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微淼学员自述被骗经历:6998元学费退不回来,我不敢和老公说
财经

风暴眼|微淼学员自述被骗经历:6998元学费退不回来,我不敢和老公说

风暴眼|微淼学员自述被骗经历:6998元学费退不回来,我不敢和老公说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文|顾北

核心看点:

1、在“微淼维权群”里,凤凰网《风暴眼》发现他们有的人已经成功要回了退款并在群里分享经验;有的人仍在继续自己的“维权”之路,并向公安、纪检、工商等部门举报;有的人则已经认栽,默默放弃了那迟迟难以退回的将近7000元的学费。

2、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宋竟一律师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理财老师推荐股票、基金等,如果只是为了讲解股票、基金相关概念引用案例,没有触犯法律,但如果没有从业资质,收取费用荐股,可能涉嫌非法经营罪。”

3、据媒体报道,“微淼商学院”估值已经超过百亿人民币,单月收入经超过 2 亿人民币。但在黑猫投诉上,对于微淼的投诉却多达2000多条。其中大部分是控诉遭遇“虚假宣传”、“霸王条款”、“不退费”等。

4、一位行业人士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随着人们理财观念的觉醒,财商教育仍大有机会。但行业目前仍处于野蛮发展时期,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消费者在选择课程之前,也要仔细辨别,避免上当受骗。

————————————————————————————————————

李海峰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因为反对妻子学习微淼理财课,已经是三岁孩子妈妈的妻子竟然要和自己离婚。

“她一下班就着了魔似的学习微淼的课,孩子哭着要妈妈她也不管。现在孩子晚上都不愿意和妈妈睡了,要单独和爸爸睡。”在向凤凰网《风暴眼》说起妻子的变化时,李海峰语气中透露出些许无奈。

在李海峰看来,这个让妻子痴迷的所谓理财课,只不过是一个骗局。但更让李海峰担心的是,他怀疑妻子已经被微淼老师的话术给“洗脑”了。

“只要说到微淼的不好,她就跟疯了似的反对。”当李海峰把自己收集到的媒体报道和证据摆在妻子面前时,妻子却说,“老师说了,那是别人在故意黑微淼。”

不愿看着妻子继续受骗,李海峰找到微淼工作人员要求退课退款,却遭到了拒绝。随后李海峰想说服妻子一起去派出所报案,但没想到妻子竟然以离婚相威胁,坚决不愿退课。

更让李海峰感到吃惊的是,他悄悄翻看妻子和微淼老师聊天记录时发现,妻子俨然已将微淼老师当做“人生导师”。

而在得知学员因为上课的事要离婚时,微淼的老师不仅没有问清缘由和劝导,竟然还说出“只要你不放弃,我不会放弃你”的话。

李海峰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大半年来,自己已经向微淼反映过无数次,也向派出所、市场监管所等部门反映和投诉过,但截至目前问题仍未解决。

李海峰将记者拉进了一个名为“微淼维权群”的微信群,凤凰网《风暴眼》也在这里发现了更多认为自己陷入了微淼“骗局”的人。

他们中间,有的人已经成功要回了退款并在群里分享经验——持续不断打电话、投诉;有的人仍在继续自己的“维权”之路,并向公安、纪检、工商等部门举报;有的人则已经认栽,默默放弃了那迟迟难以退回的将近7000元的学费……

针对维权学员们反映的情况,凤凰网《风暴眼》拔打了微淼官方电话,其工作人员回复称:如果是退款问题,请学员找与他们签合同的老师解决,其他问题则不太清楚。

随后凤凰网《风暴眼》又联系了学员提供的几个理财老师的电话,但皆关机或无人接听。

根据学员提供的线索,凤凰网《风暴眼》也联系了昌平区某派出所的朱警官,朱警官表示:确实有收到对微淼的投诉,具体情况自己不方便向媒体透露,但如果有群众需要投诉或者帮助,可以让其联系自己。

学费退不回来,我不敢和老公说

除了李海峰外,在“微淼维权群”里,家住湖南的周晶也是发言比较活跃、维权最积极的人之一。

周晶实际上是重庆人,几年前嫁到了湖南,婚后不久,夫妻两人便有了孩子。由于孩子还小,周晶留在家带小孩,没有工作,自己的丈夫则外出在工地上打工。

周晶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她最早是在某短视频平台上知道微淼的。“在家带孩子也比较无聊,有时候会刷,偶然间就看到了它们的宣传广告。”

