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暴眼 | 股价集体暴跌 中概股会发生大规模退市潮吗?
财经

风暴眼 | 股价集体暴跌 中概股会发生大规模退市潮吗?

2021年12月04日 23:25:25
来源:风暴眼

风暴眼 | 股价集体暴跌 中概股会发生大规模退市潮吗?

凤凰网《风暴眼》出品

核心提示:

1,12月3日,在美国《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实施细则正式实施后,中概股再次迎来了集体暴跌。274只中概股总市值一夜蒸发近7000亿人民币(1083亿美元)。

2,2020年12月美国国会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并由特朗普签署生效;2021年3月美国证监会通过临时最终修正案,开始向民众征询意见;12月监管细则最终修正案定稿。

3,第一上海证券美股分析师Chuck Li 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这个法案是对所有中概股一视同仁,但如果说哪一块儿受到的影响冲击最大?应该是涉及到国家安全数据的公司,比如像滴滴这种性质的公司。

4,从美股的相关退市规则和以往的案例来看,中概股企业要退市,一般会有三种方式:私有化退市;转到其他交易市场上市;退市后转入OTC市场。

正文

2021年,无疑是中概股的“多事之秋”。

12月3日,在美国《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实施细则正式实施后,中概股再次迎来了集体暴跌。

如果说7月份的那次暴跌只是教育股的“惨烈”,那么这次的暴跌中,所有的中概股几乎被“团灭”。

无论是刚刚宣布退市的滴滴,正在裁员的爱奇艺,“造车三兄弟”理想、蔚来、小鹏,还是阿里巴巴、拼多多、京东、百度、哔哩哔哩等科技股,都无一幸免……

一觉醒来,274只中概股总市值一夜蒸发近7000亿人民币(1083亿美元)。

股价暴跌背后,是投资者们对于中概股前景的担忧。喊“抄底”的声音明显少了,华尔街的精英们和路边吃烧烤的散户们,这一次鲜有的同时陷入迷茫。

这份在外界看来是专门针对中国企业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是否会引发一场中概股“大逃离”的浪潮?被SEC“盯上”的中概股们,又该如何应对?

巴菲特曾说过,“假如观念会过时,那就不足以成为观念。”但时代变了,很多东西也在变,对于中概股的认知,或许也要变了。

《外国公司问责法案》正式实施 中概股集体暴跌

美东时间周四(12月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通过了修正案,最终确定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简称HFCAA)的实施规则。

法案要求在美上市的外国公司向SEC提交文件,证明该公司不受外国政府拥有或掌控,并要求这些企业遵守美国上市公司会计师监督委员会(PCAOB)的审计标准。包括提供上市公司审计底稿等信息。

法案还要求外国发行人在其年度报告中为自己及其任何合并的外国经营实体提供某些额外的披露。该法案称,如果外国上市公司连续三年未能提交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所要求的报告,允许SEC将其从交易所摘牌。

虽然SEC声称该法案适用于所有在美上市的外国公司,但其中多个条款明显针对中国赴美上市公司和已在美上市的中概股。

根据法案规定,PCAOB无法有效开展审计检查工作三年的时间起算点从2021年财年开始,且增加要求公司需披露自己是否采用VIE架构。这意味着在美上市中概股还有约两年的时间评估自身企业风险,从而适时调整上市地选择。

由于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中,数据密集型的互联网公司占了绝大多数,审计记录文件中可能包含的原始数据,如用户信息、企业与政府往来信息、企业信息等,涉及中国国家安全,中国方面一直寻求通过对话找到解决方案。但受中美关系影响,美国屡次将“证券监管政治化”。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约翰·肯尼迪曾暗示,这一法案是在“中国滑向顶点”之际的应对举措。民主党参议员范·霍伦也毫不掩饰该法案具有政治性,称其源于“美中紧张关系的加剧引发了政治关注”。

对此,12月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美方的有关做法是对中国企业政治打压的又一个具体行动,也是美方打压遏制中国发展的又一个具体表现。赵立坚称,在资本市场高度全球化的今天,有关各方开诚布公地就加强跨境监管合作、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等议题,加强对话与合作,才是解决问题的正道。将证券监管政治化,损人害己,将使美国投资者失去投资许多世界上增长最快公司的机会,也将使美国专业服务机构失去许多业务机会。

受此影响,截止12月3日收盘,美股全线收跌,道指跌0.17%,纳指跌1.92%,标普500指数跌0.84%。滴滴跌逾22%,雾芯科技跌16.7%,爱奇艺、理想汽车跌近16%,蔚来跌逾11%,小鹏汽车跌超9%,拼多多、阿里巴巴跌逾8%。

有媒体统计数据显示,274只中概股最新总市值为13355亿美元,一夜损失1083亿美元(约合6905亿元人民币)。其中,阿里巴巴最新市值约3035亿美元,一夜损失272亿美元(约1734亿元人民币)。

