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货超90亿,抢跑“元宇宙”: 海澜之家不想只做“男人的衣柜”?
财经

存货超90亿,抢跑“元宇宙”: 海澜之家不想只做“男人的衣柜”?

2021年11月27日 21:50:16
来源:华夏时报

存货超90亿,抢跑“元宇宙”: 海澜之家不想只做“男人的衣柜”?

本报记者黄兴利 见习记者 张瀚文 北京报道

“男人的衣柜”——海澜之家也要进军元宇宙了。

近日,海澜之家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申请了“海澜之家元宇宙”商标,国际分类为“18类

皮革皮具”以及“25 类服装鞋帽”,当前商标状态为“商标申请中”。不过,在资本市场“元宇宙”概念降温的背景下,海澜之家这一消息并未引起股价大幅波动,11月26日,海澜之家收于6.35元/股,微跌1.24%,总市值274.29亿元。

11月26日,《华夏时报》记者从海澜之家相关人士处获悉,这并不是海澜之家第一次涉足元宇宙。此前海澜之家与《绝地求生:刺激战场》手游和国内首个超写实数字人AYAYI,均有过跨界合作。

如果说涉足元宇宙是海澜之家面向未来的“向上探索”,那么坚守三、四线城市,积极在县域城市提高市占率便是海澜之家的“向下求索”。在优衣库公开宣称进入下沉市场后,“国民品牌”海澜之家还能坐得住吗?

涉足元宇宙不只是噱头?

“海澜之家,男人的衣柜。”简洁而深入人心的广告语,为海澜之家打响了名声。但海澜之家想做的可不只是男人的生意。公开信息显示,目前海澜之家旗下拥有包括海澜之家(男装)、OVV(女装)、男生女生(童装)、圣凯诺(职业装)及海澜优选生活馆(生活家居)等多个品牌。

未来海澜之家可能还会将生意做到元宇宙里。11月18日,海澜之家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申请“海澜之家元宇宙”商标,国际分类为“18类 皮革皮具”以及“25类 服装鞋帽”,当前商标状态为“商标申请中”。

据悉,海澜之家并不是第一次涉足“元宇宙”。早在2018年,海澜之家就与腾讯旗下的手游《绝地求生:刺激战场》开展了以“穿海澜之家,刺激吃鸡”为主题的跨界合作,在线下海澜之家推出为《绝地求生:影响战场》定制的T恤,而腾讯也在游戏中上线了海澜之家定制款时装。

11月26日,海澜之家相关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介绍:“今年10月25日,海澜之家与阿里超写实数字人(Metahuman),同时也是天猫超级品牌日的数字主理人AYAYI进行合作,花式‘安利’海澜之家全新极光系列鹅绒服,致敬中国航天精神。”

未来企业与元宇宙间将会有更多可能。“企业元宇宙”是今年5月由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提出的概念,他表示:“你可以从数字孪生开始,建立一个丰富的物理或逻辑数字模型,无论是资产、产品还是复杂环境,都能跨越人、地、物及其相互作用。数字孪生实时绑定物理世界,你可以使用混合现实,监视环境并在其中协作。”简单来讲,这意味着企业在虚拟世界中模拟的变化在真实世界中复制将成为可能。

尽管尚在初级阶段,但企业已经做过类似的尝试。今年奢侈品品牌古驰(GUCCI)的百年纪念展览《古驰原典》(Gucci Garden:Archtypes)就不仅在意大利弗洛伦萨的领主广场举办线下展,还在罗布乐思(Roblox)在线游戏创作平台举办线上虚拟展览。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有罗布乐思的玩家花了35万Robux(罗布乐思上的货币,可兑换成现实货币约合4115美元)购买了一个限量版的Gucci虚拟包。

谈及海澜之家未来涉足元宇宙的动机,海澜之家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海澜之家一次次在元宇宙上的探索,都为产业数字化带来了全新的启发,让设计师、企业、数字时尚、数字经济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该人士称,作为中国服装龙头企业,海澜之家拥抱元宇宙等新兴事物的热点和机遇,加速纺织服装行业数字化转型进程,引领行业数字化创新发展。