“刚开始没在意,后来频繁的刷到它们的广告,就多看了一下。这一看把我看心动了,谁不想靠理财轻轻松松的赚钱啊,我看了下面的评论,很多人也说学了很有用。”

周晶没有多想,毕竟12块钱的小白训练营课程价格也不算贵,就算被骗了也不心疼。随后她买了课程,然后被微淼的工作人员添加微信拉进了群。

在“小白营”里学到了啥,周晶现在已经回忆不起来,她只是感觉进入小白营后,理财老师几乎每天都在鼓励学员报进阶课,自己不知不觉间就焦虑了起来,对于理财知识的渴望也强烈了起来。

周晶虽然没有想过通过理财实现老师说的财务自由,“那太不切实际了”,但仍觉得如果能通过理财投资获取一些收益,来减轻丈夫的负担,也是一件好事。

她至今印象深刻的,是微淼的理财老师说过的这样一句话:“你老公流血、流汗赚点辛苦钱,那么你作为家里面的女人,就有责任去尽力帮助你老公把辛苦赚的钱打理好,而不是放在银行贬值。”

或许是这些话触动了周晶,她开始考虑要不要报价格为6998元的进阶课,并向理财老师询问了一些情况。

周晶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如果去打工的话,7000块钱几乎相当于自己两个月的工资了,当时突然支出这么大一笔钱,也很犹豫。

在决定报名之前,周晶还谨慎地专门上网搜了微淼的资料,“他们官网上写着和中央财经大学合作的,他们的创始人封老师还得过奖,应该是正规的。”

与此同时,微淼的老师也不停打电话催她交钱,说微淼是和政府合作的,可以放心交钱,觉得不满意还可以退款。微淼的老师还告诉她,可以用花呗分期付款,“说不定在你还清花呗之前,理财收益就已经把学费赚回来了。”

几经犹豫之下,周晶还是咬咬牙用花呗分三期付款购买了6998元的进阶课。但她没敢告诉自己丈夫,”想等自己赚钱了再告诉他。”周晶说到。

但真正开始学习微淼的理财训练营课程后,周晶发现实践课的一些内容对于没有任何金融知识基础的自己来说有点听不懂。周晶觉得,这样下去自己不仅无法通过理财赚到钱,而且还要搭进去学费。

于是她找到微淼的老师要求退课退学费,但被告知合同上写了需要拿到毕业证才能退款,如果觉得哪里不懂,可以让老师再教。

就这样,一直拖到了最后,周晶把课程学完。为了最后拿到毕业证退回学费,每次考试周晶都参加,“有答案的,所以基本都能通过。”周晶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但老师留的作业包括最后的毕业论文她都没有做,因为“真的不懂,不会做。”

周晶以为只要所有的考试都通过了,最后就能拿到毕业证,但最后自己毕业时拿到的却是“结课证”。她问老师“结课证”是什么,老师说是毕业证。但当她提出退款时,微淼的老师又以“成绩不够、结课证不是毕业证、超过两日”等为由,拒绝退款。

此后周晶尝试过投诉等多种方式,但截至目前,她的学费仍未退还。“现在回想一下,感觉自己好像是落入了别人设计好的一个‘圈套’。”周晶对凤凰网《风暴眼》说到。

群里充斥“洗脑”话术,理财老师隐性荐股

而包括李海峰、周晶在内的许多微淼学员,对凤凰网《风暴眼》提起次数较多的,还有微淼的“洗脑”套路。

从“小白营”开始,理财老师就会在群里不断强调通货膨胀、货币贬值、聪明人都在理财等概念,制造出一种你不理财财富就会缩水的焦虑感。

为了达到这种效果,其理财老师甚至在群里给学员灌输“你用一辈子生命攒的钱,对央行来说,只不过是鼠标一点,再增加一个0,你的钱就稀释的没多大价值了”“如果你一年赚10万块,你不懂理财技能,这些钱无形的就会被国家收割掉10%”的思想。

理财老师还会经常在群里晒出一些理财收益的截图,并强调“某位学员学了没多久就赚了好几万的收益”这样的话,但这些收益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