而今年以来,中概股的日子并不好过,除了教育股之外,包括斗鱼、爱奇艺等其他明星中概股的年内跌幅也已超70%。

《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的前世今生

SEC主席盖里·詹斯勒(Gary Gensler)曾表示,《外国公司问责法案》是“国会在两党基础上根据《2002年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达成的”,是对《2002年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的完善和补充。

而《2002年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源头始于2001年发生在美国的安然(Enron)公司破产案。安然公司是一家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休斯敦市的能源类公司,曾名列《财富》杂志“美国500强”第七名,备受投资者青睐,后因财务造假被调查。

2001年12月2日,安然公司向纽约破产法院申请破产保护,成为当时美国历史上企业第二大破产案。安然事件后不久,2002年6月,美国世界通信公司财务造假案也被曝光,企业接连因财务造假破产,让当时的投资者对资本市场毫无信心。

基于此,7月25日美国国会迅速通过《2002年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该法案从2月14日提交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到参众两院通过不足半年,美国政府希望以此改变美国当时投资境况。

该法案中,对于在美上市外国公司,如果其财务报表由美国境外审计机构审计,PCAOB希望能够进入他国境内对这些审计工作进行现场检查。而这显然侵犯了他国主权利益,也因此遭到许多国家反对。

法国、芬兰等欧盟成员国曾长期拒绝PCAOB的现场检查,后经过谈判与美国达成一致。中国方面也始终致力于与美国通过对话解决,并展开过数轮谈判。

与此同时,针对国内信息保护,中国于2009年通过了《关于加强在境外发行证券与上市相关保密和档案管理工作的规定》,要求“在境外发行证券与上市过程中,提供相关证券服务的证券公司、证券服务机构在境内形成的工作底稿等档案应当存放在境内。”

对于PCAOB针对中概股的“现场检查”,规定要求需要通过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进行,“现场检查应以我国监管机构为主进行,或者依赖我国监管机构的检查结果。”

这显然不能满足美国PCAOB要求,双方经过多次谈判,最终于2013年5月达成初步共识:因案件需要调取中国公司审计底稿时,PCAOB须经中国有关部门同意。就此,在证券监管方面,双方达成暂时和解。此后,双方在跨境监管方面虽然屡有争议,但都是从个案出发,未影响到两国核心利益。

随着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上台,两国证券跨境监管方面的共识逐渐被破坏。特朗普上台后,中美关系迅速遇冷,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中美关系几乎跌到冰点。从贸易、到科技再到国际关系,特朗普试图在各种领域针对中国,遏制中国崛起。而证券跨境监管争议也成了其手段之一。

再加上一些中概股确实存在的财务造假行为,特别是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更是将争议推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局面。2020年4月,瑞幸咖啡财务造假曝光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PCAOB随即发表联合声明,明确表示将聚焦审计监管及跨境执法困难等问题。

随后约翰·肯尼迪和范·霍伦联合提出《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该法案于2020年5月20日迅速在参议院通过,12月获得美国众议员通过,并在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签署后正式生效。

今年3月24日,美证监会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临时最终修正案,并征求公众意见。该修正案细化了对材料提交和信息披露的要求,要求公司证明自己并非由外国政府实体拥有或控制,要求披露有关审计安排和政府影响力的信息,并重申正积极考虑如何实施HFCA法关于强制退市要求的途径。

11月上旬,SEC批准了一项监管框架——PCAOB的第6100条规则,这是《外国公司问责法》通过后的相关实施细则。该规则规定,在美国上市的外国企业,如果未通过审计检查,将面临除牌风险。

华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首席策略分析师庞溟表示,SEC和PCAOB陆续公布的相关规则、具体细节和执行方案,不断补全了对于不符材料提交和信息披露要求的在美上市公司实施强制退市的细节、路线图和时间表。

随后12月2日,《外国公司问责法》的监管细则最终修正案定稿。

中概股或大规模退市回国,影响几何?

股价暴跌、滴滴退市,可能只是前奏。更多人担心的是,该法案中的新规定对中概股会产生哪些影响?该如何应对?是否会造成中概股的大规模退市?

国际兼并收购和国际仲裁律师、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国际商事法庭专家委员会委员陶景洲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中国国营企业无疑必须从美国退市;对于私营企业来说,证明它们不受中国政府的任何控制也是十分困难的。因为该法律规定在美上市的外国公司必须向SEC提交文件,证明该公司不受外国政府拥有或掌控。”

“第二,新法规要求外国企业必须允许PCAOB检查其审计底稿。过去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都以国家经济安全为由,拒绝提供审计底稿,华尔街游说SEC同意了这样的做法。现在随着中美关系不断恶化,SEC不再愿意做出这样的特殊安排。”陶景洲认为。

第一上海证券美股分析师Chuck Li 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这个法案是对所有中概股一视同仁,但如果说哪一块儿受到的影响冲击最大?应该是涉及到国家安全数据的公司,比如像滴滴这种性质的公司。

