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印刷工人到资本大鳄,中植集团创始人解直锟去世,资本帝国的崛起与危机
财经

从印刷工人到资本大鳄,中植集团创始人解直锟去世,资本帝国的崛起与危机

作者:高文珣

1639831111.png

12月18日晚间,中植企业集团发布讣告,称创始人解直锟,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于2021年12月18日9时40分逝世,享年61岁。

“是的,很突然。”稍早前,一位前中植资本高管向时代财经证实了解直锟离世的消息。

另有媒体报道,解直锟12月17日下午还在中植集团内部开会,没什么异常,应该是“猝然离世”。

18日晚间,中植企业集团同时公布成立解直锟同志治丧委员会,委员包括于冬、马红英、毛阿敏、牛占斌、王允贵、许荣茂、陈凯歌、陈红、张大伟、武建华、解植春、解植秋等。

解直锟,“中植系”资本帝国掌门人,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著名歌手毛阿敏的丈夫。

资料显示,中植系资产规模超过2万亿,形成了包括中融信托、恒邦财产保险、恒天财富、中融基金管理等涵盖信托、保险、私募基金、财富管理,以及多家上市公司的庞大资本体系。

1639833580(1).png

微信图片_20211218213716.png

印刷工人到资本大鳄

黑龙江省伊春市五营区位于小兴安岭中麓,当地最重要的特产是红松,居民主要是林场工人及后代。

1961年,解直锟出生于此,此后闻名于世的中植系也诞生在此。

公开资料显示,解直锟于1995年成立黑龙江中植企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植集团”),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人民币,但是其之前的发家之路鲜有人知。

据说,解直锟并非他最早的名字,按照家谱排名,他属于“植”字辈,原名“解植坤”。此前有一种流传的说法是,因为木克金,担心“植”字对金融不利,“解植坤”从实业转向金融业后就将名字改为了“解直锟”。

时代财经了解到,解直锟在八十年代时候是伊春市五营区一个印刷厂的工人。彼时,印刷厂的经营不善,面临亏损倒闭,因解直锟能力出众且文化水平较高,印刷厂最终任命他为厂长。

承包印刷厂之后,解直锟不负众望,不仅带领印刷厂扭亏为盈,而且此后其又逐渐开始经营服装厂、木材厂、水泥厂等,并收购了五营区的部分国有不良资产,此次发家致富,并完成了原始积累。

一份资料显示,解直锟还曾历任伊春市五营区区委、区长助理、伊春市五营区政协副主席。

1995年,解直锟成立了中植集团,但彼时该集团的经营范围主要是“造纸材料”等。不过很快,中植集团开始多元化发展,涉足房地产,并逐渐走出伊春市,开始进军哈尔滨、上海、北京等地。

事业爱情两不误,2002年,解直锟在一场工商界酒会上与著名歌手毛阿敏相识,两人于次年低调结婚。

此后,解直锟通过中植集团与以黑龙江牡丹江新材料为代表的5家企业进行合作,接管了哈尔滨信托投资公司,并将其更名为中融信托公司。

2010年,经纬纺机以12亿元受让中植集团所持的36%股权成为中融信托第一大股东,中植集团退居二股东。

恰恰就是在2010年前后,中植集团突然崛起,“中植资本帝国”开始在资本市场大展拳脚。

与此同时,个人财富也暴涨,2017年3月,解直锟位列《2017胡润全球富豪榜》第834名。2019年8月,解直锟位列《2019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第1511名。“中植资本帝国”不仅为解直锟带来万亿资本,也让其成为了资本大佬。

2021年,解直锟再次上榜福布斯,但这次他却是以18180万元的现金捐赠记录,成为《2021福布斯中国慈善榜》第26位。

资本帝国的崛起与危机

在实际掌控并操盘中融信托之后,深谙杠杆之道的中植集团在2011年先后成立四大财富管理公司——恒天财富、新湖财富、高晟财富和大唐财富,其中恒天财富规模曾破万亿;还有726亿元规模的公募——中融基金以及数百家的私募机构。

解直锟通过这些财富管理平台构建了海量资金池,并缔造错综复杂的“中植系”。

据不完全统计,中植系控股的上市公司包括:美尔雅(600107.SH)、美吉姆(002621.SZ)、中植资本国际、宇顺电子(002289.SZ);参股的上市公司包括:康盛股份(002418.SZ )、超华科技(002288.SZ)、中南文化(002445.SZ)、骅威文化(002502.SZ)、天龙集团(300063.SZ)、兴业矿业(000426.SZ)、格林美(002340.SZ)、*ST宝德(300023.SZ)、荃银高科(300087.SZ)、*ST金洲(000587.SZ)、法尔胜(000890.SZ)、佳都科技(600728.SH)、大名城(600094.SH)等。

“中植系的资本操作手法基本都是一致的。”某私募基金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中植系”的资本运作逻辑被称为“金字塔式”,即“中植系”通过旗下公司筹措资金,收购原始资产,然后将资产进行关联运作,最后参与上市公司资本运作,将实物资产转化为上市公司股权+现金,然后再通过旗下公司筹措资金,如此循环。

时代财经注意到,中植集团并非一家控股型企业集团,表面上十分分散,各个平台之间很难找到清晰的股权、业务联系,庞大的企业群给人的印象大多是在单打独斗,而其组成企业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经常变更,似乎在刻意隐身。

2019年前后,“中植系”风险逐步暴露,解直锟再度回归前台,引领“中植系”化解风险。

但是,“中植系”的困难依旧重重。

2021年11月3日晚间,中国证监会并购重组委2021年第28次会议审议结果的出炉,宇顺电子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申请遭否,这也意味着“中植系”对宇顺电子的又一次资本拯救计划以告败而终。

谁曾想,一个多月后,解直锟突然仓猝离世。

留给人们的,除了唏嘘不已外,还有一个疑问:毛阿敏会执掌中植集团吗?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