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兵:虽然中国企业在世界五百强数量已是No.1 但能在全球挣大钱的不多
财经

项兵:虽然中国企业在世界五百强数量已是No.1 但能在全球挣大钱的不多

2021年12月13日 10:38:50
来源:凤凰网财经

项兵:虽然中国企业在世界五百强数量已是No.1 但能在全球挣大钱的不多

凤凰网财经讯,大变局时代,如何把握趋势,穿越周期?12月12-13日,由凤凰网主办,凤凰网财经承办的“2021凤凰网财经峰会”在上海举办,本届峰会以“趋势与周期”为主题,一汽红旗为战略合作伙伴。峰会凝聚近五十位国内政、商、学界嘉宾,展望国际国内形势,把脉经济发展动向,共话世界经济复苏方向与中国经济发展新路径。

自动播放

长江商学院院长项兵在演讲中表示,相当多的中国企业都是依仗价格竞争,在全球取得一定的优势,这是几乎所有的国家在发展阶段都走过的一个阶段,这是无可厚非的。如果是面向未来,希望为中国创造更多的高附加值就业的机会,打造一个中产阶级占大多数的社会结构,实现共同富裕的梦想和目标,就需要有更多的中国企业来践行向上思维,这种价值竞争驱动的向上思维变得越来越重要。

项兵认为,中国企业跻身世界500强的数量超过了美国,这绝对是可喜可庆的一件事。但是面向未来,希望更多的中国企业要晒自己员工的平均工资单,能为中国打造一批高附加值的就业机会。希望中国有越来越多的企业,能依仗价值竞争和向上思维,做到给员工世界级待遇的同时,还能给股东带来世界级的回报,这可能是将来一个重要的奋斗目标。

最后,项兵表示,中国的世界500强企业确实已经变成数量上的No.1了,但是能够在全球挣大钱的中国企业还是不多,绝大部分上榜的中国企业还是以中国的业务为主,全球挣钱、全球资源整合,将来是中国企业要一步一步实现的。

长江商学院院长 项兵

长江商学院院长 项兵

以下是文字实录:

项兵:各位领导、各位朋友、各位来宾,大家好。今天很高兴也很荣幸有这次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全球大变局和中国发展新时代下企业变革问题的思考。

今天分享的内容主要是以下三点:

第一,企业的价值取向和企业的社会功能与目的的思考。

第二,对企业群体结构的观察,同时也希望谈一下为什么面向未来,我们可能需要打造更多现代企业制度的企业。

第三,希望分享一下我最近一直在鼓吹的向上思维和价值竞争。

第一个问题是企业的价值取向和社会功能与目的。企业在价值取向方面差异应该说是比较大的,美国的管理理论风靡全球,其理论最核心的一个前提假定,是企业存在的目的是为股东创造价值。美国这个观点是代表一个极端,在一定的程度上来讲,我们是假定劳动力市场是充分竞争的,所以所有的剩余价值都是归于资方了,就是股东这一块。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可能和美国这比较典型的股东利益最大化理论形成了一个对比,马克思认为是劳动创造了剩余价值。所以如果是有100块钱的剩余价值的话,如果按最极端的美国分配方式的话,可能是100块钱都应该分给股东,按马克思的观点,100块钱应该分给员工。所以在企业价值取向方面确实一直存在着比较大的差异。比如说我们知道的日本企业,可能以员工利益优先为主,所以在日本企业眼里,员工利益是非常之重要的,然后可能是供应商,再之后可能是客户,最后可能才是股东,日本企业和美国企业的价值取向差异是比较大的。

尽管美国企业是股东利益最大化,但其实在照顾员工利益方面,也做了比较多的努力。比如说到了今年,大概有6600家美国的企业践行了员工持股计划,叫ESOP,涵盖了1400万员工,它的基本想法是希望让员工和股东的利益尽量一致一些。包括2019年8月19号,181家美国顶级企业的CEO聚在一起开了个商业圆桌会议,一致通过了这种计划,面向未来的企业要高度重视企业自身的社会目的,叫social purpose,所以全球的企业,在企业价值取向方面确实做了一些比较大的调整,包括美国企业。