除此之外,在实战训练营里,理财老师还会向学员推荐股票、基金、REITs等投资标的。但不是直接推荐,而是以一种隐性的方式,对学员说“老师觉得XX股票或者基金比较好”“XX是好公司”“老师会选择买XX”等。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宋竟一律师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理财老师推荐股票、基金等,如果只是为了讲解股票、基金相关概念引用案例,没有触犯法律,但如果没有从业资质,收取费用荐股,可能涉嫌非法经营罪。”

李海峰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自己翻阅了妻子的“心得、感悟”后,发现微淼的理财老师不仅教理财知识,还不断给学员灌输成功学、鸡汤等内容。很多宝妈、老人、辨别能力低的人,就会不知不觉将老师视为“人生导师”。

同样也在维权群里的张明伟对凤凰网《风暴眼》说到,他之所以产生退课的想法,除了觉得没啥用外,群里整齐划一的“喊口号”的方式也吓到了他。“给人一种传销组织洗脑的感觉。”张明伟表示。

有维权学员向凤凰网《风暴眼》提供了一份微淼“开营班会”的文件,文件内容显示,群里几乎所有的话术都是提前设计好的,包括角色分配、如何回复、如何引导学员买课等。即便是一个不懂理财的小白,简单培训后亦可作为“理财老师”上岗。

张明伟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他们不止一次发现某个群里的理财老师,换个昵称马甲,到另一个群里就变成了“托”。还有的理财老师头像是个男的,但点开其实名认证信息却发现真实姓名为“XX娟”,他们怀疑这个老师实际上是个女的。

“这些理财老师都不敢用真实身份面对学员,我们又怎么敢相信他们呢。”张明伟表示。

周晶、张明伟等人告诉凤凰网《风暴眼》,他们刚开始之所以选择购买微淼6998元的课程,还因为看到了微淼宣传的和中央财经大学、人民阅读等合作的信息。

学员们提供的截图显示,在小白训练营里,微淼的理财老师也不断强调和中央财经大学的合作,并称“这是中国教育史上第一次财商教育作为体系正式纳入体制内课程”“背后代表的是国家的意志”。

那么中央财经大学和微淼究竟有没有关系呢?一位学员向凤凰网《风暴眼》提供的录音显示,中央财大党委办公室工作人员明确表示:

与微淼合作的是中央财大继续教育学院,只是跟他们签项目课程的合作。而且合作协议也已经到期,双方目前没有什么关系。

但目前,微淼的官网上深度合作伙伴一栏,中央财经大学仍赫然在列。

先交钱后签合同,学员称遭遇“霸王条款”

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到,在维权群里大部分人遇到的是退费问题。但也产生了一个疑问:既然课程合同上已经写了关于退款的说明,为何最后学员和微淼那边却产生了分歧呢?

周晶等人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他们都是先交了钱再签合同的。也就是说,在交费之前,他们是不知道合同的具体条款内容的,他们所了解的情况来源于理财老师的“解释、承诺”。

通过学员们的描述,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到,不同的理财老师在描述合同上的退款条款时,表述也不一样。有的老师确实按照合同告知了学员,但有的理财老师则语焉不详,隐去了合同中“拿到毕业证两日内”等规定。

实际上,根据微淼学员们反映的情况,即使是在学完了所有课程,也按时交了作业的情况下,最后得多少分、能不能拿到毕业证,也都是微淼方面决定。

另外,即便全部知晓合同中的条款,但对于“如认为课程价格低于价值”这样主观性的退款条件该如何界定?合同中也没有详细说明。

因此,在学员退款的时候,很容易因此产生纠纷。而理财老师们为了自己的绩效和提成,一般也会以各种理由劝阻学员退款。

有学员认为,微淼这种先交钱后签合同的做法属于“霸王条款”。那么,先交钱还是先签合同,是否有法律法规上的约束呢?