Chuck Li 认为,从美股退市之后,就方便程度而言,还是港股最为方便,当然如果能回A股更好,因为A股作为本地市场,给的估值更高,流动性也更好。

此外Chuck Li表示: “这个法案给出了大概有三年的缓冲期,因此就算有大规模退市,也不会是在短期内发生。”

至于中概股企业该如何应对?陶景洲认为:“从美股退市(私有化)或转移到其它国家或地区的股票市场继续上市,港股应该是首选。有些公司也会选择回归A股。”

Chuck Li 认为,已经上市的中概股公司现在一般都是在香港做一个双重上市,这样可以把美国那边儿的股份逐渐转化成在香港交易所交易的股份,也实现一个渐进从美国缓慢退市到港股上市的过程。

而对于已经提交上市申请的中概股,Chuck Li表示:“他们可能需要修改一下,申请书需要增加这个风险披露。但这也只是形式上的,实质上的影响也并不大,因为买他们的潜在的投资人应该对这个风险是心知肚明的。”

除了陶景洲外,凤凰网《风暴眼》注意到,不少分析人士也表达了类似的中概股退市回A或者回港股的观点。

吴晓波频道发表点评认为:该规则的正式确立,意味着在美上市的中概股将面临更大的退市压力。同时,这也将导致越来越多中概股启动双重上市,到H股或A股上市。

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郑磊表示,中国股市(包括A股和港股)容量和吸引力越来越大,而且出于关键战略资源的安全性和监管方面的考量,在美上市的互联网等龙头公司回归中国上市是大势所趋。

对于中国股市(A股和H股)是否能够承接中概股的大规模回归?陶景洲持谨慎态度,他表示:“还要看国际金融玩家是否对港股和A股有浓厚兴趣。”

Chuck Li 对此表示,星期五港股的表现已经说明了市场是担心这个港股没有足够的承受能力,但他认为随着这些中概股的回归成交量也会增加,未来应该也可以承接。对于A股而言,Chuck Li 觉得就更没有问题了,A股是有足够大的流动性去承接。

如果中概股大规模退市,是否会对美股市场造成影响?陶景洲认为,在美上市公司大概5000家,而中概股不到200家,总市值占5%左右,对美国市场冲击有限。

“但是,这种与美国股票市场的脱钩,对中美来说都不是好事。”陶景洲补充到。

Chuck Li 也认为,中概股的大规模逃离对美国的证券市场影响是非常小的,对于美国的金融市场,券商、银行之类的业务带来负面影响并不大。

“而且华尔街现在也开始适应这个格局的变化,他们在中概股上挣不到更多的钱,然后将目光投向了中国国内,比如说他们现在把公司开到中国内地,争取在A股市场上挣钱,现在已经有一些公司拿到人民币业务的牌照。”Chuck Li表示。

中概股退市 投资者怎么办?

当然,对于无数投资者而言,最关心的还是:假如这些企业退市了,我买的股票或者基金该怎么办?

从美股的相关退市规则和以往的案例来看,中概股企业要退市,一般会有三种方式。财经自媒体“韭菜投资学”列出了这三种情况,凤凰网《风暴眼》觉得比较清晰明了,可以供投资者参考。

第一,私有化退市。由中概股大股东发起私有化要约,收购全部流通股,将上市公司变为私人公司,之后谋求其他市场上市。

通常情况下这种退市方式是对投资者有利的,因为大股东提出的私有化价格,会高于当前的市场价格,有利于股价上涨。

以奇虎360为例,从收到要约到退市,中间几次股价上涨。随着最终达成私有化协议,股价上升到了要约价格77美元附近。退市后,360借壳江南嘉捷,回到A股上市。

第二,转到其他交易市场上市。该路径适用于同时在港股和美股上市的公司。中概股企业在美股退市的同时,将股票转化为港股,继续在港股交易。

由于港股和美股ADR(美股存托凭证)可以自由转换,两者的价格通常是联动的,其差价会小于转换成本,因此转换本身不会造成太大的盈利或者损失,但投资者可能需承担转换费。

以中国移动为例,今年1月份被美国要求退市后,美股就停牌了,而港股仍继续交易,最终在5月美股正式退市。之前持有美股中国移动的,可以选择转换为港股,但需向券商支付手续费。

第三,退市后转入OTC市场(也称粉单市场)。如果公司必须退市,但暂时没有办法在其他地方上市,那股票退市后就会转入美国的OTC市场。例如瑞幸咖啡,退市后进入OTC市场,之后还出现过反弹。

但与在证券交易所进行交易的企业不同,OTC市场中的企业没有必要满足最低限度的要求,或者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财务报告等相关文件,门槛极低,因此投资风险极大。

参考资料

1,《中概股退市了咋办》 微信公众号“韭菜投资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