我在2009年写过一篇文章,也谈到了财富的整个循环,这里涉及到三个方面,第一是为什么经商,第二是如何经商,第三是财富的使用。三大块都有它的社会功能和社会目的。传统商学院的聚焦点,主要是聚焦如何把企业做得更为成功,更有全球竞争力,面向未来,在各种各样社会矛盾比较尖锐的今天,可能企业家需要关注财富的整个循环。

企业价值取向的另外一个变化,可能需要更多的企业家要超越创富驱动,需要更多的中国企业要做到兴趣、好奇心、梦想、担当驱动。尤其是在科技创新方面做出比较大突破的这些人和企业,在一定程度上来讲就取决于他们的定力和恒心,只有超越了这个创富驱动,更多的是兴趣、爱好、担当驱动,甚至责任驱动,才有更大的定力、更好的恒心,才有可能在N多的科技创新方面做出更大的贡献。

和企业社会功能相关的就是企业社会责任,大概是上世纪50年代就启动了CSR,到最近我们谈的ESG,再到17项SDG,和最近我们一直在推动的社会创新,我希望做一些简单这些分享,为什么企业对社会共同面向未来需要更多的重视社会创新。

过去这么多年以来,企业CSR、ESG、SDG,应该说这三大问题没有得到比较好的解决,收入和财富不均问题、社会流动性下降、阶层固化问题以及可持续发展问题。所以这么多年的努力,这么多的机构做了这么多的探索,这三大问题不仅没有解决,在一定程度上来讲变得越来越严重了。考虑到这一点,长江商学院就希望通过社会创新来探讨一下这三大问题如何能更好地得到解决。

社会创新的聚焦点是希望把政府、企业、社团组织、市民社会和国际组织之间的这种力量,能够通过合作整合起来,能更好地系统地面对这些社会问题和可持续发展问题的挑战。基于这一点,2016年我们长江可能成为全球第一家把社会创新课程作为了EMBA选修课的商学院,2018年,我们把这种社会创新课程作为了EMBA的必修课,2019年社会创新课程也成为MBA的必修课,从明年起,社会创新课程会成为长江商学院所有学位课程的第一课。

这里我们长江探索的项目之一,就是吉安项目。吉安项目通过和吉安政府的深度的合作,吉安政府选举、推荐了一些当地的优秀的企业家,长江商学院给他们提供了一些培训,在培训的过程之中或者培训结束以后,如果吉安的这些企业家可能在管理企业方面碰到这些挑战的话,我们可以通过比较好的、有影响力的校友网络,形成一对一的辅导关系,就是希望这个项目能在吉安脱贫方面做出一些贡献。

吉安项目的特点就是它涉及到当地政府和当地的企业,当然也涉及到我们长江商学院,以及长江商学院的校友。从这一点来讲,它是社会创新较好的一个案例,希望在面向未来,吉安项目这个案例能够在我国的其他地区可以得到推广和复制。

今天分享的第二个问题是企业的群体结构和打造更多的现代企业制度企业。

企业群体结构的划分是我1997年这篇文章提出来的,我把全球的企业按两权、管理权、所有权分离的程度分成了三大类。第一大类就是家族企业,上市公司也好,非上市公司也好,是家族控制的企业。第二大类就是现代企业制度的企业,第三大类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的董事长、总经理基本上持股是0,所以从这一点来讲,国有企业是管理权和所有权分离最彻底的企业。

大家了解比较多的是家族企业和国有企业,但是对现代企业制度的企业了解可能不够,现代企业制度的企业就是管理权、所有权分离的,董事长、总经理、高管,在所管的企业持股比较少,股权非常之分散。这里有几个小的例子:

第一,通用电气的前几大股东,都是机构投资者,不是任何自然人来持股的,美国的苹果也是一样,还有日本的本田,日本是东亚地区可能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经济体,产生了一批现代企业制度的企业。当然还有德国、英国的一些企业,这就是现代企业制度的企业。

从企业群体结构这个维度来考虑的话,应该说在改革开放以前,我们国家的企业的主体是C类企业,到了今天是A类和C类为主,就是家族企业和国有企业为主的这种组合。对B类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企业,我们是比较少的。所以在面向未来,可能更多的注意力和精力,要打造更多的现代企业制度的企业。这个好处在一定程度上来讲,我们可以建立一个A类、B类和C类相结合的,有非常浓重的中国特色的企业群体结构。

