量约4.56t万,下降34.56%。

如果上述18个地区的样本代表性足够强、推测偏离度不高的话,中国人口的峰值将会就此定格在2020年的七普数据上:14.1178亿人!

有些苦可诉,有些痛难言

中国人的生育率这是怎么了?

笔者之前在金融机构工作,我们考察一个信贷客户,主要是看对方的还款意愿和还款能力。

同样的,我们分析生育率的下降也可以从这两个维度来研究:生育意愿和生育能力。

先说生育意愿吧。

意愿是一种不太容易量化的指标,而且也容易发生变化。所以分析生育意愿,我们不看那些冷冰冰的数字,不妨看看一个个鲜活的“心声”。

笔者选取了“中国新闻周刊”公众号刊发的《全国人口出生率再创新低,影响几何?》下面的几条代表性留言与大家分享,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年轻人的生育压力所在。

留言一:养不起,一个就让我五年没上班。刚上班一年,天天回来还得去托管班接娃,前段时间生小小的病娃就花了一万多。明年小学还不知道去哪,医疗教育两座大山快压垮了整个家。

留言二:90后,普通家庭,没生的时候想着一定要个二胎,生了之后一胎都不想要了。费时间、费钱、费精力、没自由、身体素质下降、丢了工作……进入了上有老下有小的阶段。对我这种普通家庭的人来说,暂时还没看到有什么值得要二胎的地方!

留言三:现在养一个都困难,深有体会,每月奶粉纸尿裤乱七八糟一个月3000多,再加上房贷、个人基础生活,都得8000多才勉强够。还不能买其他的,看病都看不起。

留言四:我是96年的女生,研究生毕业开始还5万的学贷,一个月工资四五千,需要租房子住,我为什么要结婚?我结了婚养孩子,给孩子花我这所剩无几的工资?出身农村的我,小时候只上过一年学前班,一二百块钱学费,慢慢的,到了本科我才知道幼儿园竟和本科一样,一年四五千!小时候吃煎饼、家常饭长大,也不用上补习班兴趣班,写完作业就在大街上玩儿,丢沙包,现在的孩子补习班打卡,从小就开始内卷,完全不是个孩子了。时代变了,我不可能辛辛苦苦上完学,挣着为数不多的工资,生个孩子让我焦虑,让我来内卷的。我对不起我自己,也对不起这个被迫内卷的孩子。

留言五:作为一个未婚90后,理想情况是想要至少2个娃,但是所有的女性同事都在泼冷水,帮我打消这个念头,给我列举了各个年龄段的消费,平均下来一个娃一年是10w,多一个就加10w,想想自己兜里的工资,还是先养好自己吧。

点赞数最多的一条留言是:别说现在人们不肯生,90后00后其实大多连结婚都不想了。

这个是有数据支撑的,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结婚登记人数共计814.33万对,较2019年减少了113万对。这也是自2013年达到1346.93万对后,连续7年下降。这一数字也创下了自2003年以来,近17年的新低。

再来说说生育能力方面。

一方面,生育旺盛期的育龄妇女人口不断下降。“十三五”时期,20-34岁生育旺盛期妇女人口年均减少340万人,2020年同比减少366万人。

另一方面,不孕不育人群在大幅增加。

怀孕这件事,有人闪转腾挪却意外收获,有人千辛万苦却不可得。当有人还在纠结要不要生娃时,还有一群人,正为生不出孩子而着急。

医学上讲,不孕不育症是指在不采取避孕措施的情况下,规律性生活尝试怀孕超过12个月后未能实现妊娠。世界卫生组织曾预测,不孕不育症将被列入21世纪人类三大疾病之一,仅次于肿瘤和心脑血管疾病。

据中国人口协会、国家计生委联名发布的《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显示,中国的不孕不育率从20年前的2.5%-3%攀升到12.5%-15%,患者人数超过5000万。换句话说,我国平均每8对夫妻中就有一对遭遇生育困境,而且不能生育的夫妻呈年轻化态势。