上海华勤基信律师事务所宁方方律师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法律不规定这个顺序,但一般交易习惯是先合同后付款。而合同一旦签了,不论顺序就要遵守。”

创始人被质疑履历造假,关联公司曾涉嫌诈骗

据微淼学员透露,在几乎所有的课程中,微淼的创始人封贺也成为理财老师们塑造的一个“神”。

理财老师们会经常对学员说“封老师说”“封老师认为”,并且时不时的鼓吹封贺的“辉煌经历”,并用封贺29岁就通过理财实现财务自由的成功例子刺激学员。

不过,一位疑似微淼的前员工向维权学员提供的一份名为“真实的微淼”的文档显示,封贺并非微淼对外宣传的这般“完美”。

在文档中,该员工称自己2015年在天津宁翼贵金属工作时就已曾是封贺的下属员工,并描述了封贺在当时疑似诈骗的事情。

凤凰网《风暴眼》发现,此前确实有媒体质疑封贺履历造假,而且其关联公司曾涉嫌诈骗。

在对外的公开宣传中,封贺是复旦大学经济学学士、国家理财规划师。但据红星新闻报道称,封贺复旦大学经济学学士的学习形式为“夜大”,入学难度及含金量均无法与高考、考研相比。

而“国家理财规划师”这一职业证书,也早在2018年就从职业资格认证目录单上被取消。

另外,天眼查信息显示,除了微淼外,封贺与创办于2015年的北京金桐商品经营有限公司和创办于2016年上海兰坤实业有限公司关系紧密,分别持股为45%,这两家公司法人均为刘雯。

但公开资料显示,封贺持股的金桐公司和上海兰坤公司,一家卷入过原油期货诈骗,一家卷入现货交易诈骗。封贺曾任职的宁翼公司,则曾卷入白银交易诈骗。

估值百亿背后,财商培训乱象频出

根据微淼官网的简介,“微淼商学院”全称天津微淼财商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数据显示,天津微淼财商科技有限公司为北京微淼财商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20年6月,至今仅一年有余。

北京微淼财商科技有限公司则成立于2019年4月,两位主要股东均为个人,商学院创始人封贺持股75%,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王楼楼持股25%。

按微淼官方说法,创办微淼的初衷是为了弥合投资者理财知识与新兴金融产品的"错位",降低理财的准入门槛,提高投资者的抗风险能力。不售卖、代理任何理财、保险产品,是纯粹的理财教育商学院。

据媒体报道,“微淼商学院”估值已经超过百亿人民币,单月收入经超过 2 亿人民币,秒杀诸多中小上市公司。

但在微淼日入斗金的同时,乱象也频频出现。在黑猫投诉上,对于微淼的投诉却多达2000多条。其中大部分是控诉遭遇“虚假宣传”、“霸王条款”、“不退费”等,涉及金额多为6998元。

此外,今年3月4日,北京昌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就发出消费警示,15家教育培训主体被点名,其中北京微淼因被投诉次数达12次,位列投诉榜首。9月14日,北京微淼被北京市昌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异常经营名录。

前不久微淼理财老师奇葩解释“主动基金”一事也曾让网友们怀疑这些所谓的财商课含金量究竟如何?是不是在割韭菜?甚至是不是构成诈骗呢?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宋竟一律师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微淼商学院在某短视频平台引流方式中对商品或服务做出与实际内容不相符的虚假夸大,引人误解的行为可能构成虚假宣传,但不至于构成诈骗。”

宋竟一律师进一步解释到,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象的方法,骗取公私财物的行为。微淼收取学费后没有失联、隐匿、跑路,故意切断联系,难以认定其有非法占有学员财产的主观目的,因此不至于构成诈骗。

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到,随着财商教育的火热和快速发展,出现问题的或许不只微淼一家。8月27日,国家网信办启动财经类信息专项整治,“财商课”即在此次重点违规问题之列。

一位行业人士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随着人们理财观念的觉醒,财商教育仍大有机会。但行业目前仍处于野蛮发展时期,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消费者在选择课程之前,也要仔细辨别,避免上当受骗。

宋竟一律师提醒到,学员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对自己行为负责,在微淼等机构诱导用花呗等借贷或者分期付款购买课程时,要有独立判断能力,按需购买,理性消费,提高风险防范意识。

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到,许多微淼的学员在维权过程中向公安、纪检、政府热线、市场监管等多个部门进行了投诉或者举报。那么在学习财商课程的过程中,如果觉得自己被骗,学员应该向哪些部门反映情况维权?

宋竟一律师认为,派出所只对涉嫌行政违法和刑事犯罪的案件进行立案侦查,涉及经济纠纷公权力不宜过多介入。如果某短视频平台上宣传和实际课程存在较大差距的话,涉嫌虚假宣传,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是应当进行调查,核实后有权进行处罚的,学员也可以让消协调解,按照合同向法院起诉。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海峰、周晶、张明伟皆为化名)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