B类企业的重要性是多方面的,B类企业的打造,可能是我国打造中产阶级占大多数社会结构的是一个必要条件。B类企业的诞生多多少少也可以有助于我们应对一些西方国家对我们所谓的国家资本主义的指责和顾虑。其实更为重要的就是, B类企业它的开放性和包容性,应该是整体上是超越A类和C类企业的,因为我们的国有企业目前的报酬体制有它的一定限制,就是靠目前的报酬体制吸引到全球最优秀的管理精英加入我们的国有企业,是有些挑战的。

民营企业不管怎么样讲,有家族企业的天花板,一个外部经理人要优秀的话,超过儿子和女儿的挑战也是有的。所以在欧美这些越来越多大的企业之中,印度裔的人能打工打到像微软、谷歌、Twitter这种公司的一把手,原因之一就是欧美企业它有一批优秀的B类企业,而B类企业的开放包容,可能到目前为止不是A类和C类企业可以相提并论的,而面向未来的竞争,也是全球资源整合的竞争,中国必须出一批优秀的B类企业,依靠它的开放和包容,能够竞争到全球最优秀的管理精英、科技精英加入中国的企业,这样我们可以更好的做到天下英才为我所用。

今天希望分享的第三部分是我弘扬的所谓向上思维。以中国制造业为例,我们过去四十多年,在改革开放的这个浪潮推动之下,中国制造取得了史无前例的成就。2010年超越美国,成为制造业附加值世界第一,我们应该是全世界门类最齐全的国家,也有最完整的产业链,所以连续11年保持了世界第一制造大国的地位。但是我们制造业也存在着一定的潜在的局限性,比如说我们的制造以非主流行业为主,就是我经常说的鞋子、袜子、打火机、缝纫机、纽扣、领带,靠这些行业能为中国打造一大批高附加值就业机会,打造中产阶级占大多数的社会结构,挑战是有的。第二,中国企业制造业方面,价值获取能力相对还比较弱,因为这是发展阶段的限制。到目前为止,确实还是以模仿和复制为主。

整个思维的局限性之一就是我所谓的向下思维。相当多的中国企业都是依仗价格竞争,在全球取得一定的优势,这是几乎所有的国家在发展阶段都走过的一个阶段,这是无可厚非的。所以如果是面向未来,我们希望为中国打造更多的高附加值就业的机会,为中国打造一个中产阶级占大多数的社会结构,实现我们共同富裕的梦想和目标,就需要有更多的中国企业来践行向上思维,这种价值竞争驱动的向上思维变得越来越重要。

那向上思维的核心是价值竞争,通过什么实现价值竞争呢?那就是通过科技创新、管理创新、设计创新和体验方面的创新、品牌方面的创新,像谷歌、脸谱、特斯拉、Uber,只有这种向上思维,更多的中国企业才有可能做到,给员工世界级工资的同时,又能给股东带来世界级的回报,所以它是面向未来非常重要的聚焦点,不是多少中国企业能够跻身世界500强,无可置疑,中国企业跻身世界500强的数量超过了美国,这绝对是可喜可庆的一件事。但是面向未来,我希望更多的中国企业要晒自己员工的平均工资单,能为中国打造一批高附加值的就业机会。比如说谷歌员工的均值工资是27万多美元,我希望我们中国有更多的越来越多的企业,能依仗价值竞争和这种向上思维,能做到给员工世界级待遇的同时,还能给股东带来世界级的回报,这可能是将来一个重要的奋斗目标。

所以面向未来,为了国家的和平崛起和复兴,我们可能要出两大类企业,一是一批实业,可以全球挣钱,我们世界500强的企业确实已经变成数量上是No.1了,但是能够在全球挣大钱的中国企业还是不多的,绝大部分上榜的中国企业还是以中国的业务为主,全球挣钱、全球资源整合,将来是中国企业可能要一步一步要实现的。同时中国也需要诞生一批金融的机构,这些中国的金融机构可以管理全球的财富,美国管理着全球60%以上的财富。所以中国要出两批世界级的企业来支持国家的再次崛起和复兴。

好,今天和大家分享的就到这,讲得不对的地方希望大家多多包涵。谢谢大家。

大变局时代如何把握趋势,穿越周期?戴相龙、肖钢等多位重磅嘉宾建言献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