存货高企

与元宇宙真正实现联动还需要时间来探索,回到现实市场,海澜之家要面对的是激烈的竞争格局。日前优衣库宣布将进军三、四线城市,这无疑意味着海澜之家将于其进行“正面交锋”,需要注意的是,在外界看来,海澜之家尚有诸多问题尚待解决。

首当其冲的就是海澜之家存货较高的问题。海澜之家2021年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底,存货规模高达92.5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6.13亿元,存货在流动资产中的占比达到41.33%。同为A股上市公司的森马服饰和太平鸟这一数据分别为40.22亿元和28.17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8.45%和42.72%。从存货总量以及存货占流动资产的比例数据来看,海澜之家这一数据相对高企。

存货数据高企还要归因于海澜之家的经营模式。11月26日,易观新消费资深分析师李应涛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海澜之家采取与供应商联营的模式经营。“与供应商利润分成的同时,也与其共担风险。”

从财报数据来看,2018年至2020年,海澜之家的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286.35、250.61和263.64,作为对比,森马在同期的存货周转天数分别是129.34、138.11即131.16。不过值得关注的是,海澜之家在这三年里,应收帐款周转天数12.07、11.95和17.5,应付账款周转天数则是198.91、157.91和181.74。

从上述数据来看,海澜之家将付给上游供应商的账期拉长,同时将对下游加盟商、联营商的应收账期缩短,从而保证公司流动现金流足够充裕。作为对比,2020年同期森马服饰的应收帐款周转天数和应付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39.84和78.31。2018至2020年,海澜之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24.19亿元、34.62亿元和28.3亿元。

另一方面,李应涛指出,高库存是服装企业普遍的烦恼,也是最大的经营风险。但2012年前后唯品会和线上“双十一”等特卖活动的出现为海澜之家等服装企业提供了存货输出渠道。同时,线下奥特莱斯等折扣店也是清库存的渠道之一。

县域开店与优衣库正面交锋

今年,优衣库母公司讯销集团会长兼社长柳井正公开表示,今后将在优衣库知名度较低的中国二、三线城市积极开店。而二、三线城市恰是海澜之家的“主阵地”。

李应涛分析指出优衣库和海澜之家同属于“质量平价赛道”,“同时这个赛道目前已经趋于饱和。”截至2021年9月末,海澜之家全国范围内有7537家门店,相比期初净增156家。而优衣库目前在华门店数量也已经超820家。“目前海澜之家在这个赛道已经做的很极致了,全国7千多家门店的数量也已经趋于饱和,未来优衣库会是其最大的竞争对手。”上述人士补充到。

今年前三季度,海澜之家录得营收约141.6亿元,同比增长20.19%;净利录得约20.5亿元,同比增长58.7%。但海澜之家在财报中指出,将高增长归因于上年同期疫情导致的销售数量减少。相比2019年同期约146.9亿元的营收和26.2亿元的净利,分别减少了约3.6%和21.8%。

营收增长受阻,海澜之家或将“宝”押在多品牌发展和品牌升级上。目前海澜之家旗下有包括定制服装品牌“圣凯诺”、精品女装品牌“OVV”、家居品牌“海澜优选”等在内的多个其他品类品牌。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海澜之家主品牌外,贡献营收最多的为圣凯诺,前三季度圣凯诺为海澜之家贡献约14.8亿元的营收,而其他品牌合计贡献约12.9亿元。

“海澜之家目前的主要目标还是向‘上’发展。”李应涛认为,“一方面,海澜之家可以选择走品牌升级路线,比如创建海澜优选家居品牌;另一方面,可以参考安踏收购斐乐(FILA)走体外孵化路线。”但此前海澜之家创立的“爱居兔”品牌效果并不好,据悉,该品牌正是女版的海澜之家。

11月26日,海澜之家相关人士向记者介绍,线下布局方面,海澜之家提出了门店“稳发展、增坪效”的规划。一方面对现有门店进行调整和优化,对个别效益欠佳及客户覆盖重合的门店进行调整;另一方面,围绕购物中心和商铺核心位置进行扩店,目前HLA与全国性系统与区域性强势系统已有深入合作,快速拓展。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在二、三线城市的下沉市场,海澜之家与优衣库必有一番正面竞争。当记者询问海澜之家相关人士,公司是如何看待优衣库进入到下沉市场并将海澜之家看作竞争对手时,对方表示不方便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