虽说这个调研报告冠以“现状”,但笔者检索了半天,确认这个网上流传的版本是2009年的数据,而真正的“现状”数据在一家上市公司那里。

2019年,“辅助生殖第一股”锦欣医疗在港交所上市,其上市招股书上有这样一项数据:

中国不孕症夫妻在逐渐增多,据研究预计,中国不孕症患病率将从2017年的15.5%增加到2023年的18.1%,2017年中国大约有4770万对不孕症夫妇,预期于2023年将增加至约5620万对。

也就是说,现在不孕不育的人群就有约1亿,相当于10年又翻了一番。

上市公司为了市值维护,数据可能有所夸大,但患者人数超过5000万看来是不虚的。

从性别上来看,不孕不育症的发生,一半多来自男方,三成多来自女方,一成多来自男女双方。

据美国外交学会全球健康高级研究员黄延中称,中国男性的精子计数(即每毫升精液中的精子数目)从上世纪70年代初的1亿个,大幅下降到了2012年的2000万个。研究认为,伴随着经济发展的压力加大、污染、结婚及生育年龄推迟、抽烟及喝酒等可能是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

概括来讲,能生的越来越少,不能生的越来越多,导致整体人口的生育能力在大幅下降。

也就是说,虽然二孩放开了、三胎放开了,但是结婚意愿下降、生育意愿下降、生育能力下降是摆在我国人口问题面前难以逾越的三座大山。

延迟退休,你准备好了吗?

人口无论是总量还是结构对社会经济发展都是基础性和全局战略性的变量。

总量变少、结构变老的人口变化,宏观上,对经济增长、资产价格涨跌、产业格局变迁等方面都会带来持续性的挑战;微观上,则是我们该思考如何老有所养,如何体面地安度晚年,一个难以回避的问题是,铺垫了许多年的延迟退休,可能就要借此落地了。

我国现行的退休制度是在20世纪50年代制定的,规定男性年满60岁退休,女性干部年满55岁退休,女性工人年满50岁退休。这一政策一直到现在近70年从未做过调整。

当时是根据建国初期我国的人均预期寿命、劳动条件和用工方式决定的。然而改革开放后,我国经济和社会水平不断提高,人均寿命也从40多岁提高到了2020年的77岁。

人和经济社会的重大变化是退休制度变革的一个外因,但更重要的内因是日渐拮据的养老金。

“十四五”期间我国新退休人数将超过4000万人,而劳动年龄人口将净减少3500万人。养老金制度就是拿年轻人的钱来赡养退休的老年人,可年轻人越来越少,生育也越来越少,老年人却越来越多,预期寿命也越来越高,以渐少养日多,殆矣。

人社部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养老、失业、工伤保险的总收入为5.02万亿元,总支出为5.75万亿元,年底累计结余6.13万亿元。也就是说,2020年我国社保基金有7300亿元的赤字。长期赤字下去,累计结余也会消耗殆尽的。

根据2019年4月中国社科院发布的报告《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9-2050》,城镇职工基本养老金累计结余到2035年就可能耗尽,到了2050年,几乎1位缴费者就需要赡养1位退休者,这意味着,那时候的老年人大概率是指望不上基本养老金的。

另外,由于中国灵活就业的人员较多,这个群体很多人缴费到了最低缴费年限15年就不交了,观望情绪浓厚。10年前断保的比例只占参保人群的10%,但今天已经扩大到20%了。2017年,全国有5300万人断保,由于断保减少的养老保险基金高达5500亿元。

基于严峻的人口形势和社保基金形势,延迟退休政策的落地速度势必会步伐加大、进程加快。

今年3月份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就明确提出,按照“小步调整、弹性实施、分类推进、统筹兼顾”等原则,逐步延迟法定退休年龄。

同时,规划也提出逐步提高领取基本养老金最低缴费年限。也就是说,不能只交15年社保就可以一劳永逸地领取养老金了,最低缴费年限很有可能改成18年、20年。

四个月前,7月23日,宁夏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改革征求意见工作首场座谈会在银川举行,来自全区各行各业的30名代表一致表示拥护和支持国家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改革。

宁夏已经开始了,全国还会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